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婆的遭遇

但是,我老婆彷彿根本就沒有聽見,用顫抖的手撫弄大黃狗的陰莖。狗雞巴在我老婆的撫弄下慢慢地變大,露出了花冠狀的龜頭,我老婆撅著大屁股,低下頭一口把狗雞巴含在了嘴裡,然後細細地舔弄起來。而此時,那條花狗繼續在我老婆屁股後面,用舌頭舔弄著卡在我老婆陰戶裡的肉骨頭。

「好!真是個騷貨啊!把狗雞巴都舔硬了,了不起!」村長兒子樂得拍起手來。

我老婆在舔弄了一陣後抬起了頭,用手指把那根肉骨頭拔了出來,然後轉過身子把肥白的屁股對著大黃狗,大黃狗馬上撲到我老婆身子上面,把兩腿搭在我老婆背部,挺著那根狗雞巴朝我老婆的胯間直插。

但是,狗畢竟是狗,弄了半天還是沒有進入我老婆的身體,直弄得我老婆氣喘吁吁。我老婆只得用一隻手握住狗雞巴,把那花冠狀的龜頭抵在自己濕潤的陰道口,引導著狗雞巴進入自己的身體,我木然地看著狗雞巴插入我老婆的陰道而無能為力。

「啊……嗚……」大黃狗在我老婆的背上飛快地插弄著,我老婆發出愉快的叫聲。

這時候,那條花狗眼見自己的同伴和我老婆交配,胯下的雞巴居然也挺立起來。

「哈哈!阿花也受不了啦!」他兒子笑著說。

「騷貨!快用嘴巴滿足我家的阿花!」村長對著我老婆大聲呵斥。

我老婆只得低下頭把花狗的雞巴含在了嘴裡,那花狗也把兩腿搭在我老婆的背上,享受起我老婆的嘴巴。

就這樣,兩條狗面對面地爬在我老婆身上抽插著它們的雞巴,我老婆的陰道口不時的被狗雞巴帶出大量的愛液,順著渾圓的大腿淌下。

「嗚──」我老婆在兩條狗的抽插下到達了高潮,不斷地顫抖著身子。兩條狗也同時射精,把狗雞巴從我老婆的身體裡抽出,大量的狗精從我老婆的嘴裡、陰唇間溢出,流了一地。

「哇!真是精彩啊!真正的人狗交歡啊!比錄像裡的還精彩啊!你老婆真行啊!哈哈!」村長對我說道。

隨後,我和我老婆被他們帶到了一間陰暗的小屋裡,然後用一根很粗的鐵鏈把我們鎖在柱子上。

他們走後,我和老婆抱頭痛哭,最後在心力交瘁下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老婆被村長的兩個兒子帶到離村子很遠的一塊田地裡插秧。

我老婆上身戴了一個棉布肚兜,緊緊地裹著碩大的奶子,下身還是穿著那條短裙,裡面依舊空蕩蕩的不著內褲。看上去真有點不倫不類,但是,也平添了幾分性感、妖冶。

我從小在農村長大,對於這些農活倒還能應付,可憐我老婆自小嬌生慣養,在城市長大,哪做過這等苦差事啊!只見她戰戰兢兢地赤著雙腳、彎下腰模仿我的樣子開始插秧。

隨著我老婆不斷的擺動兩腿和胯部,那條短裙漸漸翻了上去,把那又肥又白的大屁股整個露了出來,中間光禿禿、飽滿滋潤的陰戶在陽光下顯得格外誘人。幸好這裡地處偏僻,除了我們幾人之外就沒有人看見這淫褻的風景。

村長的兩個兒子坐在田埂上看見這一幕,忍不住站起身赤腳跨入秧地裡,站在我老婆的兩邊拍打她的大屁股,還不時把手指插進陰戶戲弄著。我老婆的陰部在他們兄弟倆的玩弄下漸漸滲出了淫水,嘴裡也發出「嗚……嗚……」的呻吟。

