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擊女教官

說完後便伸出中指及食指伸入她的肉穴中,只見胡美月怪叫一聲,方偉強淫笑道:「小淫婦這麼快就有感覺了。」他將手指拔出放入自己的口中品嚐,方偉強笑道:「有酸酸的甜味呢?老子來品嚐一下!」

於是他將胡美月肉穴上的兩片陰唇撥開,只見淫水不斷從裡面滲出,方偉強以口相就用力吸吻,胡美月覺得自己最敏感的地方被一股吸力往外拉,整個人覺得說不出來的舒服,方偉強看見她的表情淫笑道:「妳這浪貨,老子現在就來收拾妳」於是把她的胸罩也除去,兩隻手掌用力抓著那兩粒豐滿的奶子,一根威猛的肉棒對準早已淫水氾濫的肉穴狠狠地幹下去。

方偉強的女人經驗也算是豐富了,可是跟年紀比他大上七歲的女人做愛,這可是第一次,也因此特別興奮幹的特別賣力。

「嘿…..老子幹的妳爽不爽…..跟妳的丈夫比起來怎麼樣啊?」

「嗯……..哼………啊……..啊……..」

「媽的……爽的說不出話是不是…..再不說老子就不幹妳」

「啊……我……我說……你比他厲害……啊.……..」

「什麼比他厲害?說大聲點我聽不到。」

「嗯…..你…..你在床上幹我…..的功夫…比他厲害..啊…..」

此時床邊的電話響起,方偉強道:「接電話但是別耍花樣。」

方偉強仍沒有停止動作,胡美月無奈拿起話筒,電話那端傳來丈夫的聲音「美月啊!妳身體好一點了沒有?」

此時方偉強像是故意一般,用力狠狠一插只聽見胡美月大叫一聲,電話那端的丈夫緊張問道:「怎麼了?」

胡美月回答道:「沒…..沒什麼…..只…..不過…有隻老鼠而已。」

丈夫道:「沒事就好!今天下班後我儘量早點回去,妳好好休息吧。」說完後電話就掛掉了。

方偉強淫笑道:「嘿…..妳這淫婦竟然說我是老鼠,看老子不幹死妳!」

方偉強再次衝刺,只見胡美月的穴肉被肉棒幹的翻進翻出。

「騷貨還不快點求我。」

「啊…..嗯……求你…..啊…..用力幹我…哼….」

「啊……好…..好爽…..主人的雞巴…..操的我好爽…..啊…」

在方偉強的姦淫下,平日生活嚴謹不茍言笑的女教官,也變成發春的母狗,方偉強抱住她移到落地鏡前,方偉強淫笑道:「妳這頭淫亂的母狗,這就是妳的本性,妳就是這種下賤淫蕩的女人,要用粗野的手段妳才會爽,老子打妳時,妳是不是覺的很爽啊!」

胡美月見到鏡中自己淫蕩的樣子不由得不相信方偉強的話,方偉強淫笑道:「妳喜歡被人打,老子就喜歡打人,我們才是天生一對,以後妳需要人幹時,我絕對免費為妳服務,哈……..」

「啊……我是淫蕩的母狗……你是我的好丈夫。」

「嘿……..這樣就對了,只有我才能滿足妳。」

「嗯……幹吧……請主人用力幹死小淫婦吧……啊……」

「啊……小浪穴快被幹破了……..嗯……..啊………」

「哼…..好丈夫…..大雞巴丈夫…..我要天天讓你操啊.……」

「啊……好……小淫婦快受不了了…..啊………..」

此時方偉強把肉棒抽出放入胡美月口中,只見濃濁的精液射入她的嘴中,方偉強淫笑道:「好好吞下去,這些是我送給妳的”補品”,哈…..」

胡美月依言吞下,方偉強輕撫著她的秀髮道:「這樣才乖!用力將我的老二舔乾淨。」

事後,方偉強穿回了衣服向胡美月道:「明天記得要到學校我還有事要妳辦,記住別想玩什麼把戲,不然的話我會讓妳丈夫好好欣賞你的騷樣,哈………..」

方偉強走後,胡美月暗自哭泣,自己被這個學生抓住弱點,掉入這個魔鬼的陷阱中,將來不知道還要對自己做多少變態的凌辱,但是當他姦淫自己時所獲得的快感是從來也沒有,自己不但未反抗反而變的淫亂,自己這樣怎麼對的起自己的丈夫,胡美月只希望這是一場惡夢,一場能快點結束的惡夢。

(3)

