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的喜帖

自從那個女的走了後,我就常常感到很寂寞,偏偏這個時候又收到了一封喜帖,我打開一看,新娘吳姍姍,這是我的前女友,前女友居然要嫁人了,心情真是沉到谷底。

我們是在我當兵前分手的,因為我不想耽誤到她,其實我是很愛她的,本來打算退伍後娶她的,結果沒想到她已經嫁人了,現在連喜帖都發出來了。

不管怎樣,畢竟是有段感情的人,所以我還是得去一趟。

一到台北都傍晚了,正好喜宴快開始了,在入場之前,我打電話給姍姍,想跟她見個面,姍姍跟我約在旁邊的7-11。

見到她跑來,我二話不說緊緊抱著她,說:「不要離開我!」

她淚眼汪汪的回答:「我也不想離開你,是我爸媽逼我嫁的。」

我:「我愛妳!」

姍姍:「我也是。你先別這樣,等等被別人看到就不好意思了。」

我心想說的也是,今晚的新娘被別人抱著,對姍姍以後也不好交代。

喜宴上,放出了《結婚進行曲》,新郎、新娘出場,看著姍姍穿著白色婚紗華貴典雅,白嫩的香肩露了出來,胸前雙峰高聳,雪白大腿幾近裸露,寬敞輕薄;的料子粉容易曝光。

姍姍一出來,驚豔全場,姍姍以前身材就很好了,穿著婚紗禮服更是漂亮。

接下來在喜宴上就很悶了,即使菜色很好,hhhbook.com我都沒心情吃飯了,我一直望著新娘傻看。

旁邊一個老伯問我:「新娘漂亮吼!」

我自言自語的說:「對啊!原本是我的。」

姍姍也不時地看著我,兩情相悅,卻不能成雙成對。

看到他們夫妻交杯酒的時候,我真是生氣。

新郎、新娘一桌桌敬酒,到了我這桌的時候,我問新郎:「你是真心喜歡姍姍的?」

新郎:「當然是真的。」

我:「那你會給她幸福一輩子嗎?」

新郎:「當然會啊!」

我聽到這邊感到很欣慰,看著姍姍眼淚都快流出來了,這個時候,我是真心祝福姍姍了。

不知道怎樣的,我突然想跟姍姍幹一炮,也許是想把不甘心化為憤怒吧,想要不帶著遺憾的回去。

新娘回房間換衣服,「叩!叩!叩!」響起了敲門聲。

姍姍:「是誰?」

我:「是我啦!」

門一開,姍姍就緊緊地摟住我,低頭看著楚楚可憐的她,我也緊抱著她。

我的手不規矩地摸到她胸前的大奶子,擠出一條深深的乳溝。

我知道別人穿婚紗禮服,胸前一定會墊東西,看起來會比較飽滿,但是我知道姍姍的奶子是真的,不用墊。

我:「姍姍,我想要……」

姍姍:「不行啦!我等等就要出場了。」

我手伸進去她的裙內,揉著她的翹臀,她推開我,急說:「真的不行啦!」

雖然姍姍說不行,但是她阻止我的力道卻很小,我脫下褲子,露出大sorry,說道:「妳看,我已經受不了了!」

姍姍有些害羞,也有些興奮,但是姍姍還是止住她的慾望:「不然我幫你吹一吹。」

我心想也好,好久沒被姍姍口交了,就說:「好啊!」

姍姍蹲下來握住我的雞巴含入口中,她的舌頭有如舔冰淇淋般舔舐著我的龜頭。

姍姍的嘴好燙,含得好緊,她含得雞巴漲得更大,「滋……滋……」

從姍姍的口中不斷發出吸吮的聲響。

她的手也握住了我的雞巴,輕輕的來回套弄含著,要說技術,她真的不輸給我走了的女友詩婷。

就在快口爆的時候,突然有人敲門:「叩!叩!叩!」

是我!」

原來是姍姍的老公,但是我的精液都到了精關了。

姍姍想回話,卻被我抱住頭,雞巴硬擠入她的口中,剎那間,爆開了……雞巴一陣又一陣地跳動、一次又一次地收縮,精液四射,姍姍還因此而嗆到。

姍姍:「咳!咳!咳……」

「妳怎麼了?姍姍!」

門外急聲問道。

姍姍吞下精液,大聲回答:「我沒事!我等等就出去了。」

「沒事就好!」

聽到門口的腳步聲,好像已經離去了。

姍姍:「你好討厭喔~~」

舉起拳頭向我打來,我抓住她的手,摟在身上,說道:「讓我好好補償妳。」

姍姍:「你還來啊?到此為止吧!」

我:「老婆,我們好久沒那個了。」

姍姍笑說:「這樣吧!等等你想辦法把他灌醉,然後晚上你再來。

這是我家的鑰匙。」

我拿了鑰匙,帶著期待與興奮的心離開房間。

