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倫‧虐待

在高級旅館的毫華大廳,像年輕的愛人摟著細腰向樓梯走去時,志麻豐麗的美貌和成熟的肉體,當然引起許多人好奇的眼光追逐他們看。

身材高大有英俊面孔的明治和打扮華麗的志麻,怎麼看都不像一般的母子,很像女明星和年輕的新進男演員熱愛的一對。

志麻本人年輕時是時裝模特兒,經常出現在伸展台上,已經經習被人們看,所以對成年男女根本沒有放在眼裡,但對好像參加結婚典禮的盛妝少女,年會帶著複雜的心事觀察那輕人的魅力。

二小時前才分手的,將要做心愛兒子的,還只有十六歲的新娘,她的可愛臉孔和充滿年輕性感的身體,始終留在志麻的印象裡,使她不由得注意相同年齡的女孩們。

被丈夫拋棄已經十年,可愛的兒子也是熱愛的情人明治,被新娘千繪搶走的悲哀與嫉妒,是幾乎使志麻的心會流血的痛苦。

但能把純潔的美少女調教成超過自己的女奴隸,那樣的念頭又使志麻產生無比的邪惡快感,連子宮都產生騷癢感。

這時候的明治,是想起比母親志麻更年輕,散發出不同性感的千繪的母親百合美麗的面貌,和優雅的舉止,以及從衣服上也能看出來的成熟豐滿肉體,產生無比的綺念。

「媽媽,快點走。」

從幾乎要頂破內褲的教起肉棒溢出透明的液體帶來的不快感,以及從心 湧出的虐待欲,使英俊的青年急躁,用力抱緊穿三寸高根鞋,無法邁大步的母親的柳腰。

「這樣我會痛的。你真粗暴。真的這樣想要媽媽嗎?太性急了吧。」

向親愛的兒子露出淫蕩的眼神,和沙啞的聲音,志麻加快腳步走。

滿的大腿根亙相摩擦,被陰唇夾緊的勃起陰核更堅硬,引起更大的快感。看到在電梯前有十幾個人等電梯時,被虐待的慾望就從子宮深處湧出,把嘴靠在明治的耳邊悄悄說。

「要用力的………打媽媽。」

明治端正的面孔出現淫邪的笑容。hhhbook.com他從高中時代就知道美麗的母親喜歡在陌生人前忍受被打的屈辱,而且會異常昂奮。

曾經在百貨公可的專櫃或高級服裝店,當眾被打耳光,臉上留下明確紅手印,在驚訝的店員面前達到性高潮。

「媽媽真是好色,但不要漏出小便。」

明治點點頭,在母親豐滿的屁股上用力擰一把。

站在等待電梯的人群後,以虐待與被虐待的性愛結合的女子,開始演出淫邪的戲劇。

「你讓我等一個小時,難道一點時間觀念也沒有嗎?」

「對起,董事長,是我不小心忘了。」

假裝年輕董事長女 書的志麻,低下頭道歉。

咬緊嘴唇為期待微微顫抖的志麻臉上,突然響起一聲打耳光的輕脆聲音,十幾個等電梯的人都同時回頭看他們。

「請原諒我,是我不好,我會對顧客道歉的。」

這時候電梯來了。從電梯走出很多客人。人們進去後,視線都集中在二個人的身上,使志麻陶醉在被虐待的快感裡,火熱的子宮猛烈收縮。

心裡想到,如果現在露出一副不在意的表情,任由別人用責備的眼光看的兒子,立刻用勃起的肉棒猛烈插入肉門,不知會有多麼舒服,但志麻還是裝出惶恐的模樣低下頭。

好像是夫妻的美國中年男女,詛咒日本男人的蠻橫,聽在志麻的耳裡,使快感昂奮到病態的程度。

只有他們二人從第三十八樓從電梯走出來,電梯的門關閉時,明治就把母親的裙子拉到胸上冷酷的命令說。

「要扭動你那淫蕩屁股,一面手淫一面走到房間。媽媽,你想了吧。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只要我把處女弄到手,那種乳臭味未消的小丫頭,送給媽媽當玩具吧。我還是要媽媽。」

