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網愛記

作者:someone

我是個卅二歲的女人,事實上,我也是一位社會心理學者,在一間大學任職。

我的丈夫是飛行員,常常出機到遠方國家去。尤其是歐洲。對我來說,研究與教書,就是我的生活全部。

我常常用手提電腦工作,甚至工作到深夜。在一個偶然情況下,我讀到一篇有關IM軟體對於現代通訊的影響。那是一篇美國的論文,作者指出,IM就是即時通訊軟體(instantmessenger),這是一種相當具有隱密性的互動交談軟體。尤其加上視訊與語音之後,簡直就是一個隱密、無人可及的私秘空間。而這樣的私秘通訊方式,比手機更具隱密性、且更具個人化。IM的訊息是存於個人的電腦裡,而不是遠端伺服器。

由於IM的隱密性,因此許多非法的交易均經由這項隱密性高的通訊軟體進行聯繫。

我在研究所時,主修青少年及成人心理,對於研究青少年及青年的個性與人格有很大的興趣,特別是青少年對性愛的態度形成過程,更是我長期關注的一項學術目標。

這篇文章給我一個非常興奮的靈感,我何不用IM當成訪談工具,研究網路使用者(多半為青少年)的性愛觀念呢?

接下來幾天,我搜尋了國內外的一些學術性論文,發現在心理學界對於這項主題,似乎還沒有反應過來,只有一些學者,從青少年科技使用方式的改變,來探討個性形成的影響。

這不是我要的,我知道我要的,是一項一手的研究計劃。而這個計劃,竟然可以用最低的成本(不必負擔訪談費與處理資料費),最便捷的工具(可上網的電腦及其他周邊)就可以完成。對於我來說,這份研究成果,將是國內心理學界的一向創舉。年輕的我為此感到興奮不已。

在這個主題下,我積極擬定我的研究計劃與方向,hhhbook.com我預計從網路上設定十位不同年齡階層的受訪者,並且進行半年的IM訪談,這份訪談紀錄將成為我研究成果的最主要內容。

我相信我的工作,會因為這樣的點子而出現突破。

然而,事後證明,我的整個生活,包括婚姻,也因為這件事情,而產生了令我意想不到的大轉變。

在研究過程中,我設定了兩種國內最主要的IM通訊軟體,在經過一個禮拜的研究摸索後,我終於瞭解了IM的用途,並對IM可以提供的研究功能感到興奮。

這兩種IM媒體的共同之處,就是提供了外掛的通訊功能以及webchat功能。也就是說,我一方面可以用IM軟體來發手機簡訊、進行私秘通訊外,還可以上線到開放的聊天室尋找我的研究客體(也就是受訪者)。

當我的IM軟體上,沒有任何『聯絡人』時,最好的辦法,就是到各大開放聊天室去隨機找人,並將他們加入我的聯絡人,以便能進行長期的訪談與研究。

一天晚上,我來到一個非常具有盛名的聊天網站,具我的側面瞭解(以及跟學生打聽),這個網站一向是「援交」、「一夜情」的大本營,如果我想研究青少年的性心理,到這個網站想必可以遇到適合的樣本。

剛開始,我對於聊天網站的雜亂十分不能適應。我雖然才32,但是我的求學過程跟網路並沒有太的關係。

那是因為家裡窮的關係,我出生在非常偏僻的中部山區鄉鎮,一直到上中學,才能見到一部像樣的電腦。至於上網,那更是大學以後的事情了。

上研究所以後,我半工半讀買了一部桌上電腦。一直到我博士班畢業,進入大學當講師(當時我卅歲),才有能力跟決心刷卡買了一部Compac的手提電腦。

平常我只是上網搜集國內外專業的學術性資訊及收發Email,對於網路其他的功能與用途並不熟悉,也不感興趣。更別說到聊天網站跟別人聊天,那對我而言,簡直就像站到街上去找男人搭訕一樣的遙遠。

慢慢的,我開始進入狀況,而我的第一個樣本的出現,是上網後半個小時的事情。

他的帳號是18cm,他對我打出了一個微笑的記號。

18cm:hihowareu?

