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黑「色」會

而原來阿海是校隊中最強的,一般不是強隊他是不會上場的,只是看見小風這樣不免想要較量一番,就這樣打到最後校隊還是以88比74勝了比賽。

「哇……小風你真不錯喔!!」阿海跑來跟小風聊天。

「你才厲害呢!!」小風回著。

「不過剛才那一拉真謝謝你啊……」阿海搭著小風的肩膀小聲說著。

「呵呵……」小風尷尬笑著。

「哇,小子你真是強啊!!」阿魁跑來說著。

大家一團說說笑笑地……小劉的腳傷大家也都沒忘記,除了小風以外,大家似乎有事,所以小風主動地扶著小劉到醫護所。

「小風,你真是不錯的人啊……」小劉說著。

「哪裡啊,同學應該這樣嘛……別放在心上了!!」小風回答著同時也到醫護所。

「哇……劉同學你又受傷了啊!!」一名感覺很雪白很清秀甜美的護理員說著。

小風看著她胸前的牌子寫著「Kira」。

「kira姊……哎喲……打球難免的啊!!」小劉被小風扶著坐在椅子上。

Kira162cm32C2333的身材被小風一直打量著,而這一身的護理裝更是不錯,粉紅色系,兩截式的款式,真是迷人。

「疑?這位同學我怎麼沒有看過啊?」kira問著。

「你好,我是今年剛轉來的,我叫小風!!」

小劉在包紮好後跟在小風在校門口道別,走出校門口的小風望著apple宿舍的方向看了一下,直到等著的公車來才上車回家去……

一下車走了一段後終於到了郊區最大間的別墅,沒錯那就是小風的家……父母自從去大陸做生意後,家裡的三餐都是由管家徐太太一手搞定的,所以一回到家一定有豐富的晚餐在桌上,而肚子餓壞的小風竟看見桌上只有幾道菜……

「都八點多了!!徐太太怎麼還沒煮好啊!!」小風有點生氣地走向廚房。

「徐太!!!!!!!!!你是?」小風沖向廚房本想抱怨一番的,結果竟然是個生疏女子在煮菜。

「你一定是小風少爺吧!!我是徐太太的女兒,我叫宛鈴也可以叫我鴨子呢?」

「鴨子?」小風不能反應過來。

「對不起喔……我媽媽生病了,所以我一下課就來頂她的班了!!」鴨子穿著小風學校的制服。

你是我們學校的!!「小風看著可愛的鴨子說著。

「是啊……小風少爺,實在是匆匆忙忙的,馬上就可以吃飯了!!」鴨子又煮了一道菜起來了。

(沒想到徐太太有這麼可愛的女兒啊……)小風想著。

當小風吃飯時,鴨子總不時拿出一張紙來看,令小風感到很好奇!!

