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石頭記

一個多星期前,台灣網友「欣華」繼還在連載中的《酒女生涯》後,再寄來這篇作品,真的非常感謝她!各位慢賞了…… 🙂

如果有朋友想轉載這篇作品,請保留此段或注明轉載自搜性情色小說,謝謝!- 搜性者 2015.08.01

作者:欣華

1, 頑石問世

永森銀行外匯部季美芬經理,女性,45歲,是該銀行創辦人季志雄的女兒,夫婿是陽明大學財經系的教授趙祥洲,桃李滿天下,育有一女芳名趙翔娟,一家多金和樂美滿。

這幾天,國際局勢平穩,油價看空,股市安定,美金持平,外匯部比較輕鬆,美芬在辦公室也有些清閒,心中還在回想,上星期在金球高爾夫球隊月賽中,幾乎擊出一桿進洞那驚險瞬間,隊友及桿弟驚呼聲中,在距洞口一寸處停住,好可惜呵。

晴夫霹靂,噩耗從電話傳來,老公在五股某汽車旅館中發生心肌梗塞意外,送醫急救中,美芬趕到醫院,雖然人被救回來,但趙教授已是意識模糊,接近植物人狀態。

經查趙某是在性交中心肌梗塞,很快找到逃走的女性友人,是校中一位姓高的未婚女性職員,因發生性行為過於激烈,導致心肌梗塞,全案偵結。。

趙教授在三個星期後坐著輪椅出院,情況依然不隹,變成痴呆,連大小便都不禁,只得僱請專人在家照顧,家中突然有些冷清,訪客減少,倒是列年學生弟子來探望老師的人數還不少。

其中學生黃介中除了是趙教授弟子外,還是美芬銀行中的職員,而且還是外匯部理財專員,平日銀行在職員面前都叫美芬為季經理,但只有黃介中一人時,常直稱呼美芬為『師母』,幾次糾正也改不了口。

恩愛夫妻突然一方成殘,即使老公不夠忠實,惹花拈草身亡,但到底結髮廿年,恩情難捨,想起老公病前點滴,還是不斷悲從中來,親情難捨,這一天是星期日,學生們結伴前來看望老師時,美芬恰巧在家,談到老師病前一些瑣事,美芬突然悲從中來,突然呼吸停止,暈到在地,現場無人知曉CPR術,大家都慌了手腳,只有前學生黃介中職員鎮靜搶救,一方面叫人趕緊撥打119,另一方面解開美芬頸部衣裳,俯下身對她做口對口呼吸急救,一會兒美芬悠悠醒轉,這時119救護車也到了,改以氧氣罩呼吸,緊急轉送自家醫院。

其實美芬昏倒停止呼吸僅短暫瞬間,她昏倒原因一則固然是因丈夫突然變成重度殘障,而悲痛不已,另一個原因是老公外遇偷吃,在外暈倒導致腦昏迷不醒,氣忿不過,一時停止呼吸,在黃介中做呼吸急救時,很快就醒了過來,只是感到黃介中的口對口,一陣男性陽氣吹入口內,久旱逢甘霖,特別舒爽,將錯就錯繼續昏迷在他懷中,但沒睜眼睛,根本不知他是誰,只是感到強壯有力的雙臂,溫暖的体溫,抱著很舒適而已。

在更換接氧氣面罩時,微一睜眼,才知是他。

自此以後,美芬對他寵信有加,且調他專管VIP外匯專門業務,hhhbook.com這樣一來他在銀行中職等提高,收入增加,也分配到專用停車位,而且擠身中等行員職務,在銀行中仍對美芬敬奉以弟子禮。

美芬盛年多金,形同孀居,自然有不少垂涎之客,惜找不到晉身之徑,只有黃介中既是她的屬員又是病夫的弟子,自是每日見面,商量公務時,美芬Channel 5香水很是誘人,難免耳鬢廝磨,日久養成互有好感,而且老公形同廢人,閨房空虛,美芬又逢狼虎之年,心有暗戀,但二人年齡有廿餘歲之差距,地位又不等,互不敢跨越雷池一步。

有一天美芬在辦公室中,正好無事,有一些起情,心中正想著介中,正好介中拿了一份文件進來請示,美芬與他正面對面站著,非常靠近,美芬正好今天抹了有誘人香味的唇膏Induce,美芬非常渴望介中能給她深深一吻,介中似乎也感受到了,二人正好要進入狀況,美芬的秘書Ms 羅突然進來通報,她弟總經理到了。一切又歸零。

每次介中靠近美芬時,她都嗅到他身上總有一股甜甜的氣味,好像是洗髮水或沐浴乳,日久了美芬每天有些上癮似的,如果上班日,一天沒有看到他,或一天沒嗅到,就會有一些失落感,她知道自己已經在不可救葯地暗戀他了。

她也在一些時機給他一些暗示,可是別看他似乎平時聰明伶俐,但這件事他可像大觀園中,不會點頭的頑石,不知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美芬拿他沒輒。她決定那一天用大力打他頭頂一錘試試。

