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社續集-裂變

作者:{大臉貓}

(上)

汽車開的很快,卻又很慢,司機和老闆為了多賺一些錢,總是不停的開開停停,我也在這快慢相間的節奏中昏昏欲睡。

可是,我的下體卻一直處於一種酥麻的狀態之中,因為昨天晚上在茶社的消魂,讓我的身心產生了微醉的感覺,心裡好像很平靜,身體卻一直處於這種亢奮的狀態中。

我以前很喜歡口交的,可每次對方給我的感覺總是不是很理想,和有的書上的描寫總有出入,可是經過茶社的經歷,我對這種性愛方式的感覺發生了質的改變。那種偷歡似的,包圍著的,吮吸著的甜美感覺就這樣伴隨我度過了一夜,並且這種感覺也帶到了第二天,並且是在車上,我依然能強烈的感受到那種蝕骨的快感。

到了出差地的賓館,我安頓下來之後,急忙把公事辦完,因為這樣我才能早點回家。可是當天是回不了了,我只有耐心的住下來,心裡在琢磨著怎樣給她信息,讓她知道我真的很喜歡她,喜歡她為我做的一切。

我想了很久,還是決定給她電話,反正她現在也是一個人,電話聯繫是沒有什麼問題的。我用手機撥通了她家裡的電話,她好像已經睡下,朦朦朧朧就接了我的電話,她很驚奇我在外地出差,好像有點嗔怒的怪我怎麼不告訴她,我微笑回答說,你難道不喜歡驚奇嗎。

接著說了一通無聊的廢話,我就直接對她說,我想我在明天回來的時候首先先見到你,可能是因為我說的首先想見到她的原因,她只是簡單的猶豫了一下,就答應了我,我說了我回去的大約時間,並說了我會在某個賓館等她。然後我掛了電話,便在非常不平靜的狀態之中昏昏睡去。

回去的車好像開的很慢,我觀察不到在回來行程中發生的一切有趣的事情,就在急切的心情中回到了我生活和居住並工作的地方。

可能在這樣的過程中我還有其他的想法,hhhbook.com可我依稀只記得很想早點見到他,我沒有回家,在賓館開了房,給她去了電話,就開始靜靜的等待她的到來。

早春的白天不是很長,我在黃昏時,聽到了敲門的聲音,在這不急不慢的敲門聲中,我的心一下子變的潮濕,身體也隨著變的僵直起來。不過我還是很快的開了門。

此時,她就站在門外,咖啡的套裝和紫色的襯衣,還是那麼協調和令人迷醉的裝束,我又聞到了一股熟悉的夏奈爾的香水味道。她微笑著把臉微紅著,我在昏昏然中把她客氣的拉了進來。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客氣,又為什麼要拉著她的手進來,只是感覺我這樣做可能是感激她的到來,也表達了一種親密。

無語中,我靜靜的看著她,她也不時的用眼角看著我,那不是一種大膽的目光,可就是在這種欲說還休的眼光中,我感受到了一種成熟女人的味道,混合著夏奈爾的香味把我包裹著,我忽然的想,這種眼光是做作的還是自然的,可能是自然的成分多些,我打消了對她故意做作的想法,在她盼顧的目光中,我的心裡忽然就有了一種火焰,那種突如其來的火焰激發著我,我輕輕的來到她的面前,扶著她肩,隨身坐到她的身邊,就感覺到了一種溫熱。

我低聲說:「你想我嗎?」

她淺笑了問我,「你想我了嗎?」

我被這種純情且帶有挑逗意味的話語再次激發,我的心變的更加潮濕,還有一種微微顫抖的感覺,在這樣的感覺裡,我抱住了她,我沒有回答她,只是輕的吻她的發。

她微微的轉過身來。用朦朧的目光看著我說:「告訴我呀,你想我沒有?」

我把她的頭攬向懷裡,輕輕的在她的耳邊說:「想了,好想。」

她歎息似的再問我,「你那裡想我了?」

我的心潮濕的感覺好像被哄干了,有種激情蕩漾起來,我依然輕輕把她的手握著放到我的胸口,說:「心裡想。」

接著握著她的手輕輕在我的身體上遊走,到了小腹處,她的手遲疑了一下,我還是把她的手拖向了我的雙腿之間,她的手立刻伸展了開來,軟軟的覆蓋了那裡,我再次在她的耳邊輕輕說道:「還有這裡。」

