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網愛記(新版續篇)

托爾斯泰說過:「幸福的家庭,原因都一樣,不幸福的家庭,各有各的原因。」

我離婚以後,獨自搬到學校附近的一棟公寓大樓內。

我離婚的原因,大概我都在「熟女網愛記」內交代過了。如果你不知道,就去查一查那篇文章,不過,其實你也不必知道,因為,我的婚姻生活乏善可陳。

我選擇在這裡發表我的文章,其實是一種出自被偷窺的慾望:知道有一群男人或男孩,在看我敘述文章同時,可能做著的事情,老實說,那是一種會讓我臉紅心跳的刺激感。

獨居以後,我每天晚上回到我的住處,一定褪去白天所有的束縛,所有的羈絆,赤身裸體倘佯在完全屬於自己的空間裡,那是一件美妙而充滿遐思的事情。沒有另一個人,另一個我不愛的人,跟我同住一個屋簷下,注意著我、監視著我,甚至要我作我完全得不到興奮感的愛,那是女人的解放。

恢復單身的我,其實快樂極了。

當然,這種快樂是必須付出代價,那就是孤單。

其實過去我一個人孤單慣了,丈夫飛行的時候,我也是一個人待在家裡。只是過去我還能忍受,但是現在,我卻感到有點缺乏。缺乏健康、成熟的女人所需要的性愛。當然,我拒絕與來路不明的男人有任何瓜葛。雖然有太多人在網路上主動表達要跟我聊聊我的文章,甚至我的離婚後的性生活。

他不算是「來路不明」,起碼對我來說。不過他是一個謎。在我撰寫「熟女網愛記」發表時,他讓我注意到他的評語。我隨之按照他所標示的mail,發了一封短函給他。

那封短函很短,大約就是稱讚他的評語很有創意。

然後,我們開始通信。

他很快就附了一張自己的照片來,是在果園裡面採果的照片。

旁邊有另一個「她」,很年輕清秀的女孩。

照理說,如果他對我有任何不軌的企圖,應該會扮成一個單身、有上進心、而且完全可能純情的男人,或者是,他可能扮成一個自以為壞壞的,學著我的文章裡面那些網路小鬼的口吻,說些低級的話語。以為這樣會讓我產生興趣。

但他都不是。

他寫道「我很喜歡妳的文章,我甚至拿給我的太太看,不過她看完了以後,竟然說了一聲:『這女人很空虛,很賤!』,媽的,我一定要跟她切~」

這是他的第三封Email。

很可愛,我不否認我做過的事情,我和亞得之間的過去,那其實稱不上甚麼愛情,但卻確實可以算的上是「賤」,我與網路上的男人發生外遇,外遇的對象甚至找朋友來跟我做愛,我竟然還寫的挺享受。那不就是賤嗎?

當然,我自己不這麼認為。

一個禮拜後,他稍來了一封信,上面的主旨是「我跟我老婆切了~」

內文則只有三個字:「她活該。」

當然,我不會輕易相信,沒有一對夫妻會因為一篇文章而分手。hhhbook.com就如同沒有一對夫妻會單純因為個性不合而分手。在沒有必須做出抉擇的時刻,就算是批腿的男人,也不會主動跟自己的女朋友提分手。

我們沒有提起過這件事,我認為那只是男人的謊言。

但沒多久,我收到一封Email,來自於一個陌生的郵址。

「Someone: 妳好,
我是Eric的太太,我們在一起三年了,拜妳所賜,我們分居了,正準備辦離婚,離婚的原因,我想Eric大概都告訴妳了。我愛他,但我覺得他有病。我希望妳能幫我,我承認我無法認同妳的文章,但我覺得那是個人的選擇,與我們實在無關,我跟Eric不應該被這樣莫名其妙的原因拆散,麻煩妳撥一點時間給我,我很想跟妳談談。』信裡面還附上她的手機,她署名Teresa。

