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網愛記

由於已近午夜,我急忙洗完澡後,就上床睡了。

說也奇怪,那天晚上,我作了一個夢。我夢見在一個山裡,我獨自一人在玩,突然有個男人走過來,低下頭摸我的臉。

我看不到他的臉,他的臉是個鵝蛋,但是在夢中我卻沒有怕。

接著,他將我全身拉起來,雙手將我的裙擺撂起,似乎是有點粗暴,但我卻完全沒有抗拒的意願,任他脫下了我的內褲,突然覺得下體反而有一種微妙的感覺…

然後,他也脫掉褲子,露出一根………

醒來之後,已經是次日的早晨。我感覺到下體微濕,內褲留下了已經干凅的痕跡。天啊,我竟然流了這麼多的水!

長久以來,這是我第一次在早晨醒來後,還發現內褲有濕濕的分泌物,我很明白,那就是女人正常的分泌液體。印象中,似乎從高三以後就沒有過這樣的情形。濕答答的很令人心煩,這讓我的早晨有點心浮氣躁。我忙到浴室去沖了一個澡,然後就到學校上課去了!

「姊姊?在嗎?」

夜晚,我一個人在房裡。突然被電腦的音響聲嚇到。

那是有人跟我打招呼的聲音。

「嗯。」我打了字回應。

「太好了,昨天我一直在想你呢!」

「是嗎?」我又打了字。

「昨晚你累了,我自己一個人打手槍…」

快速的一行字出現,我可以想像對方在螢幕那頭,用飛快似的手指頭敲著鍵盤。

「是嗎?」我又虛應故事。

突然,螢幕不打字了。

當我正在納悶時,螢幕又出現了一排字:「你認為年紀大的女人,跟年輕的男人做愛,會是誰比較爽?是男的還是女的?」

天啊!這孩子滿腦子都是性。

「我不知道啊!我們聊點別的吧?」我打字並不快速,當我打出這行字時,突然他又打了一行字:「我想應該是女人比較爽,因為三十如狼…你是狼嗎?姊姊?是不是常感覺大腿之間有點癢啊?」

要是有人這麼當面跟我調笑,不論他多大年紀,我一定一巴掌過去。

不過,在沉靜的夜晚,安全在自己的房間裡,隔著網路線,那種當面被威脅的感覺似乎減少了很多,當然泰半是因為這些話被打成了文字,如果是聽起來,可能感覺下流。

「老公不在,我想會更癢吧!」他這麼打出一排字。

「用我的硬棒頂進去你的洞裡面,你應該會很舒服吧!」

「用你的騷穴來迎接我的大肉棒吧,姊姊!」

一連打出這麼幾行,老實說,這種對話是看不出什麼研究價值的,我要的是比較心裡層次的對談,不是這麼片面的自我炫耀,甚至是色情小說拷貝過來的無聊字句。

一般來說,男性較會有「陽具崇拜」的傾向,也許他們認為那是一種武器,一種讓女人臣服的武器,一種性別的優越感。

如果你問十個女人對於男人的陽具有何感想,我想,有六個會直接告訴你,那東西她們不是很在乎,尤其是勃起的陽具,反而會讓一般正常女人有種不快、甚至反胃的感覺。另外四個,很可能對那種器官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感覺,只有少數(也許不到一個)會告訴你,那器官讓她們會興奮。

我決定改變戰略,不再讓他恣意賣弄自以為是的優越感。

「不會。」我打回去:「你都這麼直接嗎?」

「我是很直接啊。」

「那你知道大部分女人都不喜歡這樣嗎?」

「喔?是嗎?可能嗎?」

「是啊,A片看太多了吧?你幾歲看的?」這就導入研究主題了。

「那你是那大部分,還是少部分?」

「你喜歡看A片?」我想引開他的注意力。

「我不喜歡看,我愛作。」

「喔?」我有點不知道如何繼續:「那我們,可能沒有太多話題了。」

「是嗎?你昨晚作春夢了嗎?今天早上是不是內褲濕濕的?」

我開始臉紅,竟然被個陌生人揣摩到我的舉動,不太可能吧?

