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婆的遭遇

小三子把粗粗的雞巴抵住我老婆的陰唇間,毫不留情地插了進去,「啊……喔……」全身是汗的老婆在被插入時一陣痙攣。

我看著巨大的肉棍在我老婆的身體裡進進出出,那肉棍上粘滿了我老婆分泌的白白的黏液,在小三子不停的衝擊下,高高的旗桿也不停地晃動,我老婆的呻吟聲也越來越高亢。

在巨大的刺激下,小三子終於在渾身一震後把精液注入了我老婆的陰道。

在交換了位子後,阿強的雞巴也戮入我老婆還流淌著精液的陰戶。在再次地接受雞巴的插入時,我老婆的屁股也拼命地挺高後扭動,強烈的快感使她早已忘記現在置身何處。

「真是個騷貨!被這麼多人看著還好意思叫。」

「是啊,看她那樣子,好像還很興奮啊!」

台下的人群中有些女人在交頭接耳地紛紛議論著,更有很多男人人掏出了雞巴在打手槍。

沒過多久,阿強的雞巴也在疲軟後離開了我老婆的身體,裡面的精液隨之湧出,在我老婆兩腿間形成一條線,掛落在主席台上。

「好了,村民們,天色不早了,今天的會議到此結束了,這對頑固的狗男女待我帶回家裡好好的審問。散會!」隨著村長的一聲宣佈,村民們陸陸續續地離開了,有幾個好色的男人還不時地回頭朝我老婆的身體看了幾眼。

 ************

在村長家的客堂裡,我的手腳被戴上了沉重的鐵鏈,被迫跪在屋子中央,我老婆也身無寸縷地跪在我旁邊,村長和他的兩個兒子坐在桌前喝起了酒來。

「村長,放了我們吧!我們是來探親的,真的沒有偷西瓜啊!」我懇切地對村長說。

「哼哼!你以為我真的認為瓜是你們偷的啊?告訴你們!我現在就是不放你們,我要為我女兒報仇!就是因為你們,我女兒的男朋友也離開了她,她還差點自殺。」

「這不關我們的事啊!我老婆也是受害者啊!」

「哼!如果不是你老婆,我女兒會被那群王八蛋抓去嗎?還有,我女兒被你老婆摔得痛得晚上不能睡覺,這些難道不應該由你們來償還嗎?」村長有點氣急敗壞地說。

看見村長蠻不講理,我也索性不跟他爭了。

看著他們大口地喝酒吃菜,我的肚子更加餓得直叫喚。

「餓了吧?想吃點的話,就爬過來替我們吹吹喇叭,或許咱爺幾個高興了會賞給你們吃口飯。」村長的大兒子色色地望著我老婆美麗雪白的身體說。

我老婆轉過頭看了看我,我向她搖了搖頭,我怎麼能承受這樣的屈辱啊!

「呦!看不出還挺有骨氣的嘛!好!那老子就餓你三天三夜,看你們能撐多久!」村長說。

過了一會,我胃部因為飢餓而一陣陣的疼痛,直把我痛得彎下了腰。老婆心疼地望著我,輕輕地說:「老公,你的胃不好,讓我去為他們舔吧!我已經經歷了這麼多了,這點屈辱算不了什麼的,說不定他們開心了,會給我們吃飯的。」

在這樣的時候,我老婆居然還惦記著我的胃病,我心中不免一陣難過,眼淚忍不住湧了出來:「老婆啊!我對不起你啊!」

「能不能讓我給你們舔,你們給我老公先吃點?他有胃病的。」我老婆向他們哀求道。

「好恩愛的夫妻啊!好!今天我就網開一面。」村長說道。

我老婆看了我一眼後,義無返顧地向桌底下爬去,我看著她不停搖擺的肥大屁股,泣不成聲。

我老婆先爬到村長下面,把村長醜陋的陰莖拉了出來,含在了嘴裡,讓龜頭深深地進入喉部,美麗的臉不停的上下擺動,從鼻孔裡發出陣陣哼聲。村長停下了手中的筷子,瞇起眼睛開始享受了。不一會,他的臉開始扭曲,隨即從喉間發出「哦哦!」的低吼。桌子下面,我老婆的嘴角溢出了濃濃的精液。

村長在喘息過後,用筷子夾起一塊肥肉,伸到我老婆嘴巴前面,說:「你讓老子很痛快,這是給你老公的獎賞,快叼去給你老公吃吧!」

我老婆一張嘴咬住肉,轉身就爬到我面前,仰頭把那塊肉朝我揚了揚。我看著老婆嘴角的精液不由得一陣噁心,但是這是老婆用無比的屈辱換來的呀!我怎麼能不吃啊!