「借我看一下!!」小風冷不防抽手她手中的紙。

「小風少爺!!」

紙上寫著︰1。作晚飯2。打掃客廳3。打掃房間4。收拾餐具………等。

附注︰要有禮貌一定要喊少爺,少爺吩咐的事要馬上去做。

「你說你叫宛鈴嗎?」小風問著。

「是的少爺,也可以叫我鴨子!!」鴨子可愛地笑著。

「鴨子,今天你什麼都不用做,只要教我要月測的課業,可以嗎?」小風問著。

「這樣啊……好哇!!但是我先把碗筷收拾一下……」鴨子很乾脆就答應了。

「少爺……有打攪到你嗎?」不久鴨子拿著書包進到了小風的房間。

「不會啦……坐我旁邊一起研討更好啊!!」小風指著在他旁邊的椅子。

小風利用問題的機會跟鴨子有不少肌膚的接觸,鴨子在心裡上是蠻不好意的。

兩人在書桌面讀了一陣子後,小風伸了伸懶腰。

「鴨子……你要不要喝水啊,我好渴啊!!」小風問著她。

「好啊,我幫少爺拿一杯水好了……」

鴨子拿來了兩杯水再度進到小風的房間……

「鴨子,不如我們來玩遊戲如何啊?」小風說著。

「什麼遊戲啊?」鴨子一臉疑問。

「你數學行不行啊,我們互相出題考對方,假如對方解出來就算我輸,假如解不出就是我勝了,而輸的要聽勝的人做一件事!!」小風說著。

「嗯……就依少爺吧!!」鴨子說著。

很不幸鴨子出的題被小風解了出來……

「那我就不客氣了喔!!我想吻你!!可以嗎?」小風問著。

「呃!!!這……」鴨子馬上紅起臉來。

「你真的好可愛,假如你要賴皮也辦法了!!」小風故意說著。

「怎麼這樣……討厭!!好啦……」鴨子害羞又害怕地閉上眼。

看著鴨子清秀漂亮的臉龐,櫻紅的甜唇,小風慢慢貼近她,小風先用舌頭將鴨子嘴唇間輕舔著,鴨子緊閉雙眼慢慢感受到小風吸住自己的嘴,並且撬開牙關霸道卻不失溫柔的探入……鴨子無意識的將小嘴微微噘起。

小風這時一手撚著鴨子短卷的秀髮下滑,然後滑下白晰的頸肌……最後停在隆起的丘峰上,小風的手掌慢慢收攏五指,在隆起的小乳上由揉到捏,並且找尋著頂峰上的蓓蕾,很快地覓到它們突出衣物的束縛,硬挺地繃緊凸起……

(他在幹嘛……他正在侵犯我啊……怎麼辦啊?)鴨子錯亂地想著。

「不………」鴨子想推開小風卻又被吻了上去。

小風的手繼續下滑過她的腰到那臀肉抓捏了起來,這時鴨子像是被電到一樣推開小風。

「求你不要這樣!!不行這樣的!!」鴨子害羞地跑到了房間門口。

「鴨子,假如你這樣就走,那你的媽媽的工作可能不保喔!!」小風說出最後酬碼。

「你!!!」鴨子呆站在房門口。

「乖……宛鈴同學!!來嘛……」小風摟著她的腰,一方面把門關起來。

「放我走!!求你!!」鴨子請求著。

「那好吧……那我出題你假如答出來就放你走,假如答錯就聽我的!!」小風說著。

「嗯!!」鴨子毫不猶豫就答應。

很不幸地鴨子並沒有答對,鴨子可說是認命了。

小風興奮的臉頰發熱,拉起鴨子的學生制服………

「雖然不大,不過好柔嫩的乳房啊……」小風五指探入鴨子的胸罩內,慢慢的握了滿掌,恣意地揉搓……

「嗯……不要……」鴨子害羞地側著頭,兩手輕抓著小風在侵犯自己的手。

小風不理她放肆的捏轉著硬挺的粉紅凸處,鴨子閉著嘴儘量不讓呻吟聲發出來。

「鴨子……一見面我就被你的可愛深深著迷了……只是想讓你舒適一下……」小風調侃的說,一手慢慢地滑下去深進裙子,慢慢拉下白色小內褲。

「不……不要這樣……」貼身內褲被小風脫掉的鴨子一陣緊張羞怯。

「宛鈴……成為我的女人吧!!好好的服侍我!!」

小風的手指伸進裙內停在鴨子腿間的恥丘上,鴨子的手跟著想阻止卻慢了一步,即使兩腿夾緊也別辦法了。

「呃!!那裡不行!!……住……手……」

小風的手指先是輕輕撩弄濃密的森林,再慢慢的劃過微濕的花瓣,然後到了頂端的花苞,邪氣的捏扯。

「不要……小風同……少爺……除了這個以外,我都願意幫你!!」

「嘿嘿……我只要你,別的不用了……」小風說著。

小風的手指肆無忌憚地逗弄著鴨子,她喘著氣意識漸漸地模糊……

小風握住鴨子小乳的手忽然揪住頂端挺立的花蕾,下體的手指同時進入她濕潤的細縫內……

「啊……不可以這樣……不能……」鴨子全身忽然一陣抽搐,她急速地喘息,無力的手握住小風侵犯的手腕,做著無用的抗拒……

「宛鈴……舒適嗎?」

「宛鈴,說不說啊?」小風手指慢慢的拔出在忽然的挺進。

鴨子倒抽一口氣皺眉頭,拼命咬住了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小風手指技巧的在鴨子濕熱的小穴中轉動揉扣,為維持女人的自尊,讓鴨子忍耐著,不能被小風征服自己的肉體。

