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斗與容器

「那我還是你姐,你要聽我的話!」姐姐心疼的撫摸著我熱熱的陰莖,「小弟,幹了這麼久,你第一次就這樣被姐拿走了,後悔不?」

「不!姐姐,這是我一輩子的財富!」

「破嘴,什麼時候都那麼甜!」姐姐說。

「那你來嘗嘗味道。」我說完,緊緊的吻住了姐姐的嘴唇。

(二)容器篇

自從同姐姐發生了關係後,我每天都在天堂裡一樣,姐姐在性這方面很有經驗,她很注重我身體的健康,因此該節制的時候還是會節制的。

姐姐以前有個男朋友,二人關係非常好,幾乎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但是後來卻分手了,因為那個男人看了我們家的房子後,姐姐同她講,如果要娶她就一定要帶我一起。我們家的房子誰看都會認為我們準是典型的貧下中農,娶一個這樣的人還要帶上小舅子,誰會願意,所以她們就吹了。

分手後姐姐十分的傷心,因為第一次已經給了他,還懷上了他的孩子,後來姐姐到醫院把孩子打掉了。這以後姐姐就把精力全部轉移到我的身上,我也很高興有這樣的姐姐,我在學校努力的學習,用成績來回報姐姐。

這天是週末,姐姐同我去逛街,我本來不喜歡逛街,但是為了姐姐就無所謂了,再加上我也要買一點藥具之類的東西,所以就一起出來了。姐姐挑東西很在行,每次買衣服的時候,她只要用手一摸就摸個差不多,還價每次都可以過半,今天出來主要是買日用品。

我們進了超市後,姐姐自己去買東西了,我則走到了成人用品專賣那裡。等我買了東西後,發現了姐姐正在那裡選購化妝品,姐姐很愛美,年紀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平時的化妝品不會少買,所以姐姐的皮膚很滑,很好,我現在不摸著姐姐的手就會睡不著覺。忽然,姐姐拿起東西看也不看的就走,這同平時的姐姐不一樣啊,我向姐姐的身邊一看,只見一對夫婦樣的人在那裡挑選東西。

姐姐走到我的身邊,抓住我的手,一聲不響的向交費處走去,我明白是怎麼回事了,一股怒火沖上心頭,但是姐姐在場我也不能做什麼。我們出了超市,姐姐沒有說話。

「姐姐!我去一下書店,你回去幫我洗衣服好嗎?」我找話題讓姐姐分心。

「好吧,早點回來吃飯!」姐姐又恢復了平時的樣子。

我沒有去書店,而是在超市外面等著,大概半個小時後,姐姐的前任男友走了出來,旁邊是一個濃妝艷抹的女人,很風騷的樣子,兩人拿了很多東西,然後上了一輛的士。我也叫了一輛的士跟在他們後面,的士左轉右轉的在一處小區停下了,我下了車,然後假裝找人跟在他們後面進了一棟樓房,301,我記住了他們的房間號碼。

當天我去買了自己要用的東西,「姐姐,我晚上去同學家裡,可能要晚點回來!」

「好吧,自己在外面小心點!」姐姐在電話裡說。

「知道了。」

「找誰啊!」一個女人的聲音從屋子裡傳了出來。

「社區服務。」我壓低了聲音說。

一會門開了,一個穿著睡衣的女人打開了門,我沒有等她反應過來,立刻沖了進去,關上了門,然後對準女人的頭上就是一扳手,女人沒有吭聲就倒在了地上。我拿著扳手走進裡面的屋子,才發現只有她一個人在家,我氣憤的將扳手扔在了沙發上。

我把那個昏倒的女人拖到了沙發上,然後反鎖上門。「你的男人當初傷害我姐姐,今天我就讓你來償還!」我狠狠的說了這話,然後撕開了她身上的睡衣。這個女人身材不錯,可以打個80多分,我用力的捏著她的乳房,昏迷中的她似乎有點感覺,嘴裡哼了一聲,我扯下了她的胸罩和內褲,黑色的陰部展現在我的眼前。

這個女人的陰部不止陰毛黑黑的,連陰唇都是黑色的,同她的乳頭一樣,我的手指在她的陰道裡粗暴的攪動著,十分的乾澀,沒有一絲潤滑的感覺。我抽出手指,扳開她的嘴把手指伸進她的嘴裡,從裡面沾了些唾液,然後塗抹在她的陰道口處,接著拉出陰莖對準她的黑色的陰道用力的頂了進去。