隔天早上胡美月到了學校,打開抽屜後發現一張小紙條,上面寫著”小淫婦,午休時老地方見”,胡美月知道這是方偉強所寫,內心不禁擔心他又要玩什麼把戲。

午休時候胡美月一人來到體育館後面,只見方偉強已經在那裡等她,胡美月臉色鐵青地道:「叫我來這裡有什麼事?」

方偉強笑道:「沒事就不能叫妳來嗎。」說著便把胡美月拉到自己胸前。

胡美月急忙掙扎著道:「現在學校還有很多人,你…你別亂來。」

方偉強從背後抱住她,右手已解開軍服胸前的鈕扣淫笑道:「少假正經了,昨天妳不是像條母狗般,哀求要我操妳嗎?」

胡美月急忙道:「不能在這裡做啊!萬一被人看見我們就完了。」

方偉強將她拉進旁邊的用品室內,右手伸入她的衣服內將胸罩的扣子鬆掉淫笑道:「放心我有分寸,現在有件事要妳去辦。」

此時方偉強的右手正在她的乳房上輕輕揉捏著,胡美月只覺得他的雙手有如充滿了電流般,傳來陣陣又麻又癢的感覺,胡美月全身顫抖地道:「你…你要我做什麼事。」

方偉強輕吻她的頸部道:「女生班二年級的張慧怡妳認識吧?」

胡美月道:「認…認識…她們的軍訓是我教的。」

方偉強笑道:「很好!今天放學後她會留在學校練習跑步,妳想辦法把她帶到這裡。」

胡美月驚道:「你…你要對她做什麼?」

方偉強淫笑道:「這妳就不用管了,妳只要把她帶到這裡就好了。」

胡美月哀求道:「求求你,她還只是個小女孩,你別打她的主意!」

方偉強忽然右手用力掐住她的乳房,胡美月痛的流下眼淚,方偉強冷笑道:「什麼時候輪到妳作主了,別忘記妳只是我的奴隸,我要妳做的事答不答應?」

胡美月流著眼淚道:「放過她吧!你要玩就玩我好了。」

方偉強冷笑道:「想不到妳這頭母狗還那麼有愛心啊!」左手伸入她的裙內,隔著褲襪撫弄著那敏感的地方,胡美月覺得陣陣騷癢的感覺從胸前及腹下傳遍了全身。

方偉強將手指再伸入肉穴中扣挖不停,胡美月全身如被火燒一般呻吟地道:「不……不要,我求你.…」

方偉強淫笑道:「小淫婦妳忍不住了吧,還是乾脆一點答應我,不然等一下有妳好受的。」

胡美月在肉體受盡慾火煎熬下終於點頭答應,方偉強伸出舌頭輕輕舔著她的臉頰道:「我的小寶貝這樣才對,乖乖聽話就不會受折磨了。」

方偉強看著手錶道:「午休要結束了快回去吧,記得我交待妳的事。」說完方偉強先行離開,胡美月將衣衫整理一番後急忙離開走到洗手間,看著鏡中的自己雙頰紅暈像是喝醉酒一般。

剛才方偉強挑起她體內的慾火尚未熄滅,胡美月用冷水沖洗自己的臉部,希望能讓自己清醒一點,面對方偉強將要對自己學生伸出魔爪,自己非但不能阻止,反而要成為幫兇,胡美月心中感到萬分地悲哀。

下午四點放學的鐘聲一響,學校內的學生就如同逃難般離開學校,操場上一條矯健的人影正在跑步著,在操場上吸引了不少男生的眼光,一襲飄逸的長髮,明亮的眼睛,秀麗動人的容顏再加上修長玲瓏有致的身材,被譽為校花她當之無愧。