明治像嘲笑似的說完,就在母親豐滿的屁股上用力掌摑。

所幸走廊上沒有看到其他的人,但隨時都可能有人推開房門走出來。

咬緊牙關忍耐鳴咽,含著眼淚哀求的留下紅色手印的臉上,又響起打耳光的聲音。「快一面玩弄一面走,我給你拉起裙子。進樣痛快了吧,媽媽。」

從子宮深處湧出異常灼熱騷癢感,使志麻的聲音沙啞。

「你真是殘忍的孩子。好吧!我現弄就是了。」

「是媽媽訓練我這樣的,還是快一點祈禱不要有人來吧。不過我是不怕有人看到的。」

明治這樣冷笑以後,被媽媽訓練出來的虐待欲,使他奪取媽媽美麗的嘴唇,食指插入肛門裡。

為屈辱含淚的眼睛,顫抖的香唇,下意識的扭動豐滿的屁股,露出黑色陰毛跳起淫靡的舞步,這種光景雖然已經看習慣,但還是會使明治完全陶醉。

「你敢反抗,就在這裡給你的陰戶插入肉棒。」

對手淫仍舊表示猶豫的母親,這樣在耳邊悄悄說時,明治的聲音也因為興奮有一點顫抖。

雖然將要擁有美麗年輕的妻子和成熟的岳母,但他還是不願意放棄使他成為男人,教他一切性慾快感的母親。

「不要,千萬不能那樣。媽媽會羞死。我會在床上讓你感到滿意的。」志麻一面說一面把手指放在溢出淫液的肉縫上,用食指與中指插入陰門裡,用母親粗魯的在異常敏感的陰核上揉搓。

