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吧包廂裡的荒誕經歷

高二暑假的時候,那時的我實在不學好,每天都騙家裡說去補習班學習,實際上卻是偷偷去了網吧。一整個暑假,天天泡網吧,卻也讓我有了一次荒誕的性經歷。

我這人去網吧有一個毛病,那就是喜歡去包間,原因有兩個,一是大廳裡的煙味實在太重;二是喜歡上成人網站,所以在大廳裡不方便,而且經濟條件也允許,所以自然是每天包一個包間,在裡面泡一天。

而那一天,我還是習慣性的去了我常去的那家網吧,和網管打了個招呼(天天都來,熟悉了)道,「東哥,還有包間嗎?」

「你小子還真準時!呵呵,包間都滿了,就一個雙人間,不過裡面有一個人了,要不要,要的話給你會員價再打七折。」東哥抽著煙,邊給別人調試主機邊對我說。

「哦,有人了啊,行啊,就那間了,到時候要是有包間空出來了,你敲門告訴我一下!」

「成啊,2號間,你自己去吧,我這有活呢。」

「行,走的時候給你結帳!」說著我便向二號包間走,門上的毛玻璃透出了燈光,看來是真的有人,我也沒多想,直接按下門把手推門走了進去,不過接下來的情景確實嚇了我一跳。

只見紅色的長沙發上躺著一個半裸的年輕女人,酥胸半露,一隻白嫩的小手正握著一隻飽滿的乳房用力的揉搓著,而另一隻手則從短裙下伸了進去,揉搓著自己的陰唇和陰蒂,肉色的紗質透明小內褲掛在修長白皙的右腿上。年輕女子嘴裡還發出「哦!」、「啊!」的叫床聲,和電腦上正在播放的日本黃片裡女優的聲音交相呼應著。而她顯然沒有注意到我的到來,還在繼續用力揉搓著陰蒂和乳房。

「我操……」我吃驚的下意識地說了一句。

不過這一句話也驚擾了正在自慰的年輕女子。「啊!你……你怎麼進來的?你……你快轉過去!啊……」她慌張的叫了出來,並且趕緊用手擋住了自己私處和乳房。

雖然我也不是什麼正人君子,而且也被勾的欲火焚身,但是做人起碼的道德還是有的,所以我還是轉過了頭,但是心裡已經開始yy怎麼樣才能把她弄上床了。

一陣悉悉索索的衣料摩擦聲音,不一會兒背後便沒了聲音。

「好了!」聲音倒是很好聽,但是似乎充滿了火氣和羞澀。

我轉過頭,這時候她已經穿好了衣服,雖然還是有些淩亂,hhhbook.com但是至少不是那樣衣不遮體了。粉色的短裙,白色的女士襯衫,腳上是白色耐克板鞋,披肩長髮被染得透著一點酒紅色,五官精緻,小嘴不大,臉蛋粉紅,嬌嫩欲滴,不知是氣的還是害羞的。

我見她坐在外面的電腦前,沒有起身的意思,便說:「美女,是不是該讓個道,讓我進去啊?」

「啊?哦,好!」她顯然緊張的要死,換做誰被人撞破這種事情也要羞憤的找個地縫鑽進去了。

我坐到電腦前,開機,上qq,開網頁,一切如常,但是心裡面卻是火熱難耐,通過眼角的餘光中觀察,她顯然也有些手足無措,胡亂的操作著電腦,不知道該做些什麼,還時不時的蹭蹭雙腿或者用手弄一弄內褲,估計是下面淫水流出來了吧!我色色的yy著。

她顯然也發現我再看她,沒好氣地說:「看什麼看!」

「呵呵,青春啊,就是暴走的性欲。」我笑著說,說完也不管她臉色多難看和尷尬,回頭開始弄我的電腦。

不過我卻是沒有玩遊戲,而是直接點開了sexinsex,也就是色中色網站的主頁,開始看起了黃色圖片。看著一張張讓人噴鼻血的圖片,我感覺欲火越來越旺盛了,下面的那位兄弟也早就高高的抬起了頭。

而眼角的餘光告訴我,她也在偷偷的轉頭看著我的電腦。這使我心思漸漸的活絡起來,似乎這女的很欲求不滿啊,我是不是該發揚一下風格,滿足一下她?