「看!這騷貨又起性了,不如我們兄弟倆就在這裡操他吧!」老大說完剝掉了我老婆身上僅剩的衣物,然後拔出硬梆梆的雞巴站在我老婆身後,直朝我老婆濕漉漉的陰道插了進去。

老二也不甘示弱,一把抓起我老婆的頭髮,使我老婆的頭仰了起來,然後把堅挺的雞巴捅入了她的嘴巴。

就這樣,他們兄弟二人一前一後的在秧地裡輪姦起我老婆,沒過多久,兩人射出了濃濃的精液。

兄弟倆在精疲力竭後命令我們繼續插秧,他們自己有說有笑地坐在田埂上看著我們。我老婆赤裸裸地撅著屁股、彎著腰,笨拙地擺弄著手裡的秧苗,任憑嘴角的精液往下流淌,碩大潔白的奶子晃蕩在胸前,被輪姦後的陰道口鬆弛地張開著,粉紅肥厚的陰唇無精打采地耷拉在兩旁。

我看著我老婆的淒慘的模樣,心裡暗暗發誓:只要我能夠逃出去,我一定要殺光他們一家,以雪今日之恥!

過了一段時間,田間小路上出現了幾個放牛娃,牽著一頭大水牛走了過來。

「快看!那裡怎麼有個女人不穿衣服啊?羞不羞啊?」其中有個小孩發現了我老婆,對著同伴大聲說道。

我老婆發現有孩子在看她的身體,急得趕忙停止插秧,蹲下了身子,盡量不讓那些孩子看見自己最羞恥的地方。

「媽的!騷貨!不許偷懶!繼續插秧!」老大對著我老婆大喝。我老婆無奈之下只得再度抬起屁股繼續插秧,雙腿因為羞恥而瑟瑟發抖。

這時候,村長的兄弟倆把放牛娃們叫到跟前,說道:「孩子,那兩個人是個偷西瓜的賊,你們家的西瓜就是他們偷的。」

「原來偷西瓜的是他們啊!害得我今年還沒吃過一口西瓜。」有個男孩說。

「是啊!用泥巴扔他們!看他們以後還敢偷西瓜不!」一個孩子說。

頓時,孩子們從秧田裡抓起濕泥巴就朝我們的身上扔。我和老婆拼命地閃避著,無奈雙腿陷在秧地裡,實在無法躲避,我們被好幾塊濕泥巴擊中。

我老婆肥大的屁股成了命中率最高的地方,不斷地被飛來的濕泥巴擊中,發出「啪!啪!」的聲響,擊中後的泥巴化成泥漿後,在我老婆屁股上像花朵一樣散開。

「啪!」有一大塊濕泥巴從側面重重地擊在我老婆的大奶子上,我老婆的奶子頓時一陣晃蕩。

「啪!」、「啊!」泥巴的撞擊聲和我老婆的驚叫聲幾乎同時響起。

原來,我老婆的陰戶被一塊濕泥巴擊中了,黑糊糊的泥漿糊滿了我老婆的陰部,有很多泥漿順著張開的陰道口流了進去。

「哈哈!這些小子還扔得真準啊!」老大狂笑不已:「對,孩子們,你們就對著那女人下面的洞扔泥巴,誰打中了給誰吃糖。」

話音剛落,大量的泥巴朝著我老婆的陰戶飛來,我老婆晃著白花花的大屁股拼命閃避,但是還是被好多泥巴擊中,直打得我老婆嬌喘連連。我老婆實在沒辦法,只好蹲下身子,把大半個屁股浸泡在秧田的水裡,以此來躲避飛來的泥巴。

