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擊女教官

作者:孤寂之狼

(1)

方偉強,王少明,林志雄三人是某間私立高中三年級的學生,這三人有個共同的興趣就是女人,舉凡色情書刊,圖片,錄影帶等等物品三人都各自收藏了不少,經常互相拿來交換觀摩,因此熟知他們性格的人替他們取了一個三賤客的外號,三人也不以為意反而自得奇樂。

最近方偉強的表哥從日本帶回來一些精美的色情書刊及時下最熱門專門用來偷拍的超小型照像機,方偉強得到這些好東西少不得拿來學校與兩位好友共同欣賞。

「阿強,這些好東西真是不錯。」

「當然了,單是這種偷拍用的超小型照像機,市價就在五萬以上。」

聽見這樣一臺照像機的價錢如此高昂,兩人不禁嚇了一跳。

只見方偉強拿著像機奸詐地笑。

「有了這臺相機後,以後學校內漂亮的女生我們都可以來偷拍。」

想到此處三人更發出淫猥的笑聲,三人開始計劃要向那些獵物下手,在他們心目中的目標有三個,第一個就是教音樂的楊雪玲老師,第二個是二年級的學妹張慧怡,第三個就是女教官胡美月,獵物決定後三人開始行動。

一個星期放學後,hhhbook.com三人躲在體育館後邊抽著煙一面欣賞這一星期以來的收穫,只見林志雄拿著楊雪玲老師在廁所中方便的照片淫笑道:「你們看看楊老師的陰唇還很鮮紅,看來她老公不常用」。

王少明看著學妹張慧怡在更衣室換衣服的相片,口水差點要流下來道:「看看學妹她的奶子我猜起碼有34B,如果把我的老二放在她的胸前,讓她的奶子夾住就真的爽死了。」

方偉強只拿女教官胡美月的相片觀視,方偉強跟兩位好友不同,他喜歡這種冷豔型的女人。自從胡美月被派到學校當教官,方偉強私底下幻想過無數次自己能夠剝掉她的軍服,痛快地跟她做愛,可是幻想歸幻想,現實上她已是有夫之婦,而且自己父親是學校理事會的董事,他不能冒險丟這個臉。

照片中的女教官正在更衣室中換裝,只見她修長的大腿正穿上黑色的絲襪,從衣領中隱約可看見那鑲著蕾絲花邊的黑色胸罩,看到這裡方偉強覺得褲襠內的老二正繃的讓自己難受,只見其他兩人更是誇張,各自掏出老二對著偷拍的照片”自我安慰”起來。

正當方偉強也想動作之時,只聽見背後急促的哨子聲響起,把還沉醉在幻想的兩人驚醒,方偉強回頭一看原來正是自己手上照片中人,冷面女教官之稱的胡美月。

只見女教官聲色俱厲地問道:「你們三個人躲在這裡做什麼?」

王少明與林志雄此時已嚇的忘記把褲襠外的老二收進去,女教官一看之下臉上為之變色怒斥道:「你們這三個學校的敗類,這幾天看你們鬼鬼祟祟的,想不到你們竟敢偷拍女性師長及學生的照片,又躲在這裡做這種不要臉的事,你們馬上跟我到訓導處,我要通知你們的家長來學校,看他們要如何處理。」

只見王少明與林志雄嚇的跪在地上哀求女教官放過他們,女教官一臉不屑道:「你們這些不求上進的敗類早該趕出校園,免得帶壞用功上進的好學生,這次沒有人可以幫你們說情,快點給我滾到訓導處接受處分」。

聽到這裡方偉強在也按耐不住,趁著女教官轉過身的時候,一記手刀側劈擊中她的後頸部,女教官只覺得腦後一陣麻庳便暈了過去。

王少明與林志雄驚道:「阿強你做什麼?」

方偉強道:「要是我們被這婆娘帶到訓導處,我們肯定會被記過,我老爸董事位子也不保,到時候我們也別混了。」

王少明與林志雄心中覺的有理,王少明問道:「那要怎樣解決這件事呢?」

只見方偉強對著躺在地上的女教官淫笑道:「我想幹她已經”哈”很久了,今天這個機會來了,只要把她變成我的女人,不怕她不乖乖聽我們的話。」

為了保住自己,王少明與林志雄只得贊同,三人將女教官胡美月趁沒人注意搬進體育用品室內。

胡美月不知昏睡了多久,只覺得有條濕滑的東西在自己的乳房前游移著,張開眼睛後發現身在一間陰暗的房間內,雙手及雙腳被綁住,身上已被脫的一絲不掛,一個全身赤裸的男人正在撫弄她那豐滿的乳房。胡美月驚叫道:「你到底是誰?」

