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與肉(超長篇經典亂倫)

過了一會,我們倆又摟抱著一起來到了洗浴間,坐在寬大浴盆裡,我把媽媽抱在懷裡,媽媽坐在我身上。豐腴、喧軟的豐臀緊緊壓著我的陰莖,我親吻著媽媽尖挺、圓翹的乳房,裹吮著熟透了葡萄似的乳頭手不老實地在媽媽的雙股間遊走著、撩撥著。媽媽咯咯地嬌笑著,扭擺著身體,任我愛撫著她。

「無忌,這幾個月想沒想媽媽?」「媽媽,你說呢?我天天都想早一點回到你身邊。」「小壞蛋,就會花言巧語,哄媽媽開心。」「才不是呢,媽媽,有這樣一個又美、又浪、又騷、又甜的媽媽在等著我,我怎能不想呢。」媽媽的紅了一下,嬌巧地一笑,略帶羞澀地說:「那,那你想什麼呢?」「我想媽媽豐腴的身姿、白嫩的皮肉、渾圓的大腿、尖挺的乳峰、迷人的美屄。我最想的就是和我的心肝媽媽摟抱在一起操我的心肝媽媽。」媽媽把羞紅的臉貼在我的臉上,吃吃嬌笑著:「小色鬼,就只想著操媽媽嗎?老實交待,上你姨媽家,是不是把姨媽也給操了?」我嚇了一跳,看著媽媽。

媽媽看著我害怕的樣子,親吻著我說:「寶貝兒子,你可真是風流種子,媽媽和你姨媽不知是哪輩子欠你的,我們姐妹倆都被你誘姦了。」媽媽無限嬌羞地問我:「乖兒子,你說,媽媽和姨媽比,你更喜歡誰?」我把媽媽摟在懷中,手不老實地揉捏著媽媽肥美喧軟的大屁股,笑嘻嘻地說:「我當然是喜歡媽媽了,我的寶貝媽媽又美、又浪、又騷、又甜,我恨不能天天把媽媽摟在懷中,天天操媽媽。」媽媽秀面羞得緋紅,把臉埋進我的懷中,吃吃嬌笑著說:「小色鬼,你就會甜言蜜語,姨媽長得比媽媽年輕,在姨媽的身上時是不是就把媽媽忘了。」「怎麼會呢?」我親吻著媽媽,柔聲細語地說:「我就是太愛媽媽了,才抑制不住自己,把姨媽給強姦了,媽媽,你和姨媽長得太像了,在姨媽的身上操姨媽的屄時,我就想著是在操媽媽的屄。」「乖兒子,媽媽沒有責怪你的意思,我是說你姨媽,長得美豔豐腴,又風流嬌豔,正是你喜歡的那種成熟的女人,再加上你英俊風流,我早就料到姨媽會成為你的情人的。」

我的陰莖又硬了起來,我把媽媽摟在懷裡,親吻著媽媽秀面,問:「媽媽,你想我嗎?這幾個月你把我忘了吧。」「這個小沒良心,」媽媽嬌嗔地輕輕用小手打了一下:「我天天都想著你,盼著你回來操媽媽。無忌,每次你趴在媽媽身上操媽媽的時候,媽媽都有一種亂倫禁忌的快感,每次都能被你操得欲仙欲死。每次媽媽都覺得你在媽媽身上,把陰莖插進我的陰道里時,我的陰道就是為你準備的,你的陰莖插在裡面嚴絲合縫的。」我把光溜溜的媽媽的摟在懷中,硬梆梆的陰莖壓在媽媽的豐腴、暄軟的屁股下。

