熟女網愛記

我喜歡輕碰自己的乳頭,那是一種很私秘的動作。我跟我自己。

「喔,弟弟要乾姐!真想幹姐!」男孩似乎越來越興奮,「姐!用我這根老二干你好不好?」

我沒有回答,只是逕自撫摸自己的乳房。午夜的房間裡,似乎到處迴盪著男孩的喘息聲。

因為這樣,我慢慢進入了一種色情的狀態。

我帶點狂野地張開雙腿,轉移了位置,將自己的陰部對著視訊頭。慢慢愛撫起自己的陰部。

「真棒啊,姐,我要干你!干!」男孩一邊喊著,一邊用力快速地搓動自己的肉體。

我看著視訊,開始幻想男孩挺著那根硬挺肉棍朝我而來,擠入了我平日甚少使用的部位,這麼想著,陰部似乎感覺到一股被穿透的無形力量。

靠著想像,我讓那陌生男孩進入了自己的體內。

房間裡都是男孩的叫聲,男孩叫的有點亢奮,讓我幻想到男孩實際的做愛情緒,這年紀大概都是這樣,不知道任何愛撫前戲,只知道猛抽猛插。

奇怪的是,我似乎很能享受這樣的感覺。男孩跟丈夫的不同,在於那股單純的激情。

如果是這樣,我沒有抗拒的理由。

我開始落入一種實際做愛的幻想中,感覺男孩似乎就在我身體上,用那已經飢渴已極的男體進入我,與我交合。而我也付出最私秘的部位,接受了男孩。

「啊…」我喉嚨裡嘶喊出微微的喉音,那是一種被男孩侵犯、進入之後的快感。事實上那只是我的手指愛撫在陰核上產生的快感。電流似的快感,從下體、腹部、一直快速地湧到我的心臟。

我將中指深入了自己的肉體內,在高中時代,我曾經做過幾次這樣的事情,之後因為有著不可遏止的罪惡感,我放棄了這樣的行為。然而,這一晚,我似乎又重拾了當年的青春,可能是因為肉體發育成熟的關係,現在的感覺比當年更強烈、更令我興奮瘋狂。

原來女人的這裡,就是為了讓男人進入的吧!

我感覺到陰核的刺激跟撫弄陰道內產生的強烈快感。我發出了微弱的呻吟。

「姐!真棒!我愛你!」男孩狂亂地說:「操你,我要操你,操我的姐!」

「喔…」在男孩的言語之下,我的陰道產生收縮,那是一股強烈的快感,對我來說,好像是甜美的果實。

「姐!一起來好嗎?我真的看你看到不行了,我想射在裡面…你裡面。……」

聽到這句話,我更加興奮,事實上我根本不知道我為何有如此的感覺,似乎在男孩的言語催情下,我跟自己的肉體展開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對話,這種對話,既私秘又毫無任何愧疚,我驚訝於自己的思想觀念,以前與當年截然不同了。

肉體持續感受到自己愛撫以及男孩挑動的言語所產生的刺激,那是一種性快感,我對於性的感受度一向並不敏銳,然而,此刻,我卻發現,渾身的汗毛似乎都被我體內的快感刺激得豎立起來,那就是俗稱的「雞皮疙瘩」。

快感一直未曾間斷,男孩一直說著、喊著,我並沒有很專心去聽,只是耳邊一個男人的聲音,加上我自己的愛撫,似乎夠我享受的了。

「啊………」第一股高潮來臨時,我幾乎是費了好大力氣壓抑,才得以不喊叫出來。

但是那股衝上腦門的快感,讓我產生強烈的暈眩、迷亂以及亢奮,接著,我聽到男孩喊著:「姐,我射了,都射給你啊!給你!喔!給你啊!」

在我腦海裡有這樣畫面:那呼之欲出的男性熱流,快速而毫無阻攔地直衝我體內深處,進入了最深處的子宮,具有生殖力的陽具,毫不留情地釋放出億萬精子,進入到我體內。

伴隨這樣的話語,讓我又產生了一次的高潮,兩股高潮前後激盪在我的體內,我已經無法忍住,發出了呻吟:「喔!啊………」我皺眉叫著,事實上,那是充滿興奮而滿足的叫聲。持續了好久好久。………………

