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女友小芹

那個王春華,據說前幾天在下班的路上遇上搶劫,人家不但搶光了他值錢的物品,還把他的右腿打成了幾截。看來他永遠不能像健康人那樣走路了。小芹也順利地辭了職

第三章 首次交換

快樂的日子過得總是很快,眼看就要到要向阿剛交人的日子。

我把這事前前後後跟小芹講了一邊,小芹嬌縝地打了我一下,然後倚在我懷裡說道:「都怪你!誰讓給我拍裸照!現在落到別人手裡,還不是只能認人擺佈。

但是如果我願意讓她插,你會不會覺得我不守婦道,而不要我了呢?」

我對她說:「這全是我的錯,我對不起你。現在是我請求你去讓阿剛上一次,我當然不會怪你,只要你不恨我,我就非常高興了?」

「好啦!別責怪自己啦,反正你以前也給我一次機會,我現在就給你一次機會嘛!

以後我們誰都不欠誰的咯!不過,我讓他插,你千萬不要吃醋哦!「小芹調皮的說道。

「怎麽會呢!」我抱著她親了又親。

接著,我打電話給阿剛,告訴他,這幾天他可以選一天來插小芹,不過有三個條件,一是他必須提供沒有性病之類的證明;二是只能在我家插小芹;三是這次只能入小芹的小穴,如果他還想插其它的洞,以後再說。阿剛說只要讓她一親小芹的芳澤,他什麽條件都答應。

過兩天,也就是到了約定的日子。我事先設好了攝像頭,讓阿剛在我家上小芹,就是為了我可以拍下這出激情戲。到阿剛快到時,我告訴小芹有攝像頭這回事,並告訴她,她不用感到拘束,只要她玩得高興,我也會很高興的。然後我讓小芹躺在床上並分開雙腿,我撥開她的內褲,親手將一粒避孕膠囊塞入她的小穴。

一會兒阿剛就來了,顯然剛洗過澡。我接過他的健康證明,然後出了閒逛去了。

晚上回來以後,小芹已經洗得乾乾淨淨在等我了。我迫不及待地打開電腦,然後我邀小芹一同欣賞白天他與阿剛的激情片段。果然是極為精彩的春宮戲,尤其是女主角還是我的淫蕩女友。

畫面顯示在我走了以後,小芹請阿剛進入臥房。阿剛一把抱住小芹,用嘴在她臉上一陣狂吻。可能由於知道有攝像機這回事,小芹這時還只是被動地任阿剛吮吻。

阿剛過完口癮後,假惺惺地對小芹說:「嫂子!我仰慕你很久了,所以才使了這麽一個損招,你不會怪我吧?現在我們可以再進一步嗎?」

小芹用低得不能再低的聲音說道:「難道要我自己動手脫衣服嗎?」

「當然不需要啦!就讓我來效勞好啦!」阿剛喜孜孜地開始脫小芹的衣服。

阿剛不是像一般人由外至內的脫衣方式,他雙手直插至小芹的細皮嫩肉,像剝柚子皮似的,三幾下手,就把小芹的內衣連外衣,內褲連外褲剝個精赤溜光。

小芹一手掩著酥胸,一手拿著被脫下來的內褲掩著私處,臉紅耳赤、嬌羞無比的被阿剛抱上床去。

阿剛也迅速把自己變成原始人,雙手搭在小芹肩膊問道:「我們怎麽玩呢?」

小芹向後仰躺下去,嬌羞道:「要煎要煮,由得你了。」

阿剛笑著說道:「好!煎魚要雙面翻,我今個兒就把你翻來覆去玩個痛快!」

阿剛把小芹拉到床邊,並把一對雪白的玉腿高高舉起,讓阿剛握住她的腳踝,把硬直的陽具塞入她毛茸茸的小穴裡面。阿剛背向鏡頭,他的肩膀遮住了小芹大部份的身體。但是小芹臉部的表情清晰可見。在阿剛的肉棒輕扣玉門而入,她的雙眉微皺。

但當男人的肉莖在她身體裡進出時,則流露著滿足的笑容。這種床上的風情,是我最為欣賞的。

我完全被小芹性交時的美態所吸引。透過電腦的螢光屏,我看到小芹的俏臉上春意盎然。她媚目如絲,時而將她白嫩的手兒輕輕撫摸著阿剛的胸肌。她的粉腿高高地舉起,腳踝上還帶著那條我送給她金腳鏈,使她一對白晰細嫩的腳丫看起來更加性感迷人。

阿剛不停地扭腰擺臀,落力地把粗硬的肉莖往小芹的陰戶狂抽猛插。然而沒多少時間,他臀部的肌肉劇烈地顫動著。看來正往小芹的陰道裡輸入精液。而這時小芹的四肢也像八爪魚似的緊緊將阿剛環抱著。