手指傳來的濕熱感,鴨子臉上潮紅害羞的表情表示她在忍耐著快感,小風殘忍的笑了一下,忽然將鴨子翻趴在床上,將裙子拉至腰際,一手按在背上,一手往返的在臀部、臀縫間滑動。

鴨子裸露的臀部,小風又掏出早就堅硬的巨肉棒在她的臀肉上磨擦著,任人宰割的不安全感,使背脊整個發冷,下身的感覺令臀部不自主的扭動,她知道自己快忍不住,異樣的羞愧,讓她不由流淚抽搐。

小風冷笑一聲,掰開鴨子白嫩的臀瓣,露出桃紅色菊穴。

「不……那裡不要……」鴨子緊張的哭叫的請求,小風食指輕輕在穴口的皺褶撥弄,忽然按了進去。

「啊……」火燎似的疼痛從股間傳遍了全身,鴨子哭著想躲開體內摳括的手指,但小風的手按在背上使她無法動彈,那地方連有過歡愉的男友都沒看過,現在卻被小風侵入,鴨子像處女似的痛的頭昏,屁股不自主的翹楚起來。

「宛鈴……好好享受吧!!」此時另一根指頭忽然又進入鴨子前方的小穴……

「啊……」鴨子又呻吟一聲,前後被侵入是前所未有的感覺,羞辱與快感夾雜的刺激她的理性與肉體。

小風看著鴨子兩股間深色的三角地帶因自己的侵犯而濕透,彎下腰深出小舌頭,滑嫩的舌尖在細縫上濡濕的珍珠撥弄,吸吮……

「啊……鳴……嗯……」受不了小風多重的刺激,鴨子終於投降在身體點燃的欲火,因羞恥而哭著、因興奮而呻吟著。

小風的手指不停的刺激敏感處,在她的體內探處抽轉,她顫抖的身子癱軟在床上,只能任由小風玩弄……

小風自得的笑著,這位可愛女生就快被她征服了,重新握住她顫抖的乳峰,配合抽動的節奏粗暴的揉搓……

「鳴鳴……嗯啊……喔喔……」忽然身體一陣痙攣,下體的肌肉不受控制的抽搐,鴨子像忍不住而尿床的小孩似的哭出來,隨著屁股的擺動,一陣熱潮射出來……

「哈……宛鈴同學你高潮了!」小風興奮地看著。

小風興奮地脫去全身的衣物,露出健美的身材,肉棒早就興奮地翹起尖挺,不斷抖動著。

「宛鈴……我這大嗎?」小風將鴨子翻躺在床上,自己跨趴在她上面呈六九式。

「來,鴨子讓我們一起升天好嗎?」說完小風扳開鴨子的細嫩的大腿舔弄她的陰唇起,同時小風也把自己的肉棒觸踫鴨子的小嘴。

「小風……嗯嗯不要……」鴨子受不了小風高超的舔弄技巧而呻吟了起來。

「對啊……鴨子就是這樣……哦……天啊,你的舌頭好靈巧啊……」小風被舔的心亂。

「哦……嗯嗯……哦哦……天啊……好敏感啊……哦好舒適啊!!!!好棒啊!!」

兩人狂亂叫。

「小風……人家不行了!!!!!啊……」鴨子宛如洩洪般將淫水噴在小風臉上。

「鴨子,你好棒……我要來了,哦哦哦……啊啊……」小風的肉棒忽然靜止在鴨子口中的抽送,大量的精液完全不保留地泄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