Rachael(我英文名字):fine…

哪來?

你呢?

北部

我也是。

幾歲?

32…

喔,姊姊。我才18。

(這是我要的樣本)

是嗎?所以你叫18cm?

哈。

怎麼?

是cm不是old

那又是什麼?

是我弟弟長度嘛~

(現在的小孩…)

姊姊,問你一件事

什麼?

你癢嗎?

哪裡癢?

那裡啊!

哪裡?

妹妹啊

不。

是嗎?那你看到我會癢喔

是嗎?

對啊!

……

加好友嗎?私聊?

嗯。

18cm是我遇到的第一個樣本,18歲,自豪性器官有18公分。對性有非常強烈的興趣。接下來的聊天,我改以對談方式寫出:「姊姊結婚沒?」

「結了。」

「喔,人妻喔!贊喔」

「嗯。」

「老公呢?」

「不在」

「上哪去?」

「出差了。」

「真的啊?」

「是的。」

「那你想要嗎?我這根18cm,插進去很棒喔」

「是嗎?」

「對啊。」

「你插過幾個?」

「兩個。」

「都怎麼反應?」

「當然就叫得很厲害啊。一定很爽!」

「是嗎?但是心理學上認為,性器官跟女人的高潮無直接關係」

「不會啊,超爽。」

「是嗎?」我不置可否。

「約時間吧。見面嘿咻一下。」

「我不跟網友見面的。」我說。

「是嗎?所以你怕生?」

「可以這麼說。」

「有視訊嗎?」

「沒有。」

「給我手機,我打給你。」

「我不給。」我回絕了,怎可能給?

「是嗎?那我要閃了。」

「不見面就不能聊天嗎?」我見他要走,改變了作法。

「可以啊,我也可以開視訊,不過……」

「?」

「我怎知道你是男是女?」

「我為何要裝男的?」我問。

「誰知道,也許你是gay。屁仙!」

「我不是。」

「那你就證明一下,這樣好了,開語音。」

「怎麼開?」我問。

「你按語音,把電腦開大聲一點,或者用麥克風耳機。」

我戴上耳機,按了語音按鍵,電腦說話了,出現了一個男孩子的聲音。

「你好啊!」男生說。那是一個挺溫和的聲音。

「你好。」我回答。

「啊,果然是女的,你聲音很甜喔,姊姊?」

「可以打字了吧?」我不願意透露自己的任何線索。

「好啊。」

我關掉語音,然後電腦上出現一排字樣:「對方18cm請您觀看他的視訊。」

我按下『確認』,不到兩秒,螢幕上出現一個方格。有個人影出現。

那是個理小平頭的男生,似乎挺可愛的。

他對著鏡頭笑了笑,然後打字:「想看我弟弟嗎?姊姊?」

我沒有回答。因為這並不是研究的必然過程。我比較在意的是訪談過程。

沒想到他把鏡頭往下放,露出了一根直挺挺的男性性器官!一根黑毛毛的,而且勃起的近乎猙獰的男性陽具。

天啊!我突然感到一陣噁心。

即使我是專業的心理學者,但要是訪談對像談到一半,竟然脫下褲子讓我看他的陽具,我一定也跟一般女人一樣,錯愕而驚訝,甚至帶點被威脅的不舒服感!

我把視訊最小化,因為我知道接下來他會幹什麼!

「如何?大嗎?」他打字問。

「你常常這樣做嗎?」我問。

「姐覺得可以?」

「你常這樣做嗎?」這倒是我比較在意的問題。

「不常啊,反正是視訊,你老公的多大呢?」他問。

我突然感到:我到底是不是適合自己來作這項研究?

「我累了」我隨便編了一個理由。

「是嗎?我正硬著呢,姊姊把語音打開,脫褲子跟我一起自慰吧!」

「晚安!」

「那好……886」

「886」。

就這樣,我認識了第一個研究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