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禮:壞女孩

他見我哭了,遲疑了起來,琴琴推了他一把:「好了,破處就行了,你還想中出啊。要是她中意你的話,我再call你。」

楊森把那根肉棒從我身子裡退了出去,可是我還是感覺一陣子火辣辣的疼,淚水就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好了好了。」琴琴把相機關掉:「哭鼻子我就不拍了。給你紙巾,麻煩擦一擦,你哭的樣子真難看。」

我知道我一直都不好看,平下巴塌鼻子還小眼睛,連眉毛都不夠秀氣。你也不用在這個時候還來打擊我吧。

這時候林阿姨緩緩從樓上下來了,看著我和揚揚兩個,搖搖頭,把她女兒攬在懷裡:「你們不知道,琴琴那天啊,哭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淚,差點把人嚇跑了呢。」

聽見媽媽揭自己的短,琴琴不幹了,埋在她媽媽懷裡:「媽……怎麼……說這個……」

「實話實說而已。」阿姨遞給我一瓶油膏:「擦一擦,會不那麼疼。」

揚揚也還赤身裸體的躺在沙發上,似乎連笑的力氣都沒有了。

「阿姨……」我勉力坐起來:「我要回家了……我媽媽還在等著我。」

「你這樣子還想回家?」琴琴不由分說的把我按住:「你和揚揚在我這裡好好躺一晚上,消了腫,明天能走路了,再回家也不遲。」

「不。」我態度堅決:「揚揚留下來陪你吧,我要回家了,我答應了我媽媽的。」

琴琴還想說什麼,林阿姨制止了她:「思思現在想找媽媽我能理解。揚揚,你回去嗎?」

「我不了,阿姨。」揚揚躺在沙發上有氣無力的:「我就在這兒呆一夜吧,琴琴,給我媽媽打個電話好嗎?」

「那,思思,阿姨開車送你回去。」

琴琴把我的衣服拿來幫我穿上,只是下面的小內內,我……看著就發怵,阿姨搖搖頭:「還是別穿了,坐在車上的時候你把腿叉開,會好受一點。」

「我扶你出去。」琴琴扶著我小心翼翼的往外走,忽然似乎想起來了什麼,望著那個籃球先生:「你和她,今晚我不介意的。」

揚揚,你好自為之吧。

我回到家的時候,已經快十一點了,弟弟們都已經呼呼去了。也好,我不想讓他們看見姐姐現在的囧樣,一跛一跛的,奇怪的外八字步,好像只鴨子一樣。

「思思。」我一進家門,就被媽媽摟在了懷裡:「疼不疼?要不要緊?」

「還好,還好。」我擠出一個笑臉:「媽媽,我長大了。」

「思思,你是大人了。」爸爸也過來,摟著我,還在我額上親了一下。好像我們又回到了許多年以前。媽媽把我拉到沙發上,讓我把裙子卷起來認真的給我檢查著。爸爸背對著我們,焦急的抓弄著身邊的沙發。

「沒什麼事。」媽媽把我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遍,才得出這個結論:「好好休息休息,週一你就能活蹦亂跳的去上學了。」

「那好,那好。」爸爸會轉過身子來看著我:「女兒,你長大了。」

「嗯。」我看著爸爸,覺得他似乎有話想要對我說,可是卻一直不說出來。「爸爸,有事嗎?」

「思思。」倒是媽媽先開口了:「你知道,你爸爸一直最疼你。他喜歡你。還記得嗎,你小時候都是他給你洗澡的?」

為什麼好端端的要說這個呢?