機會來了,今年三月十七日,星期日,適逢三十週年行慶,行中發起陽明山登山健行慶祝活動,令全省總行與各分行,由陽明公園入口廣場集合出發,到擎天崗山頂折返,中間又設立五個蓋印檢查點,全程往返,在每一點蓋印,回到原地,計算時間,男女各取一名,第一名可得日製豐田1600CC.汽車一輛,黃介中年青力壯,興趣勃勃,正好他是唯一的人,分到銀行專用停車位,但還不曾買車,所以他對這車,志在必得,美芬也在數百人列中,但她僅是參加,志不在奪標。她也仍然在數名領先小集合中。男生領先小集合也由黃介中領先他人甚多。二人奪標均儼然在望。

突然美芬腳下一滑,中暑暈了過去,不能行走,黃介中急忙上前,放棄了眼看即將到手的冠軍,經一番急救步驟,打開胸口衣物,用溼毛巾涼爽降溫,美芬才悠悠醒轉,但仍無法行走,介中背起了美芬,將美芬背到停車場,開美芬的車子,到石牌榮總醫院急診,美芬受到黃介中二次的救護,心中格外感激。在院中經X光檢查,僅中暑昏迷,醫生建議打一瓶點滴,補充水份即可出院。

美芬躺在急診室大病房打點滴時,一改往日在辦公室中的兇悍模樣,一付小女人姿態,躺在病床上嗯嗯嗨嗨,介中一直在床邊,握著師母的手安撫。

美芬近二個月來,三徑就荒,田園不存,飢渴已久,介中之撫摸,不禁由大腦中樞傳達到了子宮,引起了美芬的慾念,愈躺愈旺,起床、拔針,結帳,出院。

在車上,兩人經背駝、送醫、扶走等動作,皆是渾身是汗,美芬在車上,一直嗅到,小黃身上汗中的費洛蒙,久旱的陰道不禁一陣陣冒水,呼吸急促,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小黃將車緊急靠邊停下:

『師母妳怎麼啦?要不要我們回榮總去,到前面十字路我這就掉頭。』

『不!不必掉頭,到前面十字路左轉,我們去北投洗個溫泉』

新北投從日據時代開始,就是男人天堂溫泉樂園,現在女大男小,美芬這句話就是對小黃澈底的坦白與投降。

小黃想了一下,方向盤一下左打,往新北投開去,途中找了一家日式料理店用了一些簡餐,順便在一家西葯房買了一盒顆粒保險套,進入了一家富麗堂皇的浴室賓館。

進入賓館,男生去要了一間最豪華的客房,帶女生進入,女生亦不是初入此境,因為趙教授在以往,亦常攜眷來此洗浴,但沒到過這樣的豪華套房,只見得房中佈置溫暖,燈光明亮,豪華大床三邊圍以大小明鏡,天花亦鑲以大片明鏡,還有60吋巨大電視,最特別的,房中還有一隻奇型怪狀的木椅不知作用為何,正對大床有一面整片透明玻璃牆壁,可以看到盥洗大浴缸。二人在沙發上坐定,美芬尚在驚奇這房中如此怪異的設備,黃介中說:

『師母,謝謝妳邀請我陪妳來出浴,但學生有些下情要先向妳稟告,不知師母允許嗎?』

『小黃,你要講什麼?神秘稀稀,請說,』從上次在家中急救過美芬,她就暗戀著這位虎背熊腰年青的男性部屬,只是苦無機會,今天又在山上,又被他營救,(真的假的?)美芬在小黃背上,乳房壓在他脊骨上,胯下貼著小黃腰部,就情慾大動,經過小黃磨磳了一個多小時,美芬性慾不但沒有消退,反而進一步已非常衝動,

『小黃你要說什麼?』美芬有些情急。

『我很喜歡做愛,但是我有一些好癖,有些人受不太了,我怕師母不敢嘗試』美芬聽了有些好奇,點了一下頭

對小黃介命令似的說:『說說看,是什麼癖好』

『我的生殖器很巨大,但我做愛卻十分粗暴,一般小女人不太能忍受我的粗暴作風,』

『還有嗎?』

『做愛時我愛講粗話,如果斯斯文文就沒勁了』

『還有嗎?』

『打砲時,我是主人,妳是奴隸,必須服從主人命令』

『打完砲時呢』

『打完砲,妳是師母,我是弟子,妳是經理,我是專員』

『然後呢,一次試打後,以後由妳決定要不要維持關係』

『公平,我要試試』其實美芬心中十分忐忑,但小腹以下在鬧革命,只能硬了頭皮,答應一試。

小黃走到美芬坐的沙發前,示意美芬面對小黃起立,幫她

脫去了外衣,卸除了乳罩,這三個月來,首次有人握住她二粒38C的大乳房,也就聳立在他面前,他用雙手手心按住了乳頭,輕輕一轉,她就幾乎腳軟摔倒,好癢呵。

他低頭用嘴吸了她一粒乳頭,她乳頭發硬,一陣麻辣的電流,經心臟經過小腹,一直閃電似的刺激到子宮,美芬渾身縮成一團,他脫去了自己週身的衣物,一只巨大可佈的男性生殖器貼在她下腹,他扒下了美芬連褺褲在內的所有下衣,美芬感覺自已像一只被拔光羽毛的孔雀,自願地任人宰割,伸手把玩大屌,心中暗驚,這麼大一支,不知自已下身能不能撐開容納,進出時會疼痛嗎?美芬箭在弦上,不能容納也要亟亟一試,心中不免十分緊張。

