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衣庫真相

聽到前男友的讚歎,余藝跟加賣力,妖嬈的身軀扭擺起來,嘴唇親熱甜蜜的吻著她發紅的龜頭,又一路舔舐下去,雙唇抿到了棒身。一根長達18cm的大肉棒已經水光漬漬,余藝含住侯天旭的陰囊,任肉棒貼在自己堅挺的瓊鼻上。

嗅著那熟悉的淫靡氣味,余藝只覺得頭腦發脹,一股股淫水從陰道裡分泌出來,內褲濕了。

侯天旭將手指插進余藝散亂的粟色秀髮,撫摸著她的腦袋,然後把起一把頭髮,像征服者一般控制余藝的腦袋前後移動,小嘴一前一後的吞吐他的肉棒。

「咳咳…」

余藝被插到喉嚨,侯天旭連忙拔出肉棒只抵住她的嘴:「噓!會被聽到的。」

余藝的心臟猛烈的跳動著,她點著頭,大眼睛可憐楚楚的看著侯天旭,舌頭纏繞上他的龜頭,嘴裡被塞得滿滿的。

「嗯嗯。」

「脫了吧,我想要肏你了。」

又舔了一陣,侯天旭有些把持不住,他將余藝扶起,扣住她的緊身褲的邊緣退往下拉。連同著粉色的小內褲一起,余藝最後的遮擋物「刷」地退至小腿膝蓋處,白嫩渾圓的大腿一下子露了出來。

「夠了,穿著鞋子呢,脫光不方便。」

「好,那就這樣。」

兩人用著最低的聲音交談著,侯天旭又一次摟過余藝,一口氣從嘴唇吻到胸部,最後撥弄了幾下濕漉漉的陰唇,笑道:「喂,剛一脫褲子就濕了啊,比原來還敏感,你們做得不多吧。」

余藝搖頭不答,只是催促道:「快點,太久沒出去,別人會覺得奇怪的。」

「好好好,小浪蹄子藉口真多,你就是想早一點嘗到我的雞巴而已。」

侯天旭淫笑了一下,搬過余藝的身子,讓她趴在牆上,然後扶著雄壯的大肉棒頂到快滴出水來的兩半陰唇間,劃起圈來,準備插入。

「等等,」余藝突然想起什麼,從掛著的包裡摸出一個套子,「戴上。」

「嘿,還準備得挺齊全啊。」侯天旭接過套子,一把將幾乎全裸的余藝摟過來,命令道:「你來帶。」

余藝白了他一眼,急切的給他套好,沒想到侯天旭突然嘲笑道:「真是緊啊,怪不得你這麼饑渴,原來你現在的男友傢伙這麼小。」

「快進來。」余藝又轉過去伏在牆上,催促道。

侯天旭站在余藝的身後,用龜頭刮了幾下小豆豆,等到余藝「咿呀」的叫起來,才扶著她的柳腰,將肉棒插了進去。

「啊哈…好大…」余藝仰起頭,不敢出聲,只是發出哈氣般呻吟。

粗大的肉棒重歸故地,將緊窄的肉穴又一次開墾到極限。紫紅色的大龜頭穿過重重迭迭的媚肉,摩擦得余藝的小屁股都顫抖起來。

「額,操,太緊了,別用力夾了,啊!」

由於過度興奮,之前是又差點口爆了的,侯天旭剛剛將肉棒插入一半,就沒忍住的射了出來。他有點尷尬的把肉棒拔了出來,又把責任推卸到余藝的男友身上:「你男友得多小啊,你的騷穴居然和以前破處的時候差不多緊。」