「你馬上就要十八歲了……你爸爸想。」媽媽看著他又看看我,猶豫了一會兒,才道:「他想再給你洗最後一個澡。」

我的腦袋有點兒暈:「媽媽,我……」

「思思。」爸爸過來坐在我身邊:「我知道這讓你很為難,爸爸只是想送自己的女兒從一個小女孩,成為一個女人,美麗,性感。」

「這兩個詞一個意思。」我笑了。

「不,不是一個意思。」他望著我:「在爸爸的眼中,你是個美麗的女兒。但在外面的小夥子們的眼中,你是一個性感的女伴。不一樣。」

「爸爸。」我勾著他的脖子:「我想你給我洗澡,因為我就要從一個小女孩變成一個女人了。」

「親愛的。」媽媽吻著我的脖子說道:「你爸爸不會對你怎麼樣的,不用擔心。」

「就像我們過去做的一樣,首先。」爸爸背對著我蹲下來:「讓爸爸背著小公主去浴室,洗澡咯……」

我望著媽媽,又看看爸爸,最後,緩緩地把胳膊勾上了他的脖子。爸爸還是和過去一樣一下子就站了起來,但是我能感受的到,他的步伐沒有過去那樣矯健了。

「我重了好多,是不是,爸爸。」我在他背上,體會著兒時熟悉的感覺。

「你還是爸爸最乖的女兒。這個沒變。」他背著我走上樓梯,原本他能一口子走上去的,現在他卻要走兩步停下來了。我有些心疼,女兒長大了,父母也衰老了。這時間,多殘酷啊!

「爸爸,放我下來走吧。」

「你?」他的笑聲還是那樣的令人心安:「小寶寶,上樓梯當心摔跤,爸爸背你上去。」

媽媽過來幫我們打開浴室的門。爸爸把我放在地上,伸手給我解開身上的紐扣,一顆,兩顆……然後遞給媽媽,很快我就一絲不掛的站在他的面前了,不知道為什麼,我卻只感覺到這一切無比的自然,或許因為本來我的這個身軀就是他們所造就的吧。他們看著我裸露的身子就像是一個雕塑家看著自己親手雕塑的銅像一樣自然。倒是有了那些衣服才是麻煩呢。

爸爸正要把門關上,我忽然攔住他:「爸爸……我……」

「怎麼了,寶貝?」

「我想尿尿……」我嘟著小嘴:「爸爸,先抱我去尿尿。」

「這孩子。」媽媽給爸爸使了一個眼色,「我來放熱水,你抱著思思去衛生間。」

爸爸又橫地裡裡抱著我走到隔壁的衛生間。若是往日,我往那座圈上一坐就該完成一半了,可是今天,我不要。

「爸爸。」我咬著手指頭,也不知道為什麼如此的淫蕩:「抱著思思……」

爸爸會意,將我豎著抱起來,雙手將我的腿分開的大大的,對著那坐便器:「寶貝要看好了啊……」

「嗯。」我認真的點點頭,慢慢的放鬆身子,忽然,一股金黃色的尿液從我那無毛的裂縫中飆射出來,滑過一條弧線落在了水中,我知道爸爸在我的身後看著我做這最羞恥的事情,當那水箭慢慢結束的時候,他還抱著我的臀顛了幾下,然後將我抱在潔身器上坐下,捉著我的手按下身側的按鈕。噴灑出的水流將我那兒沖洗的乾乾淨淨。然後他才又把我抱回到了浴室。

