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面奸魔少年事件

由於是初奸的關係,緊張的心情加上熱熾的血液沸騰着!很快,第一次的高潮就迅速蔓展到全身了!我也不加以抑制,下身就抽搐了幾下,精槳飛噴在少女的體內!「啊!啊!太美妙了!強姦原來是這樣爽的!臭婊!給我奸得很痛吧!」我就伏在她軟柔的身子上喘息了一陣子!

由於累積了幾個星期的姦淫慾望,我的話兒瞬即又硬勃起來!停留在少女體內的那棵熱棒再次滾燙!「嘻!嘻!你的 道感覺我的雞巴又硬起來了嗎?又來 啊!」話語之間,我瘋狂的奔馳起來,只是一下接一下的插弄,已不能滿足我的激烈性需求!我當下拉開她的纏口膠布,一口就強吻下她極富挑逗的小唇!然後雙手壓 着她的乳房,五指不斷鬆緊遊動!

小娃子身體的上、中、下各部份都受着我的撞擊!使她每一寸的神經也遭受到前所未有的蹂躪感覺!我現在每一下的抽插都是用上最重的力度!雙手將她的乳房 得完全通紅,指印累累!她的嘴雖重獲自由,但悲慘的痛吟聲卻不能盡情地傾訴,只能透過我的口腔經由我頭臚共鳴而出!

這種種極度的性虐之樂,使我緊緊地攬抱着她的纖美胴體!再度發射我梅開二度的精液!我發泄完了後,就將她的嘴封回膠布,然後擁着她睡了一會兒!自私的我一旦喚醒過來,當然不會給少女有好的日子過着!「嘿!嘿!快快醒過來!淫娃!」我抽着少女那把秀極了的長發!

「大小姐!我要肛奸喇!也就是 屁眼啊?你不知是怎樣的嗎?很好玩唷!嘻!嘻!像屙屎一般暢快!嘻!嘻!嘻!嘻!」我說著將她雙手綁繩解開,現在的她真的連半點柔絲氣力也蕩然無存!「趴着!」我將她整個人伏轉過來,她全身這刻發著極嚴重的抖顫,頭猛力在搖擺!我從她轉身前的眼神中,可以知道她正在苦苦哀求我!放過她?我會嗎?

「哈!哈!你叫我奸了兩次就停手不幹?我一晚要來五次才能滿足的啊?嘻!嘻!」我將大雞巴慢慢地塗上潤滑液,也順便將她的小菊花抹上了!我不用手指試挖着她的肛門,嘿!我要用硬如鐵棒的陰莖強硬地闖入這桀敖不馴的蠻荒之地!

「來啦!小美媚!」我挺着雞巴, 着她的屁股,龜頭剛貼着幼嫩的菊花面,就興奮得雙手暴 起來!「嗟!破肛!呀┅┅」我的龜頭好像遇到了銅牆鐵壁一般,只能 得幾厘米!楚筠的軀體就痛得雙手也支持不住,整個人疾風般仆下去,我的雞巴突然失去支柱,身子道也隨勢滾跌!

「媽的!你這臭肛防衛森嚴呢!我看是不是進不得!入不能!臭 !」我狂怒暴抽她後腦長發提起她來,雙膝跪壓着她的小腿,使她整個人再度趴起來!

「再破!臭婊!」我暗喝一聲!(當然以上一切的呼 聲音都是壓着嗓子的!給人聽到就乖乖不得了!)「你越難破,我的雞巴就愈發硬!看我的雞巴尖矛利害還是你的 盾厚軔?臭 !」我又壓叫一聲,這次我用腰子上下發力撬動着,再配合龜頭前插,果然給我奮力 進一步!少女狂震!狂泣!

「嘿!嘿!這次你就算像打風般也甩不得我的雞巴啊!嘻!嘻!全根 入羅!我唏┅┅」我將雞巴重重的深入洞中,破肛的大業終於完成了!而她!天!竟然在我入盡的剎那暈厥了!我賞她耳光、抽她的髮根,她也是不醒過來!

「臭奶!這般虛弱!呸!沒用的傢伙!太沒意思了!」我唯有將她的身體當作洩慾的工具看待,盡情的作最後的衝刺!