我把嘴巴湊到老婆的嘴上,接下了這塊粘滿了精液的肉,咽了下去。老婆對著我苦澀地笑了笑後,回頭又鑽進了桌子底下。

她在替村長兩個兒子口交的時候,村長還不時地用腳踢著我老婆胸前垂下的大奶子,弄得我老婆的奶子像鐘擺一樣擺動不已。

在村長兩個兒子都射精後,村長把一個剝了殼的茶葉蛋握在手裡,伸到了桌子下面,對準我老婆的陰道塞了進去。

「很好,把這個雞蛋給你老公去吃吧!」村長說道。

「求求你了,我老公一個大男人吃這點不夠的呀!能不能給點飯吃啊?」我老婆爬出桌底,抬起頭對著村長哀求著。

「媽的,還真貪得無厭啊!好好,今天看你表現不錯的份上就多賞點吧!」村長說完後端起一碗米飯放到我老婆的屁股後面,然後用調羹一勺一勺的往我老婆陰戶裡塞,就好像是在餵小孩吃飯一樣。

當我老婆的陰戶被滿滿地塞完後,我老婆還道了聲:「謝謝!」

我老婆回頭就爬到我面前,轉身翹起屁股,把鼓鼓囊囊的陰部對著我,我看著眼前的一幕猶豫不決。

老婆看我半天沒有動靜,就扭頭對我說:「吃吧,雖然髒了點,但是你的身體要緊啊!」

我聽了眼淚直往下掉,我強忍住悲痛和羞辱,把嘴巴對著我老婆的陰部迎了上去。很快,我把老婆陰道口的飯粒都舔光了,我只能用舌頭伸進去捲那些更裡面的米飯,老婆感覺到我的舌頭夠不著了,就使勁夾著陰道壁,把那個茶葉蛋一點一點的往外推。

終於,我老婆把茶葉蛋推到了陰道口,我把裡面隨著茶葉蛋推出的米飯都舔了個乾淨。

我老婆使勁地收縮陰部,想把茶葉蛋擠出來,我也把嘴巴對著老婆的陰道口拼命地吸著,好不容易露出了一點,剛想用牙齒咬住,不小心牙齒一打滑就又陷了進去。

試了幾次不行後,我老婆讓我仰躺在地上,自己蹲著把陰道口對著我的嘴巴使勁地用力,直弄得氣喘吁吁,我看見老婆的屁眼都一收一縮的。

好不容易那個茶葉蛋才夾帶著濃濃的精液滑出了陰道,我一張口全部吞下。

「哈哈!那賤貨下蛋啦!」村長的兩個兒子樂得直拍手。

他們在酒足飯飽之後,把剩下的飯菜都倒入一個石槽內,那是一個農民餵豬用的食槽。

「好了,該輪到我們美麗的女客人用飯了。」村長的大兒子對著我老婆說。

我老婆這時候也已經飢腸轆轆了,看見有飯吃了,就也不顧羞恥地爬到那石槽邊,用雙手扒在石槽邊沿,把頭伸了下去狼吞虎咽起來。

「哈哈,真像頭肥肥的大母豬啊!」村長的小兒子走到我老婆身邊,拍了拍我老婆的屁股,然後掏出了已經萎縮了的陰莖,用手擋著站在了我老婆的對面。

「有飯菜還不夠啊!吃了會噎著的,不如加點開胃的鮮湯吧!」一股黃色的尿液從村長小兒子的雞巴中噴出,朝石槽裡射去。

我老婆吃驚地抬起頭來,那傢伙又把尿液朝我老婆臉上噴去,把粘在我老婆嘴巴上的飯粒沖落,我老婆不小心被尿液嗆得不停地咳嗽起來。

我看到老婆受到這樣的侮辱,猛的站起來,想朝那王八蛋撲去,但是被沉重的鐵鏈拉得邁不出一步,還一個趔趄摔倒在地上。村長和他的大兒子跑來對著我的腹部一陣猛踢,我痛得把身子弓了起來。

我老婆看見我被打,撲到我的身上用身子護住我的身體,痛哭著說:「不要打他!你們不要打他!你們要我做什麼都可以,但是請千萬不要打他呀!」

村長收住了腳,對著我說:「你小子有這樣的老婆真是你的福氣啊!」

「好!那你去把那裡的飯菜統統吃光,一粒米也不能剩下。」村長又對我老婆命令道。

我老婆又撅著她潔白肥碩的屁股把臉埋進了石槽,由於石槽裡被灌了很多尿液,我老婆在吃的時候發出了「嘬嘬」的水聲。

村長出去了一會,回來的時候手裡還拿了個大號的針筒,針筒裡面有淡綠色的針劑。

我老婆還在翹起屁股「嘬嘬」地吃著槽裡的食物,就好像那是可口的美味一般。村長走到我老婆身邊,輕輕地撫摸著我老婆肥大雪白的屁股,然後拿起針筒朝我老婆的屁股扎了下去。

「啊……」我老婆受痛後把頭仰了起來。

「你給她注射了什麼?」我擔心地對著村長大聲吼道。

村長把針筒裡所有的液體都注射入我老婆的身體後,用酒精棉一邊搽拭著注射處,一邊對我說:「呵呵!是我剛問我們村的老獸醫要來的,我對他說,我們家有頭母豬要配種了,然後他就給了我這個。」

