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星

小時候,媽媽經常講些星星的故事給我們聽。

我的頭放在媽媽胸前,老姊就拿媽媽的大腿當枕頭,聽著媽媽溫柔的聲音, 不久,旁邊又響起老爸的鼾聲。

因此,對天上的星星,我從小種下深深的興趣。國一時,耗盡存了幾年的壓 歲錢、生日紅包,買了一套昂貴的中口徑天文望遠鏡。

原本好好的觀天文,有一次老姊湊熱鬧也要觀。我一本小說正看到精彩處, 那一段精彩處「黃得好刺激」,也管不得她了,任她去擺弄我那支寶貝天文望遠 鏡,一時房內安安靜靜的。

我看完了那一段,回過頭來祇見到老姊不坐在椅子上觀星,卻站著,還把望 遠鏡頭壓得甚低又觀得極專注。她天上看不懂卻觀到底下去了,不知她在「觀」 些甚麼?

我們住22樓,是這大樓的頂樓,週圍全是十七、八層高的樓房。

那天是暑假以來最熱的一天,姊弟倆在家裡頭都穿得甚單薄,又年幼,根本 毫無顧忌。老姊兩條白白的腿,一條小內褲露著雪圓的兩半片屁股,高翹著,正 觀得動都不動,T恤往上縮,細膩的背部也跑出一大截。

我剛看完那一段黃文,褲底硬成一團,熱血沸騰,放下書,悄悄地走到她背 後。

「姊,星星在天上,妳看到哪裡去了?」

「死孩子!嚇我一跳!」老姊轉過身來,臉頰紅撲撲的,一手扶著望遠鏡, 一手輕拍著鼓鼓的胸部,輕拍輕拍,還會跳動。

「妳看到甚麼了?我也要看看!」

心想,前晚我看到有人在客廳裡互相撫摸、接吻,hhhbook.com該不是……?看她臉頰暈 紅,眼波流轉,肯定是了!

老姊急著說:「沒甚麼好看的!我們看星星,看星星!」

我已經搶上去,就定位了。

望遠鏡已經被老姊鎖定了一個目標,那是一間臥室,落地窗的窗簾邊緣沒拉 好,可以看到一男一女赤裸裸的在床上做愛。焦距一拉,連那女人流滿白色泡沫 狀淫水、毛茸茸的陰戶都看得清清楚楚。

我正看到那男人提著粗黑的大傢伙,把那女人的雙腿架上肩頭,要插進流滿 淫水、毛茸茸的陰戶時,頭上「啪!」的被K了一記。

「哎!好痛!」轉過頭來,老姊烏黑的大眼瞪著我。

「給我下來!」她老大,兩手插腰,臉頰緋紅,殺氣騰騰。

「姊!這望遠鏡是人家的,又不是妳的!」

「你小孩子祇能觀天文,不能亂七八糟看!」

我嘀咕著:「妳還不是小孩?望遠鏡是我的,咱們輪流看好了!」

我站在老姊後面等著,底下頂了高高的一支棍棒,不時和老姊高翹的屁股撞 一下、磨一下。想著對面那性交的男女鏡頭,又想到剛才看完的黃色文段,真想 冒死把褲裡硬得難過的小弟弟,拉出來,插進前面的小屁股!

「姊!該我了,姊!」我推推她,順勢把褲裡硬梆梆的小弟弟撞撞她高翹的 屁股縫、頂頂她分開的兩腿間。喔!好爽!小弟弟麻麻的!

我感覺到老姊震了一下,好像雙腿發軟要往前屈。聽她低低哼了一聲,然後轉過來,滿臉赤紅,盯著我的下面。

「你看吧!」老姊聲音嬌嬌軟軟的,對剛才我頂她屁股的動作好像沒事般。

我大樂,湊上去一瞧。那女人跪在床上,那男人半站著在她屁股上,我看到一條巨大的雞巴,渾身是水,閃著反光快速的在陰戶抽動。我好像聽到了那女人的淫叫聲,就像我看過的黃色小說裡所描述的。

這時候,我聞到一股熟悉的幽香,背部也貼上來兩團軟軟的東西。

「該我了,弟。」老姊趴在我背上,嘴唇就在我耳旁。吐氣如蘭,好香!卻 好熱!

