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女主播

原來彭經理打算將何蕙麗變成一個完全服從自己的性奴,前面的催眠已能指示何蕙麗的行動,但仍會遇到反抗,一些指令雖然投入,但卻招到抵抗而屢屢失敗,如:要何蕙麗進行肛交、溜美女犬、……等較激烈的指令,都遭到強烈抵抗而無法繼續進行,故彭經理耗費苦心計畫了今天這個行動,並動用多個催眠指令來完成。

指令一:令穿著自己指定衣物的何蕙麗來到這裡。

指令二:令何蕙麗按照剛剛發生活動的劇本演出。

隱藏指令一:使何蕙麗在後半段享受性慾中醒過來,使她瞭解這段其間發生的事情,彭經理認為以何蕙麗智慧,突然瞭解真相剛開始一定不能接受這一切,但何蕙麗是聰明人,木已成舟,不能接受又能如何,何況彭經理讓她知道自己還有不少性愛作品在彭經理手上,尤其是今天的這場,更是對自己最大的打擊,自己根本無法反抗,只好不斷催眠自己,讓自己以為自己仍在被催眠之中,沒有醒來,剛才淫蕩的自己不是真的自己,這時啟動下一個指令。

隱藏指令二:如果何蕙麗自己催眠自己,讓自己不要醒來,自己打破自己的抵抗意志,則發出這個指令讓何蕙麗變成從此完全服從的奴隸,等一下會依照自己設定,向自己宣示效忠。但如果何蕙麗仍然有抵抗,則啟動另一個指令,當何蕙麗走出二樓的大門,會忘記所有發生的一切,恢復到以前遺忘的狀態,讓強哥送她回家休息。如果這樣彭經理就只能另想方法了。

何蕙麗躺在床上,掩面哭泣,想起剛才的事,完全不敢相信剛剛這麼淫蕩的會是自己,此時腦海裡想著:

「不、那不是我、那絕對不是我,我怎麼可能會這麼淫蕩,剛才那一定不是我。對、一定是這樣,是彭經理把我催眠了,絕對是這樣的,剛才最後如蕩婦模樣的自己,並沒有醒過來,還在被催眠情況之中,對、一定就是這樣了,不會有錯了。」何蕙麗果然如彭經理所想的墮落了。

不一會,何蕙麗恢復成正常人的模樣,此刻的她已達到催眠術中被催眠的最高境界,即使碰到其他催眠高手,也不會發覺她被人催眠了,即使別人告訴她,她不但不會相信,更會敵視這樣說她的人,真的變成完全由彭經理控制的奴隸。

只見何蕙麗停止哭泣,擦乾淚水,整理了一下凌亂的頭髮,全身赤裸的走到彭經理身前,雙手抱在後腦杓上,開腿蹲了下來,雙乳和微開的陰戶毫不遮掩的暴露在彭經理眼前說道:「麗奴拜見主人,請主人調教麗奴淫蕩的身子,求求您了。」

彭經理高興的哈哈大笑道:「麗奴,乖,既然妳這麼全心全意的求我,主人又怎會令妳失望呢?」

何蕙麗:「謝謝主人。」

彭經理:「好、今晚妳也累了,咱們上樓好好休息,明天主人要妳在主播台的鏡頭前,獻上妳後庭花的處女,以前想要享用,妳卻奮力掙扎、抵抗,今後不會再發生了吧。」

何蕙麗:「以前都是麗奴的錯,從此刻起,麗奴的一切都是屬於主人的,請主人盡力的調教、享用麗奴吧。」

彭經理:「好、好,這才聽話,等會上樓主人會給妳獎品的,嗯、就賞妳今晚含著主人的大老二入睡好了。」

何蕙麗:「麗奴謝謝主人的賞賜。」

彭經理:「好,現在去將放在床邊的項圈和繩索拿來給我,我們該上樓休息了。」

只見麗奴用狗的走路姿勢走到床邊,拿起連著繩索的項圈,叼在嘴裡,走回彭經理身前,將項圈叼給彭經理。

彭經理摸了摸麗奴的頭,拿起項圈後說:「乖、真是隻聽話的奴隸犬,以後主人會好好疼妳的。」

麗奴:「麗奴是一隻下賤的奴隸犬,請主人替麗奴套上項圈。」

彭經理替麗奴套上項圈後,牽起她來向樓上走去。

漸漸的,遠處傳來逐漸變小的聲音

「對了麗奴,明天將妳後庭開苞後,就替妳裝上尾巴,變成真正的奴隸犬好嗎?」

「汪、汪、汪汪」麗奴高興的叫了叫。

*** *** *** *** ***

從此何蕙麗漸漸淡出了新聞圈,讓新聞界少了一個女主播,但彭經理卻多了一隻名叫麗奴的奴隸犬。

女主播:何蕙麗後傳

作者:亂刀

多年後,前A台當家新聞女主播何蕙麗,依然保持著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的模樣,但這些年擔任彭經理,不、現在要稱是「彭總裁」了的秘書,除了平日的秘書工作外,有時還得要接待一些貴客,雖然主人並不常讓自己接待客人,但自己是主人的第一個女奴,比起其他後來的姊妹,多年來還是顯得有一雙玉臂千人枕、半點朱唇萬客嘗的趨勢。