媽媽已經調好了水溫,放了大半池子的水:「我去拿乾淨衣服了。」她笑著就要離開,我卻又攔住了她:「媽媽,人家晚上不要穿東西,要和你一起睡。」

「死丫頭。」媽媽在我額上點一下:「洗好了讓爸爸把你抱過來啊。」

我點了點頭,看著她出去把門帶上,才走進浴缸裡。溫熱的清水泡的我好舒服,爸爸站在浴缸外面,勾著腰,給我拿捏著筋骨。

「嘻嘻,好久沒有這樣享受爸爸的手藝了。」我忍不住笑了:「爸爸,思思現在是不是變漂亮了。」

「胡說。」爸爸假正經的道:「寶貝在爸爸心中一直都很漂亮。」

我得意的挺起胸脯:「爸爸還沒有見過她們吧,要不要打個招呼啊?」

爸爸伸手捉住它們,輕輕地捏弄著,手勁適中,不緊不慢,手指還捏住那兩個小櫻桃,輕輕地搓揉著。我閉著眼睛,享受著爸爸的愛撫。

「思思,你有男朋友了嗎?」

爸爸忽然在我耳邊輕輕的問道。

「還沒有。」我將頭枕在浴缸的邊上:「爸爸,我好像很不擅長談戀愛,你說我將來會不會嫁不出去?」

「我的寶貝女兒,外面會有一大堆人排隊求婚呢。」爸爸將我的那兩團乳肉捏成各種形狀,卻捏的我很舒服,就希望他這麼弄下去。

「大學的通知書拿到了?」

「首都大學,法學院。上個月我就給你辦公室打過電話了。秘書接的。」我知道他很忙,肯定忘了這件事情,不過我還是很高興他會想起來問我。

「我的女兒果然是最棒的。」他輕輕吻著我的耳垂,我渾身一激靈,卻又無力抗拒。只能任由他吻遍我的脖頸,然後是我的唇……

爸爸將我拖出浴池,輕輕地分開我的大腿,那裡倒是沒有什麼變化,一直都纖毫不染的一片淨土,只是今天有些合不攏了。

「還疼嗎?」他拿著花灑,用溫水為我沖著那兒。

「疼。」我點點頭:「比我想的疼。」

「以後會好的。」他在我的乳頭上輕輕吻了一下:「爸爸看著你長大的,也告訴過你,有時候要嘗到甜頭,就要先嘗點苦頭,是不是?」

「嗯。」我點點頭,乖乖的轉過身子去,他用浴液蘸在海綿上,為我擦洗著全身,將我整個人都埋在了白色的泡沫堆中,然後又用清水給我沖洗著身子,不知道為什麼,我內心渴望著發生什麼,但是卻一直都沒有發生。

當我小的時候,爸爸是這個世界上最神奇的超級英雄,他全知全能,高大,強壯,當我抱著熊娃娃,拉著他的大手的時候,就會感覺到腳下無比的堅實,如果有可能,我想,我希望讓爸爸來拿走我的處女。因為這是他給我的,現在他拿回去。然後我將從赤裸的天使變成妖冶的魔女,這或許是我渴求的?

可惜的是,我只有一個處女膜。而且,爸爸也不會讓我已經受創深重的下身再次遭到蹂躪。當他給我抹幹身子之後又給我那兒塗上消炎鎮痛的藥膏,將我送到媽媽的床上。她已經脫得光光的,在那兒等著我。爸爸放下我就想走。

「爸爸……」我拉著他的手:「我們三個人今晚睡一張床好嗎?」

我渴求的看著他,媽媽無聲的點點頭,爸爸猶豫了一下,去關上了門,然後也來到了我的身邊,和媽媽一起,把我夾在中心。我摟著媽媽,撫摸著她那一對豐碩的乳房,她也毫不客氣的挑逗著我那還很青澀的乳頭,我望著她,她也望著我,我們倆乳頭抵著乳頭,下身貼著下身,而爸爸的那根肉棒,就在我身後的溝溝裡滑動著。他的手穿越過我的身子,一把抓住我們母女倆的乳房。媽媽嬌嗔著打了他一下:「別鬧,孩子今天剛受傷呢。」

爸爸只是玩著我和媽媽的乳房,床頭燈下,我那嬌小的乳房只堪盈盈一握,而媽媽的卻是熟透的果實。

「思思的還很小啊。」爸爸玩著我的乳頭,弄得我貼著媽媽扭來扭去。媽媽摟著我,另一隻手卻伸到我背後去給爸爸套弄著肉棒,我在他們中間夾著,溫暖無比。

「孩子還小呢,將來會長大的。」媽媽貼著我的耳朵講道:「是不是啊,思思?」

我害羞的往下滑去,鑽到她的胸前,一口咬住那個乳頭,閉著眼睛吮吸著,好像能從中吸出甘甜的乳汁來似的。

「一晃好長時間了。」爸爸摸了摸我的屁股,又往下愛撫著我的大腿,緊接著又滑倒媽媽身上,他的手,毫無方向感的在我和媽媽身上來回游走著,愛撫著我們——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

我轉個了身子,努力的向上拱著,終於到了和他們平頭的地步,媽媽放棄了和爸爸的接吻,轉而吻著我的頭髮,而爸爸則吻住了我的雙唇,我弓起一條腿,讓他的肉棒穿過我的胯下來到媽媽那無毛的裂縫前。

我繼承了媽媽的,除了她的美貌,還有的就是她那寸草不生的下身。爸爸摟著我的小屁股,將我使勁的往他身上挺,而媽媽也努力的往前湊,終於讓那跟肉棒重返那久違了的花穴。

「爸爸,我愛你。媽媽,我愛你。」我夾在他們中間,享受著他們的性愛,在其中,我感受到濃濃的愛意。因為我就是被這樣的愛意創造出來的,我是爸爸媽媽愛與性的結晶,而我真正可以回報他們的也是愛與性。