賓館的燈光剎那間變的昏黃迷離起來,我好像回到了茶社,激情在雙腿之間串了上去,我的塵根就在她的手中勃發壯大起來。她還是用輕輕的幽怨的歎息回答了我,並用軟軟的手輕輕的握了一下那條塵根,隨即變把手移開,用雙手圍繞了我的腰了,身體也側轉著緊貼了我。

我的左肋被她的軟挺的乳頂的麻酥了起來。床前燈的光柔柔的順著她的臉舒緩的瀉了過來,她的臉在昏黃的燈光裡變的更加柔和,紅唇如水濕了一般,潤潤的微開著,把臉面對了我。

在暗紅的唇色中,我的激情被一股柔情替代,我慢慢的移動我的臉,靠近她在燈光裡愈發性感的臉,輕輕的用我的唇觸碰了她的眉,滑過她的眼睛,在她的小巧挺翹的鼻子停留了,用濕熱的舌順著鼻翼舔著,在她的唇邊,我呼吸到了一股如蘭的氣息,從她的唇裡縷縷散發出來,我呼吸著,微微的嘴了,便把唇輕輕的蓋著了她的紅唇。

我的舌尖滑入她的唇裡,輕輕的在她的唇的內側的逗弄,如蘭的香味越來越重,忽然我就吮住了她的丁香,那是靈動的、滑爽的她的舌。我們的舌就這樣交織了在一起,她的吸力也逐漸的大了起來,不時也進入我的口中,與我來回的吮吸著。

在交織中,我感覺她摟著我腰的雙手,漸漸的緊圍了我,我閉上了眼睛,享受她的親吻,感受她逐漸粗重的呼吸。我不僅用雙手在她的柔軟的後背上輕輕的撫摩著,滑過她的腰肢,順著她突然往外隆起的臀上撫去。

潮濕、迷離、混暗、甜香混合著喘息,一切都在暗示著我們並鼓勵激盪著我們,雙方的投入和沒有顧忌的親吻和撫摩,讓她的身體和我的身體變的焦躁不安起來,在焦躁中她的身體變的柔軟起來。

我感覺已不能再等待了,因為我再她柔軟的身體裡分明感覺到了一種渴望。我的手滑上來,再她微微閉著的眼神裡,褪去她的外衣。

我用手撫摩著她裹著身體的絲質的襯衣,滑爽的感覺透過我的掌心傳入我的心裡,我的心也隨著滑潤了起來。

絲質的衣服應該就是這樣的女人穿的。我把她輕輕放倒在床上,我依然在親吻著她,就著燈光,我的一條腿就放在了她的雙腿之間,隨著我的親吻,我的腿貼近了她的雙腿之間的最深處。我的膝蓋腿面處分明感覺到她的雙腿之間傳來的濕熱,我有變的激昂起來,雙手就在激昂裡把她的絲質的內衣褪了下去。

呈現在我眼前的是鮮活生動的軟體,在從頭頂上方斜著照射過來的燈光把她身體的美妙一覽無餘的給了我興奮的視覺,起伏的身軀上有隆起的乳、平坦的小腹、陷落下去的森谷和飽滿有力的大腿,肉紅色的乳頭點綴著雪白的乳,茂盛的黑色覆蓋著微突的恥骨和下陷的肉谷上,簡單的黑色和肉紅色以及象牙白,卻給了我劇烈的視覺衝擊。

她的小腹在微微上下起伏,乳也跟著蕩漾起來,紅色的唇在燈光裡變的有點紫色,讓她裸露的身體隨之性感起來。她微微張開的小嘴壓抑著呼吸,我感覺她在掩飾慾望,正是這樣的香艷,讓我迅速的進入一種亢奮狀態,我有了一種想吮吸、想撫摩、想進入的感覺。

我對自己說,我要好好享受,我也知道,她一定會運用她的成熟和技巧讓我快樂的。我對做愛有種理解,那就是要雙方都投入和付出了,才會滿足和快樂。我沒有把她當作獵物,我只把她當作一個可愛的、靈動的、感性的、成熟的的女人靠近了。

我的手輕輕撫過她的發,用拇指在她的眼簾上停留,隨著我的觸摸,她的臉靠近了我的手掌,好像在感覺我帶給她的溫情。手在輕輕移動,她的頭也側向我的手掌,紅唇也微微張開了,把我的手掌用她火熱的舌尖舔吸了,我看著她張開的紅唇,感覺象盛開的性器,便把食指滑入了她的唇裡。