昨日,彭總裁特別交代何蕙麗先到這個南洋私人小島的豪宅中,準備今日接待一位來自國外的貴客,等會兒他們會一同搭乘私人直升機來到小島度假。

今天的何蕙麗將留長的秀髮髻在頭上,臉上依然是最適合自己的淡妝,迷人的頸上戴了一串由十五顆碩大的南洋黑珍珠組成的項鏈,身穿可以集中、托高、但卻露出整個胸部的特製胸罩,下面則是白色雷絲吊帶絲襪,腳穿自己最喜愛的紅色高跟鞋。窗外透射入屋內的陽光灑在何蕙麗身上,從旁望去讓人感到現在的何蕙麗真是個擁有有天使的臉孔、魔鬼的身材的大美人。

突然,直升機螺旋槳的聲音由遠而近傳來,降落在前庭的草皮上,何蕙麗連忙走到門前準備迎接主人和客人。

「鈴……鈴……」的鈴聲響起,何蕙麗露出微笑打開大門,九十度鞠躬,說道:「歡迎主人偕同尊貴的客人大駕光臨,麗奴在此竭誠的為兩位服務。」

何蕙麗直起身來望向門外,只見在自己身前站立了兩個人,一位是自己的主人,另一位,居然是一個穿著南洋服飾的黑人。

只聽客人居然說著一口流利的中文,道:「好一位風情萬種、我見猶憐的美人,彭總裁您真幸福啊。」

主人:「哈、哈,您客氣了,快請進,外頭太陽毒辣。請、請!」

客人:「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兩人走進屋內,何蕙麗關上門後跟在兩人身後。

主人走到豪華的沙發前,指著另一邊的座位說道:「來、請坐,別客氣,就當自己家裡一樣。」

客人:「您也坐、也坐。」

何蕙麗用端了兩杯芳香四溢的紅酒,連同盤子一同放置在客廳的桌上,接著站立在主人身旁。

主人端起靠近自己的一杯說道:「來,別客氣,這是八二年份、波爾多五大酒莊的紅酒,您嘗嘗看是否還適合您的口味。」

客人:「別忙,還需花點時間來醒酒,等會兒才能品嚐出好酒的真正風味,這可是少有的極品,可別隨便浪費了。」

主人:「您瞧我這記性,都忘了您才是此道高手,真是在關公面前耍大刀,您別介意啊。」說著將酒杯放回桌上。

客人:「中國古詩曾云:『葡萄美酒夜光杯』,這美酒易尋,但夜光杯卻難得呀。「

主人:「沒聽您說我還忘了呢,數年前我在拍賣場上拍得一對上等翠玉做成的杯子,聽說是古代皇帝使用的,我放在家裡的櫃子上當作藝術品,既然您好此道,改天我讓人送到府上給您。」

客人:「這怎麼好意思呢。」

主人:「寶刀贈烈士,杯子在我這只是裝飾品,在您那裡才能發揮功用,下次我去您那裡品嚐美酒,不就可以享用到了。」

客人:「那我就笑納了,下次您來時,除了美酒,如果還能有像您身旁一樣的美女作陪,那可是人生至高的享受啊,哈、哈、哈……」

主人:「那有什麼問題,一定會讓您如意的了,來、先跟您介紹,我身旁這位是服侍您度假期間所有一切的管家,她叫麗奴。麗奴,向客人打個招呼。」

客人:「麗奴,你好。」

何蕙麗:「尊貴的客人,您好。」

主人聽到後有點不悅的說道:「麗奴,我們家的規矩是這樣的嗎?」

何蕙麗一聽,趕緊立刻走到客人身前,雙手抱在後腦杓上,開腿蹲了下來,雙乳和微開的陰戶毫不遮掩的暴露在客人眼前說道:「麗奴向尊貴的客人請安問好,請尊貴的客人原諒麗奴剛才不敬的舉止。」

客人:「彭總裁,您的家教真是別出心裁,讓人眼界大開阿。」說完將手伸入何蕙麗的下體,撫摸了一下縮了回來。

主人:「您客氣了,麗奴,好好的服侍客人。」

只見何蕙麗起身熟練的協助客人寬衣解帶,不一會兒,客人就全身赤裸,上身露出結實的肌肉,下身的粗黑的大肉棒,也高高的舉起了,大小居然比何蕙麗的小手臂還粗,看得何蕙麗心中狂跳,臉頰也微紅了起來。