「不要!我再看一下!」我背部被她兩團軟軟的東西貼著,好舒服,怎能分 開?

望遠鏡裡,那條巨大的雞巴繼續在抽動,我看到冒白泡的兩片陰唇在一翻一陷的。

看到這裡,我內褲裡頭的小弟弟已經快爆炸了,好癢又難受。我禁不住伸手 隔著內褲去摸摸他,那可說是下意識的動作,一時之間忘了老姊就趴在我背上。

我摸了又摸,老姊「啪!」的一聲把我手打掉,揪住我耳朵:「那裡不要亂摸!」背部兩團軟軟的東西也離開了。

「可是漲得好難過!姊!」我離開望遠鏡,又用另一隻手去摸內褲那硬硬的一團。

老姊看我這般樣子,張著小口發了一會兒呆,臉紅耳赤轉身把房門鎖上,又把窗戶窗簾都閉上,開了冷氣機,坐到椅子上:「過來,姊幫你看看。」

我一聽,「唰」的就拉下內褲,因為小弟弟挺得高高的,還扯了兩次,內褲才拉下來。

老姊紅著臉低聲罵說:「不要臉!」可是她似笑非笑的,好漂亮!

我壯著膽子,也仗著她的溺愛,光著屁股,把小弟弟直挺到她眼前。我看到老姊左揣右詳了一陣子,才怕怕的伸出兩根指頭挾住他。

「真的,好硬好漲耶!」

「姊!妳不要挾他,要抓住他,撫摸他才對。」

「這樣是不是?」老姊看我一眼,柔軟的小手,一手抓住小弟弟,另一手到處摸他。

「對!對!就是這樣!就是這樣!」我差一點就撲在她身上。

老姊細膩的手摸了半晌,還去撫弄睾丸、磨擦龜頭,我舒服得低聲哼哼叫。

「死孩子!你哼甚麼哼了!」

「姊!我要摸摸妳才不會哼哼叫!」

「亂講話!」

「哎唷!痛耶!」小弟弟又被狠打了一下,我白她一眼。

老姊又摸了一陣子,我聽到她低低的喘氣聲。

「來,輕輕的摸。」老姊站起來,抓住我的手往她底下摸去。

我以為在作夢,卻真的是摸到老姊底下去了。老姊褲子濕濕的,貼在她的陰部上,凸起一處,高高的、飽飽的。當我的手隔著褲子觸到老姊的陰部時,她渾身顫了一下,抓著我,軟軟的「掛」在我身上。

我好興奮,那隻手發抖,摸了又摸,在那高高、飽飽的陰阜上摸到了一道軟軟的裂縫,開始輪流用食指、中指去挖她。

老姊的褲子很薄,可是陰部這三角形地帶的布料卻較厚。挖著挖著,實在不過癮,挖不出甚麼名堂來,我把指頭從褲子邊緣探進去,啊!女孩子的陰戶原來長成這樣子的!

「弟!不能那麼樣摸!」老姊聲音有氣無力的,一手阻著我在她內褲裡面的指頭,也是軟軟的。

我覺得老姊的手,不太像在阻擋我,反似在推我的手更加進去。

我飛快的想了一下,老爸和老媽後天才回來,現在家裡老姊最大,但也管我和菲傭阿咪而已,沒其他人了。輕輕把老姊的褲子往底下搓、脫,還伸手摸上了老姊的乳房。

老姊「劈哩啪啦」左打右打,卻都是輕輕柔柔,有氣無力的,嘴巴裡也嘀嘀咕咕著,輕罵一些甚麼我有聽沒有懂的話。

沒兩下子,老姊的褲子、單衣統通丟在床上了,我更方便,天氣熱祇穿一條內褲,早就赤條條的。我把渾身軟軟的老姊「扛」到床上,她緊閉著眼睛、兩腿交叉、雙手也交叉在胸前,我猜,屁股一定也夾得緊緊的!