從嘴裡發出淫靡的啜泣聲,下腹部和屁股無意中,向前後左右淫蕩的搖擺。

她是從少女時代就沈迷手淫,結婚後丈夫經常不理她造成的寂寞感,就靠自己的手指解決。

自從變成心愛兒子的性奴隸的今天,志麻仍舊沈迷在手淫的行為裡,在隨時都有人看到的地方,志麻產生無比強烈的快感。

兒子抱緊細腰的感覺,冷酷觀察她浪態,從嘴裡發出低沈的嘲笑聲,使志麻病態的喜悅與赤裸下體的扭動更激烈,從喉頭不斷發出歇斯底里的啜泣聲。

「啊………太好了………有人看到也沒有關係,反下媽媽是你的奴隸,是比妓女還要淫賤的母豬,今晚你就折磨我到天亮吧!」

強烈的性感使志麻的下半身痙攣,從肉門吐出大量花蜜,志麻拚命咬住嘴唇,不然一定會大聲吼叫。

「這樣很好吧,媽媽。一面這樣走一面手淫會有最大的快感,是媽媽自己說的,所以更要扭動屁股。」

不到一百公尺的距離,好像無比的遠,路的盡頭就是淫慾地獄。但志麻拚命忍耐著,一面玩弄陰核一面搖搖擺擺的走。

在走廊的轉角處,突然遇到迎面而來的男服務生,剎那間三個人都驚訝的佇立在原處。

志麻發出像慘叫的哭聲貼在牆上,還只有十八、九歲的男務生,對女客人的狂態目瞪口呆,只有明治立刻恢復鎮靜,對男服務生笑著說。

「你不要在意,房間就在前面。我們在開玩笑而已。」

明治露出俏皮的表情,從口袋裡拿出一張鈔票塞在男服務生的制服口袋裡,放下拉起的裙子,輕輕摟住把臉靠牆上哭泣的母親。

「快去房間吧,是我不好。」

後背感受到男服務生好奇的視線,志麻在有治打開房門時,迅速跪進去放聲大哭。

遇到男服務生的剎那 身,從陰門流出大量淫液潤濕大腿根。

「太過分了………讓那男孩看到了………媽媽快要羞死了。」

「有什麼關係,媽媽就是希望有人看到的暴露淫亂狂, 出來了吧?」明治用冷漠的眼光看 在床上啜泣的母親,抬起腳踝在母親豐滿的腿上。

「是……… 了………」

「我要處罰淫亂的陰戶,快點脫了衣服到床上來!」

明治性急的說著,迅速脫去身上的衣服,健壯的身體倒在床上,點燃一支煙深深吸一口,從鼻孔冒出紫色的煙。

「媽媽,要帶來皮鞭和繩子。」

志麻和明治一起外出時,一定會在大型的皮包裡攜帶皮鞭和一條細繩。

「是,媽媽不會忘記的………」

聽到母親嬌柔的聲音,年輕的明治想到將要在岳母的名義下,成為奴隸的百合豐滿肉體,凶暴的血液幾乎要沸騰。

「母女奴隸,真下的一箭雙鵰,好極了。」

奪取年幼妻了的二個處女,用皮鞭和繩子讓她發誓做奴隸的快感,一定很美妙,但在母親折磨千繪的面前,征服岳母百合的變態快感,將會更美妙。

閉上眼睛吸煙時,在明治的惱海裡,出現各種非常殘忍的場面,好像能聽到美麗的母女哀求的哭聲。

「明治,不要再折磨我了,在千繪和你母親的面前,讓我做你的性奴隸吧。百合從今天起就是你的女人了。」

捆綁起來姦淫是很簡單,而明治是準備徹底的折磨,要百合自己說出這樣表示願意做奴隸的話。

「明治,我已經準備好了。」

緊淑而看起來很保守的寡婦百合,能忍耐多少淫邪的折磨和女婿淫邪的情慾,可以說是無比快樂的第一步。

對成熟女人盡折磨的能事後,陰戶的美妙滋味,已經從母親志麻的身上得到證明。

而且還不是普通的男人,是自己的女婿。而且還要在女兒和親家母的面前受到 辱。百合的狂亂和抗拒,最後在無法忍受的痛苦情形下屈服,這時候二個肉門的美味,大概是很難形容了。

穿上淺藍色的,美國人與比基尼相對的稱為T基尼的起高開叉的三角褲。志麻雙手拿繩子和皮鞭走進來,看到那種性感的樣子,打斷明治的淫靡幻想。

自從成為兒子的奴隸以後,志麻無論在家裡或外出,除月經以外是不准穿三角褲,但在肉刑以前為二個目的,可以例外的穿上三角褲。

一個是在男人的面前被脫去時的羞恥行為,更煽動彼此的性慾,另一個是在肉刑之間與事後,用來擦拭自己和對方的淫液。

「主人,讓我這個陰戶奴隸上床前受到處罰吧。」

用興奮的聲音這樣悄悄說完,志麻就彎下上身把皮鞭放在床邊。

比丈夫的更凶壯和邪惡的肉棒,以及志麻仍舊保持豐滿美麗的肉體,發生男女關係十年後的今天,仍使彼此的變態情慾保持熱烈。

明治露出淫意的笑容,他在心裡想,快的話不到一個月,百合和千繪母女就會變成說這種淫聲浪語的女人,我就擁有三個美麗的奴隸。這樣用冷酷的眼睛看著母親成熟豐滿的肉體。

「你的陰戶又感到騷癢了嗎?還是己經產生做婆婆的德性,嫉妒千繪母女了嗎?既然這麼想要我的肉棒,為什麼沒有在樓下的餐廳讓我給你插進去。」

明治知道說種淫邪殘邪忍的話,會使志麻陶醉在被虐待感裡,也會有更熱烈的反應。

「媽媽是不應該反抗的。你就原諒我吧。隨便你怎樣處罰都可以!在我服待你以前,把我綁起來,用皮鞭和火處罰我吧。求求你,結婚以後也不要拋棄媽媽爾折磨我和我性交吧!」

心愛的兒子會不會對將要做媳婦的美麗的少女,還有成熟肉體的岳母產生新鮮的慾望,自己被拋棄的不安和嫉妒,使今晚的志麻異常昂奮。

明治帶著冷笑故意握住自己巨大的肉棒揉搓。

「那要看媽媽怎麼樣了。嫉妒的女人是又醜又不受人喜歡。在脫下去以前,和過去一樣你一個人玩,把積存的淫水弄出來。」

「好吧。只要你高興,媽媽什麼事情都願意做。我不會輸給那個小女孩和她的媽媽,我會讓你有最好的享受。」

他們說的是先用三角褲的褲襠摩擦,已經充血的陰核和陰唇,也是變態母子在脫衣前的儀式。

這時候志麻的眼睛好像已經失去焦點,朦朧的看著龜頭,右手用力拉起藍色三角褲的褲檔向左右搖動,左手在乳房上撫摸。下意識的從嘴裡發出訴說痛苦的啜泣聲,也忍不住扭動屁股。