「要看一起看,小心脖子扭到,再不就落下個斜眼病!」我好笑地說道。

「哼,不要臉,你還看這種圖片!還是不是男人!」她紅著臉說。

「我不是男人?這才是男人應該看的呢!男人就該看這個,就該上這樣的網站!怎麼?不服氣?要不要我證明給你看一下,我是不是男人!男人,是在床上才能體現出來的!」

「你,你也不知道羞!」

「是,我不知道,你知道!羞得乳房都露出來了!」

「你乳房才露出來呢!」

「呵呵,反正我是要繼續看,你愛看呢,就湊過來看,不看就別打擾我!真是的,被你勾的欲火焚身,還不讓看片子發洩了!」說完我也不理她,直接點開了線上電影,開始看起了黃片。

看著片子裡男人把女人幹的啊啊大叫,我實在興奮的不得了,不過耳邊卻聽到了她粗重的喘息聲,我轉過頭,只見她雙眼含春,臉蛋粉紅欲滴,胸部隨著粗重的呼吸一起一伏,從半敞開的領口處能依稀看到在紫色的內衣下襯托的雪白的乳肉。而這時的她也靠的我很近,甚至那粗重的呼吸都要打到我的臉上了。

我則偷偷的把手伸了過去,握住了她白嫩的小手,她微微一頓,也任由我拉著,並且拽著我的手緊緊的,似乎越來越投入到黃片中了。既然人家這麼上道,我也就不再客氣了。

我慢慢的挪到了她的旁邊,伸手摟住了她的腰,細細的,隔著衣料,能感受到滑嫩的肌膚。隨著片子裡戰鬥的愈發激烈,她也開始有些受不了了,左手又伸到了裙底,隔著內褲揉搓起了陰蒂。這時候的我也激動的有些抑制不住了,將她拉到我電腦前,我則跨坐在她的身後,她倒也不反抗,任由我擺佈,不過想想也是,自己手淫都被我看到了,倒不如一不做二不休,滿足一下好了。

我從後面伸出手抓住她兩隻豐滿的乳房,乳房軟軟的,彈彈的,感覺像是水做的一樣,輕輕的揉捏著,感受著她紫色內以上的蕾絲花紋,時不時還輕輕的捏捏那兩個勃起的乳頭,每到這時都能聽到她可以壓制卻又情不自禁的呻吟聲。

到了這種地步,我也不再壓抑自己的欲望,本來這幾天就沒有見到我的女朋友,倒不如現在發洩一下好了。想著想著,我便吻住了她的脖子,淡淡的汗香吻混著清新的浴液香味,柔滑的肌膚,實在是不可多得!她也開始漸漸的放開了,並且主動地回頭吻住我的嘴,因為天熱,而且兩人正在激情,她更是渾身香汗淋漓。

我輕輕的解開她襯衫上的扣子,女式襯衫從肩膀上滑下,露出了她雪白的香肩。紫色的內衣被我拉到了肩膀上,露出了兩隻飽滿的乳房,紅紅的乳頭在不大的乳暈襯托下,就像雪白的冰激淋上點綴的櫻桃,此刻正俏生生的立在乳房上,展示著它對男人的吸引力。

我拉著她起身,將粉紅色的短裙和已經濕漉漉的肉色紗質內褲脫下,同時也把自己的褲子和內褲一起脫了下來。將她轉了一個身,面對著我坐了下來,伸手揭開她的內衣,從肩膀上脫下,並且一口嘬住了那少女般小小紅紅的乳頭,一隻手抓住另一隻乳房,不停地揉捏,變幻著各種形狀,另一隻手則從她的後面撫摸著她的陰戶。

她的的陰毛又細又軟,因為被淫水沾濕,此刻都貼到了陰戶上,將本就陰毛不多的小穴口露了出來。兩片肥厚的大陰唇上沾滿了淫水,又軟有滑,摸著極有手感,小穴口窄窄的,我順勢將一隻手指插了進去,陰道裡緊緊地,火燙的陰道壁顯示著它主人此刻的熱情和渴望。我也不在忍耐,抬著她的屁股,將雞雞對準了小穴口,說:「咱們互相滿足一下吧,怎麼樣?」說罷,也不等她回答,我按著她的屁股,同時胯下向上一頂,整根肉棒一下子沒入到她的小穴中。