裡面不是很潤滑,我抽動得有點困難,但是這更增加了我的快感,我猛的抽插起來,手指用力捏著她的乳頭。陰道逐漸的變得濕潤起來,我肆意的抽動著,睪丸不斷撞擊她的陰部。我摸著她黑黑的肛門,手指旋轉著鑽進了她的屁眼中,她屁眼周圍的褶皺被我的指甲劃的出了血,在疼痛與快感的刺激下,她慢慢的清醒過來。

「求……求你放了我!!我給你錢!!」她說道。

「錢我不稀罕,等我幹完了再找你算帳!」我狠狠說,同時加快了陰莖抽動的速度,「啊……啊……啊……」被我幹的那個女人居然呻吟起來,真是夠騷的了,我狠狠的抓著她的乳房,用力的捏著,白白的乳房上留下了五條紅色的指印。

我抽動了片刻,然後拉出陰莖,對準她的肛門「噗」的插了進去,「啊!」她痛得大聲的叫了起來,沒有想到插屁眼也是如此的舒服,怪不得A片裡的人總是要乾屁眼呢。

我想著,陰莖開始用力的抽插起來,由於沒有潤滑所以稍微有點費力,我每次拉出的時候她的肛門都被我的陰莖拉的凸了起來,每次插進的時候又把她的肛門弄的陷了下去。她大概沒有過這麼瘋狂的做愛,時間又是這麼的長,所以在那裡默默的享受著。

「老婆!我回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響起。那個欺負我姐姐的臭男人回來了,我立刻拉出陰莖,她見我拉出陰莖,立刻轉過身來抓住我的陰莖,望著我,臉上露出不滿足的神情。我沒有理會她,而是拿起扳手躲到了門後。

「老婆……你……你怎麼了?」那臭男人進來後發現自己老婆衣服支離破碎的坐在那裡,正望著他,我拿起扳手對準他的頭打了下去,「砰」,他倒在了地上。我拿出繩子將他綁在凳子上,然後又坐回沙發,「不用看了,他不會死。」我對女人說,然後一把抓過她的頭髮,把陰莖頂在她的嘴唇上,她順從的張開了嘴,舔著我的陰莖。

溫暖的口腔以及熱熱的唾液包裹了我的龜頭,我用力的將陰莖頂進了她的喉嚨,她咳嗽了一聲,眼淚從眼睛裡流了下來,我在她的嘴裡抽動著,手在她的陰部玩弄著,一會扯扯她的陰唇,一會又用力掐著她的陰蒂,手指在她的陰道以及肛門中來回戳著,還不時的扯下幾根陰毛,她被我折磨得身體一陣的哆嗦。

我發現茶幾上的杯子裡有很多水,就拿過杯子把水潑在了男人的臉上,不一會男人醒了,結果看見我正在幹著她的老婆,「你快放手,不然我饒不了你。」他說。

「什麼時候了還逞英雄。」我走了過去用膠布封住他的嘴,然後回到他老婆身邊,陰莖對準她的陰道插了進去。

「啊……啊……啊……」她老婆在我的插抽下居然呻吟起來。

「看來你滿足不了你老婆啊!」我衝他說,他氣得轉過頭去。

我猛的拉起他老婆,讓她雙手扶在茶幾上,面衝著他,然後從後面繼續抽插著,陰莖不斷的摩擦著她肥厚的陰道,我從後面伸手過來抓住她的大乳房,用力的揉捏著,她老婆的叫聲逐漸變大了,我也加快了抽動的速度,一陣猛列的抽動後她老婆忽然用力夾住我的陰莖,轉過上身抱住我的頭,陰道一陣猛烈的抽動,我也用力的頂著她的子宮,然後射出了積蓄的精液。

她無力的躺在沙發上,叉開雙腿,我也坐在沙發上,欣賞著白色的精液從她黑色的陰道口流出的情景。我滿意的笑了,然後上去抓住她的乳房,在她的耳朵上親了一下,「你老公很差吧!」她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趕緊離婚吧,這樣的老公遲早要退掉!」我說完,站起身來,拿起自己的東西,然後走到她面前,「好好享受吧!」說完,將她的內褲拿了起來在女人的陰部一陣的擦拭。