過一會兒,新娘補好妝,換了一套旗袍出現,玲瓏浮凸的身軀被旗袍緊緊包裹著,一對雪白的美腿在旗袍開叉處露出,格外迷。

我拿了一瓶高粱,走過去:「我敬新郎能娶到這麼漂亮的新娘!」

我幫他倒一杯酒,其實我的杯子裡並不是酒,只是白開水而已。

姍姍:「老公,我也敬你一杯!」

我幫她老公又倒一杯,說:「看來新郎好酒量,今天不醉不歸!」

除了我之外,還有其他人陸陸續續的來跟他們敬酒,等到晚宴結束後,新郎已經醉得站不穩了,我跟姍姍把他扶在旁邊坐著,然後我和姍姍則在門口發香菸跟喜糖,有人問,姍姍就說她老公醉倒在旁邊了,大家都跟姍姍說恭喜,好像我們才是真的新婚夫妻一樣。

客人都走後,姍姍說:「這是車鑰匙,車在那邊。」

姍姍指著一台黑色的三菱,我開車過來,我們兩人把她老公扶上車。

一路上她老公都是昏昏沉沉的,還吐了一堆疑似食物的東西在我車上。

到他家的時候,他爸媽出來幫忙扶他兒子進去,我們四人一起把她老公弄上床去。

他爸媽問我是誰,怎麼那麼好心?姍姍趕緊幫我解圍:「他是智華的朋友啦!」

他媽又問:「那你等一下怎麼回去?」

我:「好像沒有車了耶!」

他爸就說:「不然你在這邊過夜好了啦!」

我:「這怎麼好意思呢?」

他媽就說:「沒關係!你幫了我們這麼多忙,我們家剛好有一間客房,你今晚睡那邊吧!」

我說:「好。」

心想,這下鑰匙也不用了,光明正大的過夜,真爽!到了半夜,他爸媽都睡了,我悄悄的走去姍姍的房間,輕輕的敲敲門,都沒人回應,我悄悄的打開門,樺!」

姍姍從旁邊叫了一聲,嚇了我一跳,我問:「妳老公呢?」

她手指床上。

我:「他真的不會醒來嗎?」

姍姍:「放心吧!天塌下來他也不會醒,以前喝醉就這樣了,更何況今天又喝得特別多。」

聽姍姍這麼說,我就安心了,我:「我們到客房去吧!」

抱起姍姍走向客房,就好像新郎抱著新娘入洞房一樣。

進了房間,我放下這位美人妻,望著姍姍,在她身上打量一番。

姍姍的婚紗禮服襯托出她的曲線飽滿誘人,豐胸美臀更是令人目眩,雪白修長的大腿若隱若現。

看到姍姍穿著漂亮的婚紗禮服,心想她已是人妻了,再也不是我的了,有些感傷。

姍姍看著我問:「怎麼了?」

我:「沒……事。

姍姍,妳好漂亮喔!」

姍姍:「你也很帥氣啊!」

我:「跟妳老公比,誰比較帥?」

姍:「當然是你嘍!」

我:「那我跟他誰的弟弟比較大?」

姍姍:「你好壞喔!問人家這個問題。」

我:「說啦!我想知道。」

姍姍:「我不知道耶!」

我:「妳沒看過他的?」

姍姍:「對啊!因為他父母不贊成婚前性行為。」

我高興了一下,還好姍姍還沒被他玷污。

我:「那妳除了我之外,沒跟其他人有關係過嘍?」

姍姍點點頭,我真是欣喜若狂啊!姍姍果然是我的。

姍姍愛撫著我的雞巴,這是我們之間的暗示,我笑著說:「很久沒被我幹了!」

姍姍害羞的點點頭。

霎那間,時間好像停止了,我們看著對方,我吻了她,遲來的一吻。

姍姍的唇好香好嫩,真想這輩子都不要分開。

我將她的禮服一拉,碩大的奶子往上一彈,姍姍的乳房還是一樣這麼尖挺,我還記得她有36D罩杯,一手無法掌握,乳肉雪白,乳暈有大,乳頭粉紅。

我雙手已伸向姍姍那對肥白大奶,運用著純熟的技巧、恰到好處的力度在猛搓狠揉著。

姍姍發出一起一伏、由小聲變大聲、從緩至急、由低沉到高吭的呻吟浪叫:「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啊……」

我緊抓住姍姍的雪白大肥奶,拇指跟食指狠狠夾住挺凸變硬的粉紅乳頭就是揉、搓、捽、磨……不時更肆虐地用力一捏。

我一邊搓揉著姍姍的巨乳,同時我的嘴也沒閒著,從姍姍的耳根後開始舔,一直舔到背後,挑逗得姍姍嬌喘連連。

我掀開她的白袍婚紗裙,裡面是件黑色的T字性感內褲,黑黑細細的一條內褲緊陷在雪白股溝中,形成美麗的景像;前面那塊窄布遮不住整個陰戶,左邊陰唇露出了一些,兩旁盡是包掩不住的陰毛,宣示著主人的性感。