「啊……好脹!」

對於突然的插入,她顯然還有些不適應,身體猛地向上竄,但是我用力的固定住她的腿,享受著這一刻下體被緊緊包裹的感覺,因為沒有帶套子,甚至能夠感覺到她小穴對我肉棒的吸吮,熱熱的,一縮一縮的。停了幾秒鐘,我已經迫不及待的要開始抽插了,誰知道我還沒開始動呢,她倒是開始前後擺動腰肢,主動地開始套弄起來了。

「啊……舒服……啊……快點……我……啊……沒力氣了……你……啊……快點動……哦……」沒一會,她就開始欲求不滿的浪叫了起來。

「嘿嘿,行啊,讓你知道什麼叫男人,小欲女!」說罷,我一把抱起她,卻沒有把肉棒抽出來。將她放到沙發上壓在我身下,將她的雙腿夾在我的臂彎裡,雙手把住她的潤滑的細腰,將肉棒抽出的只剩一個龜頭在小穴口,又狠狠的整根插了下去。

啪的一聲肉體撞擊的脆響,緊接著,「哦!」的一聲,是她貌似痛苦實際興奮的呻吟聲,不過她沒有真的大聲叫出來,畢竟這是網吧,叫的聲音太大了,外面會被聽到的。看她興奮卻又刻意壓抑的樣子,我心中立即火熱起來,存心要捉弄她,立即開始一頓狂風暴雨般的抽插。

「嗯……哦……你……輕點……啊……不行……了……啊……太爽了……輕點……啊……我……啊……要……受不了……了……啊……哦……會……叫……出來……的……啊……幹……用力……啊……幹……」她顯然是興奮的不得了,一會說輕點,一會又說用力,心中存有理智,卻正在被欲望慢慢侵蝕。

我也不怠慢,雙手放開她的細腰,轉而抓住了她兩隻飽滿的乳房,細細的感受著那柔軟的觸感,用力的頭捏著,看著她微微皺起的眉頭,聽著從她咬住的嘴唇中發出的壓抑的浪叫,我渾身充滿了使不完的力氣,肉體撞擊的啪啪聲更頻繁了!

「哦……幹……死我了……啊……哦……你……你野獸……啊你……草……死……了……啊……哼嗯……哦……天啊……來了……我要來……了……快……快……快點幹……啊……爽死我……吧!」因為之前看片子時自己就手淫了一會了,這會兒沒幹多久她就來了高潮,雙腿死死的盤住我的腰,我俯下身去親她的嘴,她卻一下子抱住我的後背,小嘴一口咬住我的肩膀,免得自己叫出聲音。

對於快來高潮的女人,我一向本著讓她爽死的基本原則,開始忍著肩膀上的疼痛,加快速度瘋狂的抽插,因為在高潮中被插才是最舒服,讓女人有一種上天堂的感覺。每一次抽插都是只留一個龜頭然後狠狠地貫入她的陰道中,直到龜頭撞上她脆弱敏感的花心為止,肉體的劇烈碰撞更是讓她的陰部開始紅腫充血。

「高潮了……啊……你……太……厲害了……被……你幹死了……啊……死了……啊……真的……爽死……啊……幹我……哦……繼續……幹我……啊……讓我……死吧……死在……你身下……啊……」在激烈而不停歇的高潮中,她鬆開了我的肩膀,瘋狂的叫了起來,雙眼更是迷離無神,顯然是劇烈的高潮讓她有些失控了。

這時候我明顯感覺到盤著我腰部的雙腿開始不停地抽搐,並且越來越劇烈,眼睛也開始有神,這時她突然開始大叫起來:「啊……不行……了……快停……快……啊……要……噴出來……了……啊……停下啊……哦……我……啊……要噴……出來……了!」

「什麼要噴出來了?」我疑惑地問。

「我……啊……我……要……啊……尿出來……了……快……哼……啊……停下……要……憋不住……了……啊……」最後一聲亢奮的尖叫,我感覺到有一股很強的水流打在了小腹那裡,我趕緊停下來,只見從她下體的肉縫那裡噴出了一股強大的水流,沒想到她居然會在高潮的時候失禁,這令我大為興奮!