一切人世間的富貴都猶如浮雲,終將煙消雲散。而唯有此刻或是那一刻的性愛,才是天長地久。因為我們都在其中。

尾聲

一周後,紅燈區外。我和揚揚、琴琴。

「我以為我穿的省布料。沒想到你們更省啊!」一身火辣熱透的黑石©透明裝的琴琴看見我和揚揚,不由得大驚小怪的叫了起來。

我和揚揚相視一笑,她穿著一件高過膝蓋有一尺多的短裙,一雙美腿裹著火熱的黑色絲襪。而上面更省布料,乾脆一件韓版圍胸一圈就了事,我不懷好意的伸手一捏,果然,底下那顆小乳頭早就已經純情勃發,豎了起來呢。

至於我嘛,哈哈,只是要比這個再hot一點就好了。我們正在街上左顧右盼的時候,一輛警車停在了我們面前,警官從裡面探出頭來:「嗨,姑娘們。」

我和揚揚齊刷刷的掏出證件:「警官,已滿十八歲。」

「那沒問題。」老王聳聳肩:「裡面的凱強鴨店正在做促銷,是要三送一,還是要四送二?你們有興趣去看看嗎?」

我愛這個警官,揚揚靦腆的笑了笑,卻最先拉起我們就要去找那家凱強。

「哎,哎,等一下。」警官叫住我們:「姑娘們,我有個事情……」

「什麼事情,警官?」

「我的小兒子這個禮拜十八歲生日,你們有興趣來……」他很認真的看著我們。

琴琴掏出來一張紙條丟給他:「讓他給我們打電話,我們要排期!哈哈。」

「放心吧,你們會推掉所有的約會的。」老王警官揮舞著拳頭:「他是個強壯的小夥子!」

那最好不過了,不過,我們現在……

「去凱強怎麼走?」

我想我會成為一個很出色的壞女孩的。

因為愚思你不管做什麼都是最好的!沒有例外。

【全文完】

片尾花絮

昏暗的鴨店包廂裡,三個脫得光光的女孩子被三個肌肉發達的鴨男摟著坐在他們身上,那粗壯的肉棒正在她們嬌嫩的花穴中進出著。沙發前的空地上,一個型男正在表演脫衣舞,他每脫一件,都能引起底下女孩子們的一陣尖叫。叫的最起勁的那個,披肩髮,眼睛有點兒小,鼻子也不夠翹,不過還算的是一個八十分以上的古典美人。只是她現在的狂野與古典二字毫無干涉。

她選擇的這個鴨男是最強壯的,很輕鬆的就把嬌小玲瓏的她托了起來,讓她坐在他那粗壯的肉棒上,然後捧著她的大腿,舉著她一上一下。

她左邊的那個女孩子文靜的多,一直都是抿著嘴,讓那個鴨男佔據著主導:他讓她站在地上,然後自己坐在沙發上,非常快速的聳動著肉棒,一會兒功夫就將她送上了天堂,飛升的神鬼不知。

而那最右邊的,看來是個老手,只坐在那鴨男懷裡,兩人喝著交杯酒,相互摟抱親吻著,也不知道聊些什麼,卻似乎頗為投機。

「帥哥,過來。」中間的那個女孩子大叫著讓那個型男走過來,然後扶助他的要,雙腿環在沙發上,自己開始在她身下的那個鴨男身上一起一伏。胸前的一對鴿乳不停的晃動著,好像在召喚著什麼去愛撫它。那個鴨男從後面摸著她的奶子,技巧嫺熟的撫慰著那兩個小小的乳頭。

而此刻,她左邊的那個女孩兒也緩過氣來了,拉著那個鴨男往邊上坐過去了些。她把轉過身子,將自己微微隆起的胸脯貼在他的胸口磨蹭著。那鴨男微微一笑,將她嬌小的身子橫著摟住,然後分開她的大腿,埋首下去舔舐著那嬌嫩的花朵。

「啊……」她失神的叫到:「啊,我快要不行了,怎麼能這樣……」

最右邊那個紮著馬尾辮的女孩一攤手:「這個,不加收費用的吧?」

「你們是包時的,不加錢。」她身下的那個鴨男勾住她的下巴:「要不要也來試一試?」

「既然收了錢,那我得賺回來。」馬尾辮女孩在沙發上站起來:「comeon,baby!I am the bad gi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