我作夢也沒想到,剛因為做研究而離婚的我,會害一個素未謀面的男人離婚,她說的沒錯,這真是「莫名其妙」透頂!而且讓我產生莫名的罪惡感。

懷著一顆內疚的心,我打了電話給她。

Teresa的手機很快接通了,對方是一個嬌柔的聲音。

「我是…..」我不知道如何開場:「網路上的…..我筆名叫Someone」

「啊~妳好」Teresa在手機另一頭的聲音顯得非常驚訝,「妳好。」她不知道要說甚麼,又重複了一次問候語。

「我收到信,覺得很過意不去。」我開門見山。

「我也無法接受,我以前常常批評很多事情,也沒見他這麼生氣。批評到妳,他竟然會這樣反應。」

「對啊,我也覺得不可思議。」

Teresa讓我覺得,她對於這樣的先生確實還有感情。

這很好,我喜歡這樣的女人。

Teresa約我在一家咖啡館見面。我答應了。

她確實是個清純可愛的女人,一頭飄染的頭髮,襯托著洋式的風格。

這是我第一眼的印象,只是我並不知道她對我的印象如何?

「妳…真不像….」

「甚麼?」我猜不透她的意思。

「真不像妳文章裡面寫的那種女人。」她笑了。

「是嗎?」

「是啊,我還以為妳很性感,會穿很短的裙子,甚至一雙媚眼會勾男人。沒想到….」

「沒想到甚麼?」

「沒想到妳….很正常啊。」她似乎有點失望。

我知道她失望的神情代表甚麼。

女人在比自己條件好的「情敵」面前,多少會自慚形穢。一旦發現對方「不過如此」,而自己的丈夫竟然迷戀著,更會產生不滿與失望。

Teresa並不認為我有比她的條件好多少。

當然,年齡也是重點,我卅三歲,Teresa頂多才廿七歲。

區區六歲的差距,可以讓男人把兩個女人分隔成「小姐」與「女士」的稱呼。

看來,Teresa隱隱把我當成情敵了,這樣的心態,讓我又好笑又好氣。

「妳可以告訴我,文章裡面的都是真實的嗎?那個男孩子,十八公分那個,他真有太太了嗎?」她問。

「是。」我坦承:「有關那個男孩子的描述,大多是真的。他有女友了。」

「那就好了。Eric甚至把妳的文章印出來,但妳沒有寫完,Eric天天問我,如果我是妳,我會怎樣,問的我煩死了。」

是嗎?我望著Teresa晶瑩的眼珠,白晰透紅的皮膚。

我意味深長地看著她。

「男人真變態。」她說了一句。

「妳說Eric嗎?」

「 包括他….,當然,還有妳文章裡面的男人…..」

「Eric從沒看過我呢,」我說:「那只是男人的一種性幻想。」

她點頭,「其實我也知道,不過Eric確實很變態。他竟然把妳的文章印出來,還在上面打勾,加一些眉批,弄得比研究所報告還隆重。」

我啼笑皆非,甚至覺得可笑。

「Eric電話幾號?」我問。

「等等,我今天找妳來的目的,不是要妳幫我勸他,他變態,沒救了,妳說幾句話是救不回他的。」

我原本以為我是來當魯仲連,好好跟Eric說幾句,勸他理性一點,我們可以當好朋友,但是不要這樣跟這麼愛自己、又這麼漂亮的女朋友分手。

「Eric跟我認識很久了,三年,我想,也該有一個考驗了,證明我們可以走下去。」她說:「我希望妳不要跟Eric講今天的事情,不要跟他說我們見過面。」

「是啊,我當然不會說。」

「不但不要說,我還請妳….跟Eric見面。」

「為什麼?」

「妳們可以見面,你們甚至可以發生關係,我要讓Eric去比較,我們兩人到底誰好點?這才是治本的方法。不是嗎?」

要不是Teresa一臉嚴肅,我真以為她在開玩笑。

「妳故事中的男主角,那個在網路上認識的男生,不是也有了女友嗎?證明其實妳也沒有這麼好,也抓不住一個男人,不是嗎?」

Teresa的臉蛋,實在跟安琪兒一樣美麗,但是,她所想出來的方法,卻讓我覺得她很像撒旦。

而且甚至刺痛我。

我努力保持著該有的風度,我說:「這是兩回事。」