「沒啊!」我打回去。

「不信,你一定一起床就去洗澡吧?昨晚看了我的弟弟,受不了了,會想了吧?ㄏㄏ(呵呵)」

「你真愛幻想。」我似乎覺得自己有想要掩飾的罪惡感。

「幻想?不會吧,跟我搞的前兩個女人都是這樣,看到我的弟弟,第二天就跟我上床了,甚至比你老!我還是照干!」

「哦?」我有點不信。

「這種女人並不多,我知道,但我常有這樣的運氣。」他說:「也許這是某種性愛電波吧?」

我不得不為他的這些言論感到雀躍,出乎我意料之外,我遇到了一個具有「戀母情結」與「性愛幻想過度」的樣本,這在青少年性研究中,具有某種程度的代表性,甚至可能代表一半以上的青少年。

「你們真實做愛嗎?」我問。

「ㄏㄏ當然,想幹就干了。」

「說說你的心得吧!」我開始進入研究主題。

「剛開始都很正常,他們都是人家的老婆,一個說我可愛,一個說我像他老公年輕的時候,然後我們就到床上去幹,一個干了兩小時,一個更扯,幫我口交,還把我的東西吸到嘴巴裡面去…真他麻的爽」

「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就上禮拜啊。」他說:「禮拜五下午。」

「還有呢?」

「就一次啊,還有哪裡?」

「不是跟兩個嗎?怎麼才一次?」

「當然啊,我一次應付兩個啊,3P啊,她們沒玩過,一開始很扭,後來比我還high。」

我有點不信,一個18歲男孩跟兩個卅幾歲的女人搞3P?

「沒跟你哈啦,真的。」

「你們是第一次見面嗎?」我很想知道情境。

「ㄏ就我媽的朋友啊,阿姨嘛!我媽出國去,她們過來照顧我,照顧不到三天,兩個都一起跟我干了!」

「你媽的朋友,幾歲?」

「都是我媽媽的乾妹妹,一個卅六、一個快四十,我也不知道。」

果然都比我大!

「那你爸呢?」

「我爸?我爸媽早離婚了!」

「是嗎?」原來是個單親家庭。

「ㄟ姊,你猜…她們一共幾次高潮?」

「我不知道。」我哪知道?

「一個三次、一個五次。」他說:「我兩個小時噴了兩次,真累!不過爽必了!ㄏㄏ」

我有點訝異,因為就我本身的經驗來說,丈夫跟我做愛,我每次都僅有一次高潮。而且來得很晚,有時候甚至丈夫已經出來了,我還在熱身。

當然,這樣的做愛品質對我來說並不是很理想,但我認為,男女之間有更多的東西可以培養感情。

「姐,來,打開視訊,我現在很想打手槍。」男孩說。

「不是有你阿姨嗎?」

「玩一次就好了,她們天天要,我哪受得了?」

「我不知道。你對著我打手槍?你又看不到我!」

「我知道,但是這感覺很棒,我在打手槍給一個女人看,一個成熟女人。老公不在的女人。」

「是出差,什麼『不在』?」我很忌諱,丈夫的職業是飛行,那是一種對安全要求很高、很敏感的職業,我雖然受過高等教育,但對於這類字眼還是能避諱就盡量避諱。

「好,出差」,他說:「怎樣,姐?」

接著他要我確認視訊,我有點無奈,按了下去。

先是出現他的臉,不錯,的確是可愛的男孩。眉毛很粗,看得出來,如果過了幾年,變得成熟一點,也算是一般女人會傾心的美男子。

視訊鏡頭拉遠,只見他上半身已經都赤裸,坐在床上,開始摸著黑色內褲,撫慰著他的兩腿之間。

我看著視訊裡面的男孩,做出這樣的動作,剛開始有點不太習慣,試著把眼光移向別處,例如他的上半身。

我開始注意到,他是個很壯的男孩,有練過的肌肉。這點跟丈夫不同。

丈夫是普通身材,其實並不是我最愛的男人,我最愛的男人是上高中時代的一位體育老師,我暗戀他很久,可是一直不敢表白。當然,這段單相思的感情,也隨著少女時代而遠去。

突然,這男孩讓我憶起高中時代那位的教練身材,那渾厚的肌肉,古銅色的肌膚,竟讓我開始有種心臟躍動的感受。

「你喜歡運動嗎?」我問。

「嗯,我喜歡游泳跟籃球!」

然後我看著視訊,只見他開始脫下黑色內褲。露出了一根跟身體不成比例的男體。

的確是很大!我想。

男孩開始自慰,把視訊局部照著他那黑茸茸的男根,當然也有腹部平坦結實的肌肉。那龜頭泛紅著青春的慾念,手掌搓動下的男根,竟似海綿吸水般慢慢膨脹。

瞬間,我感覺到一陣足以讓我暈眩的興奮感。

男孩一邊手淫,一邊透過視訊跟我招手。

我開始有了反應。先是感覺到內褲有點潮濕,然後是感覺到陰道裡面似乎有點搔癢的感覺。

原來我在他的肉體誘惑之下,竟然動情了。這是我從來沒有過的經歷。

看著男孩的撫慰,我開始進入一種心理上的興奮感,那龜頭實在是渾厚的出奇,像是香菇頭一樣,我甚至開始幻想,如果那男體塞進任何一個女人的下體,足以讓任何女人產生瘋狂的快感。

