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面奸魔少年事件

藍小亭這小妮子就獨自租住了一所年代較為久遠的舊宅,但它的外型頗為雅緻美觀!思想新潮的Tracy竟看中了這種舊築小園,果然有一份獨特氣質啊!嘿!我就要在這清幽又富詩意的地方,盡量再奸這小淫娃!

她住在最高的一層,這裡當然沒有高尚住宅的電閘、電子保安系統和保安人員啊!有的就只是一個年紀老邁的看更員,似乎老掉了牙啦!嘿!護花無力啊!這處平日下午時份,連人影也沒有一個,人聲杳然,只有雀叫蟬鳴罷了!

我不難就從一堵只有五尺高全無阻礙作用的石磚圍牆翻過身來,然後沿水渠輕易地爬上五樓!那些玻璃窗閂得不好,窗花大得可以過人!我一鑽身已步入她的閨房啦,好了!我先她一步返回來!我的神機妙算是這樣的∶Tracy被我在洗手間強姦了後,心情壞透了,還有什麽情緒教書?當然會向校方請假回家痛哭!哈!哈!這就正中下懷了!

我一邊看着時間,心想也差不多時候了,我改換上一身緊靠的黑衣,套上黑色的魔鬼面罩!對着鏡子瞧了一瞧自己的壞模樣,嘿!她豈能認出我就是她的學生Tom?

這妮子很富文藝氣息,廳里放的都是莫奈的複製名畫,遠距離觀賞就可以看見這些點彩所形成的獨特光景!書桌面的壁版上貼滿了一箋又一箋的剛古布紋紙,不同色素的紙上,只見都是一首復一首是女性獨有的輕柔婉約筆觸所寫成的新詩!還是用醮墨水的古鋼筆所寫成的哩!看不出啊!整個環境一看而知是女孩子的家!

三時多了,大門外響起沉重的腳步聲,我的計算沒錯,獵物再度投向我的狼抱了!

Tracy滿面倦容的走了進來,砰的一聲關了門後,便撲向睡房內的大床上痛哭着!由於她剛從熾熱的炎夏環境下走進屋來,而又沒有開了冷氣,此刻她的低背裝上冰肌香汗淋漓,凝珠滴滴,就好像朝霞金露一樣,令人垂涎!披肩微亂的秀髮沾着汗水形成一縷縷黏着頸部,又一撮撮的系著玉肩!正是∶黑髮零落飄玉肌,泣訴斷腸。真箇是十分誘惑動人的場面!

無情的我當然不懂詩情,不解溫柔!我不懂,還要破壞!我要劃破這處安寧的氣氛,使哀怨的彌蔓劇變成一片暴戾的籠罩!嘿!我無聲地早已站立在她的背後,雞巴全硬!我不禁發出嘿嘿的、極之無恥又猥褻又至極的淫笑聲!

她!驚覺!陌生人!轉身!愴惶!無奈地接受重蹈的恐怖經歷!

「嘿!婊子!怎麽一回來就哭成淚人啊!還有好戲在後頭嘛!唧!唧!看你,還是這麽美!這麽盪!」我輕浮地吟吟笑說。

「你┅┅你┅┅你┅┅」Tracy卧在床中滿面驚訝地說。

「你你你什麽?哈!哈!那麽快就認不出我來嗎?剛給白衣蒙面人姦汙啦!現在是黑衣蒙面奸魔上場唷,嘿!嘿!方才只是強姦的熱身前奏,現在才是正點子的開始!哈!哈!哈!哈!」

「又┅┅是┅┅你┅┅這禽獸!」Tracy由驚生怒向我罵著!

「唧!唧!很兇!恨死我嗎?有本事就一雪貞操之仇啊,哈!哈!」我無視她的存在般,仰着頭自顧大笑!我中午時在洗手間強暴她的時候,實在太易將她制服了,所以這刻絲毫警戒之心也沒有!怎知她趁我仰笑之際,竟突然發難,從床頭迅速拿起玻璃燈就向我的頭部猛擲過來!

天!這麽近的距離!就算給我一早作好準備,也是一半機會能夠避開!何妨是這樣子的突襲?我已是敏捷非常的了,見黑影疾飛迅至,臨急稍一偏頭,僻過面目的正擊,但額角卻給燈的鐵座撞過砰然正着!當下鐵燈落地粉碎!Tracy尖叫,還有我的慘呼!我當下眼前金星直冒,只懂以手按頭搓揉着!

Tracy就趁這個時候,死命地奪門而出,大聲呼救!我強忍額上苦頭,即來一個一百八十度旋轉身體,當下竟站不穩來,卒然仆跌,我這就將勢就勢順勢而下,在落地的一剎間,正好捉着Tracy的足踝!這下給我好運地一捉得手,還會輕易地放過她嗎?

