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擊女教官

方偉強不理會繼續挺進,張慧怡再次發出慘叫,臉上露出痛苦難當的表情,身體像要逃走似地移動著,大腿肌肉緊縮雙腿亂踢。

「不要啦!痛…..好痛啊…」

「嘿……誰叫妳不乖乖的聽話。」

「嗚……好痛…..裡面真的好痛…」

「這還是剛開始,待會兒有妳好受的。」

方偉強用力往前插入,只覺的穴內肉壁越來越狹窄,直把他粗大的肉棒緊緊夾住,張慧怡痛的哭不停道:「好痛….不要再插進去了,我快痛死了。」

方偉強心知將要突破她的處女膜了,於是淫笑道:「等一下妳就成為真正的女人了。」

張慧怡聞言想極力掙脫,但是方偉強已經深呼吸一口氣用力插入了,張慧怡感到一陣如同要將全身撕裂的痛楚,整個人跪了下去,張慧怡知道自己最寶貴的處女之身已經被方偉強奪走了,眼淚如同泉水般潸然而落。

方偉強仍然用力抽插著,淫笑著道:「媽的!原來幹處女這麼爽,看來以後要多找幾個處女來試試。」

過了十幾分鐘後方偉強將肉棒拔出,一股精液直噴而出,方偉強臉舒坦笑著道:「嘿…..爽!真他媽的爽。」

張慧怡紅著眼睛以怨毒的眼神看著他,方偉強不逃避面對著她冷笑道:「妳現在已經成為我的女人了,好好地跟胡教官學習怎麼服伺我,包妳逍遙快活。」

另一方面胡美月與王少明,林志雄兩人的戰事也已經結束,方偉強吩咐兩人收拾一下現場他則對胡美月道:「小淫婦被兩人前後夾攻幹的很爽吧!」

胡美月露出悲戚的眼神望著他,方偉強冷笑道:「我走了!好好開導那個丫頭,不然的話後果妳應該知道,哈……」

話說完三人已先行離去。

胡美月跪在張慧怡前面淚流滿面地道:「對不起!是我害了妳。」

張慧怡滿懷恨意地看了她一眼,接著一巴掌打在胡美月的臉上後放聲大哭,胡美月摟著她輕撫她的背部道:「哭吧!大聲地哭吧!誰教妳跟我都是不幸被惡魔看上的祭品呢。」

此時窗外開始下著細雨,也許上天正為這兩個不幸的女人流淚吧…..

(4)

一個星期後張慧怡轉學離開了學校,胡美月看著她離開心中充滿了愧疚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的原故,也不會讓一個天真的少女失去最寶貴的貞操望著張慧怡離去的背影,胡美月只能暗中祝福以後她能平安快樂。

三天後,胡美月走在回家的路上,忽然背後有人拍了她一下,胡美月回頭一看原來是方偉強,胡美月臉色忽然變的很難看,方偉強笑道:「怎麼了?難不成怪我這麼多天沒來好好安慰妳是不是?」

方偉強伸手想要抱住她,可是胡美月用力將他推開生氣的道:「你太過份了!」

方偉強笑道:「別這麼生氣嗎?今天是有件事要妳幫忙。」

胡美月驚懼地道:「你…你又想叫我幫你害人是不是?」

方偉強輕撫著她的臉蛋笑道:「妳還真是聰明,一猜就猜中了。」

胡美月用力抵抗,方偉強見狀怒由心生一拳打在她的腹部,胡美月只覺的腹部一陣劇痛便暈了過去,方偉強望了一下四週並沒有人看見,急忙將胡美月抱入車中急駛而去。

一陣耀眼的燈光將暈倒的胡美月照醒了,胡美月張開眼睛後發現身上的衣物已經被脫光,而自己正被綁在一個”大”字形的木架上,而方偉強就坐在對面色瞇瞇的看著自己。

胡美月怒道:「你這個瘋子到底要做什麼?」

方偉強走過來伸出手撫摸那豐滿的乳房笑道:「沒錯!我就是個可以讓妳變成母狗的瘋子。」

方偉強用舌頭輕舔著她的臉龐淫笑道:「今天我就讓妳這頭母狗知道違背我的下場。」

胡美月聽後心中忽然覺的一陣寒意,她知道方偉強是不會憐香惜玉,他想出來的花樣絕對是讓人無法忍受。

方偉強將她從木架上放下來後用條狗鍊栓住她的脖子,方偉強冷笑道:「妳這個賤人現在就讓妳嚐嚐當母狗的滋味。」

只見屋內有個約半公尺高的小欄杆,方偉強拉著她讓她上半身今從欄杆下進入,此時胡美月白嫩的臀部正高高地翹起,一種壓迫感由腰部研蔓延至全身,胡美月的肉穴暴露在空氣中感到陣陣寒意。