良久,小芹的肉體才和阿剛分開來,兩人並排地躺著休息。我可以看到小芹那個剛被男人的陰莖抽送過的陰戶。小芹的陰毛稀疏,飽滿的大陰唇由於剛受過男人恥部的碰撞,顯得有點兒紅潤。小陰唇稍微凸出,遮蔽著陰道的入口。突然,隨著她的大腿動了一動,她那盛滿精液的小肉洞隱約一露,可是又迅速讓閉合的陰唇遮蔽。小芹渾圓地粉腿白裡泛紅,勻稱得仿如白玉的雕塑。兩隻玲瓏的肉腳更是晶瑩可愛。

這時,小芹的腳兒忽然縮走。原來她起身下床,蓮步姍姍地走出房門。過了一會兒,小芹手裡還拿著一條熱氣騰騰的濕毛巾。她細心地替阿剛揩抹了下體,然後把毛巾放到床頭櫃上。接著躺在他懷裡,把他軟下來的陰莖含入她的櫻桃小嘴裡吮吸起來。

阿剛連忙阻止道:「大哥只允許我玩你的小穴!」

小芹邪邪地笑著,仍然用她鮮紅的舌頭在肉棒上纏來繞去,一雙如絲媚眼還不時飄向鏡頭。我也激動起來,小弟弟緊頂著內褲,似欲沖天而出。我將手伸到身邊的小芹兩腿間,她也看的傻了,兩腿間濕漉的程度顯示出她的慾火跟我一樣熾熱,我脫下內褲,將她拉到身上,以背位坐姿,我將的肉棒猛地送入她的肉洞中。

「啊!」小芹叫了一聲,仍然繼續盯著屏幕。我一邊看著屏幕,一邊用粗壯的肉棒緩緩的抽送著她的小穴,經過我的調教,小芹現在的口交技術很是了得,她一會兒把肉棒整條含進小嘴,一會兒又吐出來用唇舌舔舐。眼見阿剛的陽具又漸漸地硬起來,估計他又要和小芹梅開二度。小芹仍然津津有味地吸吮著粗硬的肉棒,她昂著雪白的粉臀正對著鏡頭。小芹剛才離開時,可能沖洗過,所以她的陰戶看來很潔淨。我又把注意力移向她的腳兒。小芹翹著粉紅的腳底,圓潤地腳後跟,還有那帶著那金光閃閃腳鏈的小腿。

小芹忽然移動了,她蹲在阿剛的上面,扶著硬直的肉棒,把陰戶湊過去,套上他的龜頭。然後把白嫩的粉臀上下活動,使阿剛的肉莖在她肉體裡出出入入。

高精度地攝像頭使性器官交合的情形清晰地顯示在螢光幕上。小芹套入時,雪白的大陰唇被阿剛的硬物頂得向裡凹進去。當肉莖向外退出時,又把陰道裡的嫩肉帶出向外翻。套弄過一會兒,小芹可能有些累了,就走到床下,然後轉身趴在旁邊的牆壁上,同時不斷地搖晃著臀部,像只發情的母狗,等待著被人奸插!

阿剛提著肉棒在小芹的小穴上不緊不慢地磨著,小芹以幽怨的眼神看著阿剛。

阿剛趁小芹一不留神,猛地將肉棒插到底。小芹「啊」的一聲淫叫,然後頻頻將臀部向後迎送。阿剛則以猛烈地攻勢將小芹插得哇哇直叫。最後,阿剛還是在小芹的小穴深處一瀉如注,然後小芹又將他的肉棒舔得乾乾淨淨才放他回去。

看完這精彩地一幕,再看看小芹,她早已閉上眼睛,享受著我下面的抽插。

我停止運動,小芹慢慢轉過頭來,以詢問的眼神看著我。我略帶責怪地問她:「我不是說過只準他入你的小穴嗎!」小芹笑嘻嘻地說:「那,你要怎樣懲罰我呢?」

於是,我拿出一跟繩子將小芹的雙手綁在身後,然後用一條圍巾蒙住她的眼睛。

接著,我開始在小芹身上上下其手,由於被蒙著眼睛,小芹不知道我要怎樣弄她,所以顯得特別敏感。我僅僅這樣手口並用的玩弄了她幾分種,小芹就進入了高潮。同時,我將陽具插入她小穴,享受著小穴不停吸吮的感覺。

等小芹高潮過去後,我把繩子和圍巾解開,讓小芹趴著並翹起雪白地大屁股,然後把一根電動陽具插入已滿是汪洋的小穴。小芹即時High了起來,同時我將肉棒緩緩插入她的肛門,這時她的直腸裡已分泌了不少淫液,我慢慢地抽送著。雖然小芹的小穴很普通,但是她的直腸裡卻生著大大小小突起,刮著我的龜頭好不舒服,同時從相鄰的陰道裡傳來電動陽具的振動。在小芹經歷了N次高潮後,我終於在她的直腸瀉了精。