此時頭上雖仍震震傳來劇動的感覺,但若給這婊子逃去,我就必死無疑了!當下強忍裂痛,振奮大喝一聲,使出全身最大的力道,用握着她腳腕的右手猛然朝自身一拉,「臭婊!想逃?沒這麽易!」

「呀┅┅」她掙扎地喊叫着!

我將她硬生生的拖回睡房內,稍一回神,痛楚微減,即躍彈半身,一拳就朝Tracy的胃窩間狠狠打下,並附上驚天狂喝∶「死吧!臭 !」

「哇┅┅」Tracy接着我的喝聲之後慘叫起來!我慢慢地扶着牆壁站直身子,冷冷的看着她。

「操媽的!死臭 !反抗?」我看着她痛苦地攬着肚子像發癲 似的曲孿着,仍未消卻我心頭之恨!

「大被同眠罷!臭婊!」我立即走到木床側用勁雙手一番,整張床連被 就朝躺着無助的她如落幕一壓!

「呀┅┅」我只能聽到一下床下蒙 的慘號!我滿意極了,施施然將床扳回原狀!那賤人像軟泥癱瘓在地上,只懂大口大口地喘息呼吸着!

「還可以反抗嗎?起來呀!吃奶力也使出嘛!這麽快就玩完嗎?不想報仇嗎?以後沒機會哩!」我說著跪在地上,執起她的爛發,向她面目一噴∶「呸!看你這爛臭貨!還反不反抗?答我!」手上再一拉,使她的面龐對着我魔鬼面罩內的怒目!

Tracy虛弱地斷續地說∶「不┅┅不反┅┅抗┅┅了!」

「不反抗了嗎?好!臭婊!聽着,我現在給你五分鐘逃跑機會!走不了的!我就先奸後殺!哈!哈!走呀!敢不敢啊!五分鐘足夠跑到有人的地方啦?跑呀!淫娃!」我當然是說著玩她的,她只要微微一動,我就將她再度百般折磨,不得好死!她也不順我的話,完全沒有逃跑的衝動!

「嘿!嘿!你知道逃不過我的奸掌吧!哈!哈!哈!廢話不講喔!來吧!嘻!嘻!」我嘻笑未完,雙手滑向她的雙肩,像第一次施暴時一樣,將她長袖連身裙的闊領口兩邊又扯落至半臂之下,嘩!這次是正面的,立時迎面是整個白透泛紅的胸脯,兩個圓大而乳頭挺 的乳房!「媽的!」我看得口也發乾了!我隨即跨過她的腰,低頭啜着她淡淡粉紅的蓓蕾,雙手撫摸着她的纖纖嬌軀!

「啊┅┅」我用舌舔着她的泌汗乳溝,舐着略鹹的味道,更使我的慾念暴長!「嘿!Tracy你太美啦,若不是你喜歡反抗的話,真捨不得摧殘你啊!」我又吻着她叫人想入非非的小嘴,將舌頭強行直闖她的小小口腔內,她緊合雙眼,如昏睡、若死人,他媽的!一點反應也沒有嗎?這淫娃竟不願和我展開舌劍唇槍的激烈大戰!

我當下憤然仰頭,一巴掌摑下她的臉上∶「賤人!溫柔點對你,你就不識抬舉!不舌玩嗎?」又是一掌!「臭婊!舌不舌玩!」再一摑掌!

「我┅┅肯┅┅啦!」她抵受不了我的虐打,勉強應允着。

「哈!哈!我改變主意,我要口交!嘻!嘻!嘻!」我卑鄙的性虐之計就是這樣∶打得她死去活來,順從後干更差劣的事!

掏出紅漲的大丑雞巴,先將肉棒貼着她的粉靨 磨着∶「哈!哈!這招是玉面鑊,慢煎紅腸!嘻!嘻!夠賤吧!哈!哈!」

「我用龜頭吻吻你的水汪美眸好嗎?哈!哈!」我盡量欺負她!

「張開你的臭口!含着!哈!哈!」我瞪着她命令道。

「不┅┅我┅┅不┅┅要┅┅」她搖着頭。

「嘻!嘻!我偏要!你不服從嗎?」啪的一響!不服?再一重響!不服?痛呼與狂響!服了!

「嘻!嘻!張大嘴巴吧!來啦┅┅美人含 ,太爽啦!」Tracy被我打得滿紅的臉,與我的大雞巴一樣的紅,我暢快地放進又熱又濕的紅肉瓮中,我紅着臉來 動!