「媽媽真性感,我愛你。千繪和百合是我們二個人的奴隸。媽媽才是我最愛的女人,只要服從我的話就對了。」

志麻當然知明治的話裡包含著很殘忍的行為。所以又哭泣訴苦。

獲得新鮮的母女做折磨對象的明治,是想把玩膩的媽媽做其他男人獸慾的犧牲品。

輸入成衣產業的會長宮阪志麻,常常代理董事長的明治和大客戶的百貨公司,或著名服裝店的人應酬喝酒或打高爾夫球。男人們幾乎無一例外的約志麻上床,但過去是一律拒絕。

可是明治已經命令她,今後為了公司的發展,就像妓女一樣的要和有來往的業者睡覺。

事實上,在去年冬天的交易中,沒有能和志麻發生關係的M百貨公司,和Q百貨公司的專櫃負責課長,就拒絕來往。

想到要跪在那些無聊男人的面前,吸吮他們的肉棒,還要說只要肯在專櫃販賣我的產品,我願意做你的女人時,志麻就會屈辱感流淚,剛剛 過的淫肉又開始騷癢,子宮也猛烈收縮。

好像看出志麻的心事,明治用冷漠的吻說。

「媽媽,說了三角褲過來舔吧。一星期以後就是千繪和百合的任務了。

今年秋季的服裝,一定要M百貨公司和Q百貨公司答應賣我們的產品。

他們二個人都很喜歡你,也聽說是虐待狂俱樂部的常客。媽媽差不多也該想和其他的男人性交了吧。」

「不要這麼說!媽媽不是妓女。我一直到死只做你一個人的女人。」

志麻歇斯底里的喊叫,像撕裂般的脫下三角褲,一面用自己的手玩弄勃起的陰核,同時倒在床上撲向心愛的肉棒。

在火熱的舌頭上更膨脹堅硬的可愛肉棒,不想讓給其他的女人,尤其是不想讓給將要做媳婦的美麗少女和她的母親。

志麻也不想,用自己把他訓練成虐待狂的豐滿肉體,再為兒子做新對象的調教師。

志麻一面舔十年來品 過幾千次的兒子邪惡的巨大肉棒,已經決心如果兒子拋棄,就要殺死媳婦和她的母親自己也自殺。

志麻對於和自己完全不同型的美與性感的百合,不但嫉妒和憎恨,很想羞辱她,撕破她的美麗外表。

本來就像誘惑似的分開的大腿,明治凶暴的好像要劈開般的分開更大,把陰核的包皮剝開,三根手指插入濕淋淋的肉洞裡扭轉。

對甜美的疼痛,豐滿的屁股和性交時一樣的淫蕩扭動。在十年的時間裡養成的習慣,只要有什麼東西碰到陰戶上,就會反射性的扭動屁股。

可能是當做折磨岳母百合,明治今晚玩弄的樣子非常凶狠。明治捏住恥毛用力拉,用手掌拍打陰唇,同時用力摩擦陰核,還用手抓扁乳房用力扭轉乳頭。

如果是下常女人絕對無法忍受這樣的痛苦,可是有被虐待欲的志麻反而感到痛快,也更暴露出自己的陰戶,讓殘忍的眼睛視奸。

(還要用力,媽媽最喜歡讓你玩弄陰戶,結婚以後也不要忘記媽媽,沒有媽媽你是得不到滿足的………)