乘著這交錯的快感,我被帶領到一個從未感受的世界。

「姐姐真棒,我愛死了,約出來喝咖啡,來一場真的吧?」他打出這行字。

我沒有回答。作研究做到自慰高潮,實在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

我連回答都沒回答,就關上電腦,然後去沖澡。

剛剛在床上自慰的情景還鮮明的留在我腦海,不同的是,在我的腦海中,似乎床上還有一個裸體男人,親密地在我身體上作著淫穢的抖動動作,想到這裡,我不禁耳根發熱。難道,我竟然慾求不滿?

這必須停止~理智告訴我自己,最起碼,我不該把那個帳號叫『18cm』的男孩子當成研究對象,因為我已經把他當成性幻想對象了!如果做出來,這份研究我將永遠不會願意再想起。

隔日,老公從歐洲回來。我當作沒有這一回事。事實上,也沒這回事,一切都是我腦海裡發生的事情,沒有男人存在、沒有真實的做愛動作、只有我自慰之後的高潮而已。事情的本質就是這樣。

夜晚,許久之後重逢的老公溫柔愛撫我,甚至還進入我的體內。我們作了一場愛。當我完事後起床洗澡時,一個人在浴室裡,眼淚不爭氣地流了下來。

我腦海裡想的,還是那次虛擬的做愛。至於剛剛跟老公歡愛的情景,我卻怎麼也沒有任何清楚的記憶。彷彿剛剛只不過是完成一件……「例行公事」。

沖完澡之後,老公睡在我身邊,他似乎很累,已經倒頭呼呼大睡了。

我忽然有一種渴望,那是一種難以自制的渴望。

我將電腦從小工作桌上拿起,拔了插頭,偷偷從抽屜中拿出視訊及麥克風。一個人離開主臥室,來到旁邊的工作房間。裡頭是我的資料、以及我所有工作的報告。那是我工作的地方。

我把電腦安裝好,上了線,果不其然,『18cm』的帳號發著光,似乎在等我。

「姐~等你好久。」男孩打出這行字。

「等我?」

「嗯,想幹你!」男孩這行字,突然讓我感到異常興奮。

「我老公回家了,正在睡覺。」

「喔?真嫉妒!你們剛剛一定有做愛囉?」男孩問。

「嗯」。

「那你為何不去陪他睡?睡不著?」

「嗯。」

「那我知道了!」男孩說:「一定你老公不能滿足你,你只好來找我啦!」

這小鬼真精!被他說中心事。

「老公不能滿足,是不是因為太小啦?」

「不是,」我等於間接同意他。

「一共搞了幾分鐘?」他問。

「不到五分鐘。」我打字:「一向都這樣。」

「不會吧?真遜?」男孩說:「姐!把視訊打開,讓我看你的下面是不是還濕濕的?」

我打開視訊,螢幕上出現了自己的畫面,當然只是穿著內衣的下半身。

男孩邀請我點他的視訊,畫面上出現了笑嘻嘻的他。

「姐的胸部真漂亮!看到就會想要你。」男孩打字:「把視訊放下面點,我想看你的下面。」

我猶豫了一下,但是想想既然沒讓他看到臉,自然就沒關係。於是我把視訊頭往下調整,慢慢調到了大腿交叉的地方。

「燈光太黑,看不到,」男孩說:「可以調一下嗎?」

我把檯燈放到旁邊的小木几上,視訊頭收了光,映出我穿著的紫色內褲。

「真美!性感極了」男孩說:「真想好好操姐一番。」

我耳根發熱,胸部有隱隱的感覺,我知道,那是未被滿足的慾望。而我需要滿足這慾望。

「陰核敏感嗎?姐?」

「嗯。」我如實回答。

「摸自己陰核,看著我。」男孩說。

我看著他,右手伸到下體,撫摸自己的陰核。

