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面奸魔少年事件

誰知就在這剎那,我本以為毫無反抗能力的小貓子,竟然疾如風般,探過她的小小右手,向我頭上冷帽的頂部一抓一提!

天!鬆鬆套着整個頭部的白色冷帽就這樣給她扯脫!「啊!」我們兩人同時驚叫出來!她驚中帶奇,也瞬間附上了恍然的意思!我驚中挾怒,也帶着一絲之愧!我的面上已無絲條殘絮可以遮掩我淫慾填胸的卑鄙臉龐了!

只聽Amy瞪大眼睛地說∶「你┅┅是┅┅Tom!」

事情既然發生了,只怪自已預防得不周全,只得發硬頭皮地說∶「嘿!嘿!Amy,既然給你知道我的真面目,我也不和你客氣了!」Amy口震心顫地說∶「你┅┅你不會┅┅殺我吧!」

我聽得她這般驚恐,心中略為鎮定下來,先來恐嚇她∶「嘿!你不能怪我啊?你報上了案!我那裡逃?嘿!我只得先奸後殺啦!」

Amy大驚∶「不要!我┅┅給你幹完┅┅不說就是了!Tom!求求你呀!」

我打了個哈哈道∶「你這賤婊,你現在當然這樣騙我嘛!口說無憑唷!」

Amy怯生生地說∶「Tom呀!你真是┅┅我平日對你不聞不問,其實心裡是蠻喜歡你呀!」

我笑道∶「是嗎?呀┅┅那就先給我┅┅呀」我不理她,開始長入長出的抽動起來!幹了再說!

Amy紅着臉,神色妞妮地繼續說∶「啊┅┅你很粗暴┅┅暴┅┅很粗魯┅┅呀┅┅大力點┅┅呀┅┅你 得┅┅我很痛┅┅不┅┅呀!很舒服┅┅呀┅┅啊┅┅」

我的雞巴埋首苦幹,雙手在她身上游移痛 着,現在我的嘴巴沒有一層冷布阻礙了,我將厚舌吐在她的櫻桃小嘴內翻打滾着,這小淫娃的小舌當然立時就交纏上來!

一對小小的狗男女就激烈地頭上爭鬧着!下身狂碰着!第一陣的狂風暴兩停歇之時,那小淫娃輕輕地道∶「我遲早也給你嘛,怎知你這俊哥兒,外表斯文,人卻這麽壞,硬是喜歡強來!真是┅┅」

「嘿!嘿!小淫婦!我就是喜歡使用暴力,你跟着我可要盡嘗變態喔!好啦,現在我要 屁眼!」

Amy小菊花的盤座,原來不曾給人插過花藝兒的!我當然絲亳絕不容情,不顧她堅決的反對,我將她的上半身粗魯地強壓在長椅之上,然後使她的屁股高高 起!在她痛入心脾的狂嚎當中,我也雷鳴震響般大叫着!兇狠地插進了大雞巴,一棒入洞!

小淫蕩徹底地被我施暴!

自此以後,Amy反而迷戀了我的狂奸暴力的行為,一而再三地與我發生關係!以Amy愈趨泛交的性格,這些事當然不足為奇!但她竟將這些奸事巨細無遺地說給David周知道!媽的!賤娃!

*** *** ***

「嘿!嘿!故事講完了!小美人張楚筠好像也是這樣給人欺凌虐待的啊!手法倒十分相似┅┅嘻!嘻!十分相似!」David周邊說邊用兩枚手指 弄着下巴的一根兩厘米長的須子道。

我竟被他看穿了,唯有死口否認∶「哈!哈!沒證沒據!你要怎樣想也可以呢!」這時堂課間的小息已過,下一節是健康教育。

本以為男教師來上的課,卻驀然走入了一個令人眼前一亮的Sexy美女!David周也不記得要盤問我了,即時洋相畢現,口涎也塗了一地!

「各位同學,教你們健康教育的李老師臨時請了兩星期的假,現在由我來代替,我是教署派來的實習教師!」說著若仙子般輕輕轉過娉婷的嬌軀,在粉壁上寫上了她的名字。然後又柔風吹柳的回過身子道∶「我叫藍小亭!」

她姓的是藍,穿的也是一片的湖水藍,下身是長度適中的貼身半截裙,上身就是隨便的一件緊身 T-Shirt,那闊領口作一字形拉到溫柔的雙肩盡頭!適當的暴露,顯出女性胴體優美已極的曲張線條!很美啊!男生被女教師的艷麗燦射得完全昏暈了頭!女生則羨慕得直傻了眼!原本是校中最喧沸的一群,無恥、無上進、無賴、無教養的四無之地。現在卻呈現不曾有過的景像∶班上一片的靜!