我不自覺撫慰起自己的胸部,胸部一向是我的性感帶,當我一摸,彷彿有股電流般的刺激感從我心臟繞過去。我開始喘息,胸部就像是海波一樣起伏。

我開始興奮,是內心的興奮,對女人來說,心理上的興奮比肉體上的感官要來得持續而且鮮明。

「這樣不刺激…」男孩打出了這行字。

我把放在胸部的手拿下來,喘息的胸口依然未止。

「你有視訊嗎?」他說:「裝上麥克風,我們來一場虛擬性愛。」

我打開抽屜,拿出一支視訊頭,那是用來進行視訊會議的工具。想不到在這樣迷亂的時刻,竟然也能派上用場。

我有點躊躇,因為這似乎違反了我原本的研究本意,我並不想像以前一位女博士生,為了研究色情問題而下海作『田野調查』,畢竟我主修「心理」,而不是社會工作,沒必要這樣「以身試法」。

然而,在我內心似乎有另一股聲音再催促我,我也不是很清楚那是什麼動機,只是下意識把視訊裝上,然後呆呆望著螢幕內的視訊畫面。

「裝好沒?」男孩問。

「好了。」我打下這兩個字。默許了兩人之間即將展開的一種怪異的行為。

「打開吧!」

我按下邀請鍵,螢幕上立即出現了我的畫面方格,我看到我自己,我一驚,立即把視訊頭轉到其他方向去,那是房間內的化妝台。

「喔,我看到你房間了,是梳妝台!」

「嗯。」

「可以調整回來啊,想看你。」

我慢慢把視訊調到我的方向,畫面模糊的晃動著,最後落在我的胸前。

「好漂亮的胸部。」

我穿著一件低胸的睡衣,沒有任何胸罩,我發現自己的乳溝很明顯出現在視訊方格裡,似乎又陌生又熟悉。

我似乎可以感受到男孩的興奮,因為他打出了這行字:「真想你立刻脫下來。」

我沒有這麼做,但是,螢幕上的畫面讓我感到興奮-一邊是男人毫無掩飾的裸體,一邊則是我穿著低胸睡衣的肉體。這兩個畫面構成很神奇的午夜挑逗感,很像是成人片裡常常出現的鏡頭,但確又如此真實,事實上,我連他住哪裡都不知道。

「脫下來好嗎?姐?」

我遲疑了好幾秒,然後,褪下我的低胸睡衣,露出了上半身的胴體。

「棒!美」男孩打字來:「真漂亮。」

我看著視訊畫面裡的自己,在乳白色的燈光下,視訊畫面反映出白晰的女人胴體,那是我。突出而渾圓的乳房,在我胸口形成了一道深邃的乳溝,突然覺得,原來自己身體這麼值得驕傲。

男孩沒有打字,但是畫面上,他開始伸出舌頭來吻。

「不要這樣。」我打字拒絕他這種動作。

他很乖地收回舌頭,然後打出這樣的字:「戴上耳機,我們來說話。」

我沒有戴上耳機,只是打開了電腦連接的擴音器,調到最小聲。

「聽到我嗎?」擴音器傳來男孩的聲音。

「有。」我打字回應。

「可以講話嗎?姐?」男孩又開口了。

聽他叫的這麼自然,我對他的防備心突然去了一半。

我打開麥克風開關。

「回答我。」他說。

「嗯。」我輕微地反應。

「可以大聲點嗎?」

「要多大聲?」我反問。

「這樣好。」男孩說:「聲音剛剛好。」

「把內褲也脫掉。我想看你全身。」男孩說。

我站起身,將身上最後的一件布料褪去。露出完整的女人肉體。

「好棒喔,我看了都硬了,姐……喔……」男孩開始喘息,聲音中帶著顫抖的興奮。畫面上則是快速地搓揉自己的男根。

「躺下來,姐…」

我輕輕躺下,用手扶著頭,視訊的畫面很快就呈現出一個女人躺在床上的畫面,雖然是側面,但是我正面面對鏡頭,以致胸部、肚臍甚至到大腿中間的那毛髮地帶,都完整呈現在視訊面前。

「好美啊,」男孩讚歎:「真想要你。」

天知道我的臉色已經泛紅,但是興奮感卻未曾稍退。

「你自慰給我看。」男孩說:「我們一起來。」

我躺下來,輕撫著自己的胸部,一邊側面去看螢幕,男孩的正面始終對著我,那男根的猙獰,似乎比起昨日還有過之無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