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婆的遭遇

我老婆轉身又對著那些水手們說道:「也同樣感謝你們,你們的表決證明你們同樣是具有正義感的好人。雖然你們剛才對我做了那些,但是我理解你們,你們常年在大海上漂泊而沒有女人,我理解你們身體的需要。」

「現在,我要用我的身體報答你們,滿足你們的需要。」我老婆說完,開始一件件地脫下衣服。

當我老婆褪下最後的內褲後,站直了身子,挺起雄偉、白淨的大奶子,迎著海風,任憑烏黑的長髮高高地揚起、飛舞在空中。

我老婆赤裸的身軀在天邊霞光的掩映下像個女神一般美麗、動人。甲板上的男人都看呆了,包括我在內。

許久,船長低沉的嗓音才響起:「不可以。」轉而又將目光投向了我,希望我能夠阻止我老婆的舉動。

我對著船長說:「我和我老婆經過了這麼多的遭遇、凌辱之後,對性的看法也有了根本的改變。性愛是美好的,但是不能被強迫,現在不同於剛才的強姦,既然現在我老婆願意與你的船員們作愛,那她一定能夠享受性愛,她一定能享受快樂,也一定能讓你的船員們享受快樂。」

我繼續道:「如果現在我們去阻止他們作愛,那我們又何嘗不是在強姦他們的意志呢?船長,或許你也能從我老婆的身上享受到久違的快樂。」

船長聽後揮了揮手,說道:「好吧!既然你這麼說,我也不反對了,不過,我是不會參加的。還有,他們可都是些龍精虎猛的小伙子,而且已經好久沒有碰女人了,你老婆是不是吃得消?」

我笑道:「那好!今天就挑三個人吧!其餘的以後吧,反正有的是時間。」

船長轉而對著那些水手說道:「既然如此,你們就好好的享受吧!」說完,船長離開了甲板。

甲板上一片歡騰,但是,誰也沒有貿然走向我老婆,只是眼睜睜的看著我老婆美麗的身體。

我老婆疑惑著問道:「怎麼了?剛才你們不是還搶著要第一個幹我嗎?現在怎麼了?一個個都成了病貓了嗎?」

還是沒有人敢觸摸我老婆的身體,我老婆只得跪下身子,慢慢地晃動著白白的屁股,像狗一樣的向人群中爬去……

六、慾望的甲板

我老婆爬到了托米面前,抬頭對著托米說道:「來吧!你還是第一個。」說完,用纖細柔白的手拉開了托米褲子的拉鏈。

托米堅挺的陰莖把內褲高高的頂起,我老婆的手隔著內褲輕柔地摸弄著粗壯的陰莖,在我老婆纖手的撫弄下,托米的陰莖更為挺拔。

我老婆在撫弄了一陣後,猛地拉下了托米的內褲,托米粗大的陰莖像根彈簧一樣彈射了出來,足有二十公分左右的陰莖聳立在我老婆面前。我老婆跪著用手握住那根粗壯的陰莖,用舌尖挑動龜頭部份,然後把整根陰莖含入口中,晃動著腦袋吞吐起來,托米的喉間發出粗重的喘息聲。

我從來沒有見過我老婆以這樣狂暴的姿態吸吮過別人的陰莖,真是讓人難以置信,我老婆居然能將這麼長的一根陰莖插入喉嚨中。

托米用雙手扶住我老婆的頭,挺動著屁股將自己的陰莖一次次地送入我老婆的口中。甲板上其他的水手都看得直咽口水,紛紛掏出自己的陰莖搓弄起來。

五分鐘過後,托米似乎到了盡頭,他抓住我老婆的頭,把巨大的陰莖深深地插在我老婆的喉嚨中,停止了衝擊,而強壯的身軀激起一陣陣的抖動,口中發出「嗯……嗯……」的喘息聲。

最後,托米將粘滿口水的陰莖從我老婆口中拔了出來,我老婆嘴角流淌著白色的精液。

我老婆握住陰莖抬起頭,對著托米笑了笑,說道:「你的雞巴是我見過最大的人類雞巴,我本想嚐嚐被這麼大的雞巴插入我下面的滋味,但是想不到你這麼快就射了。」

年輕的托米臉一下子紅了起來,說道:「對不起,您的舌功太好了,我實在不能自持。」

我老婆笑得碩大的奶子一陣激蕩,說道:「還對不起呢!怎麼這麼文縐縐的呦?」

說完,我老婆站立起來,對著大家說道:「我喜歡激烈的性愛,我不要你們文縐縐的對我,就把我當成是你們叫到船上的婊子吧!一起來吧!現在站在你們面前的是個婊子,是個最淫蕩的婊子!」