啊!性感!美女!我體內欲血之焰瞬即火奔上腦際,恐怖的意念再在心內深處播了種,開始罪惡的萌芽!一旁的David周碰一碰我的肩膊壓着聲線地說∶

「蒙面奸魔!你的新目標來啦,這次可不要溜了我的份兒!」他的瞳孔好像興奮得猛地收縮着,尤如黑貓見着肥美的大老鼠一般,他的獸慾實在令人悚然!他是惡貓,但我卻是披着人皮的淫暴豺狼!

這條豺狼,正在攀上了高阜,對覬覦的獵物暗暗窺視,一待機會的來臨,便要展開奪命的一擊!

III《再奸》

實習教師藍小亭,聽其他教師說她是剛從外國回來不久的大學生!今年才廿三歲的她,完全不像端裝的教師模樣!行為與言論都剔透大膽、衣着十分趨時!完全表露濃厚的放洋開放思想!哼!只是一個少女大些的初生之犢,一丁點兒都不知世途的險惡!她可不知班上有一頭欲焰盛燃的野獸,正在日夜虎視耽耽着呢!嘿!嘿!

除了第一天上課的時候,她還穿得較為正經一點外,餘下來的這個星期,低胸的弔帶裙、See Though的襯衫、off-shoulder好像健美服的緊身衣!嘿!嘿!只差沒有比肩尼泳裝的吧!媽的!簡直是時裝表演,紅橙黃綠、性感冶艷,瞧得眼睛花迷之餘,也看得男生們每日都報以最「崇高」的致敬!

她的乳房經我們色鬼一族討論過後,一致裁定足有三十六寸,雖不是至大至偉的,但若加上她特有的 白胸脯,在衣服虛虛掩掩之下,普天之內!不神魂顛倒的就只有一個人——盲俠勝新太郎!(這個名字很舊!糟 了!這不就揭示筆者的年紀嗎!嘿!既然寫出來了!就讓看倌們知道吧!老夫差不多七十歲啦,吾老矣!不能為也矣!真有點有心無「力」啊!但性子烈,故此寫下這些被人唾罵的文章,喔!對不起!不知寫到那啥┅┅一笑!)

是藍小亭來了的第五天,課堂小息時,David周號召群雄,「雄」者,狗熊之別謂也!說出一件極其有趣的事情∶

話說這個嬌滴滴的花樣妞兒,就連一向不苟言笑的冷麵包公,即訓導主任周陀,也要出醜當前!有一回周陀在四樓東翼昂然闊步,背負雙手跨耀着自己獨有的威嚴神采時!正逢下轉梯間之際,迎面冷不防是踏步漸升上來的輕婉美人趙飛燕–即藍小亭突然出現,

周蛇稍一低頭,襲眼是鮮紅的低胸裙,繼而飛來一道深深的乳溝教他面上猛然一熱!嘿!早已暗戀伊人的王老五周陀那不陰溝裡翻船嗎?「啊」的一聲竟腳下倏然一軟,整個人就滾跌下去,代表嚴肅與正直的黑框闊邊眼鏡則飛墮一旁,鏡片粉碎了!他的人嘛!嘿!大字形的俯在梯旁坑溝之間!最慘的是∶藍小亭只在空氣中,在他背後寄上嫣然的一笑,連慰問半句也沒有!

David周說得眉飛色舞,我們笑得嘴不合隴之餘,更甚者嗆出涕來!還有!這次周陀的梯間險遇,就給我們引為無上的笑柄,謔稱為訓導主任十大恨之一∶「溝交滑鐵盧之役」了!

笑話之後,課堂鐘鳴!又是藍小亭的課了!今天她穿上無袖的黑襯衫,衫擺下打了個小蝴蝶結,裡面是極緊繃的紅色Lowcut!露出的大片胸膚上,鋪了一串好看的圖騰闊片項鏈,而兩個乳房窄迫得像激指着我們色眼模糊的一群怒罵似的,嘩!我們一眾坐着的男生也可聯想到乳溝一線鴻深的境況啊!可憐!可憐!半小時的課就「舉」足半日了!

這性感小教師喜歡同學們叫她的英文名Tracy,她說這樣比較親切,沒有師生間的代溝,免去了隔陔!