然後何蕙麗開始跨坐到客人的腿上,先讓客人扶住自己腰部,再用手扶住客人的大肉棒插入自己已經開始濕潤的陰道中,然後雙手放在客人肩膀上,開始上下套弄起來,胸前被調教得更加碩大的雙乳,隨著身體上下擺動,不斷的挑逗著客人強壯的前胸,有時用櫻桃小嘴主動的和客人舌吻,有時拿起客人的大手,引導他玩弄自己的乳房,更有時將自己的豐乳送到客人嘴前,請他品嚐,只見兩人都發出歡愉的聲音:

客人:「喔……爽……啊,太爽了,麗奴,你夾得我的大老二好爽,乳房還有乳香的滋味也是極品,啊……啊……太爽了啊……」

何蕙麗:「啊……喔……啊,好棒的大肉棒啊,快、快插死淫婦吧、啊……啊插死淫婦了,……啊……好棒、好棒,插死淫婦了,啊……啊……要高潮了、要高潮了」

何蕙麗忘情的淫叫著,原來她正處於三十如狼、四十似虎的年齡,雖還未到五十賽過金錢豹的階段,但由於主人的調教,使身體變得非常敏感,加上姊妹越來越多,受主人調教的時間越來越少,平日除非主人允許,就不能享受到性愛的滋味,如今,面前的男人雖然不是主人,但總算是可以享樂一下了,客人的肉棒又相當粗大,一下子就快感連連,馬上就有快達到高潮的感覺了。

主人見狀有點動怒的說道:「麗奴,你在幹嘛?不可以只顧自己,要先服侍客人,知道嗎?再這樣我要處罰你,讓你再也享受不到做愛的快感。」

何蕙麗聽得嚇了一跳,情慾稍微退卻的說道:「主人,麗奴知錯了,不要處罰我啊,我會全力服侍客人的。」

只見何蕙麗取下掛在脖子上的珍珠項鏈,放入客人手中,一邊說道:「尊貴的客人,請玩弄麗奴下賤的菊花吧,拜託你了,我的後庭很需要啊。」

客人有點喜出望外的說道:「彭總裁,您這管家真是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啊,我家裡那些女人們和您的比起來,真是有天壤之別啊,真不愧是『狼王』,果然『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您真不愧是高手中的高手,讓人不佩服都不行啊。」

客人邊說邊將珍珠一顆一顆塞入到麗奴的菊花之中,何蕙麗的後庭受到異物的進入自然縮緊,連帶使陰戶也跟著縮緊,每塞入一顆,更加刺激夾緊客人的大肉棒一次。只聽兩人傳出陣陣的雙人協奏曲:

客人:「……喔……爽……啊,好爽啊,啊……啊……夾死我了……」

麗奴:「喔……啊……喔……要死了,……啊……啊……要升天……」

另外一邊,主人見客人在麗奴的服侍下已經開始享樂,自己也沒有閒著,拿起桌上放置的鈴鐺,搖了搖發出「叮…叮……叮」的聲音,只見旁邊小門打開,走入一個身上只穿著圍裙的女孩,走近一看,女孩很年輕,約十五、六歲,五官清秀,身材也還未完全發育完成,但簡單的圍裙卻使得女孩讓人更有性幻想,引發男人的性衝動,這女孩正是主人三個月前,因女孩的父親還不出錢來而收的奴隸,主人替她命名:「悅奴。」

女孩走到主人身前跪了下來,拉下主人褲子上的拉鏈,取出主人的大肉棒,幫主人口交起來,主人一邊享受悅奴的口交,一邊拿起桌上的紅酒,瞇著眼睛,一邊喝著香醇的紅酒,一邊享受了起來。

不一會兒,主人放下酒杯、推開悅奴的頭,讓悅奴跪到一邊去,站了起來向客人說道:「請您在此慢慢享受,這邊這個女孩叫悅奴,是我送您的禮物,您回去時記得一起帶走,這女孩我調教了快三個月,基本功都教她了,但她還有兩個洞是處女,就留給您開發了,我還有事,先走了,您慢慢的享樂,如果有任何的需要,告訴麗奴、她都會替您完成。十天後會另有直升機來接您。好了、悅奴,去協助你麗奴姊姊,好好服侍客人。」說完,起身整整衣冠,走了出去。

客人等主人快走到門邊說道:「彭總裁您真是慷慨,受人之恩,湧泉相報,這樣吧,我們集團新市鎮的開發,就決定由您全權來負責了。」

主人頓了一下,露出微笑開門走了出去,搭上直升機,緩緩離開這個小島。

月光升起的島上,原本寧靜的屋內露出了微弱的燈光,屋內大廳中,悅奴從客人手上接過珍珠,讓客人能使用雙手,盡情的玩弄著麗奴的大乳,悅奴則將珍珠從麗奴的後庭塞入幾顆又突然抽出,塞入、又抽出,和麗奴一同使客人漸漸達到最高峰,淫糜樂章的聲音,由屋內陣陣傳了出來,直到島上的每個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