過了一會,我們倆心醉神迷地從浴盆裡出來,緊緊抱在一起,我親吻著媽媽,媽媽丁香條般小巧的舌頭伸進我的嘴裡,攪動著。我的勃起的硬梆梆的陰莖在她的柔軟、平坦的小腹上。媽媽擡起一條腿盤在我的腰間,讓她的潤滑的、美麗的陰道口正對著我勃起的硬梆梆的陰莖,我抱著她肥碩的豐臀,身體向前一挺,媽媽的身體也向前挺著,只聽「噗滋」一聲,隨著媽媽的嬌叫,我的陰莖插進了媽媽那美豔、成熟、迷人的陰道里。媽媽緊緊摟著我的肩膀,用力向前挺送著身體,我一手摟著媽媽豐腴的腰肢,一手抱著媽媽暄軟、光潤、肥美的豐臀,陰莖用力在她的陰道里抽插,媽媽那緊緊的帶有褶皺的陰道內壁套擼著我的陰莖,小陰唇緊緊裹住我的陰莖。我們倆的舌頭碰撞著、糾纏著。我用力摟抱起媽媽,媽媽用她那豐腴的雙臂摟著我的脖子,把她健美的雙腿纏繞在我的腰間,陰道緊緊包裹著我的陰莖,滿頭的烏髮隨著我陰莖的衝擊在腦後飄揚。她滿面酡紅,嬌喘吁吁,斷斷續續地說:

「哦……小老公,親親寶貝,我愛你,大雞巴操小騷屄……哦…………」我摟抱著媽媽的豐臀,媽媽修長的雙腿緊緊纏繞在我的腰間,我的陰莖緊插在媽媽的陰道里,媽媽的陰道口緊緊包裹著我的陰莖,我把媽媽抱在懷中,陰莖插在她的陰道里,走出衛生間,來到客廳,把她放到沙發上,我站在沙發旁把媽媽的雙腿架在肩上,身子壓在她的身上,陰莖深深地插進她的陰道里,搖擺著屁股,陰莖在媽媽的陰道里研磨著,龜頭觸著陰道盡頭那團軟軟的、暖暖的肉。姨媽被我操得星目迷離,滿面酡紅,嬌喘吁吁,呻吟陣陣。

我的高中生活就是在媽媽美豔、豐腴、成熟、淫浪的肉體上度過的。放學後回到家中,只要媽媽在家,不管她在做什麼,我都要抱住她和她親熱一番,只要媽媽一個在家,每天傍晚,當我快放學時,媽媽就會脫得光溜溜的,準備洗澡水,在客廳裡等我,當我走進家門,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媽媽那雪白、光潤、豐腴的裸體,這時,我就會猛撲過去和媽媽摟抱在一起,手在她的周身任何一個部分撫摸著,嘴在她身上任意的部位吻舔著,媽媽嬌媚地輕笑著,和我推揉著,把身上的衣服脫得一幹二淨。這時,媽媽的陰道里早已流出滑潤的淫液,陰道口早已濕漉漉的了,而我的陰莖也被媽媽玩弄得硬梆梆、粗壯壯的了。有時,是我把媽媽壓在身下,把陰莖深深插進她的陰道里,不管三七二十一猛烈地插抽一陣,只把媽

媽操得欲仙欲死、秀髮披散、嬌喘吁吁、媚眼如絲、粉面含春、浪叫連連、香汗

淋淋、淫水橫溢、全身舒暢無比。有時是媽媽騎跨在我的身上,陰道緊緊的包裹著我的陰莖,肥美的豐臀聳動著,內壁帶有褶皺的、緊緊的陰道套擼著我的陰莖。

每當這時媽媽都會款擺柳腰、亂抖酥乳,發出令人銷魂的、忘情的、無所顧忌的叫床之聲:「啊……啊……無忌……寶貝……啊乖兒子……情哥哥……小色鬼……啊……媽媽讓你操得渾身上下通體舒泰……啊……啊……」隨著身體的扭擺,媽媽那對豐滿、尖挺、圓潤的乳房也上下躍動著,晃得我神魂顛倒,目醉神迷,總是忍不住伸出雙手握住媽媽的豐乳盡情地揉搓撫捏,使她原本豐滿的乳房更顯得堅鋌而且乳頭被揉捏更加豔麗。媽媽這時也愈套愈快,陰道時常不自禁的收縮著,把粗硬的陰莖緊緊套裹著。直到把精液一次次射注到媽媽的陰道里。

然後,我再把媽媽抱在懷裡,一起衛生間一同沐浴、嬉戲。三年的高中生活,我是在媽媽的美豔、成熟、豐腴的肉體上度過的。這三年中每一天,我都和媽媽在一起媽媽一如既往地年輕著、美麗著、迷人著,每個人都說只有充分享受著性愛的女人才會如此嬌豔、如此滋潤。我發現媽媽的性慾特別強,沒有滿足的時候,即使她已經精疲力竭、癱在床上不能動了,陰道里仍然濕淋淋的,那泉源似乎永遠不會枯竭!