方偉強伸出手指插入肉穴中摳挖著,胡美月覺的全身說不出來的難過,想要移動臀部卻礙於欄杆太低無法轉動身體,陣陣騷癢的感覺傳遍全身,胡美月的肉體難以抵抗這種感覺不由得呻吟起來,方偉強拔出手指只見肉穴中淫水早已氾濫。

方偉強淫笑道:「瞧瞧妳這個小蕩婦,浪穴這麼快就溼了,今天老子讓妳這頭母狗玩點不同的遊戲。」

只見方偉強從隔壁房間牽來一條大狼狗,胡美月見後內心燃起的浴火即刻化為恐懼,她驚慌地道:「你…..你究竟要幹什麼?」

方偉強冷笑道:「妳是頭母狗,當然要試試被公狗幹的滋味,這頭大狼狗是我養的非常聽我的話,今天我就讓它來好好享受你那美麗的肉體。」

胡美月聞言驚慌失色道:「不…..不要啊!」

方偉強冷笑道:「妳這賤人一再地違背我,今天再不好好教訓妳的話,只怕就要造反了。」

方偉強在她的肉穴口塗上了牛油,只見大狼狗聞到牛油的味道朝胡美月走去,胡美月奮力想掙脫,可是方偉強抓住了她的雙手讓她無法動彈,她只能眼睜睜地看那頭狼狗朝自己逼近,大狼狗伸出舌頭在肉穴上舔拭著。

胡美月只感到一條又溼又黏的東西在自己陰唇上來回移動著,大狼狗粗糙的舌頭玩弄著肉穴中的陰核,只把胡美月全身弄的又麻又癢,此時方偉強吹了一個口哨再向胡美月的肉比了一比,大狼狗似乎了解他的意思一樣,人立起來將兩條前腿搭在胡美月的臀部上,大狼狗露出四吋長的陽具正準備要插入胡美月的肉穴。

胡美月眼見自己將要被眼前這頭狼狗姦淫,不由得向方偉強哀求道:「不要啊!求求你放過我吧!」

方偉強抓起她的頭髮冷笑道; 「妳這賤人現在知道害怕了嗎?剛才不是很有種嗎?現在妳還敢不敢違背我啊。」

胡美月哭泣著道:「我…..我再也不敢違背主人的意思了!」

方偉強露出得意的笑容道:「很好!這樣才乖。」

方偉強將大狼狗牽回隔壁房間,再出來時方偉強手中拿了一根電動陽具淫笑道:「看妳的浪穴騷成這樣,剛才被狼狗舔完後想必是騷癢難耐吧!」

只見方偉強將手中的電動陽具在她肉穴口不住地來回摩擦,胡美月感受到無比的刺激口中發出如夢囈般的呻吟聲。

方偉強將電動陽具抽出緩緩地遺移向肥嫩的臀部,只見方偉強將電動陽具插入她的屁眼,胡美月霎時痛的流下眼淚,方偉強笑道:「看來這個地方還沒有人開發過,今天就讓我來替妳開苞。」

