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衣庫真相

「等等,她真是不是我女朋友,不過你要是願意把手機還回來,並且保證不拷貝資料,我可以把她給你玩玩。」

「不是你女朋友,那還和你在試衣室裡搞?」

「我就是今天才認識她的,現在操了幾次了,夠本了。」

「這麼水嫩的妞,說操就這麼給你操了?」

「這種有點姿色的,她們的圈子也就這樣,今天和這男人個搞搞,明天換那個男人搞搞的,容易上手得很。」

「喲,我以為只是個騷一點的良家妹子呢,沒想到是隨便就能搞的這種爛貨啊,哈哈,不要了,我還是要錢吧,哈哈哈哈。」

「你!你要多少!」

「五十萬吧。」

「去你媽的逗老子呢,那你找她吧,要肏要錢自己談,我不在乎,老子不管了!」

侯天旭氣呼呼的摔了電話,拉過余藝又扛起了她慵軟的雙腿,再一次進入了她的身體。

「騷貨,出事了,老子手機丟了,看來你很快就要出名,我無法和你一直在一起了,今天就先幹個夠本吧。」

「操,你!」

余藝近乎絕望嬌喊了一聲,她再也沒有力氣反抗,也完全不敢想接下來的事情,紛亂中性與愛都破碎了,她的身體和靈魂像是墮入了沒有規律的無邊黑洞,順手帶走了她眼神裡的光彩。

第二種、商業運作

優衣庫的辦公室裡,一位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子放下手中的文案,笑眯眯的看著沙發上的侯天旭和余藝。

「那麼二位,考慮了幾天,考慮好了嗎?」

「好了,沒問題。」侯天旭率先表示,然後輕浮的看了余藝一眼。

余藝整理著粟色長髮,抿了抿嘴,看向中年男子:「我希望再加十萬,畢竟我是女生,露臉對我的影響有可能很大的。」

中年男子沉吟了一陣,又搖了搖頭:「余小姐,先前給你的已經不少了,如果我們去找一個小姐,即便是真做也沒有問題,完全足夠了。」

「你,你怎麼能把我和小姐相提並論!」余藝一下子站了起來,有些不高興,本來若不是急需用錢,她也不用來做這樣的表演。

「哦別誤會,我不是那個意思,你看,畢竟只是逢場作戲,你也不會失去些什麼,就是身子被人家看一下而已,權當是洗澡被偷拍了嘛,再加五萬行不行,不行的話只有換人了,和你一樣漂亮的女人也不少。」

「余藝,就拍個一分鐘的假視頻,這些錢不少了。」由於兩人幾天前也都認識過了,侯天旭也勸解起來。

余藝站了一會兒,做了個深呼吸,應道:「好吧。」

「那就合作愉快咯。」中年男子哈哈大笑:「去吧去吧,我一收到短片,就立馬給你們打錢。」

二人答應著轉身離去,背後又傳來一句叮囑:「記得,事後你們怎麼便編故事都行,但無論如何不要提起我們。」

從辦公室出來,侯天旭和余藝來到指定的試衣間,雖然排練過兩次了,盡顯逼真的臺詞也背熟了,但事到臨頭也難免有些尷尬。

「脫吧,別害羞,你應該早就做好思想準備了吧。」侯天旭拍了拍余藝,緩解她的情緒。

「喂喂,我才不害羞叻!」余藝雖然嘴硬,但是面對侯天旭那直勾勾的眼睛,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只是,那個,我脫衣服的時候你能別看著我嗎?」

侯天旭一愣,打了個哈哈轉過身去,心中念叨:一會兒還不是能看見。

余藝見侯天旭背了過去,立馬掀起了自己的上衣,隨著衣擺的提拉,先是纖細的腰身、平滑的小肚子露了出來,然後性感的鎖骨、寬窄適度的雪膩香肩、修長的頸項都一一展現。

她又反伸雙手,找到了胸罩的暗扣,解開後一對小巧可愛的堅挺乳房暴露在狹小的空間裡,淡褐色的乳暈間慢慢有一顆乳頭硬起。看著鏡中的自己,余藝微笑了一下,雖然有些瘦弱,胸部也不盡人意,但好在曲線還是有的,細腰翹臀,美腿修長,配上俏麗清純的臉蛋,還是挺有賣點。

甩了甩波浪長髮,余藝欣賞著自己的躶體,在這種公共場所暴露自己,小穴也稍微有點反應了。

「大小姐,好了沒啊,一分鐘就搞定的事情,要脫多久?」

「好了好了,」余藝又連忙將捏住緊身褲和內褲的邊緣,將它們退下一半,卷在膝蓋那裡,然後不耐煩的說道:「可以轉過來了,快點開始吧,我也挺不好意思的,完事就收工了。」

侯天旭慢慢的轉了過來,看見幾乎全裸的余藝翹起屁股趴在牆壁上,雪白柔嫩的身體似乎就在向他招手。

「瘦了點,不過還是不錯的。」她心裡念叨著,嘴上問道:「咳,那我,開始了哦?」

侯天旭語速很慢,正拖延著時間,然後悄悄的違反約定,把勃起的肉棒掏了出來。

余藝並不知情,點頭道:「好啦,開始吧,手別亂摸。」

「好的,對了余藝,你把屁股再撅高一點,這樣看起來才像再做愛。」侯天旭已經笑得很明顯了,這個傻女孩居然以為這樣的情景下,有男人會遵守約定,把雞巴束縛在內褲裡,而放過她,太天真了,既然小屁股都翹起來了,那大雞巴也不能客氣不是,而且能來做這種事的女孩兒,也應該很開放才對吧。