「吮!死了嗎?是不是要點反應!」我扯着她的頭移動着!

「啊┅┅呀┅┅一下一下的吸吮┅┅哈!哈!┅┅啊┅┅」

「很好味吧!┅┅啜緊些┅┅臭 ┅┅爛婊┅┅呀┅┅」我要她和我口交若十餘分鐘,強姦美媚女教師實在使我亢奮到極點,還要是春風兩度!我忍不住了!

「┅┅射精┅┅啊呀!啊呀!啊呀!吞呀!好教師唷,我的甜心Tracy!我現在報答你的教恩呀!嘻!嘻!給你吃過桃李滿門啊!啊呀!啊呀!啊呀!哈┅┅」我將精液全噴在她的口腔中!

「嘿!嘿!滿瀉啊!嘿!嘿!喝過美味的東西,再來就是苦茶啦!」

我略微先低下身道∶「嘻!嘻!廣東人有話一啖砂糖一啖屎呀,你也一嘗箇中滋味啊?」

「聽着!伸開你的臭舌來!給我舔舔屎眼!嘻!嘻!」我說著掉轉身子,面朝她腳尖!屈着膝像到糞坑般的蹲着模樣,屁股兩團肉幾乎貼着她的臉龐!我跟着暴喝一聲∶「舐!」

她那敢不從?那嬌柔如水潤般的海綿小舌剛接到我的屁眼上,我就舒服得怪叫起來∶「嘩┅┅啊┅┅好┅┅好┅┅好過癮┅┅呀┅┅太┅┅太┅┅爽了┅┅!」

「大力點舐┅┅爛貨!用口啜出屎來吧!哈!哈!哈!哈!哈!」我這時雖然蹲着,但雙手並不放閑啊!男方享受肛門的溫柔輕觸,女方就抵受狼手暴力 乳狂按!你說爽也不爽!賤也不賤!

「好啦!你看!玩得天也將黑,現在我的雞巴又振作起來啦,先生不是教訓我們少壯應努力嗎?嘿!嘿!我就好好努力吧!」

「上身伏在床上,像今天中午時我 你的 子一樣!明白嗎?」我喝令着疲殘的軀體,使她不得不依我的說話做!

「屁股 高些!給人強姦就以為氣力可以省了嗎?沒用的臭婆娘!教你來着,被人強姦時,要叫不好!給人侵犯時,要適當的掙扎,表情要痛苦!哈!哈!那麽奸你的人,例如我啦!這才興奮嘛!懂不懂?臭 !」

「現在!我不 ,嘻!嘻!先雞姦你吧!嘻!嘻!」「噢!仍穿着這條被泄上精液的內底嗎?唧!唧!給人插過屁眼沒有?」我摸着她的圓腎問道。

Tracy搖頭慌張道∶「你┅┅不┅┅插我┅┅的屁股┅┅行嗎?」

「嘻!嘻!嘻!我喜歡美女的哀求,繼續啊!要是求得我心軟的!我會答應你的苦苦要求啊!嘻!嘻!嘻!嘻!」我毫無誠意的淫蕩語句,使藍小亭明白到苦苦哀求一個淫獸是毫無作用的!

「不求了嗎!嘿!臭 !行刑喇!放心唷!我已塗上潤滑液的,不會太痛唷!嘻!嘻!但我喜歡狂插,痛不痛就很難說啦!嘻!嘻!」面的黑衣惡魔一如中古時代的行刑者一樣,拿着令人生畏寒抖的刑具,一步一步朝受刑者的身上進迫!

「哇┅┅」Tracy的痛叫苦嘯陡起在我深深一插的舉動之後!我的長大雞巴,就是銅管樂中的長號把手,我每一下的前推、Tracy那小喇叭就奏出斷魂的哀歌!我接續的一抽,那小喇叭又響出喪笛之音!

「嘩!哈!哈!窄道飛車┅┅很爽很爽很爽!呀唷!呀唷!哈!哈!哈!」

「痛死吧!臭肛!你給我舔屁眼,我投桃報李,回敬你唷!」我邊干邊笑,右手挫肩!左掌按乳!雞巴推穴!真是無比的瘋狂享受!頃刻間將長號吹進入高潮的樂段,把手快拉得叫人眼亂!

百來下的快速抽擊,對少年雄渾的我,絕對不是一個問題!肛門是那麽的狹窄,但我仍能支持再百下的強烈鋤伏,持久力連我也覺得厲害!