天哪!我簡直不敢相信這樣的話是從我老婆嘴裡吐出的,我老婆瘋狂、淫蕩的樣子真是我始料未及的,看來,我老婆在經過了這麼多的屈辱後,性情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不過,不管我老婆做什麼,她仍是我的最愛。

水手們開始騷動起來,有一個光頭水手走到了我老婆的身前,一把將我老婆攬在懷裡,一隻大手粗暴地揉弄著我老婆豐滿的奶子,我老婆勾住那光頭的脖子把他的頭拉向自己,對著他的嘴唇熱烈地吻了上去,光頭厚厚的嘴唇完全蓋住了我老婆的小嘴。

這時候,有個胖子也站在我老婆跟前,俯下臉把我老婆的一個奶頭含在了嘴裡,一隻手沿著我老婆豐腴的小腹伸到了兩腿之間挑動了起來。我老婆的大腿張得很開,迎接著那隻手的進入,胖子把兩根手指插進了我老婆的陰道。

身體幾處最敏感部位傳來的刺激,使我老婆的腰肢發起一陣扭動,「嗚……嗚……」從我老婆被蓋住的嘴唇裡發出愉快的呻吟。

看著我老婆淫蕩的樣子,我下面的陰莖不由自主地挺立了起來

過了幾分鐘,他們把我老婆仰面放平在甲板上,胖子跪著跨在我老婆的頭部將黑亮的陰莖塞入我老婆的口中,我老婆再次晃動腦袋為胖子進行口交。

光頭跪在我老婆兩腿之間,我老婆的兩腿張得大大的擱在他的肩膀上,光頭用強健的雙手托起我老婆的屁股,將他堅挺的雞巴塞進我老婆的陰道,「嗚……嗚……」我老婆雪白的胴體滲出了晶瑩的汗珠。

又有兩個水手走到了我老婆身體兩旁,我老婆一手一支抓起他們的陰莖飛快地套弄著。

我做夢也不會想到我老婆會這樣主動的和四個男人一起作愛、性交,我看得也實在忍不住,把自己的陰莖拉了出來,飛快地搓弄起來。

第一個射精的是插在我老婆嘴巴裡胖子,他「嗯……嗯……啊……啊……」叫喚的同時,我老婆把嘴裡的精液全部咽下。

「啊……哦……啊……嗷……」嘴巴一下子空出來之後,我老婆的呻吟聲更加響亮。

我老婆手中的兩支陰莖同時射出了濃稠的精液,噴在我老婆潔白、豐滿的大奶子上,我老婆捧起奶子舔著上面的精液,彷彿那像瓊漿玉液一樣可口。

光頭托著我老婆的屁股猛烈地抽插了幾次後,也停止了抽動,卡在我老婆的陰道裡搏動不已,射出了大量的精液。直到射盡了最後一滴精液後才把萎縮的陰莖拔了出來,大量的精液也隨之從我老婆肥厚的陰唇間湧出。

在清洗了一遍我老婆粘滿精液的身體後,又有三個人圍住了我老婆的身體。

接下來的一個多小時,我一直眼看著我老婆被在場的所有水手輪姦了一遍。我有點擔心老婆的身體,幾次示意我老婆是否要停止,但是我老婆一直保持著亢奮,還到達了好幾次高潮,我實在很佩服我老婆的身體。

天黑了,水手們都心滿意足地離開了,我老婆穿上了衣服,雖然還是精神飽滿,但是畢竟被操了這麼久,走路的樣子總有點怪怪的。

晚餐後,我摟著我老婆站在船頭,吹著海風,抬頭望著滿天的星星,我老婆已經全然沒有了剛才淫蕩的模樣,像隻小鳥一般依偎在我懷裡,這一刻的感覺真的好美,好美!