但,儘管是這副模樣,儘管她是我姊姊。一具雪白的女孩子肉體,橫陳在我床上,我從未見識過的!我好興奮,小弟弟硬死人了,我全身微微的發抖。

我輕輕扳開她的雙手,老姊「啪!」的打了我手背,又叉回去。

我再扳一次,她終於鬆了,兩個乳房比老媽拜拜用的「發糕」還小,不過好白、好圓。兩個乳頭,像極了老媽送給阿鈴表姊的珊瑚玉,粉紅色的,我用食指彈了一下,老姊嚇一跳,睜開眼睛,看了看我直挺挺的小弟弟,呻吟一聲,又閉上眼睛。

哎!真沒想到我的姊姊,身材已經發育得這麼好,這麼美了。我每天和她在一起,對她纏東纏西的,怎麼會沒注意到呢?該死的小孩!

我硬著腦袋,也硬著快要漲死人的小弟弟去扒老姊交叉的雙腿,老姊的大腿又白又嫩,她稍微緊夾一下就張開了。我想,老姊大概是豁出去了!

嘩!眼前一片白光,耀眼生花,看著卻覺得有點眼熟,我回頭望了望擺在書桌上一個從花蓮帶回來的純白大理石。那個白色大理石長得很像饅頭,很可愛,我帶回來當紙鎮用,沒事就撫撫它。

老姊的陰阜看起來和它很像,底部也有一道縫,而且真的像似剛出蒸籠的饅頭,好像還在冒氣呢!我像撫摸我的大理石紙鎮般的,伸手去撫摸老姊那高高飽飽的陰阜,好有彈性!老姊大大抖了一下,抓住我的手,不讓我動。

沒關係,我還有一根小指頭可以活動,就正好在那道縫上端。我用小指頭在那道縫的上端亂摳亂揉,老姊顫抖起來,喘著氣,張開眼睛,低聲說:「不要!不要……弟!」卻放開手把我拉下去,壓在她身上,緊抱著我。