女人摸著自己紅腫的陰部望著我,我拿起內褲套在了她老公的頭上,然後走了出去。我很自然的離開了小區,然後找了一間浴室把自己臉上塗抹的墨汁洗掉,回到家裡的時候已經十點多了,「姐!我回來了!」

(三)漏斗+容器=幸福

清晨的陽光照在我的臉上,我睜開眼睛,才六點半,於是翻個身,繼續睡。

「起床了,小弟!」姐姐紮著圍裙從外面走了進來,「起床了。」姐姐在我耳邊說道,我雙手立刻抱住姐姐的脖子,吻上了姐姐圓潤飽滿的嘴唇,姐姐抱著我的頭同我熱烈的接吻,過了好一會,才鬆開。「起床了,吃飯吧,不然會遲到的!」姐姐說。

「姐!幫我一下吧!」我說完掀開了被子,勃起的陰莖展現在姐姐面前。

「小壞蛋!」姐姐說道,手熟練的抓住我的陰莖,手指在龜頭上來回的搓動著,然後上下套弄我的陰莖。我挺起了腰,姐姐的另一隻手摸著我的睪丸,我上下的挺動腰部,姐姐的手也跟著我的節奏而套弄。

「姐!給我嘬一下吧!」姐姐臉一紅,不過沒有拒絕,順從的含住了我的陰莖,小巧的舌頭舔著我的龜頭同尿眼,我一陣哆嗦,用力的一頂,精液射進了姐姐的喉嚨。

「咳咳!!!」姐姐被我的精液嗆的咳嗽起來,我拉出了陰莖,一道精液同唾液混合的亮線連在姐姐的嘴唇同我的陰莖之間,我立刻坐了起來,在姐姐的臉上吻了一下,姐姐拍了我陰莖一下,然後去衛生間漱了漱口。

「我上學去了!」

「路上小心!」姐姐說完開始收拾屋子。

坐在教室的我,早就心不在焉了,真想立刻放學回到家裡,好同姐姐溫存一番,滿腦子都是姐姐的我,居然把老師也看成了姐姐,想到姐姐,我忽然想起了姐姐以前如何的照顧我,我馬上收斂了心神,專心聽起了課。

終於放學了,我回到家裡的時候姐姐正在廚房裡做飯,我走到姐姐的身後抱住了姐姐的腰,「小弟,不要鬧,我在做飯!」我緊緊的抱住姐姐,勃起的陰莖隔著褲子撞擊著姐姐的屁股,姐姐回過頭來,吻著我的嘴唇,我們的舌頭互相攪動著,我的手從姐姐的裙子裡伸了進去,拉下了姐姐的內褲,然後掏出陰莖,對準姐姐的陰道就插。

「啊!疼啊。」姐姐說了一聲。我拉出陰莖吐了口水在上面,然後又插了進去,姐姐閉上了眼睛,頭靠在我的頭上,鼻子裡發出了沉重的呼吸聲音,由於姐姐是站立著,所以陰道夾的很緊,我開始抽動陰莖,雙手從姐姐的腋下穿過隔著圍裙撫摩著姐姐的的乳房。姐姐也前後的動著身體,豐滿的屁股不斷的撞擊我的腿。

一陣劇烈的摩擦後,我的龜頭在姐姐的陰道裡射出了精液,我無力的把下巴壓在姐姐的肩膀上,我們靜靜的站著,體會著剛才的快感。

「好了,快拿出去吧,該吃飯了!」姐姐吻了我一下說道,我點點頭,慢慢的拉出陰莖,精液從姐姐的陰道裡流出,落在了姐姐的內褲上,我幫姐姐脫下了內褲。

「吃完飯睡一會,下午上課有精神!」姐姐對我說。

「好啊!姐姐陪我一起睡!」姐姐笑了,伸手在我頭上戳了一下。

從此以後我們仍然過著正常的生活,姐姐還是每天早起為我做飯,我也起的很早,因為姐姐起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吵醒,其實不用叫我也醒了,我們睡在一張床上,姐姐一翻身我就會醒。

這樣的日子會一直持續下去,在外人看來我們是一對親密的姐弟,但是回到家裡我們是夫妻,我曾經讓姐姐叫我老公,但是姐姐說叫我小弟習慣了,等結婚後在叫,我正在努力的讀書,遲早要同姐姐結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