這樣一來,輪到那些孩子沒辦法了,兄弟倆也停止了大笑。

看見老婆不再被折磨了,我也稍微寬心了一點。

忽然,我老婆猛地從水裡跳了起來,臉色一下變得煞白,嘶聲大叫:「蛇!蛇!」一邊用手抓著自己的下身。

我這才發現我老婆用手指捏著一段尾巴拼命往外拉,有樣東西鑽進了我老婆的陰道。雖然沒看清楚那東西是什麼,但是,我能確定那不是蛇,因為那東西沒鱗片。

我老婆驚慌失措下手指一打滑,那東西全鑽了進去,尾巴也不見了。

「啊!」我老婆受驚之下竟然昏厥了過去。

我急忙抱起我老婆的身子放在田埂上,把我老婆的兩腿分開,用兩個手指深深插進我老婆的陰道,想把那東西夾出來。

這時候,兄弟倆和幾個放牛娃也湊了過來。

「傻瓜,我看見了,那是條黃鱔,滑不溜秋的,你怎麼抓得出來啊?」老大對我說道。

「那怎麼辦啊?」我把手指退了出來,急得滿頭大汗。

老大說:「它在裡面轉過頭後,說不定等會自己會出來的。」

我只好把老婆身子放平後,把老婆的雙腿大大地分開,希望那條黃鱔能夠快點出來。所有人都屏息注視著我老婆的陰道口。

過了一會兒,我老婆的陰唇顫動了一下,緊接著,陰道口粉紅的肉壁被慢慢地打開,從裡面探出一個圓圓的頭部。果然是條黃鱔!而且看樣子還不小。

黃鱔頭慢慢地伸了出來,隨後身子也伸出了一點。這時候我老婆醒了過來,身子一陣顫動,那條黃鱔受驚後又停止了游動。

我生怕黃鱔退回我老婆的陰道,急忙伸出手指向那條黃鱔抓去,誰知,我剛碰到那黃鱔的身子,就被那傢伙滑脫,一轉眼又回到了我老婆的陰道內。

「啊!蛇!有蛇啊!」我老婆醒轉後再次嚇得大叫。

「老婆,不要怕,不是蛇,是條黃鱔。」我憐惜地告訴老婆。老婆回過神來看見那些放牛娃都圍著她赤裸的身體,眼睛還直盯著胯下,不由得臉紅到了脖子根。

我只好再讓老婆把雙腿大大地分開,靜等那條黃鱔自己鑽出來。但是那傢伙受了驚嚇後似乎變乖了,居然只是不停地扭動身子,偶爾在陰道口探出一點點頭部就很快縮了回去,倒是弄得我老婆「嗷……嗷……」直叫喚。

「我有個辦法,我以前用蚯蚓釣過黃鱔,不知道行不行?」有個小孩突然冒出一句。

對呀!我也猛然想起小時候一直用紅蚯蚓釣黃鱔。

「哈哈!小鬼,虧你想得出來,好辦法!你們就去弄些蚯蚓來,玩玩釣黃鱔吧!哈哈哈!」老二樂得笑個不停。

沒過多久,那幾個小孩就捉來了幾條細細的紅蚯蚓,他們用尼龍線紮住蚯蚓後,有一個小孩拉著線頭把蚯蚓放到我老婆的陰道口。我老婆只得用雙手抓住自己的腿彎,然後把大腿舉起折疊在胸前,好讓那孩子把蚯蚓推入陰道。

那幾個不知人事的孩子摒住呼吸,目不轉睛地盯著我老婆的陰道口。我老婆已經是第二次被小孩子看自己最羞恥的私處了,而且這次的小孩更小,根本就不懂得男女之事,我老婆羞愧得扭過了脖子。