男孩在我眼前脫下了全身衣物,露出那曾讓我內心與肉體為之澎湃的男性肌體。突然,陰核感觸到這種心動,刺激也加倍了。這種肉體的刺激,讓我不自主地「嗯」了一聲。

男孩挺著男根,正對著我,打出了這行字:「姐~讓我來操你的穴,好ㄇ?」

我的手捨不得地離開了自己,在鍵盤上打出:「好。」

男孩似乎很興奮,接著開始搓揉自己的男根,而我,也在電腦前愛撫起自己的乳房與下體。

此時的我,衣衫不整,雖然我只穿了一件內褲跟短袖睡衣,然而我沒有合上睡衣的鈕扣,讓由輕薄柔細的睡衣領口,斜斜地橫在我胸前,露出了我右邊的乳房,全身像燃燒了一樣,慾火催促著我的一舉一動,我只感受到一股強烈的慾望,在胸口不斷的催化、擴大,心跳加速的感覺,更讓我的臉發熱了。

原本只是在內褲外面的撫慰,也隨著這股激情而慢慢伸進內褲裡面,我開始幻想男孩用他溫柔的手,進入了我的內褲,觸摸我全身最隱私的地方,想到這裡,讓我更加瘋狂!

我不敢叫出聲,雖然我真得很想,隔壁的老公已經睡了,而我卻靠著一部手提電腦,偷偷躲在我房裡,跟一個從未謀面的男孩子自慰,甚至達到高潮,這對我來說,是一件既滑稽、卻又興奮不已的事。我看著男孩的肉體,他那強健的肉體,及那根挺直的肉根,我整個人都融化了!

陰核內逐漸分泌出黏液,讓我的手濕了,這是女人慾望的泉源,隨著黏液的大量分泌,我的慾望越來越強,身體越來越熱,喉嚨也感覺到干凅。

現在,多想真正跟這樣的男人交歡一場!讓他進入我體內,用肆虐的肉體擺動,幫我驅走那份空虛跟需要!

突然,當我正入神沉醉在自我的幻想裡時,門外有人敲門。

「老婆?你還忙啊?」是丈夫。

「嗯,我還要忙一下,」我趕忙扶正衣衫,關掉視訊,打開我的檔案。

丈夫開了門,走了進來。我回頭看他。

「這麼忙啊?」

「是啊,」我幾乎停止呼吸,用很緩和的口氣回答:「有份研究報告,我得趕出來,你先睡吧!」

「唉,真是忙,剛剛忘了跟你說,我明天跟老陳換班機,要飛一趟日本。很近的,半夜就會回到台灣。」

「啊?」我問:「那你還不去睡?」

「不要緊,反正還有時間睡,你忙吧!我不吵你。」丈夫笑著:「我先睡了。」

「好。」我說:「晚安。」

丈夫離去之後,我舒了一口氣。腦海裡一片空白。

從來沒注意到,原來我嫁的男人已經是有白髮的中年男人。而且似乎在夜裡,看起來更蒼老。

突然,一個年輕的男體進入我的腦海。

我打開電腦,開了視訊。也開了他的。

「怎麼了?」

「沒事,斷線。」

「該不會是老公來查勤吧?ㄏㄏ」

這年輕人猜的真神!

「哪有?」

「好刺激喔!姐,萬一你老公知道你跟我在網愛,會怎樣?」

「不會怎樣。」我沒好氣的回答:「能怎樣?」

「ㄏ~姐真像是偷情的女人,連口氣都跟前幾天不同,ㄏㄏ,棒!」

「是嗎?」我懷疑。

「是啊。不要浪費時間吧,我們繼續做愛吧!」

男孩又開始擺弄自己的身體,一根頂的幾乎快八十度的男根,在視訊方格理看得一清二楚。

這也再度撩動我的慾望,我又再度把手放回原處。開始撫慰自己的肉體。

慢慢的,那感覺又如同死灰復燃一樣,在我的心裡與肉體燃起,我享受這份自慰的快感,真的!就這樣,我很快又達到了高潮,從沒想過我是這麼一個淫蕩的女人。

我們沒有停止幻想跟對方交合,男孩抖動著身體,似乎在緩和我的情緒,我看到他搖擺臀部的樣子,笑了!