「真麻煩。」余藝說著,又將身子放低了一些,侯天旭已經可以看到微微有些濕潤了的蜜穴。

他快速撕開一個套子帶上,然後握住肉棒的根部,對準余藝的陰唇之間,瞬間用力一頂。

余藝只感到一個火熱的硬物在自己的下體動了動,還沒等她反應過來,侯天旭的肉棒已經狠狠的齊根沒入,下體順帶的撞擊上了她的粉臀。

「你!」

同一時刻,侯天旭從後面一把捂住了余藝下意識要大叫的嘴,另一手環住她的腰,也不解釋的猛烈的抽插了起來,他憑著男人的力量壓制住余藝,任她睜大了眼睛掙扎,但搖擺的雪臀卻更像是在迎合。

侯天旭狂猛的抽送了幾分鐘,余藝的陰道開始變得濕潤,她的反應也沒有那麼激動了。這時他才放開余藝的嘴巴,轉而雙手捉住她的腰肢肏幹起來,「啪啪」的撞擊聲糅合進外面放的音樂裡。

「哈……你……你混蛋……說好了你不能掏傢伙……你這是強姦……」

余藝一邊抱怨,一邊不由自主的向後迎合著,快感已經慢慢滋生,余藝畢竟也是身經百戰的人,動起情來不是說停就停的。

「那你去告我啊,告了看你還能拿到那筆錢不。」侯天旭囂張的說著,抓住余藝的小奶子,舔著她的肩膀。

余藝間事已至此,也沒有什麼辦法了,索性閉上眼睛默默的承受。不料之過了幾分鐘,等到她漸入佳境的時候,侯天旭射了出來。

他拔出肉棒,說了一聲:「爽啊,你幹起還真不錯,你周圍的朋友也會經常約你吧。」

「哪有那麼靡亂的生活,沒有!」余藝突然失去快感,不久不爽,更是沒好臉色的瞪了侯天旭一眼。

侯天旭似乎看出來余藝沒盡興,於是厚著臉皮揉捏著她臀肉解釋道:「太刺激了,沒忍住,其實i我戰鬥力還是挺強的。」

「哼,管我屁事!」

余藝話音剛落,侯天旭就捂嘴驚叫了起來:「糟了,剛才沒錄影呢,看來還得再來一遍。」

「你肯定是故意的!」余藝跺了跺腳,臉上蒙起一抹血色。

「哎呀,這次就當製作道具了唄,你看放個套子多逼真啊。」

侯天旭說得義正言辭,坳不過她的余藝只得妥協:「好吧,那再拍一次吧。」

那好手機,侯天旭一邊套弄著自己的肉棒,一邊提醒余藝:「淫蕩一點,自己搓奶子,要逼真,逼真!記得劇本不?」

「知道啦!」余藝不願意再看侯天旭,趴在牆上,望著白濛濛的一片。

侯天旭裝作無辜的笑著,然後扶住擺好姿勢的余藝,又一次把肉棒插了進去。

「啊操,你怎麼又進來了!」余藝回頭罵著,肉棒撐開陰道腔壁的摩擦感讓她變了音調。

侯天旭嬉笑著轉動腰肢,得意的往深處頂進去:「我恢復得快吧,嘿嘿,這不是看你還沒高潮麼,我要負責到底啊。」

「哪有你這麼無賴的。」余藝咬著牙,腿已經軟了。

「哎呀別鬧了,進都進去了,好好享受吧,我開始錄影了哦。」侯天旭打開攝像功能,把鏡頭對準右邊的落地鏡,並且毫不客氣享受起余藝的蜜穴來。

連續的抽插中,余藝慢慢有了快感,她漸漸開始用雙手揉捏起胸前小巧的嬌乳,玲瓏性感的粉臀被侯天旭一下接一下的撞擊著,軟肉泛起一陣陣臀波。

「啪!」

「啪!」

侯天旭突然拍打起余藝圓潤的雪臀,余藝仰起頭來,腰線後翹得更加迷人。

粗大的龜頭肆無忌憚的闖進深處,余藝被身後的撞擊力肏得不得不分出一隻手撐在牆上,她「呼呼」地喘著氣,垂下的腦袋幾乎頂到了牆上,微微捲曲的秀髮在若隱若現的裸背和纖細無比的嫩腰上掃動。

「對著鏡子。」這時侯天旭將手繞到余藝的身前,按住她的小腹命令道:「這個鏡面兒在右邊。」

余藝按照劇本,順從的轉過身來讓他拍攝,不過原定的表演成分變成了真正的性交,小屁股隨著侯天旭的節奏自主的往後挺送著,是真的在用小穴去吸吮入侵者的大雞巴。她雙手依然交叉在胸前,五根蔥指緊緊的抓住自己的酥胸揉捏,竭盡所能的對著鏡子展現嬌媚。