余藝瞪了侯天旭一眼:「別說他了,明明是你不行了。」

「切,就你這騷樣,我幹個十次八次都沒問題。」

「那你來啊,你想怎麼操我我就讓你操個夠。」余藝揉著自己的陰蒂,顯然是欲求不滿,急需宣洩。

「你再給我吹吹,馬上就好,一分鐘,就一分鐘!」

侯天旭脫下安全套,放在一旁的小圓凳上,趁余藝用濕紙巾給他擦拭肉棒時,往余藝的嬌軀上摸去。

一分鐘後,侯天旭的肉棒果然又硬了起來,怒氣衝衝的看得余藝面紅耳赤,呼吸沉重。

「糟了,我只有一個套。」

因為男友平時都只做一次,所以余藝並沒有急著補充安全套。

侯天旭看出了她的掙扎,挺著肉棒挨上她的蜜唇,攪動著陰戶,吐著氣:「喂,美女,沒有套子,那還要不要做啊。」

余藝一陣恍惚,強烈的快感和酥癢的渴求讓她決定無論如何也要打一炮,於是遲疑了好一陣之後還是咬著嘴唇點了點頭。

「不戴套…」

侯天旭面對面的抱住她的翹臀,往自己身前捧過,肉棒慢慢地從腿間擠了進去。

「唔…嗯…嗯…慢點…」

余藝摟住侯天旭的脖子,小聲的叮囑,由於小腿還被褲子套著,此刻像是美人魚正在挨肏一樣。

等到肉棒進去了一大半,侯天旭開始緩緩的抽插起來,龜頭的棱角狠狠地刮著余藝的陰道腔壁,每一下都像是要把她的靈魂給抽出來。

「哈…啊…受不了了…好滿…啊…」

余藝捂著自己的嘴,一浪一浪的快感將她迅速腿上高潮,平時男友幹十分鐘都得不到的快感,前男友竟然十幾下的抽插就給她了。

「哈…哈…啊哈…來了…」

淫穴裡蜜汁隨著肉棒的根部滴落,一陣極緊的擠壓吮吸弄得侯天旭又是咬起牙來,等到余藝喘了幾口氣,侯天旭又一輪狠狠的抽送,他知道余藝的體質,這種時候,一連幾個高潮絕對沒有問題。

「是不是好舒服?」

「是…好舒服…啊哈…呼…慢點…」

等到余藝高潮到小腿都在發抖,侯天旭才停了下來,這幾波連續的高潮後,她的蜜穴鬆開了不少,抽送也變得順暢起來。

這時侯天旭突然拿出手機,神秘的對回味著高潮餘韻的余藝笑了笑。

「讓拍下來吧,我留個紀念。」

「這怎麼可以…」

「不讓拍我就不幹你了。」

「好吧,不准傳出去啊。」

虛弱的余藝再次妥協,體內的肉棒攪動得她舒爽無比,侯天旭又一次把她轉身去過去,肉棒深深刺進濕潤的蜜洞裡。

「親愛的,淫蕩一點,自己搓奶子。」侯天旭打開攝像功能,對著右邊的落地鏡,開始一下下的享受起余藝的蜜穴來。

聽到侯天旭的命令,正被幹得銷魂的余藝乖巧聽話的用雙手揉捏起胸前小巧的軟肉,像是搓麵團一樣不客氣。侯天旭緩慢的撞擊著,美臀上的軟肉泛起一陣陣臀波。

「啪!」

「啪!」

侯天旭突然拍打起余藝圓潤的雪臀,余藝仰起頭來,腰線後翹得更加迷人。

粗大的龜頭肆無忌憚的闖進深處,余藝被身後的撞擊力肏得不得不分出一隻手撐在牆上,她「呼呼」地喘著氣,垂下的腦袋幾乎頂到了牆上,微微捲曲的秀髮在若隱若現的裸背和纖細無比的嫩腰上掃動。

「對著鏡子。」這時侯天旭將手繞到余藝的身前,按住她的小腹命令道:「這個鏡面兒在右邊。」

余藝順從的轉過身來讓他拍攝,小屁股隨著侯天旭的節奏自主的往後挺送著,用淫穴去吸吮前男友的大雞巴。雙手攏了一下頭髮後又交叉回胸前,五根蔥指緊緊的抓住自己的酥胸揉捏,盡情的對著鏡子展現嬌媚。

她靠在侯天旭的胸口,側過臉看著手機螢幕上的畫面,只見畫面中的女人賣力的把奶子捧著男人觀看,哪怕只有B罩杯,但柔軟白嫩的乳肉也被擠得從指間凸起。

粟色的卷髮披在身後,雪白性感的嬌軀完完全全暴露給鏡子,那凹凸有致的玲瓏腰臀後翹著迎合抽送,修腿的緊身褲已經退到膝蓋,露出粉紅色的內褲,而那嬌柔胯間的黑色森林濕滑不堪,一根粗壯的肉屌正若隱若現的出入在那私密嬌貴的地方,讓自己忘卻羞恥,追逐原始情欲。