第二天晚上,吃過晚飯以後,我來到阿剛家興師問罪。在我敲了半天門後,阿剛僅穿著內褲來開門。看見是我,他不耐煩地問:「有什麽事?」我不由分說地進入客廳,阿剛關上門跟了過來,我對他說:「我不是警告過你,只許入小芹的小穴嗎,現在你看怎麽辦吧?」這時,阿剛的女友阿芬一絲不掛地從臥室裡出來,淫蕩地看著我:「那就用我的身體向你賠罪好了!」阿剛悻悻然道:「我們剛開了個頭,你就來了。

現在要不要一起來。我不介意的。「我當然恭敬不如從命啦。三兩下脫光衣服,阿芬讓我坐在一把椅子上,然後跪在我的跟前,毫不憂鬱地將我的肉棒含入嘴裡。阿芬一邊吹著,一邊翹著屁股,阿剛很有默契地從後面插入阿芬,並猛力抽送起來。很快,阿芬已經無力再含我的肉棒了,只是扶著我的大腿不停的喘息。

我示意阿剛換個姿勢,於是阿剛讓阿芬站在地上,上身彎下與地面平行,阿剛依然從後面抽插阿芬,並抓住她的雙手。我從前面捧著阿芬臉頰,肉棒在她嘴裡急速抽送,不久我射出積累了一天的精液,有一半射在阿芬嘴裡,另一半射得她滿臉都是。

又過了兩天。這天早晨,小芹剛出門去買菜,阿芬就打來電話,原來她已經在樓下等好了。因為上次並沒有真正與我性交,所以這次她瞞著阿剛偷偷跑來想試試我的槍口。這個小蕩婦,看我怎麽收拾她。

阿芬一進來,就迫不及待地脫去衣褲,然後將我推倒在沙發上。兩下扯掉我的褲子,一口含住我的肉棒,橫吹豎吸起來。等到我的肉棒夠硬以後,她就自己騎了上來。

可能由於阿芬性經驗過於豐富,她的陰道鬆鬆的,這樣插起來實在沒有什麽感覺,也難怪那天阿剛會那麽持久。於是我一個翻身將阿芬壓在身下,然後用肉棒在她的小穴裡一邊劃著圈,一邊左衝右突。很快,阿芬的第一次高潮就來了,我抽出肉棒,看見她的穴口正一張一合地向外擠著淫水。我等她高潮稍退,問起她小穴為什麽會這麽松。

據阿芬說,自從她14歲那年被她的養父強暴以後,她就放縱自己,先後跟不下20個男人搞過無數次。現在阿剛是她真正的男人,但她仍然不介意與別的男人一起經歷性體驗。

我提議為阿芬拍些激情照,她高興地擺出各種淫蕩的姿勢讓我拍。我還拍了一些阿芬為我口交與肉棒插入小穴的照片。還有一些阿芬性器官的大特寫。自從拍了小芹與人偷幻以後,我開始對激情照片與錄像感興趣了。

接著,我要搞阿芬的後門。阿芬說,最近幾天她沒有與阿剛做肛交,所以要求我先幫她灌腸。我建議再加一點調味品--讓她扮演一次母狗。阿芬欣然讓我用狗項圈套住她的脖子,然後牽著她來到廁所。我讓她將一條腿翹起,就用這個姿勢幫她灌了腸。然後再牽著她來到臥室的穿衣鏡前,讓她像狗一樣匐在地上並翹起屁股。我就壓在她背上,將肉棒慢慢插入她的肛門。

阿芬的直腸顯然比她的陰道緊得多,不過她似乎對肛交並沒有什麽感覺。但她發現她的乳房特別敏感,所以在我的前後夾攻下,她還是再次達到了高潮。我再次將肉棒插入她的小穴並一洩如柱。最後免不了再來幾張特寫,其中有一張是我讓阿芬用力扳著她自己的屁股,將她那精液汪汪的小穴展現出來的大特寫。

我們又玩了許久,一直到小芹快回來之前,我才放她回去。由於房間裡的攝象機一直就沒有取下來,自然這次我將阿芬當作母狗玩弄的激情戲也毫無例外的攝了下來。

改天刻張盤送給阿剛,也算是對他的回敬。

過了兩天,阿剛打來電話與我談伴侶交換的事,我說要先問問小芹。這天晚上,在我把小芹幹得欲仙欲死之後,我跟她談起這事。說阿剛又拿那些照片來要挾,要與我們玩性伴侶交換。小芹問我怎麽想,我說只要她說好,我就沒有問題。

小芹歎口氣說:「我也知道你們男人是不會滿足於一個女人的,反正我已經和阿剛做過一次,再多做兩次沒有多大區別。到是不讓你搞一搞他的女朋友,反倒便宜阿剛了。」殊不知,阿芬的三個洞我都已經進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