「臭 !全身像裂開吧!嘿!嘿!最後五十下全力痛擊來啦!好好迎接啊!一二三四┅┅十四十五十六┅┅」本來在第四十下就要泄了,但我強忍着緩慢少許,稍一回順即用虎狼噬撕之力用盡腰力衝撞∶「倒數啦!臭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

當下如雷貫耳∶「發射!┅┅呀┅┅呀┅┅呀┅┅」我將極大的快感建築在她殘頹敗木的痛苦身軀之上!

我的心劇跳到最頂峰,不斷呼氣吸氣,這種舒暢實在是前所未有的,估不到可以在Tracy身上得到這最大的強姦歡愉!胸懷抖動較為平服後,才緩緩地吐出淫語∶「嘿!今天是完全補習! 交、口交和肛交都已干過啦!」我很滿足地說著!

Tracy也從動蕩中恢復知覺,嬌嬌而富有的放洋學生,幾曾受過這般屈辱?臉頰儘是淚水,只聽見她凄泣地說∶「走呀┅┅嗚┅┅嗚┅┅禽獸┅┅變態┅┅嗚┅┅嗚┅┅幹完┅┅就走┅┅我不要┅┅再見你┅┅快走呀!」

任何男人看見這美貌少女的傷心欲絕模樣,那個不惻然?誰會還起歹念呢?

我卻是例外!變態的我再低首攫着她的下巴道∶「以為完結了嗎?我還要發泄三次你所說的變態獸慾呀!忍耐半晚吧!我會還給你一生的自由啊!哈!哈!」

「你┅┅不要┅┅還┅┅不夠┅┅嗎?」她綣伏在床上顫着身子向我問道。

我反問着∶「夠了嗎?你以為我是一般的劫財劫色流氓嗎?臭 !聽着!我蒙面奸魔就是為色而來!好像你這些放蕩淫娃,我是一個也不會放過的!上手的就要奸個夠本夠利!明白嗎?哈!哈!」

「你┅┅還是學┅┅生┅┅來呀┅┅怎麽這般┅┅殘┅┅暴!」她不敢置信地說!

「哼!你知道我的身!份!了!嗎?說!」我眼內驟時凶光畢現,伸過頭來瞪着她一字一字地道。

「嗯┅┅嗯!Tracy┅┅這個┅┅這個英文名┅┅是我┅┅我最近才改的,只有┅┅學┅┅生┅┅才知┅┅」Tracy一邊驚一邊道出因由。

「哼!算我興奮得說走溜了嘴!嘿!嘿!那你莫要怪我唷!」我慢慢從後袋取出刀子來,詐作要殺她的樣子!

「你┅┅你┅┅不┅┅要┅┅不┅┅想怎樣┅┅呀┅┅」她扭着被 卷着身體畏縮着!

「嘿!嘿!你已認出我是誰了?說!」我陰惻惻在她眼前晃着刀說。

「我不┅┅知道!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誰┅┅我不知┅┅」

「好!臭婊!放過你也行,不要回校!不要報案!聽到沒有?」Tracy猛點其頭!

「我不相信!還是先奸後殺吧!嘿!嘿!」我搖着腦一款不相信她的樣子。

Tracy急道∶「我不會啊!相信我吧!你要的┅┅儘管要┅┅明天我當什麽沒有發生過!行嗎?」

「嘿!看你挺認真,好!姑且暫時相信你的說話!現在就看你有多少誠意了,嘻!嘿!嘿!是不是我想怎樣你就依我哩?」

Tracy繼續用力頷着腦袋!

「嘻!嘻!好吧!這晚除了 之外嘛,嘿!現在我要來舌玩!你願意嗎?嘻!嘻!嘻!」不待Tracy的反應,我忽然已在眨眼之間做了四個動作∶收刀!前撲!俯嘴!吐舌!

Tracy果然依她的諾言,和我舌纏打滾火熱起來┅┅

這個晚上,我沒有進一步的摧殘行為,只是不斷要求她作出不同的做愛花式,嘿!外國回來的妞兒果真非同凡響,是校內發育不全的稚嫩貨色不可相比的啊!

她的性愛技倆其實也很滾瓜爛熟,只是沒有受過暴力的對待罷了!作愛經驗着實不少呀!我也從中汲取很多經驗!嘿!嘿!淫賤!淫娃!

弄到深夜之際,我倆的肉搏性戰也到了油盡燈枯的階段,我疲憊己極,也懶得摸黑逃走,我就大着膽子,將她雙手綁着放在床上,擁着她魚兒般溜滑的身軀直睡到天亮!

臨走之時,我和她道別∶「嘿!嘿!再見喇!Tracy老師!多謝你的教晦唷!嘿!嘿!」

我從正門堂而皇之地離去!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