畫面上移,自己美麗可愛的臉一片潮紅,因為下體欲仙欲死的磅礡快感,她爽得收緊小腹,前挺胸膛,連纖瘦的肋骨都隱約可見,這畫面簡直淫靡不堪。

但這更加增強了沉迷的快感,她開始越發的享受,腦袋向後仰到了侯天旭的肩膀上。

「哈,親我。」侯天旭在她耳邊哈著氣,也是有些喘。

余藝迷醉的扭過頭啄了一下侯天旭的臉頰,然後出人意料的伸出了舌頭,從他的臉一直舔到耳朵,最後咬住他的耳垂親舔起來。

「嗯。」受到挑逗的侯天旭悶哼一聲,看著畫面中完全放開的騷貨前女友,興奮得不行。

他要再次征服以前屬於他的東西,哪怕已經是別人的女友,哪怕自己已經不喜歡了,他就是想要宣佈主權,讓她把身與心都奉獻出來。

「叫老公。」

越發粗壯的肉棒研磨著余藝的花心,余藝徹底拜倒在久違的大雞巴下,像以前那樣親昵的貼著侯天旭的臉頰,呼喘著氣的啞聲喊道:「老公~」

「這邊。」侯天旭怕聲音太小錄不下來,把手機移到余藝嘴邊。

余藝完全被淫欲沖昏了頭腦,直接嬌喊道:「老公我愛你…老公~」

侯天旭感覺到余藝陰道蠕動越來越厲害,摟著余藝像是回到了以前想怎麼肏就怎麼肏的日子,他一陣神馳,有余藝這麼個漂亮可愛的長期炮友也是不錯的,於是狠狠的撞擊著她的花心,命令道:「給我講一遍,在一起。」

「在一起…在一起…」余藝滿腦子都被肉欲和快感填滿了,完全無法思考。

侯天旭又說:「哈,一直在一起。」

「說好永遠在一起…嗯…哈…嗯…」

「嗯啊。」情動的余藝收縮陰道,夾得侯天旭悶哼一聲,又把她推回去面對牆壁,漸漸加快了抽插速度。

余藝放開一直在揉搓自己胸部的小手,用手肘撐住牆面,嬌喘不斷,但都吧聲音壓成氣息呼了出來。

「哈…嗯…哈啊…哈…」

侯天旭左手捏住余藝的臀肉,挺腰開始了最後的衝刺,兩具身體大幅度的分開又撞擊到一起,粗長的肉棒時隔幾個月之後,終於再次突破了余藝嬌嫩的子宮口。

余藝大大張開嘴巴,爽到失聲。

意亂情迷中,她按住侯天旭放在自己腹部的大手,把它推移到自己雙腿之間,那張正在吮吸大肉棒的陰唇上。侯天旭順著她的意思撥弄著敏感的陰核,搓動夾捏,準備將余藝送上高潮的極點。

這時,優衣庫的廣播響起:「親愛的顧客,歡迎光臨優衣庫三裡屯店,本店一樓沒有設置試衣間,如需試衣的顧客請到二樓三樓試衣。」

清脆宏大的電子音短暫的將神迷的余藝驚了一下,她在身體的前後聳動中,迷茫的睜眼看著鏡中一臉陶醉的自己,紅潤的臉色明顯已經和肌膚有了差別,空調屋裡香汗也一粒粒的凝聚在皮膚表面。自己的乳頭傲然立起,渴望啃噬,陰部除了大肉棒,還渴求手指的愛撫,整具曲線玲瓏的柔軟嬌軀淫蕩歡愉。