黃介中把她抱在懷里,美芬以為他要站著做愛,誰知他抱著她走進了浴室,把她放在浴池邊上,旋開了泠熱清水喉調起溫度來,一會兒,他得認為水溫合適了,才讓美芬進入浴池,美芬覺得這個大個子男孩子,對女生粗中有細,甚為貼心,在池中美芬丟開了心中的傍徨,放開了數十年家教和學校及社會的教養,拋開了羞恥,除了熱烈的接吻外,又和介中互相大玩生殖器,她抓住介中的大屌,又是搓,又是捏,又是吸,玩得不亦樂乎,恨不得整根吞下肚子。介中則對她的陰蒂特有興趣,又摸、又搓、又壓,害得美芬陰道口一直出水。二人前戲了至少一、二十分鐘,介中看時機成熟,把美芬抱出浴池,美芬在他懷里,全身無力,任君擺布,真是“待兒扶起嬌無力,始是新承恩澤時” 。

介中將美芬放進了床邊那張椅子裡,美芬整個人就陷入椅子中,頭、手、腳各有支撐,雙手、雙腳都被銬牢,介中將她雙腳分開,椅子的關節,將她雙腳將近一字形的撐開,而且是單向活動節,只能打開不能回來,美芬的屄是唯一突出向前的器官,介中調整椅子的高度,使美芬的高度正好與介中的高度對齊,現在她全身能移動的器官只有頭部,她能低頭看到自己漲大凸出的陰蒂,還有抬頭看到天花板鏡中被綁的自己。心中有些恐佈,也有些好奇親愛的介中要如何Fuck自己。

他拿出了一條保險套把自已套好了,美芬是急了二、三小時,希望雨露承恩,介中儘早的插入,而他卻是不慌不忙,按部就規,一步步慢慢來,美芬在天花板鏡中看到介中可佈巨大的龜頭對準自己,要插入下面,不由向前一頂迎向前去,誰知身個手全被椅子綁住動彈不得,咦!介中的武器,它竟然撐開了陰道口,進了陰道,稍一用力,竟能在滑油的幫助下,直頂花心,介中就展開身手,站在椅子前面,長長短短,快快慢慢,深深淺淺地漫不經心,肏將起來,急如疾風,慢若餓豹,美芬感到保險套的顆粒一直在刮剌著她的陰道壁,一陣陣痠癢無比,美芬咬著自已下唇,鼻子中不由哼出聲來:

『啍!啍!嗯!嗯!啍!嗯!. . . . . . . .嗯!嗯!』

介中愈衝愈快,愈衝愈用力,一直觸動著花心。

美芬下半身,完全不能勳彈,一張濕透的屄,只能讓男生不停的蹂躪,她也只能看到自己陰道,被介中的大雞巴帶出体外有二寸長,再被推回體內,她胡言亂語大叫:

『哎!哎!哎呀!呀!. . . . . . . .哎!哎呀! . . . . . . . . 』

『哎!哎呀!要不好了. . . . . . 要!要肏死人了. . . . . . 』

『呀!不要肏. . .. . . . . . . 哎呀. . .哥哥呵!. . . . 再來. . . . 』

一陣狂風暴雨,美芬被肏的不成人形,披頭散髪,渾身大汗,高潮了不止一次。她平生第一次,遭受這樣一次被出力大肏,爽快得不得了,她愛死了這個男人。

他突然放慢了速度,凝結住了不動,表情緊張,美芬感到他們的大屌在陰道內射出了,美玲也同時生平第一次,一振一振排出了陰精,介中拔出了軟軟的大屌,把美芬放下了春凳。

美芬抱住了他用力的親吻,恨不得將他吞下肚中。

介中找了二塊白毛巾,二人各把臉上,身上的汗擦乾了,

介中與美芬準備上床休息,忽然看到周圍的鏡子中,出現了數以十計的自己裸体形像,在鏡中之鏡中更有數不清數量的裸男裸女的幻影,介中意氣突然暴漲,大屌一挺,又爬上了美芬的肚皮上,見屄就肏,大屌和她又結合在一起,殺得個難分難解,一直做到傍晚二人都累癱了,也餓扁了,才作罷休。

拔出來後,介中示意美芬把他的屌清潔一下,美芬抓起大屌用箸嘴細心地把介中的大屌,又是含、又是吸,硬把他雞巴舐的乾乾淨淨。

從此美芬愛死了小黃,每星期定要設法編出理由,在外幽會一至二次。

待續…請到下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