後來,在我十七歲的那年,爸爸回國就同媽媽離婚,爸爸那天上飛機不回了我就迫不急待地摟抱媽媽談在一起生活。把媽媽壓在身下,陰莖插在媽媽的陰道裡,一邊抽插著,那天我和媽媽幹得天昏地暗,我的陰莖幾乎一刻也沒從媽媽的陰道里撥出來,精液把媽媽的陰道都灌滿了。

一個月後,在媽媽寬大的雙人床上,當我把精液傾注在媽媽的子宮裡,依然粗壯、硬梆梆的陰莖還插在媽媽滑潤、濕漉漉的陰道里時,媽媽的赤條條的肉體偎在我的懷中,秀面緋紅,嬌羞答答地說:「乖兒子,媽媽懷孕了。」我又驚又喜,把媽媽緊緊摟在懷中,目不轉睛地看著媽媽,眼中滿是疑問。

媽媽彷彿看懂了我的眼神,纖柔的小手握成小拳輕輕在的我胸膛上捶打了一下,說:「傻孩子,愣什麼,是你的種啊。還不是你這個小壞蛋把媽媽又操懷孕了」說著滿面嬌羞地把頭埋進我的懷中。

啊,我又把我親愛的媽媽操懷孕了,媽媽的肚子裡有了我的種子,我的精子和媽媽的卵子又一次結合在一起了。

「哦!媽媽,太了!我要做爸爸了!」媽媽纖嫩的手捏著我的屁股,羞澀地說:「看你,還高興!媽媽讓自己的兒子操懷孕了,媽媽懷了兒子的孩子,這事怎麼交代?」「媽媽,這次你一定要把這個孩子生下來,這也是我們愛情的結晶啊。」我摟著媽媽,一隻手摸著媽媽的小腹。

「媽媽也一直想給你生個孩子,這次終於有機會了,可是,可是我擔心我們的孩子的健康。」媽媽如新娘般溫柔地把臉貼在我的胸膛上,喃喃地說。

我爬起身來,趴在媽媽的肚子上,耳朵貼在媽媽綿軟、光潤的肚皮上,想聽聽胎心音。

媽媽拍著我的腦袋笑著說:「傻孩子,還早呢!,要等四個月才能聽得到的!

「我的臉在媽媽滑潤、光潔、綿軟的肚皮上摩挲著,細細輕聆著另一個世界,十七年前,我曾在媽媽的肚子裡孕育;十七年後,我的精子與媽媽的卵子結合在一起,又一個新的生命在媽媽的肚子裡孕育。

「寶貝,媽媽懷你的時候,你可真是不老實,每天都要在媽媽的肚子裡揣來揣去的,那時可沒想到你會這麼壞,」媽媽手輕輕摩挲著我的頭髮,輕柔地含羞說道:「一轉眼,媽媽的肚子裡又懷上兒子的孩子。」我爬起身來,看著媽媽,媽媽被我看得不意思,輕輕打了我一下,嬌嗔道:「小色鬼,看什麼看,看得人家怪難為情的。」說著微微閉上秀目。

我趴在媽媽的身上,輕輕吻著媽媽,媽媽把我摟在她的身上,與我甜蜜地吻著。

忽然,媽媽睜開了一雙秀目,嬌笑著,那盈盈笑意竟是那樣的複雜,有狡黠,有淫浪,有嬌羞,有幸福:「寶貝,你說,如果孩子生下來,那讓他叫你什麼呢?是叫爸爸還是叫哥哥?」「當然叫爸爸了!」我漸漸變硬的陰莖觸在媽媽的陰道口上,媽媽的陰道口滑膩膩的。

