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禮:壞女孩

埋單的時候果然讓我們心疼了一下下,但是我們彼此都在用「人生只有一次十八歲」來安慰自己,總算沒有丟了「貴婦」的風度。

「還要買什麼嗎?」我問揚揚,揚揚歪著腦袋想了想:「我也不知道我們還是回家找媽媽吧……」

此言正和我的心意。

揚揚的媽媽是個居家的主婦,每日的工作就是看書,泡茶和做插花,以及和社區裡熟絡的主婦們一起去做瑜伽和打麻將。

十八歲了,是不是我也要學著打麻將了?

正如我們所料的,揚揚的媽媽正在家裡看書。

「媽媽。」揚揚跑到她媽媽的懷裡,撒嬌道:「媽媽,我好想你……」

阿姨有些小驚訝的摟住女兒:「我的小寶貝,怎麼了?」

「我就要十八歲了。」揚揚賴在她媽媽懷裡:「我就要十八歲了,媽媽你忘記了嗎?」

「哦,我的寶貝,我怎麼可能忘記這個呢。」阿姨拉著她在床頭坐下:「媽媽一直以來就期待著這樣的一天。我的寶貝女兒,馬上就要成為一個大人了,她就要有男朋友,還會去上大學,然後會穿上新娘的禮服,懷孕,生下一個健康又活潑的baby,天啊,一切都這麼快。我的好孩子,讓媽媽親親你。」

我也想要我媽媽摟著我說這些話,看著她們這樣,我的眼眶都要濕潤了。

「媽媽,我就要十八歲了。」揚揚在阿姨臉上親了一下子之後對她道:「可是我還不知道我的生日慶典將會怎樣。不過我和思思決定好了,我們要從下個禮拜開始不再做乖女孩了。」

阿姨愣了一下:「為什麼呢?做個乖女孩不好嗎?」

不好嗎?我不知道也許不好吧。但是我知道我不想再做乖女孩,每天准點上床睡覺,還抱著一個毛絨絨的大玩具了。我要長大了!

揚揚也搖搖頭:「我要開始成為一個大人了,這就意味著。」她看看我,我看看她,猶豫著誰先把那句話說出口比較好,最後還是她說了,畢竟是她和她的媽媽在談話:「我們想過了,我們要結束我們的處女時代。」

「我的寶貝。」她媽媽很是驚訝:「我以為你們參加了那個活動,要把第一次留給丈夫呢。」

我們搖搖頭:「我們現在只想快些走入成人的世界。」

「媽媽。」揚揚抱著她媽媽的脖子:「從下周開始,我要做一個性感的女兒了,你再帶我去海灘的時候有男生和我搭話你就不能再盯著他看好像要把他吃掉一樣。」

我媽媽也是這樣,只不過她考慮的是把那個毛頭小子是切碎了喂貓好還是囫圇的喂獅子好。

「好好好。」阿姨寵溺的拍了拍她的小屁股:「不過你要是亂來的話,媽媽還是會打你的屁股。」

「媽媽真好。」揚揚親了她媽媽一下,從手提袋裡拿出她今天下午的戰利品說:「看,這是我新買的,怎麼樣?」

阿姨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出來,嘴巴大的仿佛可以把揚揚一口吃下去,許久之後,她才用一種懇求的語氣對揚揚說道:「我的寶貝,你還太小了,不適合穿這些……」

「為什麼嗎……」揚揚撒著嬌:「人家已經十八歲了嗎……」

十八歲真是一個無敵的擋箭牌,我希望我媽媽也能像阿姨這樣講道理。

不過我錯了,在有些事情上,媽媽們都是不講道理的。

「不行。」阿姨堅定的對揚揚說:「你不可以穿這個,明天我帶你去買新衣服。」

當媽媽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就意味著「別想逃出手心,一切都要在控制之中。」我聳聳肩,無辜的望著揚揚,揚揚看著她媽媽:「我已經長大了,我就要有男朋友了,不能再穿那些太——幼稚的衣服了。」

「那也不用穿這個,這個不適合你。」媽媽們的意志總是很堅定:「再說你才剛剛滿十八周歲,還不是二十八周歲。如果你是二十八周歲的話,那麼就算你什麼都不穿跑到沃爾瑪去買東西我也不會管你。」

說的好聽,到時候肯定不是這樣的,我確定!