就在食指滑入的一瞬間,她用紅唇裹了我的指,前後移動了吮吸。我被這劇烈的暗示刺激了性的敏感,塵根劇烈的勃動著,火熱的感覺從小腹處升騰起來,我的另一隻手就握住了她的乳。

盈盈一握的乳,是我的最愛,那種太大的,我總覺得是做種或者是做雞才有的,所以我愛憐的開始愛撫她的乳,我只是輕輕的在四周來回愛撫,肉紅色的乳頭也隨著我的愛撫在左右上下的動著,隨著我的撫摩,我感覺她身體也開始顫抖了起來,乳頭變的漲大挺立起來,身體上的皮膚上也立起了一個個肉粒。

我的頭俯了下去,嗅吸著她的耳根,我又忽然迷醉在她從耳跟散發出來了香水裡。我用濕潤的舌尖輕輕的舔吸她的耳垂,她的頭微微的移動了,好像是在感受和呼應我給她的快感。

我深深的把頭和唇埋進她的脖彎裡,依然用舌尖在上下舔吸吮弄,漸漸我的頭往她的胸滑過去,而她就隨著我的滑動方向把乳頂了上去,在迎接我火熱唇的到來。

我用握著她乳的手,把她的乳頭揉捏著更加挺立起來,我便用唇含住了她的乳頭。硬立的、柔軟的乳頭在我的嘴裡,被我用舌頭吮吸著。我用雙手把自己身體撐起,我的嘴唇不時的變換著位置吮吸她的雙乳。

在我的吮吸裡,我感覺她很喜歡我這樣做,她的呼吸開始粗重起來,不過還是有點壓抑,漸漸的她的身體擺動了起來,她的手指滑上赤裸的上身,用修剪過了指甲不斷刮弄我的乳頭,電流般的感覺就在乳頭處蕩漾了開來。

(中)

我不禁在電流一般的感覺中把身體從胸脯處往上弓了起來,很快的我又伏下身體,感受她的指甲和指肚從我的乳頭上帶來的快樂。在起起伏伏中,我的性感一次被一次往上抬高。

我讚歎她的手法,也讚歎她的技巧和善解人意,她不僅是一個美麗的女人,更是一個很好的對手,在相互的逗弄中,我們都向征服對方,都想挑逗對方,我們在去極樂天堂的路上,不厭其煩相互愛撫著。

指甲在下滑,我的小腹上有了溫熱的手掌,她柔軟的手掌在小腹上來回的愛撫,漸漸地她的手掌變的火熱起來,我的身體也隨著小腹的火熱開始變的有力起來,我在期待著她的手,去撫摩我的塵根,焚心的感覺從我的雙腿之間折磨著我的大腦和意識。

她在漫漫的愛撫著,手卻不往下,她知道故意的停留會帶給我更多的期待和無窮的慾望。在我的期望中,我的臀開始往她手掌的方向挺去。

在她用手掌隔著我的短褲撫上我的塵根的瞬間,我向被什麼尖銳的東西擊中了一般,我不僅快樂的呻吟了起來,臀也隨著她手掌的撫摩輕輕擺動起來。火的熱、急的喘、嬌的吟和黃的燈光,侵襲著我們的感官,一切都在模糊的狀態中,意識和慾望卻又是那麼清晰。

我不能忍受她的手掌和嬌吟給我帶來的強烈渴望,我的塵根擺脫了她,她的手迷茫的停留的空中,好像在問自己做錯了什麼讓我就這樣離開她的愛撫。我沒有解釋,我的身體卻向下移動,嘴唇也悄悄的往她的身體下面滑落。

她就意識到我要做什麼了,也輕輕的把手臂擺落在了潔白的床單上,好像是平靜的等待我更多的觸碰,我卻在她劇烈起伏的小腹和乳波中感受到了她內心的強烈動盪。

我的唇停留在她的小腹上,我的雙手停留在她的髖骨處,用拇指輕按她小腹在髖骨處的內陷,我的舌在她的小腹上來回的吮吸著,用舌尖輕輕的舔吸她的臍眼。

在我不斷移動頭部的間隙,我的下巴不斷地接觸了她的恥骨和硬而柔軟的毛發。很快她的臀不安的扭動起來,雖然只是壓抑著的淺擺,我卻從她的擺動中呼吸到了從她雙腿之間發出來的女人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