「把你美的,叫你爸爸,那叫我什麼呢?」媽媽纖嫩的小手掐著我的屁股,雙腿分開,任我陰莖碩大、圓潤、的龜頭在她的陰道口研磨著:「你和這個孩子都是媽媽生的孩子,應該叫你哥哥才對。」「可是媽媽是被我操懷孕的,媽媽肚裡懷的是我的種,應當叫我爸爸才對。」我雙手摟著媽媽豐腴的屁股,腰身用力一挺,粗大的、硬梆梆的陰莖「滋」的粗硬的肉棒又插進了媽媽滑膩、濕潤的陰道里,渾圓、碩大的龜頭觸在陰道盡頭那團暖暖的、軟軟的、若有若有的肉上。

「噢,你這個小壞蛋,」媽媽放浪地嬌叫著,兩條渾圓、豐腴的大腿纏繞在我的腰間,圓潤、白嫩的雙臂緊緊摟著我的脊背。滑潤的帶有褶皺的陰道緊緊夾迫、套擼著我硬梆梆、粗大的陰莖:「乖兒子,媽媽的親哥哥,寶貝心肝。」媽媽微閉著秀目,扭動著嬌軀,享受著兒子硬梆梆粗長的陰莖給她帶來的身心的快感,肉麻地淫浪地叫聲。我和媽媽又沈浸在如痴如醉的亂倫禁忌的快感幸福之中。

九個月後,媽媽生下了一個女孩,非常健康,長得非常漂亮,像媽媽一樣,眉宇間又能依稀看出我的影子,一看就是我和媽媽的女兒,可是我長得和爸爸非常的相像,誰看了都說這個孩子和她的「哥哥」一樣,都是那麼漂亮。

我終於在十八歲那年當上了,當上什麼呢?

半年後,當媽媽的身體完全恢復後(為了媽媽的身體健康,我和媽媽在媽媽生下女兒後半年沒有淫愛),那天晚上,我從學校放學回來,媽媽站在樓下客廳的門前等我,媽媽早就準備了,體態豐腴的媽媽生完孩子後更顯得性感迷人,一襲紗裙輕籠著媽媽嬌美的體姿,暗紅色的乳頭隱約可見,兩條渾圓的大腿間隱隱的黑色森林如同神秘的幽谷般令人神往迷醉。

我和媽媽擁抱在一起,緊緊地擁吻著,媽媽把舌尖進我的嘴裡,我則用力吸吮著媽媽櫻唇,媽媽的舌頭與我的舌頭在我的嘴裡攪拌在一起,我的手不老實地在媽媽的周身摸索著,撩起媽媽的紗裙,揉摸著著媽媽白嫩、喧軟、肥腴的屁股,揉著,捏著,勃起的陰莖硬梆梆地在媽媽的小腹下方。媽媽的身體在我的懷中蠕動著,呼吸漸漸加速了,一連串如泣如訴的嬌啼如輕風般緩緩吹來。一襲紅潮湧上媽媽白晰秀臉,媽媽微閉的秀目變得迷離起來,正在哺乳的乳頭變得硬了,在我的胸前。我的手摸向媽媽的陰道口,媽媽的陰道口已是淫水氾濫了。

「媽媽,你著急了嗎?」我親吻著媽媽,手指輕輕探進媽媽的陰道里輕輕攪動了一下:「看,媽媽的屄裡面都濕了。」「哼,小壞蛋,」媽媽羞澀地打了我一下,把臉埋進我的懷中,緊緊摟著我:「還不都是你,就知道欺負媽媽。」我把媽媽撲倒在地板上,壓在媽媽喧軟的身體上,親吻著媽媽。把媽媽那襲白色半透明的紗裙輕輕脫下,露出白嫩、光潔、綿軟的裸體。媽媽微微閉上秀目,秀挺的鼻翼輕輕歙動著,櫻唇微張,豐腴的乳胸微微起伏著。兩條渾圓、白晰的大腿微微分開濃黑、稠密的陰毛遮掩著淫水潺潺的幽谷。小陰唇如盛開的花瓣般鮮豔,那生育過我,又生育了我的女兒——妹妹的陰道口濕漉漉的,如花蕊般般嬌豔。

我激動地抱住媽媽豐腴、白晰、滑潤的胴體,在地板上打起滾來!幾個翻滾之後,我把媽媽壓在了身下。媽媽溫柔地摟著我,我把臉埋進了她柔軟的胸前,吮吸著她的乳房,我可感受到媽媽胴體的輕微地顫抖,她像也開始興奮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