看看腕錶也差不多時間要離去了,我將她捆紮起來使她不能動彈,不能呼叫!自然明早就會有人發現她的慘況!之後我沿着水渠走回車房處,再綣伏在賓士的車尾箱後,六點的時刻終於來到了,我壓注賭上的最後一鋪,看也是不是開准?

太好了!果然不出所料,車子載着那老太到半山的公園晨運去了,車子一停下,我就悄悄的離去!

哈!哈!哈!張楚筠這半步不出閨門的豪門爛婊子,還不是給我先破處、後爆肛嗎?我看着艷極了的朝陽發著狂莽的笑,嘿!我誓要奸盡人間美女!

II《次奸》

第一次成功了,就不無第二次的出現!之後便是第三次、第四次┅┅嘿!嘿!體內流淌着瘋狂虐奸血液的我,一旦開始了奸暴性的行為,就不會軟下手來!

我強姦了貴族少女張楚筠後的第三天,班上一向消息靈通的David周好像在今天早上收到了消息,大清早就在校內秘傳着聞名區校的校花張楚筠出了事!

剛上完第三節課,他趁十多分鐘的空隙餘閑,立刻與我熱切地談論着,只見他陰乾地輕笑,並且不懷好意地詢問着我∶「嘿!名校校花張楚筠被人凄凄慘慘的姦汙了啦,嘿!是你這淫魔狠狠乾的一票吧?」

我當然不會被他三言兩語就會和盤托出底蘊,立時故作驚奇地回答∶「媽的?怎會是我!那娃兒竟給人先下手操了?誰個淫徒這般了得?」

David仍不置信地注視着我的面道∶「聽說下手乾的傢伙年青得很, 着鳥面,但卻自稱是聖萊路士校內的學生!嘿!相信才怪呀?豈有自暴身份端倪的?我這麽蠢也不會說!唏!那傢伙竟能在半夜時份里,偷進小美人的閨房,唧!唧!然後施以奸暴!操媽的!果然有天大的本事!」

我邪笑地說∶「那小美人不就被人開了瓜嗎?嘿!」

David附和着淫淫吃笑∶「這個當然!那蒙面的傢伙對小處女施暴的手段┅┅唧!唧!還很冷血耶!唉!那卑鄙的淫魔對付人見人愛的小美人竟拳打腳踢、五花大綁!好像還嫌不夠,要插屁眼呢!嗚!可憐!可憐!真是┅┅很禽獸啊!如果是我,會對她挺溫柔的!」

我扮作極端憤怒,手向木台大力一拍∶「好傢夥!操媽的!這事應該由我來做,我雖然粗魯,但也懂溫柔點兒的啊!」

頓了一頓,我試探地問道∶「你怎麽這般清清楚楚?好像在現場似的!嘿!不成是你乾的?」我乘機向他反咬了一口。

David周悄悄地答∶「說笑!我那裡有這膽量,你那愛奴Amy,人盡可夫,我也不敢亂來!嘿!說開就全講給你聽吧,張楚筠家裡的其中一名保安人員,我是認識的!」

我繼續奸笑∶「照啊!那不就是了,你們伙倆裡應外合,不就事半功倍嗎?」

David周聞言一拳輕打在我的肚腹上道∶「不要亂說打逛!」

我笑着續問∶「張家有否報案?」

David吱的一聲笑噴出來∶「蠢材!當然沒有啦!醜事揚千里嘛!他們自顧私家偵探密查當中,還有令人動心的賞格啊!」

我不自覺地嘴角泛起了一絲輕輕的冷笑!

David周竟看在眼內,只聽他細聲地朝我耳邊訴說∶「不要裝蒜了!我的淫魔Tom,你不是向John詳細問過美人豪宅的情況嗎?嘻!嘻!老實招來吧!我可不會因錢賞而拆穿你唷!」

我不動聲色∶「問了John又怎樣?我本來的確有意將那小美媚弄上手,然後好好的把玩!但她家宅防衛森嚴,總是想不出辦法來,呸!現在倒給人家行先一着啦!」我緊握着拳頭,詐作咬牙切齒不忿的模樣!