看見揚揚嘟起了小嘴,她媽媽又趕緊來哄她:「好寶貝,不要太著急了,你以後的日子還長著呢,沒必要一次就把棋子給走完了,什麼事情都要一步一步的來,好嗎?」

揚揚悶悶不樂的想了想:「那,不管怎麼說,我一定要在下周結束之前,結束我的處女時代,這個你總同意吧?」

做媽媽的無可奈何的點點頭,不過也正如我所預料的,還是要再補充兩句:「要注意保護自己,別隨便就讓人占了便宜。」

「媽……」揚揚不依不饒的賴在她身上:「看您說的,女兒是那樣隨便的人嗎?」

其實我很好奇,很不隨便的揚揚在這一個禮拜不到的時間去想找誰來結束自己的處女時代?因為據我說知,她還沒有男朋友——和我一樣。

我現在對這個問題有些小好奇,可是她去忽然先攀上了我:「思思,你有沒有決定,和哪個男孩子……」

我看著她:「你呢?」

「是我先問你的。」她開始耍賴了:「你先說,我再說。」

這算是什麼事情啊。我自家猢猻自家套。漲紅了臉,吱吱唔唔的我也說不出來個什麼,要是我當著舒文的媽媽和妹妹說出來我喜歡他——雖然是偷偷的在心裡面,會怎麼樣呢?

「說啊。」舒揚拉著我坐下來:「說嘛,說給我聽聽嘛……」

如果是別人問我,我肯定不說。但是現在是揚揚在問我,她不但是我的好朋友,最好的朋友,而且還是我心上偷偷喜歡的那個男孩子的孿生妹妹——換句話說,我很需要她的支援,幫我邁出向他開口的那道難關。

「那我就說了啊。」我鼓足勇氣:「你們不許笑啊。」

「好了好了,我們不笑。」阿姨也八卦的緊呢,非但沒有起身離開的意思,反而把耳朵豎的高高的。

「我喜歡的是……」我羞紅了臉,雙手捂著都覺得滾燙的:「舒文……」

忽然一下,我的手被拽開了,她們母女倆一人抓著我的一個胳膊,瞪大了眼睛看著我,我卻不敢看她們。只是低垂著個腦袋看著床單,好像一個做錯了什麼事情的小孩。

舒揚和她媽媽對視了好久,才異口同聲的問我:「你說的是舒文?」

我害臊的點點頭,羞死了啊……如果將來舒文要娶我的話,那我怎麼面對我的婆婆和小姑子?啊……羞死了羞死了,我找個下水道跳下去淹不死我熏死我也好。

舒揚若有所思的摸摸下巴:「原來你和他一天天的呆在圖書館裡面上自習是這個事情啊,我說你怎麼學習興趣這麼濃呢。原來是看上了這個書呆子啊。」

阿姨倒是為我出頭,狠狠地在揚揚頭上點了一下:「你看你哥哥,談戀愛也不忘學習;你呢,一喜歡上個男孩子哪裡還看得下書哦。」

這話我怎麼聽著這麼彆扭啊,舒揚倒是無心計較,拉著我的手:「思思姐,你是什麼時候和我哥哥好上的啊?有多久了啊,為什麼要一直瞞著我啊?」

我不好意思看著她:「還沒有呢,我還沒告訴他,人家……只是偷偷的喜歡他……」

「啊!原來是單相思啊!」舒揚你一驚一乍的幹嘛呀!阿姨也開始在臥室裡走來走去:「看不出來啊,我原以為這小子沒有女人緣的呢,看來這樣的話,該攢錢給他買房子了,裝修也是一筆錢,將來要是有了大孫子,請保姆換尿布買進口奶粉都要錢……嗯,要開始厲行節約了。」

我被這一對母女搞得不知所措:「阿姨,您想的太遠了吧?」

「不遠不遠。」阿姨笑眯眯的過來坐在我身邊:「我一直就想呢,我要是有思思這樣的乖女孩做我的兒媳婦,那我們以後肯定是全國最模範最和諧的家庭。哎呀,思思啊,從你上小學的時候阿姨就最喜歡你了,你和揚揚都是阿姨的掌上寶貝。思思啊,你要是喜歡的話,以後就多來阿姨家玩,吃個飯,然後呢,阿姨家有個空房間,明兒找人收拾一下,你喜歡什麼樣的裝修風格啊?簡約的還是華麗的?顏色用什麼的好呢?鵝黃色好不好?阿姨記得你喜歡這個顏色……」

看來阿姨真的想把我打劫進他們家。我開始後悔了!

「阿姨……」我被她和揚揚夾的不知所措:「我還不知道舒文的意見呢。」

「他能有什麼意見。」阿姨一言九鼎:「有你這樣又漂亮又溫柔又體貼的女孩子喜歡他,那是他一輩子的幸福。思思啊。」阿姨開始露出她的狐狸尾巴了:「你就要十八歲了,他也就要十八歲了,你們都是成人了,不如就趁現在把關係確定下來吧。你不是也想要結束你的女孩時代嗎?難道還有比文文更合適的人選嗎?想一想將來你們就算是老的哪兒也去不了了,回想起這件事情,仍然是幸福無比的啊。」