「老公,今天你看見我這麼淫蕩的樣子,你心裡怎麼想?會怪我嗎?」我老婆問道。

「你已經跟著我受了這麼多的委屈,如今,你只是做了你喜歡做的,只要你喜歡,我又怎麼會怪你呢?」我回答道。

「那你還愛我嗎?」我老婆深情地注視著我。

我低頭吻了吻我老婆的額頭,說道:「傻瓜!我們都經過了這麼大的磨難,還說這些幹什麼?」

「我愛你!不管你被多少人操過,我都愛你,你永遠是我的好老婆。」我繼續說道。

我老婆一邊撫摸著我的胸脯,一邊說道:「其實,我現在真的覺得自己很淫蕩,我特別想跟幾個男人一起作愛。就像剛才一樣,我真是太興奮了,高潮源源不斷。」

我撫摸著我老婆烏黑長長的秀髮,說道:「只要你喜歡,以後我們一直可以叫幾個男人一起作愛,我也可以參加呀!」

「只是被那麼多的雞巴插過以後,你那裡會不會又鬆又寬啊?到時候你再也不要我了。」我一邊開著玩笑,一邊將手伸進了我老婆的裙子裡面。

「哇!老婆你可真騷啊!內褲也沒有穿啊!」我驚奇地發現我老婆洗了澡後竟然沒有穿內褲。

「不穿了,裡面的精液還在不斷地流出來,穿了一會就濕了,所以我索性不穿了。」我老婆解釋道。果然,我的手指剛插進陰道口,裡面就有精液順著我的手指溢出來。

我的手指不斷地戲弄著我老婆的陰道口,「啊……」我老婆在我的撫摸下又開始興奮起來,她把手拉開了我褲子的拉鏈,拉出了我的陰莖搓弄起來,然後抬頭對我說:「老公,我們在這裡也做一次吧!」

我大笑起來,說道:「你可真是個騷貨啊!被這麼多人操過了,還沒有滿足啊?」

我背靠著船頭的圍欄,我老婆彎下腰把我堅挺的陰莖含在了嘴裡,我看著她高高抬起的圓滾肥白的屁股,開始享受起她那溫暖濕潤的嘴巴。

這時候,有個人影靜悄悄地走了過來,在我老婆屁股停了下來,趁著月光,我看清了來人的面孔,原來是托米。

我正要張嘴打個招呼,托米打了個手勢示意我不要出聲。托米把手放在我老婆高高抬起的肥大屁股上,輕輕地撫摸著,還用手指放肆地挑撥著陰道口。我老婆想要回頭看看是誰,但是被我用雙手抱住了她的頭部,不讓她回頭。

托米褪下了褲子,露出了堅挺雄偉的巨大陰莖,他站在我對面,扶著我老婆肥碩的屁股將他巨大的陰莖插入了我老婆的陰道。

「啊……」我老婆被托米粗壯的陰莖插入後吐出了我的陰莖,發出歡快的叫聲,還把屁股往後一送一送,配合著背後陰莖的抽插。

我笑著問我老婆:「老婆,知道是誰在插你嗎?」

「哦……啊……是……是托米……一定是托米,嗚……哦……」我老婆斷續著回答。

托米一下大笑了起來,一邊繼續抽插一邊說道:「哈哈!厲害!猜對了!」

我對托米說道:「你才厲害,誰還會有你這麼大的雞巴啊?」老婆也扭過頭應道:「啊……就是啊!都快把我下面撐壞了,嗷……嗷……」

我和托米站在我老婆的一前一後抽插起來,托米的腹部猛烈地衝擊在我老婆的屁股上發出「啪!啪!」的響聲,同時激起一陣陣臀浪,垂在胸前的兩個大奶子更是像鐘擺一樣地前後擺動。

「哦……嗯……」幾分鐘之後,托米發出了幾聲低吼射精了。

托米的陰莖剛離開,我就繞到我老婆的身後,把自己的陰莖插進了還在不斷溢出精液的陰戶。在抽插了幾次後,我也射出了積聚已久的精液。

激情過後,我們三人疲憊地躺在甲板上,我老婆躺在我和托米中間仰望著星空。

托米側身用一隻手細細地撫摸著我老婆的大奶子,注視著我老婆說道:「我可以叫你姐姐嗎?」

我老婆咯咯笑道:「當然可以,有個弟弟很好啊!不過你做了弟弟的話,以後可不能再用你的大雞巴操你姐姐嘍!」

托米繼續道:「姐姐!你真的讓我感動,我們那樣對你,你還擋住了船長抽向我的皮鞭。當我聽完你們的遭遇,那一刻,我真的無地自容,我簡直不是人,我和欺負你的那些壞蛋有什麼區別啊!」托米說完竟然流下了眼淚。