David周雖然年輕,但卻老奸巨滑∶「嘿!嘿!Tom!你嘴挺硬?你不知自己的慣性行為露出了破綻嗎?嘻!嘻!你 頭 腦人家當然就不知你是誰?我嘛!見微知着!嘻!嘻!你的性愛技倆我倒是一清二楚的!嘿!嘿!」

我瞪着他生得猥穢的面孔道∶「你在胡說什麽?」

David周繼續嘿嘿的裂着嘴,一邊瞟着在另一角嬉玩的放蕩Amy,一邊陰笑∶「你記不起唷,第一次怎樣征服Amy呀?」我不答他,David周自顧地說∶「這是Amy自己老老實實的說給我聽啊┅┅嘿!嘿!那一次┅┅嘿!嘿!」

*** *** ***

那一次事件是這樣子的∶

Amy算是全校最冶艷的女學生,十五、六歲的小小年紀,那雙乳房就能在沒有胸圍薦托的情況下,將襯衫的胸部位置挺得滿滿高漲,像放了兩個尖錐的大雪 筒似的,你說厲不厲害!棒不棒!尤其是她不戴乳罩的時候,在襯衫下約隱約現的兩個紅提子,就若馬路上的紅燈,教你不能不注意、不得不注視!

哼!這個潑盪的小淫娃,對她趨之若 的男孩真的大不乏人,終日有男相伴相偕!她平日就將肉體的表面,聒不知恥又慷概地讓那一群淫蠅男生撫摸掂玩!肉體的深處就卻留給一個送錢給她揮霍,面容像馬面,又乾又癟的,叫作錢大豪的有錢富家子弟所嬉弄!

我最煞是喜歡這些放蕩與性感混而為一的尤物,Amy是我班的學生,我本以為近水樓台先得月,我就憑着高大英俊的樣貌,曾試圖多次親慝地接近Amy,以為可以先取其芳心,後奪其貞操!嘿!

豈知這臭婊子卻對我不瞅不睬,真使我火上加油!我體內的暴力因子又怎可容納這種悶屈之氣呢?我決定要將這小賤貨用暴力來個卑劣的污辱殆盡!

終於在兩個月前的一個下午,我跟蹤Amy返回她空無一人的家裡,她剛開啟大門的一剎那,敞開白襯衫,露出結實胸膛肌肉的我,當下 上了白色冷帽,彪身上前,將Amy猛推入屋內!

Amy給我整個人撞伏在柚木地板上, 下夾着的書本,就「蓬」的一聲散落一地!她哎唷的撐着手,欲轉身驚叫的時候,我身電閃,前俯壓在她的身子上,用透明闊邊膠紙封着她的口部,使她發不得任何聲音!

我雙膝夾着她的嬌軀,兩手按着她抖動的雙臂,現在Amy連動也不能動!我先給她一點兒教訓,右手在她紅潤的臉上,左右開弓,摑了幾個大大的耳光,我跟着冷冷地道∶「嘿!嘿!不要再莽動!臭婊!知道嗎?再掙扎的話,嘿!嘿!」我用極冷酷而陰森的語氣再說∶「我 着你的小頸,讓你吸不到空氣,整塊面紫漲着,然後痛苦地窒息而死!好嗎?賤人!嘿!嘿!嘿!」

Amy遭受了毒打,又給我一番說話所恐嚇,眼裡露出驚惶已極的神色!

「嘿!嘿!你肯乖乖的,我就溫柔一點對待你!聽懂的,就點頭!」我還不曾說完,Amy就已等不及待地點着小頭!

「這樣就應允了嗎?你不知我想怎樣啊?我要強姦你這小賤人!你反不反抗?」我用邪穢的目光看着她道。

Amy竟即時搖頭示意不作任何反抗!

我看她可憐巴巴的模樣就笑了開來∶「好!我撕開了你的封口膠布,你會嚷嗎?嘿!嘿!不會亂叫的話,就再點一點頭啊!」

Amy這小羔羊可真聽教聽話,立即又低頭頷首。

我目露凶光的說∶「你倘若發出丁點叫聲的話,我立刻宰了你!嘿!嘿!當然啦!呻吟是可以的,嘻┅┅嘻┅┅」我見她這般馴順,就去掉了她口上的透明膠貼,Amy的口重獲自由,就大口大口呼吸起來,胸脯如浪一起一伏,瞧得我心癢起來!