我得承認,阿姨的提議不僅是有誘惑力,而且正是我心裡面所想的,可是,不知道我腦袋搭錯了那一根線,我居然脫口而出:「不,阿姨,我,我想再考慮考慮。」

阿姨臉上掩飾不住的失望:「我的思思,還有什麼好考慮的呢,你就答應了吧……」

我得趕快出去,再不出去就真的會被阿姨打包之後再綁上一個蝴蝶結,送到舒文的房間去的!這可不是我想要的。我拉起揚揚:「阿姨,我和揚揚出去……嗯,出去就是出去。揚揚,快走!」

匆匆忙忙的,不管不顧阿姨在後面說什麼,我一門心思的低著腦袋逃出她家院子,拖著揚揚一口氣跑出去兩百米,才氣喘吁吁的停下來,我看著揚揚:「你媽媽太恐怖了!」

「可是我覺得我媽媽的提議很好啊。」揚揚拉著我的手:「真的,你喜歡我哥哥。你總是和他在一起,除了今天,我知道你要做這個決定很困難,不過,你去對他說吧,說你喜歡他。他是個屬木頭的,你不說,他一輩子也不知道你喜歡他。」

可是,我喜歡他,我又不想做第一個說出口的人。因為,我總覺得一個女孩子,還是矜持一點的好,搶在一個男孩子前面說「我愛你」,這種事情,我不想要。

「我做不到。」我全身無力的坐在路邊的石凳上,望著揚揚:「我不想讓他認為我是送上門的。這樣他以後就會把我看成一個隨便的女孩,我不要。」

揚揚要抓狂了:「你怎麼會這麼想,你……」

我看著她:「那你是願意等著俞彰來到你面前說我愛你揚揚,還是願意你自己跑到他面前拉著他的手說求求你了我愛你?」

揚揚啞口無言,我卻心裡沒有一絲的得意。

「好了,好了。」我摸摸自己的額頭,我要冷靜一點:「我們都應該冷靜一點,去想一想到底該怎麼做。我不會對舒文說來上我吧,你也不會對俞彰做這樣的事情。我們不能在他們的面前表現的像個小學生!」

「你說得對。」她坐在我身邊:「我們應該和不認識的人,這樣以後沒有瓜葛。」

好主意,我看著她,這樣的主意為什麼不是我想出來的?不認識的人,難道說……

鴨店?

幾個小時後。魔都紅燈區。外面某家速食店裡面。

「這些保安正是可恨!」我憤憤不平的把可樂瓶子重重的砸在桌子上:「我們想花錢買樂子還不讓。」

「連酒都不能買。」舒揚鬱悶的喝著優酪乳,我們倆個都垂頭喪氣的好像鬥敗的蟋蟀。

「那麼我們怎麼辦?」我看著她。

「出去逛逛吧,我們已經在這兒坐了兩個小時了。」舒揚把空了的杯子放下來:「也許大街上有ONS等著我們呢。」

或許天上會掉帥哥?

我和揚揚手拉手走到街上。果然,路燈下,就有兩個帥哥湊了過來,看那裝扮,是經驗豐富的啊。

「小妹妹,今晚有節目嗎?」

我喜歡被帥哥搭訕。

「沒有啊。」我飛了個媚眼給他:「帥哥可以帶我們去玩嗎?」

「當然沒有問題。」一個金毛的搭上我的肩頭,「隨便你們想去那兒。」他的同伴,那個五顏六色頭髮的也勾上了揚揚的腰,雖然她還有些小彆扭——當然我也覺得有些雞皮疙瘩,不過我們今晚上要得不就是這個嗎?

「帥哥怎麼稱呼啊。」我靠著那金毛,讓他嗅著我的香水,輕輕地將撫摸著我的肩頭,就快要讓我神魂顛倒了!

「Tom,call me Tom。」帥哥吻著我的髮際線,在我耳邊甜蜜的說道。

天殺的,一輛警車靠著路邊停了下來。一個肥胖肥胖的警官從警車裡面探出頭來:「嗨,你們兩個,證件。」

金毛和那個雜毛趕快從牛仔褲裡掏出證件,警官不耐煩的揮揮手:「你們倆的號碼我都能背下來了,她們倆的。」

我從包裡面摸出身份證,揚揚也遞了上去,警官掃了一眼:「還沒有滿十八周歲,你們兩個想坐牢是不是!」——當然,警官說的「你們」是那兩位。

他兩個灰溜溜的溜走之後,警官在車裡笑容可掬的望著我倆:「小姑娘,這裡不安全,你們住在哪兒?我送你們回去好不好?」

我和揚揚無比怨恨的望著他:「我們就差幾天就可以十八歲了。」

「姑娘們。」警官笑眯眯的:「等過幾天,你們十八歲了再來吧,在這條街上說我老王警官,沒有鴨子敢多收你們錢的。如果他們不用套也可以打電話給我舉報——這是我的名片。現在,要上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