只見手電筒的燈光照來,胡美月看清楚胸前男人的臉孔。胡美月怒道:「方偉強你這個畜生,你打算要幹什麼?」

方偉強淫笑著道:「幹什麼?幹妳啦!」

胡美月開始驚慌起來,她心知方偉強是個膽大妄為的學生,仗著自己父親是學校理事會董事胡作非為,她稍為冷靜地道:「要是為了你們偷拍照片的事,只要你們放開我,我答應不追究。」

只見方偉強忽然放聲大笑道:「妳要放過我們,我們還不放過妳呢?」

方偉強用手托起了她的下巴道:「妳這個賤人一有機會就想整我們,今天落在老子手裡,看我怎麼修理妳。」

方偉強拿出了體育用品室中的跳繩,胡美月害怕地道:「你….你要做什麼?」話剛說完方偉強舞動繩子,一鞭打中她的臀部,胡美月痛的大叫。

「你他媽不是很跩嗎?現在怎麼樣啊!」

「我是爛學生,妳他媽就是爛婊子,我就專幹爛婊子。」

「再大聲啊!怎麼不叫了?等一下老子就操的妳叫不停。」

隨著方偉強的辱罵,他手中的繩子無情地落在胡美月身上,王少明與林志雄看到方偉強瘋狂似的行徑,心中覺的不忍王少明便勸阻道:「阿強夠了!只要教官不出聲就不要打她吧!」

胡美月忍不住哭了,只見方偉強淫笑道:「妳替老子吹喇叭,只要搞的老子過癮的話就放妳回去。」

胡美月聽後臉紅了起來道:「我…..我從來沒做過這種事。」

方偉強淫笑道:「那正好給妳學習的機會,學會了以後妳就可以好好服伺妳老公了。」

胡美月無奈只好跪在方委強面前,雙手捧起了已經勃起的陽具,胡美月心中不禁一震,眼前的肉棒比起自己丈夫實在大多了,方偉強就像個老師般教導胡美月如何”吹,吸,舔,含”,不過十幾分鐘胡美月已能掌握要訣,方偉強樂的不可開交。

「哈!看來妳對吹喇叭很有天份,妳應該去當妓女而不是當軍人。」

「喔……對了…..妳的舌頭再用力…..對…用力舔老子的卵蛋。」

「嗚……吸…..用力吸…..真他媽吸的我爽死了…...」

王少明與林志雄看到這幅美女品簫的畫面,褲襠的老二又硬起來,兩人忍不住拿出來搓揉一番,只見方偉強將肉棒抽出胡美月口中,一股溫熱腥臭的精液射在她的臉上,她默默將臉上的精液擦掉,靜靜穿回自己的衣服。

方偉強對她說道:「只要妳不找我們麻煩,今天的事我保證絕不告訴其他人,要是妳反悔的話,嘿……..我也不會讓妳好過。」

胡美月一言不發向外走出去,王少明與林志雄擔心地說道:「阿強,我們該不會有事吧!」

方偉強並不答話,望著胡美月的逐漸消失的身影,方偉強的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2)

隔天早上第二節下課後,王少明把方偉強拉到樓頂說話,王少明擔心地道:「阿強,今天早上並沒有看見胡教官來學校,你看她會不會…..」

方偉強悠哉地吐了一口煙道:「怕什麼!那個騷貨你沒看到昨天含住我的老二時多爽啊,可能昨天我打得太兇了,所以今天她才沒有來學校。」

王少明點頭道:「希望是這樣就好了」方偉強拍拍王少明的肩膀道:「放心好了!除非她想要身敗名裂,不然的話絕對不敢張揚出去,不過為了讓你放心,今天下午我會好好地”拜訪”她。」