「那到底是什麼?」我發狂地喊。

「是讓母豬發情的藥劑啊!老獸醫說了,母豬被打了一針後,會立刻發情,不讓它和公豬交配的話,會把柵欄都給撞翻。哈哈!不知道對你老婆這頭母豬有沒有用?哈哈哈!……」

「你這個混蛋!」我聽了對著村長大罵,心裡希望那針劑對人不起作用。

我老婆正吃著,突然停了下來,把頭揚了起來不停地擺動,一頭烏黑的長髮隨之舞動,鼻息變得越來越沉,然後她把雙手撐在石槽上,把兩腿夾得緊緊的,還不停地交替位置讓大腿內側不斷摩擦。

當我看到老婆那充血勃起後的的肥大陰蒂後,知道那藥劑起作用了。

我老婆氣喘吁吁地強忍著強烈慾望的襲擊,渾身開始輕輕地顫抖,愛液盈滿了粉紅色的陰道口,使那裡看上去更加艷麗。我老婆用一隻手撐在石槽邊沿,另一隻手慢慢地滑向了雙乳,抓住自己的乳頭後不斷地揉捏。

「啊……哦……」我老婆終於支持不住地叫了起來。

我老婆翻身坐了起來,兩腿彎曲後大大地張開,用一個手指飛速地撥弄著自己的陰蒂,嘴裡發出「嗚……啊……」的歡叫聲。

「看!那母豬自己手淫了。」

「兒子,你快去捉住她的手,別讓她自己弄到高潮,那樣就不好玩了。」村長對著兩個兒子說。

我老婆的手被村長的兩個兒子捉住後還不斷地掙扎,扭動著身體,雪白的奶子不停地晃動,還不時把陰部挺起,濕淋淋的陰唇閃閃發光,兩條粉嫩雪白的大腿上流下了愛液。

「嗚……求求你們了,快點操我啊!嗚……你們快來輪姦我啊!」我老婆已經完全陷入了無邊的慾望中。

我看見老婆痛苦地扭動著美麗的身軀,不由得破口大罵:「畜生哪!!!你們這群該死的畜生哪!!!」

「嘿嘿!畜生!哈哈!畜生!老子今天就讓你看看你老婆是怎麼乖乖地主動和真正的畜生幹的。」村長一把抓住我的胸口說。

村長轉身又走到我老婆身邊,用手掌托著我老婆的下巴說:「小母豬,受不了了吧?你要老子操你,老子偏不操你!哈哈!不過,等會我家的阿黃和阿花會來滿足你的。哈哈哈!……」

「兒子!快去把阿黃和阿花牽來,我要用這頭母豬慰勞慰勞它們!」

「嗚……」我老婆雪白的大奶子一陣狂顫。

四、動物也瘋狂

隨著幾聲狗叫聲,村長的大兒子牽著一條大黃狗和一條花狗走了進來。

村長對著我老婆淫笑著說:「你的兩個狗情人來了,還不快去招待它們?哈哈!人狗交配,以前只在錄像裡看過,哈哈!今天我可要大飽眼福了!」

「嗚……我不去,我不會和狗交配的。」我老婆一邊呻吟著扭動身子,一邊拼命搖頭說道。

「好!老子看你能夠撐到幾時?」

村長叫他的兩個兒子把我老婆兩腿分開按倒在地上,然後把那條花狗牽了過來。村長抓住狗頭往我老婆兩腿間摁去,說道:「阿花,給我去舔這頭母豬的騷洞。」

誰知那狗並不聽話,晃著頭拼命地躲避著。

「媽的個畜生!真是沒趣!叫你舔還不舔!」村長憤憤道。

村長的大兒子笑著說:「爹!你也真是老糊塗了,這還不容易,狗最喜歡舔什麼你不知道嗎?」

村長這才恍然大悟地「哈哈」大笑,他從剛才我老婆吃過的石槽裡撈起了一根肉骨頭,抵在我老婆濕潤不堪的陰道口,慢慢地送入陰道。「嗷……嗚……」我老婆被按住的身子一下子弓了起來,潔白的身軀因為異物的插入而激烈地顫抖起來,兩顆大奶子也抖動不已。

那根肉骨頭幾乎被全部推進了陰道,只留下了一個圓圓的頭部卡在兩片肥厚的陰唇間。這時候,那條花狗猛地竄到了我老婆的兩腿間,用那條長長的舌頭飛快地舔著那根露出一點點的肉骨頭。

「嗚……嗚……不要啊!不要舔那裡啊!快把它牽走啊!啊……啊……」我老婆發出陣陣呻吟:「啊……啊……我不要肉骨頭……嗚……我要雞巴……」

村長蹲下身子對著我老婆說:「呵呵!人雞巴沒有,狗雞巴倒有兩條,怎麼樣?狗雞巴喜歡不喜歡?」

「嗚……喜歡……狗雞巴也喜歡……嗚……」在催情劑和狗舌頭的刺激下,我老婆終於崩潰了。

「哈哈!看,這頭母豬終於投降了。哈哈!兒子!放開她,咱爺幾個好好看場人狗交配的好戲。」

我老婆搖擺著肥白的大屁股爬向了那條大黃狗,「老婆!不要啊!不要!」我聲嘶力竭地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