我老婆扭過頭面對著托米,用纖纖玉手擦拭去他臉上的眼淚,對著他說道:「一切都已經過去了,不要再提了,你看我現在有多麼快樂啊!」說完對著托米笑了笑。

「姐姐,你真美!你是我見過的最美麗、最性感的女人,我相信沒有男人能抗拒你的魅力。」托米的手還在輕柔地撫摸著我老婆的奶子。

很奇怪,我剛才一點也不在乎托米猛烈地操我老婆,可是現在我在一旁看見他們倆像一對小情人一樣地卿卿我我,心裡卻湧起一陣酸意。

我老婆又咯咯笑了起來,說道:「不會吧,你忘記了一個人,有一個人對我沒有一點興趣。」

「誰?」托米問道。

「你們的船長,他面對我的裸體竟然沒有一點反應,只有兩個解釋,要麼他有著極強的定力,要麼他根本不喜歡我這樣的女人。」我老婆若有所思地望著天空。

「不對,姐姐,你的兩種解釋都不對,有第三種解釋……」說到這裡,托米放在老婆奶子上的手停止了撫弄。

頓了一頓後,托米給我們講了船長的故事,一個讓我極為震驚的故事。

「船長的往事是以前的一位老水手對我們說的。」

「船長年輕時風度翩翩,在四海漂泊中,有一個法國姑娘愛上了他並最後結婚,船長那時候還只是個水手。」

托米繼續說:「有一次,他帶著年輕的妻子隨船航行中遇上了一夥海盜,海盜們在搶走了船上的貨物後,把所有人綁了起來,然後海盜們就在他和所有船員面前對他美麗的妻子進行了慘無人道的輪姦,最後,海盜們帶著他美麗的妻子揚長而去。」

聽到這裡我恍然大悟:怪不得船長這麼憎恨強姦,原來船長經歷過這樣的苦痛。

我問道:「那麼後來船長找到了他的妻子嗎?」

「船長認識各國白道黑道的人物,通過他們找遍了世界各地。直到有一天,在東南亞一個國家發現了一個被嫖客殺死的妓女,最後被警方證實那個妓女就是被人販子賣到那裡的,正是船長的妻子。」說完後,托米一臉的茫然。

聽到這裡,我老婆低聲抽泣了起來。

太悲慘了!與船長的遭遇比起來,我們畢竟還保住了性命,想不到船長的妻子竟然被殺死了。

托米停了片刻後繼續說道:「船長經歷了這樣的打擊後,再也沒有碰過其他的女人,在一次體檢中發現,船長已經是個陽痿病人,基本喪失了性能力。」

「姐姐,這就是第三種解釋。」托米對著我老婆吐出了這麼一句後便一聲不吭了。

我們三人都靜悄悄地仰躺著,誰也不發出聲音。海風吹在身上涼颼颼的,正如此時我們每個人心中的寒意。

過了很久,我老婆眼望著星空說道:「只有我,或許只有我才能讓船長恢復健康的身體,讓他重新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

「是的,只有你。」我和托米不約而同地說道。

托米俯身輕輕吻了我老婆一下後站了起來,說道:「姐姐,船長是個好人,你要盡力幫助他。」說完轉身走了。

我和老婆對望了一眼,我老婆柔聲說道:「不早了,我們去休息吧!」

我抱起我老婆美妙的身軀,走進了船長專為我們準備的臥艙……

「咚!咚!咚咚!」我被一陣激烈的鼓聲從熟睡中驚醒,我睜開眼睛一看,天已經大亮了,轉身發現我老婆已經不在身邊了。

我穿好衣服跨出艙外,沿著鼓聲的來源走上了船頭。

船頭的甲板上,十幾個水手圍坐在一起,大鬍子捧著一張鼓不停地擊打著,我老婆身披一件黑色透明的薄紗在人堆中間隨著鼓聲翩翩起舞。透明的薄紗根本遮不住我老婆雪白的肌膚和豐滿的身段,反而在黑色的掩映下更添幾分性感、嫵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