方偉強將全身衣物脫掉,那根兇猛的肉棒早已挺立,只見他用肉棒在屁眼口來回游移,肉棒頂端滲出淫水潤滑後,毫無示警動作整個肉棒頂端已經進入屁眼,只聽得胡美月大聲慘叫。

「痛…..好痛…..不要啊…..屁眼快撐破了…..饒了我吧…..求求你。」

「嘿…..再忍耐一會兒,老子保證妳從來沒有試過這種滋味。」

「我受不了…..拜託…..快抽出來…..痛…..好痛啊.…屁眼快裂開了。」

「比起妳的初夜被老公開苞還要來的痛吧!哈……」

方偉強深吸一口氣將肉棒整根插入,只見胡美月痛苦難耐忍不住哭泣起來。

方偉強見狀停止動作輕撫她的背部道:「小寶貝不要哭,我我動作輕一點便是。」

此時方偉強將手上的電動陽具插入她的肉穴中,胡美月只感覺到陣陣酥麻的感覺取代了痛楚,嘴裡忍不住呻吟起來,方偉強見她不再疼痛開始在她的屁眼中緩緩抽送。

此時原本狹窄的肉壁已能容下肉棒不再疼痛難當,隨著方偉強肉棒的抽插一陣陣莫名的快感傳遍了全身,胡美月忍不住扭動著臀部以迎合肉棒。

「嘿…..小淫婦浪穴跟屁眼插滿了老二的滋味不錯吧!」

「哼…..啊…..屁眼及小穴癢死了…..快…..用力….啊」

「啊…..舒服…..插入花心了…..哼…..快爽死了….啊」

「嘿…..瞧妳這副騷樣,看老子幹死妳。」

方偉強眼見胡美月淫蕩的模樣,更加使力抽插直把胡美月幹的嬌喘連連高潮迭起。

兩人交合兩個多鐘頭後胡美月終於求饒道:「饒了我吧,再繼續我會被你幹死。」

方偉強冷笑道:「饒了妳?可以,不過明天妳要幫我做件事。」

胡美月道:「你要我做什麼事?」

方偉強笑道:「聽說教音樂課的楊雪玲是妳高中時的學妹是不是?」

胡美月驚道:「難不成你………」

方偉強淫笑道:「嘿…..不錯我就是想要上她,這間學校我看的上眼的女人除了妳之外,就只有張慧怡跟楊雪玲,雖然張慧怡離開了這間學校但我也幹過她了,現在就剩下楊雪玲我尚未得手而已,不過妳放心這次我不會再用強姦的手段,只要妳明天放學後約她到學校附近的”夢鄉”PUB內我自然有辦法把她弄上床,怎麼樣妳答不答應?」

胡美月心知自己非答應不可,不然等一下不知道還要吃多少苦頭於是便點頭答應。

方偉強放開了胡美月並將她身上的狗鍊解開,方偉強摟住她的腰部輕吻著她的櫻唇道:「妳只要乖乖地聽話,我保證會很溫柔地對妳。」

胡美月讓他輕吻著雙手情不自禁地抱著他。

方偉強撫弄著她的秀髮笑道:「我的小寶貝,這樣才乖!明天放學後千萬不要忘了。」

隨後胡美月穿好衣服方偉強送她回家,在車上胡美月一言不發,到達胡美月家門口她的丈夫也剛好回到家。

胡美月的丈夫問道:「這位是?」

不等胡美月回答,方偉強笑道:「這位想必是師丈了!你好,我是胡教官的學生,因為在路上碰見教官所以就順路送她回來。」

胡美月的丈夫笑道:「原來如此,那麼還真的是謝謝你了!要不要進屋裡喝杯茶呢?」

只見胡美月的臉色變的很難看,方偉強看後笑道:「不用了!改天有機會我再來打擾,再見!」

胡美月的丈夫道:「既然如此,美月我們進屋吧!」

方偉強趁兩人轉身後在胡美月的臀部摸了一把,只把胡美月嚇的花容失色,丈夫察覺她的臉色有異連忙問道:「妳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

胡美月含糊地回答道:「沒…..沒什麼!」

聽見方偉強的車聲揚長而去,胡美月心頭的大石才放下。

當晚,胡美月在洗澡時拼命地沖洗全身每寸肌膚,她試著想要沖洗掉方偉強帶給她那股淫亂的感覺,可是這種感覺就像是生了根一般越想忘掉感覺越深,熱水從她的頭頂淋下胡美月將眼睛閉起。

她感覺到方偉強的雙手就如同熱水般咨意地撫慰著身上每寸肌膚,那飽受摧殘的嫩穴此刻又開始騷癢起來,她忍不住將手指撥開花瓣輕拈著那粒珍珠,只是短小的手指又怎能令她滿足呢?

胡美月那起蓮蓬頭想要塞入,但是冰冷的器具又怎能跟又熱又硬的肉棒相比呢?

此時胡美月多麼渴望方偉強在她身旁,好讓他那兇猛的肉棒來姦淫自己,忽然胡美月看見梳妝鏡內自己的模樣忍不住抱頭痛哭,她心知自己不僅背叛了丈夫而且也害了別人,她只恨自己為什麼沒有勇氣來告發方偉強,自己的肉體為何受不住他魔鬼般的誘惑,難道自己的下意識中渴望著這些變態的行為嗎?

胡美月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也許她不過是具玩偶,一具在方偉強手中任意操縱的玩偶...

隔天午休時刻,楊雪玲正準備下午上課用的教材,此時胡美月到訪並邀約放學後到學校附近的夢鄉PUB小酌一番,楊雪玲不疑有他便欣然答應。

放學後,胡美月懷著不安的心情與楊雪玲到了夢鄉PUB,沒想到不到片刻楊雪玲跟胡美月便已經雙雙昏睡過去。原來這間PUB的老板是方偉強的表哥小高,他們將兩人下藥迷暈後再將她們移往倉庫中姦淫並以攝影機拍下兩人被姦淫的影片。

事後楊雪玲不甘受辱割腕自殺,胡美月悲憤交集決心要擺脫方偉強,她利用小型錄音機錄下了兩人之間的對話,並找了學校的教務主任李建華來主持正義,沒想到李建華為了得到方偉強父親方國威的支持競選下一任校長,竟然將胡美月想利用錄音帶來告發方偉強的事告訴方國威,把胡美月給出賣了。

方國威利用他在商場上的關係將胡美月的老公調到國外出差,胡美月原以為事情可以告一段落,沒想到方偉強找人綁架了她,並放火燒了她的家湮滅所有的證據,而胡美月就永遠成了方國威及方偉強這對父子的性奴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