胡美月今天早上起床後覺得全身酸痛無比,在丈夫上班前她打了通電話給學校的同事請了一天病假,中午過後她躺在床上正準備小睡一番,忽然電話鈴聲響起,胡美月拿起電話道:「喂!請問你找誰。」

只聽見對方發出陣陣冷笑聲,胡美月心中不由得害怕,對方終於開口道:「胡教官怎麼認不出我的聲音呢。」

胡美月驚道:「你是方偉強!」

方偉強笑道:「妳終於認出是我了,現在妳家的信箱內有個信封,裡面有我送給妳的禮物,妳去拿吧!」

胡美月急忙在信箱內找到那個信封,打開信封後裡面是十幾張昨天自己被綑綁時所拍下的裸照,胡美月拿起電話氣憤地道:「你這個卑鄙的小人,竟然趁我昏迷時拍下這些照片,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方偉強道:「看來我們需要面對面溝通一下,把妳家的後門打開,我不想讓別人看見。」

胡美月逼於無奈只好答應。

方偉強由後門進入了胡美月的家中,只見他大刺刺地坐下,胡美月生氣地道:「我已經答應你們不會把事情說出去了,你還想怎麼樣?」

方偉強笑道:「放心!現在離我們畢業還有三個月的時間,只要這段時間內乖乖聽我們的話,等我們畢業後,這些照片連同底片我會全部給妳。」

胡美月頹然坐在椅子上道:「你到底要我做什麼?」

方偉強笑道:「妳身上的傷痕怎麼樣了?把衣服脫下來讓我瞧瞧。」

胡美月大驚向後退了一步道:「你休想再碰到我的身體。」

只見方偉強站起來向她緩緩走近,胡美月卻有如驚弓之鳥般想要奪門而出,方偉強上前一把抓住她的頭髮,方偉強冷笑道:「看來我剛才說的話妳好像沒聽懂,在這三個月內我就是妳的主人,妳聽懂了嗎?」

胡美月頭髮被抓痛的受不了只好點頭,方偉強放開她道:「還不快把衣服脫掉。」

只見胡美月將身上的衣物一件件脫掉,胡美月裡面所穿的是粉紅色的胸罩及內褲,方偉強道:「現在妳爬過來!」

胡美月像條狗般爬到他的面前方偉強淫笑道:「瞧妳這個騷貨穿的這麼性感,老子看了後雞巴都硬起來了,像昨天一樣現在妳好好地舔吧。」

方偉強將肉棒掏出放在胡美月面前,胡美月將肉棒放入口中輕輕地吸吻著。

「好…..好騷貨…..再用力…..」

「用力吸啊……對…..用力舔那裡……」

「再用力啊…..妳沒吃飯啊…..老子待會就來餵飽妳。」

忽然胡美月將肉棒吐出,大聲地哭道:「求求你別再讓我做種事了!」

方偉強正在興頭上,忽然被潑了冷水心中大為不爽,只見他露出兇狠的眼神道:「賤貨!妳敢違背老子的命令,看來昨天妳被修理的還不夠。」

方偉強將腰間的皮帶抽出,只見他虎虎生風地揮動著皮帶,胡美月見狀急忙逃往臥室,正當她想將房門鎖住時,方偉強已經破門而入,方偉強揮動皮帶打在她的背上,冷笑地道:「賤女人,妳再逃啊!我看你妳要逃到那裡。」

胡美月被鞭打十幾下後縮在牆邊哭泣,方偉強將皮帶套住她的頸部,把她拉到房間內的落地鏡前,方偉強淫笑道:「賤人妳看看自己像不像條母狗。」

胡美月看著鏡中自己狼狽的樣子心中不禁感到悲哀,想不到自己竟然會被一個高中生控制著,任他凌辱虐待。

方偉強將她拉到床上道:「妳丈夫就是在這張床上幹妳是也不是?」

胡美月畏懼地道:「是…..是的。」

方偉強淫笑道:「嘿…..今天換我來當妳的老公操妳。」

方偉強命令她將臀部抬高,胡美月只得照做,方偉強將她的內褲脫掉放在自己的鼻子前嗅了嗅道:「有股騷味難不成剛剛妳在家中忍不住”自我安慰”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