我唧唧地淫唱∶「看你這臭婊,校服的襯衫也不穿好,竟然四顆鈕兒不扣上!唧!唧!唧!誰教會你這般淫賤放任唷,唧!唧!趐胸半露,真引死人啦!」我的手離開她的雙肩,手執着敞開的襯衫兩邊,當下暴喝∶「開!」大力地向兩邊一撕一掰,整件又雪白又燙得貼服的襯衫就給我暴力的拉裂開來,下面的幾個鈕扣在爆開時逐顆脫飛的情景,真爽!Amy給我弄得長呀了一聲,語音卻極其淫蕩!

「哈!哈!哈!哈!小淫娃今天竟帶了無肩帶的黑色胸罩?嘻!嘻!平日在拉開的襯衫口就窺慣了,看得人心癢手癢,挺得話兒堅堅硬硬!哈!哈!」我暫時不將她的黑乳罩除去,用手慢慢撫摸輕掏,小賤人給我弄得嘴裡叫春!

我手裡一下重重的 着她的大乳子,Amy痛得整個人彈了上來,我就一手扯着她泄了褐色的短髮,隨用左手撕下她的黑胸罩!「哈!哈!你以為我是錢大豪嗎?和你普通的做愛?受點折磨吧!嘻!嘻!」

我幾曾得見那裸露的白白乳子,當下少年洶湧的獸性畢呈,當下雙手化爪撲下肉峰,頻以 揉搓磨四招倒來覆去的使勁運用!「哈!哈!哈!媽的!臭奶子這般柔軟如綿,很好 啊!」手裡搓得淫興盡發,隨即俯身狂貼下她令人不吻不快的臉龐上!

Amy稍為舞動了頭,但兩下子就不動了,任由我隔着面套瘋狂地啜吻着!

「這才乖嘛!哼!真不過癮,不能用舌!下次應該用嘴裡開着孔的面套蒙面!媽的!」我吻夠了,就仰起上半身。

Amy這時半眯着眼,方才給我吻得喘不過氣來的神態實是誘人,只聽她竟斷續地說∶「你┅┅是┅┅啊!這校徽!┅┅啊!你是我校的┅┅」我忘掉了仍穿着校服的,我低頭看了看敞着胸的白襯衫上口袋的徽號,真是百密一疏!

「嘿!嘿!是又怎樣?學校里上千個男生!你能認出我嗎?不要說廢話了!臭 !哈!哈!給我干吧!」說著便將她短極了的校裙突然掀起來。

「嘿!淫賤!校裙像迷你裙般短,竟過得訓導主任的一關!看來你和他也有一手吧!呸!裙短得露出底來,隨時想給人上馬操嗎?賤婊子!」我隨說隨用左手猛扯下黑色的三角小褲,立時濃密的陰毛顯在眼前!

「嘿!小小年紀,就已發育完全,真是天生的娼婦!哼!挺濕啊!這麽多淫水,不愧是全校的第一淫娃!嘿!嘿!」

「啊┅┅不要┅┅不┅┅你┅┅」我沒有聽錯吧!淫娃蕩婦的Amy竟說「不」!我興沖沖得將她的小腹飽以老拳!

「嘩!┅┅呀┅┅哇!哇!很痛!」她痛苦地叫喚出來。

「嘿!嘿!痛嗎!你不痛死、我不樂死!明白嗎!臭 !」

「嘿!給那馬面小子你就樂嗎?看!老子六寸大 !還是中學生的年紀!已很巨大吧!比那臭小子可要大上兩倍哩!你給我 過,就不會說不喇!以後嚷着要我操呢!嘿!嘿!來爽爽吧!」我邊說邊陶出大雞巴來,現在我全身緊壓Amy的身體,那話兒很順利就插入那賤人的濕 穴了!

我露在蒙面套外的雙眼與她的兩眸相距不過兩寸!我狠狠瞪着她那些微泛着淚光的眼睛,淫聲細語地道∶「完全 進啦!真暢舒,很過癮!噢!那麽濕潤,你也是很想我強姦吧!嘻!嘻!」我說著用雙手徐徐支起上半身來,準備開始下一步凌厲的襲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