「本店只有一樓設置收銀台,如需買單的顧客到一樓進行買單,給你帶來的不便我們表示抱歉,優衣庫三裡屯店感謝你的光臨。」

愣愣的看著自己好幾眼,余藝忍不住挑釁自己一般的對著鏡子再次揉捏自己的小嬌乳。

電子音結束後,她迅速跌落回無盡的性快感中,她羞愧的閉上了眼,眼角流下一滴細細的淚珠,男友的資訊徹底模糊。

「唔…嗯…啊哈…嗯…好深…好棒…幹死藝兒…永遠在一起…哈…啊哈…老公…」

此刻侯天旭已經將手機放在了桌子上,他雙手捏住余藝的香肩,拉扯著柔軟的軀體迎合自己胯下大屌的攻擊,一下深過一下,此次穿進子宮裡,攪得余藝泛起白眼。

余藝伸出舌頭,趴在牆上毫無保留的將美臀徹底奉獻給前男友。

「我們最好朋友,以後都給我肏好不好。」

侯天旭貼在余藝的背上,哈著氣啞聲說道。余藝賣力的扭腰並向後頂翹著雪臀,大雞巴在她的蜜穴裡插出細微的白沫,陰唇因為充血人變得赤紅。

「好…啊哈…在一起…操我…」

余藝幾乎說不出聲音來,她修長雪膩的美腿已經合攏在一起,肉棒「撲哧撲哧」的帶出淫水,沿著飽滿的腿縫打濕了膝蓋位置的緊身褲。

「我要射了,啊,外面?屁股上?」

侯天旭狠狠的頂了幾下,雙臂環住余藝的柳腰,控制肉棒做著旋轉畫圈。

「啊…唔…繼續…射裡面…我安全期…哦…不…我不知道…射給我…用力操我…」

余藝撐起身子,被一步步撞得要貼在牆上,粟色卷髮上下飛揚,可愛的五官都各有淫媚,一臉即將高潮到癡態。她瘦弱的身子開始痙攣,連大腦也燒壞了似的,已經記不得自己是否是安全期了。

侯天旭一聲低喝,箍住余藝挺翹圓潤的粉臀,大龜頭深深紮進子宮口,滾燙的精液一滴不剩的灌進了余藝從未被內射過的純潔子宮。

余藝被燙上了極端的高潮,雙手緊抓胸部,在雪白的奶子上捏出了指印。

可她又不敢出聲,只是瘋狂的抖動小腹和臀部,直到侯天旭將她放開,她才緩緩癱軟,跪坐了下去,鏡子裡映出一副春水流盡的無力嬌羞。

她的臉依舊緋紅一片,蜜穴被撐開一個小小的黑洞,過了好久精液才緩緩流出,弄髒了緊身褲。

「反正不是女朋友,懷孕了也無所謂吧,嘿嘿。」侯天旭在余藝的背上擦著逐漸疲軟的肉棒,小聲的嘀咕著。

「呼…沒力了…腿軟…」休息了一陣,余藝才有力氣說話。

侯天旭蹲了下去,摸著她紅潤的肌膚,問道:「超級舒服吧?」

「嗯。」

余藝幸福的點了點頭,偎依進侯天旭懷裡,撒嬌道:「說好了一直在一起哦。」

侯天旭意味深長的點了點頭:「對對對,你能一直有大雞巴吃的。」

「討厭,又說這麼下流的話。」

「哎,你身體變差了啊,以前可以和我做好幾場的,我得幫你鍛煉回來。」

兩人又休息了一會兒,侯天旭幫癱軟的余藝穿好衣服,然後扶著她走出了換衣室,幾乎是完全抱起的離開了優衣庫。

去到外面後,侯天旭和余藝上了一輛計程車,他對司機說道:「去千禧大酒店。」

……

同一時刻,一個鬼鬼祟祟的男子走進剛才二人欲火大戰的更衣室,在小圓凳上撿到了一部iPhone6。

入夜,余藝一絲不掛,雪藕般的雙臂撐在床面,修長玉腿屈起跪坐在酒店柔軟的大床上。

她神情崩壞,雪膩的身軀吻痕點點,不知道被幹了多少次了。滑膩的肌膚泛著興奮的顏色,美臀用力的撅著,勾勒出完美的人體曲線。

而同樣全身赤裸侯天旭正跪在她身後,一手扶著她的腰骨,一手抓著她的頭髮,挺動下體幹得余藝的蜜唇一片通紅。直到他又一次將精液灌進余藝的子宮,余藝呆滯的被他推倒,然後用嘴清理著骯髒的肉棒。

這時余藝的電話響了起來,侯天旭拿起來看到一條彩信,正是自己和余藝在試衣室裡大戰的場景。

「狗日的,手機原來是被你撿到了。」

他撥回自己的號碼,沒響幾聲,就有一個男人接聽了。

「你要怎樣才把手機還給我,要多少錢。」

「嘿嘿,我不要錢,我要幹你女朋友,不然你們就等著出名吧。」

「她不是我女朋友。」

「哎呀兄弟,拒絕了了別怪我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