好!Tracy,你說的我會照做不疑,這是為奸你而譜出的一首新詩∶

我!不要比較親切的泛泛,卻要與你肌膚貼着的親切!啊!我!不與你有代溝的分離,用我的雞巴來向你乳溝!肛溝!再陰溝!啊!我!摒除了肉體的有形隔陔而與你互相融合之交!

哈!哈!我最聽老師的說話,尤其是你這樣美而惑的老師!等着啊!藍小亭!嘿!嘿!嘿!

還有一個星期的光景,我開始籌劃強暴藍小亭的奸計!我當然沒有聽David周的聳擁,與他同謀合奸!我喜歡獨來獨往,獨個兒「享受」!嘿!嘿!工於心計的我,將這次喪心病狂的行動分為兩個部份∶就是「速奸」與「緩奸」,

嘿!嘿!不明白吧!不急,不急!整個強姦行為完成後,你就會明白!

這日是星期五,行動的日子到來了!我就讀的學店,曾經說過是上下午班編製的!上午班放學在十二時半,而下午班的上課時間則在二時正!中間空隔有一小時半的時間!大部份教師都會在這段時間出外午膳!而Tracy一星期只得星期三和星期五才要返上下午的,她不喜歡走出有如 氣爐的戶外,嫌天氣太翳熱了!吃過汽水漢堡飽後,例行的指定動作,就會到洗手間里打扮一番!嘿!嘿!這所學店因為惡名遠播,校內的女教師與女職員真是寥寥可數的!所以!到洗手間的往往就只是她獨自一個人,而整段午休時份,女職員的洗手間也罕有人進出!

一向無心求學的學生那會在散課後逗留片刻?每一次下課鐘聲長鳴之際!在肅然起立Goodby之後,就是哄然四散之景象!

不到十分鐘,課堂、走廊、梯間都是一片的死寂!清潔工人也是在下午班後的時間作打掃的!教員室在地下西翼,但女職員的洗手間卻在二樓北翼一角!嘿!嘿!機靈的我一早已潛伏在洗手間內斜對着長鏡子的第一個廁格中!這次我換上了純白色無徽襯衫,反起了衫領!學了上一次Amy的乖,這次我 上了緊箍頭部的白色魔鬼面罩,自己用雙手用力上扯,也難以脫掉呢,嘿!嘿!這次萬無一失了!為所欲為吧!

等上十分鐘,洗手間的大門嚓的打開了,我略微撳開廁門少許,看見藍小亭踱入來了!今天她穿上紅色的長袖連身裙,領口兩邊剛遮及肩鎖骨,但向下的領口部份卻是極其誇張的深U型,先呼喚男人的原始生理,再引導淫亂的目光注視頸際,一直延展至迫人勃起的乳溝之間!操媽的!引誘誰啊?那兩個像球的乳波露突了三份之一出來,竟然沒帶胸罩!可惡!哼!真是只可用淫!姣!賤!這娼妓三寶來形容她!我就要給她教訓!這種教訓叫作奸訓!嘿!嘿!

她對着鏡子細心畫著口紅,然後低下頭從手袋內不知找啥?是「速奸」的時候了!砰然一響廁門暴打開來,我預料到她會驚訝地回過頭來!這時便是我虎撲埋身的機會了!

她還未半轉身子,我的巨大手掌第一時間從後掩蓋着正想呼喊而出的小嘴,左手扭着她的左邊小腕反過腰後,痛得她嗚嗚的在我掌中低鳴!

「嘿!嘿!淫娃!再發聲或者反抗的話,取了你的小命!知道嗎?臭婊!」Tracy望着鏡子的倒照,發現自己正被一個穿全身白衣的蒙面人所挾持着,口叫不得!左手又正痛得要命!

我緩緩放開掩着她嘴巴的右手道∶「只要一出點聲兒!你的小腕就要立時被我扭斷!臭婊!明白嗎!嘿!嘿!」

她點着頭示意明白,我右手離開她的嘴巴後便向下探入她U形的領口內!我打橫着手掌同時掏摸着緊迫而充滿彈力的雙峰乳尖!

「哈!哈!哈!吹氣球也沒有這樣彈手啊!哈!哈!真有你的!」

Tracy在我探手入懷的時候,己嚇得冒了一身冷汗!只能一邊楞呆看着鏡子中的色魔肆意淫玩,一邊低聲飲泣着!

「臭 !記着呀,哭泣的綿綿低訴聲我是愛煞聽的啊!而呼救的聲音我是殺之而後快的!」我說到「殺」字的時候,眼目盡泛凶光,語氣為之加重!雙手勁力大大增加!她一時乳痛!腕疼!心悸!心裡何止百感交集啊?我看見美人垂憐,當然不會有絲毫心痛及呵護之心,我還要她千般難受哩!