突然之間,我發現自己深藏已久的慾望,竟被一個十幾歲的男孩給引燃了。

「笑死我了,」我打出字:「你這姿勢。」

「怎樣?我很可愛吧?」

「嗯」,我一邊微笑一邊打字,連我自己都可以感受到那種會心的微笑所展現的女人性感。讓我很愛這份感覺。

「姐!高潮了嗎?」

「嗯。」

「但是,我還沒呢。」

「可是,我累了。」我打。

「拜託一件事,讓我看看你的臉好嗎?」

我猶豫了。

剛剛的身體都被他看光了,現在還讓他看臉?

「拜託,一下下。」男孩哀求著:「一下就好。」

我竟然也沒全部拒絕他的要求,可能是因為內心的緊張與恐慌,都被剛剛的高潮所淨化了吧?

我慢慢把視訊拿到電腦面板上,畫面上出現我的頭髮,是微長的直髮,然後到我的臉頰,不多時,我在電腦上看到我自己的臉。那一對眼睛,明明亮亮,是我最驕傲的地方,遺傳自我媽,我知道我並不是天生的美女,也不算是麗質天生,只是斯文秀氣、甚至有點男人緣,從中學以來,也不乏追求者,但我因為出身比較困苦,所以總是埋首唸書,從來不把愛情當成一件認真的事情。

「啊!姐,你真好看~」男孩說。

我立即把視訊拿下來,真荒唐!我竟然會暴露自己的外貌?剛剛是被這男孩勾魂去了嗎?

「想不到網路上竟有你這樣的美女,真是打破了傳統的觀念。」男孩說:「網路不再是朱羅紀天下了,ㄏㄏ,讓你看真值得。再讓我看一下。」

「不。」我打回去:「不給看了。」

「拜託啦,姐,漂亮性感的姐,我看到你,又想打手槍了。」男孩說。

以往,若聽到男人這種直接的言語,我會覺得一點意思也沒有。

然而,不知怎地,虛擬世界的語言,竟然沒有什麼讓我感到威脅的地方。

青春是一種我漸漸覺得失去的資源,特別是跟那個男孩交往以來。

每次一想到我們之間差了十幾歲,做得卻是我白天根本不敢想像的事情,內心就有點怪怪的。

這種虛擬的精神外遇,總會遇到一個瓶頸。

跟男孩之間的網愛,每次都能讓我達到比丈夫還亢奮的高潮。

肉體上的需求也因為高潮的頻繁而漸漸增長,我深深覺得,越來越無法透過視訊跟聲音的傳達,而滿足我更深層的肉慾。

不知不覺,我忘記了研究的事情,男孩粗壯而年輕的男性肉體,對我的性吸引力越來越大,而彼此熟悉的感覺越深,也越喚醒我內心沉睡的那一部份。

我深知我已經無法拴住自己的肉體,那種已婚婦女的貞潔感已經到了破裂的臨界點。

毫無疑問,在這種情形下,我跟男孩總會有見面的一天,尋求那份真實的肉體所帶給我的渴望與愉悅。

我期待著,期待著那道心防破滅的那一天。

「姐,跟我見面吧?」在一次網愛的高潮過後,他又提出了這樣的要求:「真實地來做一回愛。怎樣?」

我沉吟著,高潮後殘留在體內的興奮感,讓我有種想答應的衝動。

我沉思著,禮拜四是最好的時機,那天下午沒有課,老公又排定飛歐洲,難道這就是一個真正偷情的機會?

體內突然又浮現了生理的慾望,那是還沒被滿足—或者說—其實從未被滿足的慾望。

「嗯」,我像是犯罪一樣打出了字:「禮拜四吧。」還有三天。

「真的嗎?要跟我見面嗎?」

「嗯。」

「太棒了。你一定會愛死我的。ㄏㄏ」男孩打字。

「是嗎?」我心裡認同,但並不表現出來。

就這樣,我們約了一個地點,我也準備要開始我的「禁忌約會」,一次外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