她緊緊地抓住我的胳膊,雙腿劇烈的顫抖,每顫抖一下,下體都會噴出一股尿液,嘴裡卻是帶著哭腔地說:「嗚嗚……怎麼辦啊,都怪你……害死我了,我都尿出來了!我恨死你了!」

「這有什麼可恨我的啊?難得你不爽嗎?」

「爽是爽了,可是太丟人了啊!嗚嗚……我男朋友都沒看我尿過……嗚……嗚……」

「呵呵,那這回我豈不是賺大了?」說罷我有用力的抽插了一下。

「啊……別插了……不行了……我不行了,求你了!饒了我吧,下麵都要抽筋了!」

「真的假的啊?啊?」我又是狠狠地抽插了幾下,發現她都有要翻白眼的跡象了,看來是真的不行了,可能使剛才的戰鬥太激烈了吧。我實在不捨得把雞雞拔出來,便把她抱起來放到我腿上,在沙發上坐了下來,緩緩地抬起放下她的屁股,讓肉棒可以輕輕的插弄她。

「你有男朋友了?」我問道。

「是啊……哦……舒服……不過……他沒有你這麼……厲害……下面沒有你的大……啊……別動了,壞死了……哦……」嘴裡雖說不要,但是手卻抱住了我的腦袋,嘴裡還發出了輕輕的呻吟聲。

「呵呵,你多大啊?下面這麼緊,做過幾次了?」

「我16了……就和我物件做過2次,啊……不過,沒有和你這麼刺激……哦……但是也很舒服……才在網吧裡看片子的……結果忍不住了……啊……所以遇到……啊……你的……」

「呵呵,看來還讓我撿了個便宜啊?沒開苞多久的小處女啊!呵呵!今天我們好好爽爽啊!」說罷,我一把抱起她,將她放在電腦桌上,白白的屁股半懸在外面,有些紅腫的小穴上蘸滿了淫水,亮閃閃的,十分的誘人,我把住她的雙腿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抽插。

「你……你怎麼……啊……又來了……我……啊……還沒有……緩過來……呢……啊……疼……你撞的……啊……我下麵……好疼……」

「疼?那你爽不爽啊?」

「啊……你討厭……啊……爽……哦……好爽……用力……草我……吧……啊……」

「你說的啊,今天死在我胯下可別怪我!」

「啊……要是……被你……草死……了……啊……我……也滿足……了……啊……哦……快……草死……我吧……啊……嗯……快……草……」初嘗性滋味的小女生就是欲求不滿,我也放開了用力的抽插,畢竟不是自己的老婆,可以放開了蹂躪,我在她的身體上瘋狂馳騁,盡情發洩著隱藏在心底的獸欲。

「用力……啊……草……死……我了……親愛的……下麵……要被你給……啊……插爛了……哦……我都……麻痹了……哦……你的……大肉棒……頂死我了……啊……要頂穿了……啊……」

她一邊說一邊用手死命的揉搓自己的乳房,好像能擠出奶一樣。我則是一邊親吻著她細嫩的美腿一邊通過肉棒感受著她陰道裡的緊束和潤滑。亮晶晶的淫水將我們下體的毛髮都打濕了,拉出了一條條銀色絲線,魅惑而誘人。

「親愛的……你……快點……啊……快點來吧……我……我……啊……要不行了……要被你給……啊……哦……草死……哦……了……要……沒知覺了……你……哦……快……射吧……求你了……」又抽插了20分鐘,她實在是受不了了,我也快射了,但是我還在堅持,畢竟這麼好的小穴可是不多見,一定要一次幹個夠本。

人終究是有極限的,我趕緊又加快了抽插速度和力度,雙手死死地抓住她的乳房,瘋狂的撞擊著她柔軟脆弱的小穴,恨不得把兩個睪丸都塞進去。

「啊……你……你來不來……啊……怎麼……又幹上了……我都快要……不行……啊……了……求你……哦……快來吧……射給我……吧……啊……啊……不行了……我……我又……要來了……啊……草……草……草死我了……哦……嗯……快……我……我……來了……來了……啊!」

在我最後的瘋狂抽插下,她再一次來了高潮,雙腿劇烈的顫抖,我的肉棒明顯的感覺到她陰道的一陣陣有力的收縮和吸吮,而我也經受不住這樣的刺激,趕緊抽插了數下,一下子從她的陰道裡拔出肉棒,她的一股淫水被我帶了出來,劃出一道閃亮淫靡的拋物線,我也將一股濃濃的精液射了出來,噴濺到了她白皙中透著粉紅的臉頰上,飽滿的乳房上,小巧的肚臍裡……

一切風平浪靜之後,我和她相視無言,畢竟只是欲望作祟而已,笑一笑也就讓這隨風飄散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