「我認為都一樣。」Teresa突然變的有點攻擊性:「如果Eric跟妳見面,然後又回到我身邊,那我就不跟他離婚。」

「是嗎?」

「嗯,如果Eric迷上妳。那…..我們離婚是正確的。」

我當初沒想到Teresa是這樣的女孩,我還以為會是一個哭哭啼啼的小女孩。

我實在說不出話來。

「妳覺得Eric不夠格?」她問。

我搖搖頭,「這不是問題,問題是,我們把真正的問題扭曲了。」

「我認為這是好方法。」Teresa說:「那是因為妳沒看到Eric如何喜歡妳這篇文章。我告訴妳,他甚至把列印出來的文稿放在枕頭底下。甚至還在夢中叫Rachel。妳真的叫Rachel,是嗎?」

我點點頭。

「Eric最喜歡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他床頭甚至擺了一套英文版。我告訴妳,上得了他的床的,都是他最愛的。」

「難道,他想跟托爾斯泰做愛?」我笑了。

Teresa搖搖頭,「那是不同的,他並沒有在睡夢中叫托爾斯泰的名字…而且….他也不是gay。」

「妳怎知道?」我越來越想笑。

「Eric….那地方很大….而且….他很喜歡做。」

「做愛?」

她點點頭。

「那當然不是gay吧?怎樣?Rachel姐,妳願意幫我嗎?」

我不置可否,一旦答應,那又是一條不歸之路,不是嗎?

「這個忙….我不能幫。」我很肯定。

她臉色非常難看,甚至是更加失望。我可以想見,她在我們見面之前,如何絞盡腦汁想出了一個女人絕對不會想出來的笨方法。現在又如何被另一個女人狠很推翻。

不過,這方法不是沒有一點可取之處。

「妳如果認為Eric喜歡我的作品,就會喜歡我的人,我覺得那是太武斷了。我沒有妳漂亮、沒有妳年輕,我甚至沒有妳聰明….」

「我知道剛剛的主意很笨,哪有這樣的笨女人啊?」Teresa幽幽地說著:「但是…我真的受不了他這樣迷戀妳,甚至無視我的存在…..」

「既然Eric喜歡我的文章,那我有個主意,不知道妳能不能配合?」

「甚麼主意?」她突然變的很有精神。

「我是這樣想的,Eric喜歡我的文章,不外乎只是因為我是女人,而且是…..那種女人…..但他並沒看過我,也不知道我是誰。那麼,我可以說我其實是個男人。」

Teresa突然眼睛一亮。

可想而知,Teresa喜歡我這個主意。

只要一封Email,告訴Eric我其實是個男的。那就夠了。

那會完全斷了Eric對我的遐思。跟網路上其他人一樣的遐思。

「Rachel姐,還是妳聰明。是啊,我幹嘛讓Eric知道妳真是女人?說妳是男人就好了。我真笨。」

事情突然變的相當簡單。

但可也沒這麼簡單。

那天,我回到家裡以後,又收到Eric的一封Email。

那是一封很特殊的Email,Eric沒寫甚麼,只是附上了一張相片。

那是我跟Teresa在喝咖啡的相片。

我萬分驚訝,甚至害怕到了極點。

Eric的手法讓我覺得,自己捲入了不尋常的遭遇中,Teresa說他變態,果然沒錯!

Eric竟然跟蹤自己剛分手的太太,甚至還猜出她一定會來找我。

這種男生,讓我感到害怕。

同時,這樣一來,我也知道我的計策行不通了。

Eric知道我是女人,我當然不可能還對他說「其實我是男的。」

深夜裡,看著我跟Teresa下午喝咖啡的照片,真有點毛骨悚然。Eric不知道在我們身邊待了多久。

Eric會把照片寄給我,證明他肯定跟Teresa在一起喝咖啡的是我。

我唯一的念頭,就是躲起來。

不要讓這一對奇怪的男女再度找上我。

我關了手機,Teresa 找不到我。我不回信,Eric也找不到我。

我繼續過平凡的日子,就當這件事沒有發生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