我快速脫光自己的衣物,也幫姍姍脫下她的性感內褲,姍姍躺在床上,雙腿張大,柔順的陰毛呈倒三角型,黑絨絨一片。

我輕易地撥開兩片滑嫩有彈性的大陰唇,陰蒂還是粉紅色的,連邊緣都呈現粉嫩粉嫩,不像有些人會黑黑的;我把小陰唇再掰開更大一些,露出陰道口,姍姍已經淫水滿溢,濕濕亮亮的好誘人!用手指撐開姍姍兩塊大陰唇,伸出舌頭去舔她的陰道口、小陰唇,最後吸吮那粒陰蒂。

我很少會幫女生口交的,但因為是姍姍,我願意替她口交,弄得姍不斷淫叫:「啊……啊……啊……啊……啊……」

姍姍興奮得全身起了雞皮疙瘩,淫水由穴縫流落屁眼,再流到床單。

我一邊舔著姍姍的陰道口,一邊用靈巧的中指直向陰屄頂端已膨漲到極限的「小紅豆」

挑逗,姍姍快高潮了,雙手抱著我的頭,嘴裡亢奮地呻吟:「哦……哦……我不……不行了啊……哦……哦……」

我用力吸吮著姍姍的陰蒂,又用舌頭伸進陰道裡抽插,搞得淫水越積越多,姍姍突然狂叫起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的肉穴像是地震般劇烈地翻動,淫水如同決堤般洶湧而出,姍姍全身如同羊癲瘋般痙攣著,肌肉完全繃緊。

沒有停止動作,繼續向姍姍的陰穴進攻,一邊大口地吞咽著她的淫水,一邊將在陰蒂上的手指加大揉弄的力道,令姍姍已達到瘋狂的顛峰。

此時,姍姍的身體突然弓起來不停地顫抖著,然後一會兒又忽地放鬆,氣喘吁吁的重重躺在床上……我想姍姍已經很久沒有這麼瘋狂的高潮了。

這時我的雞巴已經蓄勢待發了,準備在姍姍的新婚之夜給她留下一個難忘記憶。

我把雞巴頂上她的淫穴口,只是在她淫穴口中間和陰蒂上來回磨擦,姍姍那兩片陰唇一張一合的蠕動著,似乎想含住什麼;陰蒂更因為淫水的浸潤,看著姍姍脖子上的項鍊,這一定是她老公買給她的,頓時悲傷化為怒氣。

以前跟姍姍做愛的時候,我每次都會戴套,這次根本不想戴,想給她老公戴頂綠帽子,讓姍姍懷上一胎,在姍姍的子宮播下我的種,讓她老公做現成的爸爸。

我看著姍姍,她點點頭,默許我這麼做,我慢慢地把雞巴插入她的陰道裡,我感覺到我的大雞巴已將姍姍的小穴撐得滿滿的,絲毫的沒有一點空隙。

姍姍的淫穴裡已經十分濕潤了,而且熱乎乎的,四週綿軟的淫肉舒舒服服地貼在我的肉棒上,不斷地給我以壓迫感。

我維持著交合的狀態好一會,然後開始抽送雞巴,陰道壁與雞巴的緊緊密結合,使我的每一次抽送都十分困難,但是每一次的摩擦都給我極端的刺激,姍姍也在淫浪地叫著:「喔……嗯……嗯……啊……啊……舒服……嗯……嗯……哦哦哦哦……哎喲……啊……啊……啊……啊……唔……唔……唔……唔……」

我看著姍姍這副嬌不勝羞的嫵媚動人表情,心內淫興大發,當下猛地發起一輪狂抽狠插,鐵杆般的大雞巴插入時根根到底,抽出時拔到屄口邊緣。

姍姍浪叫:「哦……啊……啊……哦……哎喲……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喲……啊……」

姍姍一對大奶上都是滴滴的汗珠,看起來更性感,我決定要把精液一滴不漏地灌入姍姍的子宮,我抬起她的大腿,架到我的肩膀上,開始用力地抽插起來,我的每一擊都深深地撞到子宮口,然後每一次的抽出又都會帶出姍姍淫屄內的大量淫水。

七、八十下後,我又改變抽插的速度,如狂暴雨般急速抽插,幹得姍姍淫聲大叫:「哦……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姍姍此時也期許我射入,助興的喊著:「好舒服……好爽……哦……哦……不……要……拔出來……射到……裡面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將渾濁滾燙的精液全射入姍姍的小穴,為了不讓精液倒流出來,我暫時沒拔出雞巴,把沒射完的精液再射入,一滴不漏的給她灌進去,再把姍姍的屁股抬高,好讓精液流進子宮去。

我猛喘著大氣,汗像雨水般滴滴的往下來,然後才拿起姍姍的內褲擦拭掉我陰莖上的淫液,也幫姍姍的陰戶擦乾淨。

完事後,我們兩人躺在床上聊近況跟心事,到了快天亮,我才依依不捨的離離去前我問:「我們以後還能再見面嗎?」

姍姍淚眼汪汪的說:「不能了吧!」!

 我吻了她,告訴她:「我愛妳!」

姍流下眼淚,我頭也不回的走了,姍姍永遠在我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