「嘿!雙手按在洗手盆旁,俯着腰, 高屁股!聽我的命令照做!臭婊!」

我從後袋取出小刀指着她的玉脆面龐繼續道∶「莽動的話!劃破你的脆脆嫩皮,看你以後可不可以持美橫行啊!」

小美人Tracy驚得發著抖,震着手道∶「你┅┅你┅┅不要┅┅不┅┅」

「知道驚慌了嗎?我說干什麽你就我的吩咐做!」我淫笑地道。

她對着鏡子點着頭又怯道∶「你┅┅想怎樣┅┅」

「好!低下頭望着地!保持着這個姿勢!嘿!嘿!」我看一看了腕錶,還有廿分鐘,下午班便要上課了,行動可要快點了!我將她的裙腳飛掀起來,迅速拉下僅包着陰部與屁眼的T字內褲!我立時從褲襠中掏出硬漲了的肉莖來,左手揩摸着她的陰戶!

我奸笑地問。「哈!哈!少許濕濕的,有點興奮吧?」「你┅┅想對我怎樣┅┅」她其實已經知道我的意圖了,還多口一問!

「臭婊!明知故問嗎! 你啊!」我執着刀的手順帶一扯她那把及肩的美髮!她當下失聲痛呼了開來!

「叫得太大聲了!想臉破血流嗎?臭 !」Tracy立即忍着痛喚的聲音,咬緊牙呻吟起來。

「嘿!嘿!很聽話啊!這才是嘛!我的大雞巴來啦!哈!哈!哈!哈!」我左手的手指離開她的陰穴,代替的是大雞巴的急速滑!「呀┅┅不難入啊┅┅嘿!你的性經驗也不少吧?淫娃!」我邪淫地頂着強悍的雞巴說著。

我收起小刀,隨即雙手抽起她膊上兩邊的衫履,向臂外一拉一分,將領口褪到下她的半臂位置!這時她的整個背部都裸露我的眼前!

「賤格!乳罩也不帶上,很挺嗎?待我 殘它吧!嘿!嘿!」我將胸膛壓在她輕柔而雪白的背上,雙手分從她腋下繞到前胸乳上用力按摸!

「啊┅┅痛啊!細力點┅┅求你┅┅呀┅┅呀┅┅不┅┅」我開始用飛船在海中濺浪的動作激騰着!一下的重重深墜帶上另一記燕雀乍飛的抽離!我像男舞者驅動着女舞者的旋渦舞姿,將她身體發條得無以復加的震蕩!

「呀┅┅停┅┅呀┅┅很┅┅痛┅┅辛┅┅苦┅┅停┅┅呀」她唱出呻吟的哀怨旋律!我那會理會她如臨地獄的感受啊!

腦內舒泰着插動的美妙!神經接觸到狂喜的快慰!整個人自顧自的猛操猛干,還有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哩!我拚命的狂插狂拔足有百餘下,這十來分鐘的施暴中,沒有分秒是稍為緩頓下來的!她不斷從口中冒出 呀! 呀! 呀! 呀的急促氣喘的聲音,使我更幹得全力以赴,做到最奸為止!

「唷!我唏┅┅啊┅┅啊┅┅死吧┅┅淫娃┅┅賤貨┅┅臭婊!」

最後一句如癲牛狂 的喝罵後,我的龜頭怒抖狂擺!瞬息間就將狂熱的白槳盡噴在她的 穴中!「速奸」的行為完成了!

我發泄完獸慾後,離開她的身子道∶「嘿!嘿!算你合作吧!現在我先離開,臭婊!整理衣服呀,看你這副德性,多淫賤!嘿!嘿!」我輕鬆地吹了一下口哨,先略為打開洗手間的大門,看清沒有旁人後,雙手將頭罩扯下,就幾個箭步朝西翼的學校後門走去了!

讀者們覺得我這麽快就對待她完了嗎?嘿!還有「緩奸」呀!哈!哈!我不會那麽輕易就放過Tracy的!

我走出學校的大門,便逕自向Tracy在碧浪灣的家前進,當然啦!在我多日來暗中的跟蹤追查,知道她的老宅在哪裡不是奇事吧?

碧浪灣離市區不遠,但環境很清靜,對着一望無際的海洋,是酷愛大自然的人所喜住的安樂居!沙灘上兩旁都是依山而築的中等與高尚住宅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