把龜頭含在嘴裡志麻發出無聲的喊叫,從不斷收縮的子宮噴出大量的淫液。

根據志麻的靈感,百合和千繪都有下常的性感,不是虐待狂也不是被虐待狂。相對的調教這樣的母女,讓任何女人都潛在擁有的被虐待的慾望甦醒。

雖然是最大的樂趣,但只知道被虐待性很強的媽媽肉體,明治一定無法感到滿足。

在志麻的惱海裡已經有具體的調教十六歲年輕媳婦的計劃。

就好像能看見有生以來第一次遇到的痛苦哭叫的美少女,和守望她的母親充滿悲哀的表情和絕望的哭聲。

無情的可愛兒子,在快要達到高潮的陰戶上連續痛打,使志麻的全身產生快感的電流。

(阿明!快插進來性交,不要用手指讓我 出來,媽媽要你火熱堅硬的肉棒!)就好像聽到母親無言的期盼,折磨陰戶和乳房的手停止,肉棒也離開她的嘴。

「還是那樣淫亂。那個高雅的小女孩和媽媽,會變成媽媽那樣無恥的淫亂,一定很吵。媽媽想要這個了嗎?」

用嘲笑和甜美的聲音折磨性慾高漲的媽媽,明治把沾滿唾液的巨大龜頭,頂在充滿淚水和汗汁的美麗臉上摩擦,同時用雙手猛烈擰轉勃起的乳頭。

「啊………饒了我吧,不要再折磨我了。今晚的媽媽是不夠順從,可是你好像迷上那個性感的母親。我會嫉妒。求求你,快插進來吧,插進來以後再處罰我,讓我瘋狂的哭到明天吧。」

忍受不了子宮灼熱的騷癢感,志麻淫蕩的要求。

「今晚的時間很長,先把你綁在柱子上,要弄到你全身無力為止。然後才是皮鞭和火烤。想用火這個黑色漂亮的毛吧。

媽媽,你要用好聽的聲音哭。實際上是想受到千繪和百合的折磨,在她們二個人的面前和我性交吧?」

明治讓志麻俯臥,迅速把雙手雙腳捆綁,用另一條繩子在乳房下綁緊。

「不要這樣說,媽媽不是讓你以外的男女折磨會高興的淫亂女人。相信我,媽媽只是為了使你高興想調教千繪和百合而已。媽媽一直到死,是你一個人的奴隸。」

繩子綁在乳房下產生的甜美痛感使子宮更灼熱。讓她說出罪惡的淫聲浪語。

包皮剝開露出的肉芽在床單上產生快感,忍不住要扭動屁股。

「我沒想到媽媽是這麼愛嫉妒還愛掛念。我結婚後和媽媽的關係是不會改變的。千繪和百合不過是為我們快樂的道具而已。只有媽媽是我最可愛的女人。」

和甜美的話下相反的,明治把志麻的身體粗暴的翻轉仰臥,用手指捏弄肉芽,在豐滿的乳房頂上勃起的乳頭用手指猛彈。

志麻哭泣時,明治又和她熱情的吻。「不要再用手了!快插進來吧………」

志麻忍不住這樣大叫。

「不要這樣急。夜晚還很長。千繪來了以後就不能像過去那樣盡情的淫浪了吧。哪裡還有你這樣美妙的女人,乳房和屁股都這麼豐滿,乳頭和陰核又特別敏感,前後洞都很窄小,而且又是美麗淫亂的被虐待狂。

千繪和百合要變成媽媽這樣,不知道須要幾年,她們不過是我和媽媽的春藥而已。」折磨乳頭和陰核的動作,隨著淫邪的言語也更猛烈。

明治的皮鞭在開始異常膨脹的乳房上抽打時,志麻就瘋狂的扭動屁股想讓玩弄陰核的手指插入肉洞裡。

「求求你,至少把手指插來吧!」

因為成熟的身體很重,被捆綁的手腳已經麻痺失去感覺,這時候的志麻只知道追求更強烈的快感,任何事情都不放在心上。

殘酷而絕妙的指奸,連續達到一小時,和皮鞭打在乳房上的甜美疼痛感,彼此反應使志麻瘋狂的哭泣,又 了三次。

想到心愛的兒子將要和美少女的媳婦性交,還會姦淫比她更年輕美麗的母親時,志麻的變態情慾也就更高昂。前二次是用手指,第三次是用皮鞭讓她 出來。軟綿綿的身體被明治抱起,雙手在後抱住房柱被捆綁,充滿邪惡的淫血膨脹的巨大肉棒插入肉洞裡時,志麻歡喜著鳴咽的昏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