突然那根尼龍線動了一下,而後又被拉得筆直,那黃鱔果然上鉤了。

「快啦!」我急得大喊。

話音未落,那小孩捏住尼龍線的手猛的往外一拽。

「啊──────」隨著我老婆的一聲尖叫,一條一尺多長的黃鱔從我老婆的陰道裡被拉了出來。

「釣著啦!」那幾個小孩樂得直拍手。

我老婆坐起身子直喘粗氣,村長的大兒子抓著那條黃鱔在我老婆眼前一邊晃蕩一邊說:「呵呵!這條黃鱔也知道你是個騷東西,也想嚐嚐你的滋味啊!哈哈哈!」

兄弟倆看見我老婆赤裸裸胴體髒兮兮的盡是泥巴,就叫那幾個孩子把我老婆帶到不遠處的湖裡洗洗身子。

過了一會兒,湖那邊傳來孩子的大叫聲:「快來啊!那個偷西瓜的女人逃跑啦!」兄弟倆急忙拉起我朝湖邊跑去。

我跑到湖邊一看,我老婆在水中甩動雙臂,晃動著白花花的屁股,拼命地向湖對面游去。

我對著我老婆大聲叫道:「老婆,快逃,不要管我!」

兄弟倆想下水追我老婆,但是又怕我也逃跑,急得在岸邊直跺腳。

很快,我老婆已經游出很長一段距離,我的心也稍微放了下來:我老婆總算可以脫離苦海了。

這時候,遠處湖面上出現了一條漁船,船頭依稀有個人影在撒網捕魚。兄弟倆看見後扯著嗓門大喊:「大劉!快幫我抓住那個偷瓜的賊,別讓她跑了!」

那條漁船向我老婆劃了過去,不多久就追上了我老婆,船頭那傢伙對著我老婆白晃晃的身軀撒下了魚網……

天哪!我看見老婆最終還是沒有逃脫,心裡一陣酸楚。

那漁船靠岸後,我看見我老婆豐滿潔白的軀體被一張大魚網罩著,大劉連人帶網扛著跳下了船頭。

「哈哈!打了這麼多年魚,今天居然讓我網到了一條美人魚啊!」大劉笑著把我老婆丟在了地上,我老婆濕漉漉的身體在魚網裡瑟瑟發抖。

「大劉,如果你喜歡,這騷貨就送給你玩幾天吧!」老大對大劉說。

「不用了,沒那個興趣。不過,我也要勸你們一句,你們也不要太過份了,人家不過是偷了幾個西瓜,懲罰一下放了就算了。」大劉說道。

「那破網我也不要了,記住!下次我可不會幫你們了。」大劉說完跳上漁船揚長而去。

大劉走後,我被兄弟倆綁在一顆大樹上,老大惡狠狠地對我說:「想逃?哼哼!沒那麼容易,我要你們知道我的厲害。」

說完,兄弟倆各拿著一根柳條對著魚網裡的我老婆一陣猛抽,我老婆在魚網裡扭動身體躲避柳條的抽擊,我老婆被他們抽打的肌膚上很快泛出暗紅的血印。

我看見老婆經受這樣的皮肉之苦,哀求道:「你們不要打她,她一個女人家受不了的。」

「哼!不給你們吃點苦頭,豈不是便宜了你們?」說完又是一陣猛抽。

「我不逃了,求求你們饒了我吧!」我老婆受不了痛,一邊扭動身子,一邊哭泣著求饒。

「不打你可以,但是你得乖乖的和那頭大水牛交配,怎麼樣?」老大停止了抽擊,對著我老婆說道。

我老婆看了看那頭牛胯下垂著的雞巴,搖頭哭叫著說:「不要!不要讓我和牛交配,我受不了那麼大的東西呀!」

「那好!給我繼續打」柳條又狠狠地抽向我老婆的身體。

「嗚───────不要打了,我……我答應你們,嗚──────」我老婆痛苦地哭泣著。

我老婆從破網裡鑽了出來,鑽到牛肚子下面,捧起大水牛髒兮兮的雞巴搓弄起來,還不時的放進嘴巴裡舔弄著,甚至還捧起一對大白奶子夾住牛雞巴擺弄。那些放牛娃張大嘴巴看著這淫褻的一幕……

但是,我老婆弄了老半天,臉上的汗水直往下流,那條牛雞巴還是軟軟的不見動靜。

「算了,不要舔了,再弄也是白搭,不如就讓軟雞巴進去吧!」老大說道。

兄弟倆重新把魚網罩在我老婆的身上,然後連人一起仰面吊在牛肚子下面,兩條大腿抬起後緊貼胸前被魚網固定住。那條牛雞巴穿過魚網的網眼後,恰好軟軟地對著老婆的陰道口。

「孩子們,去把牛雞巴塞進那女人下面的洞裡面,這樣她就逃不了了。」老二說道。

孩子們都鑽到了大水牛的兩腿間,一個男孩用雙手扯著我老婆肥厚的陰唇往兩邊分開,使我老婆的陰道口大大地張開,另一個小孩握住牛雞巴就往我老婆的陰道裡送去。

大水牛的生殖器雖然不是很粗,但是生殖器頭部有個很大的冠狀物,軟軟的並不容易推入,只是在我老婆的陰唇間不斷地推擠、摩擦,直弄得我老婆的陰道口湧出了很多淫水。

「嗚……嗚……」呻吟聲響起。

在淫水的潤滑和小孩手指的推擠下,那巨大的冠狀物終於滑入我老婆的身體裡,隨後,那些放牛娃用小樹枝把水牛的生殖器一點一點的撥入我老婆的陰道,直到最後,長長的牛雞巴只剩下一小截留在了外面。

這時候,兄弟倆一左一右的蹲在我老婆的身旁,把手伸進魚網,輕輕地撫摸我老婆的身體,嘴唇、奶子、肚臍都成了兄弟倆不停輕薄的對象。

老大的手指在我老婆的陰道口和水牛生殖器的交合處輕輕的撫摸,一邊還對著我老婆說道:「哇!這麼多的淫水啊!你可真是個浪貨啊!」

「嗚……嗚……」我老婆痛苦地在魚網內扭動著身體,潔白的肌膚上滲出了晶瑩的汗珠。

「嗚……受不了了,那裡……那裡硬起來了,求求你們把它拔出來呀!」我老婆忽然瘋狂地喊叫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