靠在侯天旭的胸口,余藝側過臉看著手機螢幕上的畫面,只見畫面中的女人賣力的揉捏著自己的奶子,柔軟白嫩的乳肉也被擠得從指間凸起。

粟色的卷髮披在身後,雪白性感的嬌軀完完全全暴露給鏡子,那凹凸有致的玲瓏腰臀後翹著迎合抽送,修腿的緊身褲已經退到膝蓋,露出粉紅色的內褲,而那嬌柔胯間的黑色森林濕滑不堪,一根粗壯的肉屌正若隱若現的出入在那私密嬌貴的地方,讓自己忘卻羞恥,追逐原始情欲。

畫面上移,自己美麗可愛的臉一片潮紅,因為下體欲仙欲死的磅礡快感,她爽得收緊小腹,前挺胸膛,連纖瘦的肋骨都隱約可見,這畫面簡直淫靡不堪。

她開始越發的享受,一陣一陣的快感讓她舒服得將腦袋向後仰到侯天旭的肩膀上。

「哈,親我。」侯天旭在她耳邊哈著氣,也是有些喘。

余藝迷醉的扭過頭啄了一下侯天旭的臉頰,然後出人意料的伸出了舌頭,從他的臉一直舔到耳朵,最後咬住他的耳垂親舔起來。

「嗯。」受到挑逗的侯天旭悶哼一聲,看著畫面中完全放開的清純小美女,興奮得不行。

「叫老公。」

越發粗壯的肉棒研磨著余藝的花心,余藝呼喘著氣的啞聲喊道:「老公~」

「這邊。」侯天旭演得很好,似乎是怕聲音太小錄不下來,把手機移到余藝嘴邊。

余藝完全被淫欲沖昏了頭腦,平時在一些聚會發生一夜情的時候她也會被這麼要求,於是這下毫不扭捏的嬌喊道:「老公我愛你…老公~」

侯天旭感覺到余藝陰道蠕動越來越厲害,於是狠狠的撞擊著她的花心,命令道:「給我講一遍,在一起。」

「在一起…在一起…」余藝不知是按照劇本在說還是發自內心。

侯天旭表現得像個拿承諾欺騙少女的渣男:「哈,一直在一起。」

「說好永遠在一起…嗯…哈…嗯…」

「嗯啊。」情動的余藝收縮陰道,夾得侯天旭悶哼一聲,又把她推回去面對牆壁,漸漸加快了抽插速度。

余藝放開一直在揉搓自己胸部的小手,用手肘撐住牆面,嬌喘不斷,但都吧聲音壓成氣息呼了出來。

「哈…嗯…哈啊…哈…」

侯天旭左手捏住余藝的臀肉,挺腰開始了最後的衝刺,兩具身體大幅度的分開又撞擊到一起,粗長的肉棒突破了余藝嬌嫩的子宮口。

余藝大大張開嘴巴,爽到失聲。

意亂情迷中,她按住侯天旭放在自己腹部的大手,把它推移到自己雙腿之間,那張正在吮吸大肉棒的陰唇上。侯天旭順著她的意思撥弄著敏感的陰核,搓動夾捏,準備將余藝送上高潮的極點。

這時,優衣庫的廣播第二次響起,這次趕上了錄影的時間:「親愛的顧客,歡迎光臨優衣庫三裡屯店,本店一樓沒有設置試衣間,如需試衣的顧客請到二樓三樓試衣。」

「本店只有一樓設置收銀台,如需買單的顧客到一樓進行買單,給你帶來的不便我們表示抱歉,優衣庫三裡屯店感謝你的光臨。」

視頻到此可以結束了,侯天旭關掉手機,再次把精力全部投放到余藝的身上。

余藝轉過身來,直接抱住了侯天旭,兩人面對面相吻相擁,侯天旭抱住余藝的小翹臀,用肉棒幹得她的胯間淫水飛濺。

半個小時後,余藝臉色潮紅的和侯天旭回到辦公室,將短片傳給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看後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但是他並沒有點破,年輕人嘛,該怎麼火熱就怎麼火熱,只要他能達到目的就好了。

拿到錢後,侯天旭和余藝並肩走出來。

侯天旭摟住余藝的肩膀,笑道:「我送你回去吧。」

余藝隱晦的笑了笑,嬌嗔道:「該不會路上我還要被你操一次吧?」

*** *** *** *** ***

PS:這片沒寫那麼精,想睡覺了,也不想明天再寫,主要就體現個劇情吧,視頻部分的描寫啷個故事都差不多,只改了一點點,哎,其實第二個我想寫成是處女被強姦淩辱的,但是想了想,處女來接這個工作,怎麼樣的不合理啊,而且這女的絕逼不像啊,只好作罷。還有一種第一次見面就被帶到這裡操的劇情,想來寫出來區別也不大,就是語言上的區別,也就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