一群運動完畢的女生向著她說:「慧怡,我們先走了。」

張慧怡微笑點著頭回答。

「張同學。」

忽然有人後面呼喚她,張慧怡回頭一看原來是負責自己班上的軍訓教官胡美月,張慧怡微笑著道:「胡教官有什麼事嗎?」

胡美月看見她那清純的笑容,心中不忍地道:「沒什麼?只是想找妳聊聊天而已,要是妳沒空的話那就算了。」

胡美月正要轉身離開,張慧怡便追上來道:「胡教官,我沒其它事情,我陪妳聊天吧。」

胡美月眼中露出一絲愧疚的眼神,兩人邊走邊談不知不覺走到體育館後面,只見胡美月驚慌地望著四週,張慧怡心中感到奇怪問道:「教官妳在看什麼呢?」

胡美月急忙地道:「沒有什麼!妳快點離開這裡。」

胡美月正準備與張慧怡離開時,從身後傳來陣陣冷笑聲道:「嘿……妳們還想離開嗎。」

兩人一看原來是方偉強,王少明及林志雄三人,張慧怡驚道:「你們想要幹什麼?」

胡美月急忙向張慧怡道:「不要管他們快點逃。」

當張慧怡想逃離現場時,王少明及林志雄已經從前後包圍住她了,方偉強笑道:「阿明,阿雄不要弄傷了我們的小公主。」

只見兩人架住了張慧怡,張慧怡掙扎地驚道:「放開我,你們這些無賴。」

王少明從口袋中拿出一條毛巾摀住她的口鼻,張慧怡聞到一股藥水味便暈了過去,方偉強叫兩人把張慧怡抬進體育用品室內,只見胡美月跪下抱住方偉強哭道:「求求你放了她吧!你們不能毀了她的清白啊。」

方偉強拉起她的頭髮怒道:「妳這賤人,竟然想破壞我的好事,看來不徹底修理妳,妳是不會對我絕對服從。」於是胡美月也被方偉強拖進了用品室內。

張慧怡被迷暈後不知道過了多久,只覺得眼前似有一陣陣的耀眼閃光,張慧怡張開眼睛後發現自己身上僅剩下胸罩及內褲,一個瘦長的人影正拿著照像機對自己拍照,張慧怡驚慌地道:「你…你們到底是誰?要做什麼?」

只見方偉強從光亮處走來淫笑道:「原來我們的小公主醒了。」

張慧怡急忙道:「你們到底要做什麼?快放了我。」

方偉強淫笑道:「放了妳?談何容易,今天是你的成人儀式,我就是主持人,哈……」

張慧怡聽後心中害怕大聲叫道:「救命啊!有沒有人啊!」

方偉強冷笑道:「儘管叫吧!看有沒有人會聽到。」

張慧怡大叫道:「教官,胡教官快來救我!」

方偉強淫笑道:「嘿……,妳想看看她嗎?」

方偉強拉著她走到了隔壁,一幅張慧怡想不到的畫面出現在她眼前,只見她所敬愛的胡美月全身赤裸正趴在地上,口中含著王少明的肉棒,而林志雄正挺起他的肉棒攻擊女教官的肉穴。

兩人口中更以淫穢的字句侮辱著她,林志雄淫笑道:「他媽的真爽,女教官的浪穴果然比出來賣的妓女要緊的多,是不是軍隊常常教妳立正,把穴肉鍛練好將來夾那些大官的雞巴啊。」

王少明愉樂地道:「喔…..爽…..真是爽,阿強這個騷貨經過你的教導後,吹喇叭的技術果然不同凡響,看來以後我每天都要讓她吹一下晚上才會睡的著覺。」

胡美月在這兩人的凌辱下肉穴及嘴巴只能貪婪地吸吻著硬熱的肉棒,已忘卻張慧怡之事。

張慧怡目睹此景後又傷心又氣憤地流下眼淚,方偉強冷笑道:「怎麼了?看見妳心目中的胡教官變成一頭淫蕩的母狗做何感想啊。」

張慧怡終於忍不住破口大罵道:「你…..你們這些畜生簡直沒有人性,狗雜碎不得好死。」

方偉強冷笑道:「嘿…..想不到品學兼優的好學生也會罵髒話,儘管罵吧!等一下我就用我的肉棒操的妳哇哇大叫,哈……」

張慧怡聽見他的話中充滿了邪惡及淫猥,隨手拿起一根球棒就往方偉強身上打下去,方偉強大吃一驚急忙閃過,接著一拳擊中她的腹部張慧怡隨即倒下。

方偉強一把將她抓起怒道:「臭娘們!本來我想要溫柔地對妳,既然妳不識相老子就用強姦的方式來幹妳。」

說完後用力一撕將她身上的胸罩扯下,張慧怡急忙雙手護住自己的胸前,方偉強二話不說將她的內褲撕破只見張慧怡赤裸裸地站在他眼前。

張慧怡此時感到真正的恐懼,雙手不斷鎚打著方偉強,方偉強更不理會將她推向牆壁,令她臉部面向牆壁,雙手抓住她的手腕壓在牆壁上,張慧怡極力掙扎卻無法脫離方偉強雙手,方偉強雙腳撐開張慧怡的大腿,一根硬挺的肉棒已蓄勢待發。

只見張慧怡驚喊地道:「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啊!」

方偉強猙獰地笑道:「嘿!現在求我已經來不及了。」

方偉強腰部用力一頂硬挺的肉棒已達門戶,只見張慧怡慘叫一聲,身體猛烈顫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