兩個年輕、早熟,毫無性經驗卻又好奇的裸體貼在一起,那兩個「發糕」緊貼著我的胸膛,我挺硬的小弟弟也頂在她細嫩的大腿間,彼此都聽到對方「砰!砰!」鹿撞般的心跳。

老姊不安的動了一下,「再揉揉剛才那地方。」一股熱氣混著香氣在我耳旁響起。聲音好細,幾乎聽不清楚她在說甚。

「哪地方?」我問。

「剛才你揉的那地方。」她羞澀的答。

「妳不是說,不要!不要……弟!」我學著她語氣。

「你想挨揍是不是?」

「姊!我忘了是哪個地方,妳把腿張開,我邊看邊揉。」

話才說完,「啪!」的一聲,屁股被拍了一大下。

「人家真的忘記確實的位置了!妳怎麼一點都不疼惜自己的親弟弟,那麼用力打!」

老姊那氾紅的陰唇,緊閉著。我雙手又發起抖來,不敢用力,輕輕把那兩片嫩滑的陰唇剝開。黏黏的、透明的液體佔在裡面,在一個小小,粉紅色的肉洞洞口。

我要找陰核,我知道陰核的位置應該在哪裡。

姊的陰核小小的,很可愛,但是現在卻露出一副調皮樣,我用中指去揉她,老姊又震了一大下。揉了幾下,老姊叫我躺著,換她在上面。

我看著眼前圓潤發亮的屁股,忍不住輕啃了一下,還親了親,開始撫摸、挖弄那圓臀、溝縫及順延下去的陰部。

姊的肉洞汨出水來,我想都沒想,就伸出舌頭舔掉了她們,老姊屁股扭了一下,「啊!」了一聲。

老姊在另一頭摸弄著小弟弟,我發現她手法儘管笨拙,但是卻會套、擼、還會輕撫龜頭冠,我好舒服。

「姊!妳弄得我好舒服,好像很有經驗喔!」

「你又胡說八道了!不跟你弄了!」輕打了一下小弟弟,回頭盯著我,滿臉通紅,兩顆小白齒咬著下唇。老姊長得極像老媽,很漂亮。

「好嘛……好嘛……不說,不說。」

「姊!那……妳會不會吸……吸?舔……舔?」我試探性的問一下。

我感到小弟弟一陣溫暖、一陣前所未有的感覺,老姊用行動回答了我。

我想,既然老姊吸我、舔我,我好像也應該投桃報李才是。何況,老姊雪白的屁股、如陰丘純白大理石的陰戶,我早想舔她們、吸她們,甚至於……

我繼續剛才的舔、吸,老姊的陰水越舔越多,屁股也越扭越快。時高時低。

「弟!弟!不要舔了,用這隻傢伙來磨姊姊吧!我……我看過他們磨。」

「怎麼磨?我不會,妳教我。」

我想:「老姊一定趁我不在的時候‘觀’過好幾次了。」

我摟著老姊,邊摸她乳房,同時在她耳旁問著:「姊!妳幾時看到的?」我另一手伸到底下,弄著她的陰唇、陰蒂,接著問:「該不會是我在上廁所的時候吧?」

老姊「咭!」的笑了一聲:「你又胡說八道了,我祇看三、四次而已。」老姊身子輕微顫抖,低聲說著。

「姊,快告訴我!他們是怎麼弄的?」我小說讀過卻沒看過,好興奮。

老姊拿枕頭塞在屁股底下,把陰部挺高,並且把雙腿張得大開,「我教你,但是絕對不能插進去!一點點都不行!懂嗎?」老姊抓著我的小弟弟猛搖。

我點點頭。

老姊一手掰開陰唇,一手倒握著小弟弟,上下套動,拉近她的陰核,用龜頭摩擦大陰唇、陰核。我看著老姊半張的小嘴巴,圓白的乳房,她越磨淫水越多,哼聲越高,我們兩人越來越興奮。

最後變成我抓著小弟弟,她兩手掰開陰唇,把腿張得好開,讓我用力亂擦亂磨。有兩次龜頭無意「吱!」的頂在濕潤的洞口,老姊哼聲突然中斷了。

手一擋,我覺得小弟弟發痛,她弱聲哀叫:「不能插進去!不能插進去!」

我越弄越想戳進去,第三次就是故意的,暗暗擺好姿勢,又快又重「吱!」的頂進了大半個龜頭。老姊「哎唷!」大叫一聲,抓住小弟弟,「啵!」的發出微聲,龜頭又跑出來了;另外一手撐起身來,瞪我一眼,低頭看著她的小屄屄。

「死小孩!你居然給我插進來?你插進多深了?」她兩眼冒火。

「一個……一個龜頭而已,對不起,姊!妳那麼漂亮,我忍不住了!」

我看老姊的狀況,鐵定和我一樣,是「慾火焚身」。也到底是自小疼愛我的姊姊,因為她不生氣了之後,摟著我,把我的臉輕壓在她胸前,並排躺在床上,柔軟的手撫摸著我的小弟弟。

她又開始問我,用望遠鏡「觀」過幾處好鏡頭?

「沒有,從來沒有看過!我都乖乖的觀星星。」我怎敢老實說呢?

「妳呢?」我反問她。

「我……我……」老姊的臉頰又開始羞紅。

她閉上眼,不知在想些甚麼,臉孔越來越艷麗,撫摸著小弟弟的動作也變快了。

「我們再來磨!」我翻身騎上她。

「嗯!」老姊嬌滴滴的。

這次,我磨擦到眼看老姊差不多要昏迷了,小洞口的淫水也流得一塌糊塗,暗地裡又擺個架勢,突然一刺,順勢緊抱著老姊。

她「哎!」聲僅叫一半,兩腿合了起來,我便想要更深入。但是幾分鐘後,我發現老姊年齡小,又是處女,陰道很緊,除非老姊自願配合,要不就打昏她、暴力強姦她,否則再也插不進去。

我祇好緊抱著她,一個大龜頭也夠她受的了,就插在陰道口多一些些。

「好痛!是不是裂開流血了?」老姊咬著我赤裸的肩頭。

「沒有,倒是淫水流很多,妳看!」我從交接處抹下一指頭發亮的淫水,呈給她看。

她羞澀的看了一眼,把我手推開。

「塞在那裡頭怪怪的,動一下罷!親弟弟!」老姊從小就很會撒嬌的。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