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婆的遭遇

我急忙拿出兩張百元大鈔扔下,拉起老婆的手就跑,在旁邊找了間廁所,叫老婆進去穿上了內衣。

走了大約一個小時的路後,我老婆說尿急。我看了看旁邊,也沒有什麼可以遮蔽的地方,只有一片綠油油的西瓜地。

「到瓜地裡將就一下吧!」我對老婆說。

大概是憋得很急了,老婆聽了二話沒說就走進了瓜地提起裙子,褪下內褲,蹲了下去。

「抓偷瓜賊啊!……」突然從瓜地裡冒出了三個男人。

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兩個大漢用雙手死死地摁在地上,老婆也被一個男人從瓜地裡揪了出來。

「媽的,總算抓住你們了,害老子在這裡伏擊了整整兩天兩夜。」揪住我老婆的那個男人狠很說道。

我老婆的內褲還掛在腿彎裡,尿水還在順著瑟瑟發抖的兩腿往下直淌。

「我們不是偷瓜的,快放了我們!」我被拉起身子後大聲抗議。

「那你們在瓜地裡幹什麼?」

「我們?我們?我老婆在裡面撒尿!你們看看,哪有脫了褲子偷瓜的?」我情急之下也顧不得太多了。

三個男人看了看我老婆腿彎裡的內褲,交頭接耳的說了幾句。

我只聽見有人說:「看樣子抓錯了,放了他們吧!」

「不行,那回去怎麼向村長交代啊!」有個聲音說。

過了一陣,有個男人大聲說:「我管你老婆褲子有沒有脫,我說你們偷瓜就是偷瓜。」說完向另兩個揮了揮手說:「走!帶他們去見村長。」說完,我和老婆就被推搡著走。

我老婆走在前面,前面揪著我老婆的那個傢伙不斷地把一隻手伸進老婆的裙子裡面,我老婆只好不斷地晃動屁股來躲避那隻手,弄得那條剛買了不久掛在腿彎裡的內褲又掉在了路上。

「進去嘍!」隨著我老婆「哎呦」一聲,那傢伙摸在我老婆屁股間的那隻手伸得更進了。我知道那傢伙把手指插進我老婆陰道裡了,心裡直恨得牙癢癢。

我老婆又是拼命晃動了一陣屁股,那傢伙把手拿出後把裙子掀了起來,後面那兩個傢伙看見了,哈哈大笑:「哇!好白好肥的屁股啊!城裡的女人就是不一樣。」

在一間上面掛了「村長辦公室」牌子的房子裡,我們見到了那個村長,那是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人。

「村長,我們抓住偷瓜賊了。」揪我老婆的那個說。

「不是,我們不是偷瓜的,我們是路過的。」我老婆帶著哭腔搶先說。

「還是個女賊啊!媽的!敢偷起我家的西瓜來了,不要命了嗎?」那村長根本不聽我老婆的解釋,轉身對邊上的一個人說:「快去通知村民,開個緊急大會把這對偷瓜賊示眾。」那人聽完就跑去通知了。

隨後,我們被帶到一個曬谷場上,那裡有個主席台,我和老婆分別被人推靠在兩根旗桿上,雙手繞過旗桿後手腕被繩子捆住,我們背後分別站了兩個大漢。

人群很快就到齊了,我在上面看著黑壓壓的人群,又看了看把頭低得很低的老婆,心裡不免一陣酸楚。

村長在主席台上坐了下來,拿著話筒開始講話:「村民們,現在開個緊急大會,告訴你們一個消息,偷你們西瓜的賊今天在我家的西瓜地裡被捉住了,也就是台上的這對狗男女。」

說完,台下一片罵聲,看樣子農民們恨死了偷瓜賊。

「大家靜一靜,今天召集大家的意思,就是要公開審判他們,要他們供出同夥,並且說出這兩天偷的西瓜藏在哪裡了。」

媽的,農村裡的人是愚昧,我心裡暗罵:怪不得報紙上總是刊登農村裡濫用私刑逼死人的事,誰給他們審判我們的權力啊?

台下的農民們聽村長這麼一說,罵得更起勁了,好像就要衝上來殺了我們一樣。

村長站起來走到我面前,對著我說:「快說,誰是你們的同夥?」

「你沒有審判我們的權力,我不想回答。」我高聲大叫。

「媽的!還嘴硬。」村長對我身後的大漢使了個眼色,那傢伙朝我腹部就是猛的一拳,我痛得把身子彎成了一團。

「老公!」我老婆看了心疼地叫了起來:「求求你們了,不要打他。」

「原來還是一對賊夫婦啊!你不想讓你老公受罪的話,就快交代誰是你們的同夥。」村長走向我老婆。

「我們真的沒有偷,真的沒有偷西瓜呀!」我老婆都快哭出來了。

隨著我老婆的叫聲,我腹部又被擊了一拳,我剛直起的身子,就再次彎了下去,胃部一陣收縮。

「不要啊!」我老婆看見我這樣,泣不成聲。

「那就快說,你們偷來的西瓜放哪裡了?」

「沒有,真的沒有偷啊!」我老婆邊說邊不停地猛搖著頭,把豐滿碩大的胸部搖得直晃蕩。

「村長,這女人胸部好像藏了兩個西瓜。」有人在台下大聲說道,引起人群哄笑。

「對,村長,掏出來看看有沒有。」人群中有人應和。

這時候,村長色迷迷地看著我老婆的胸部,一本正經的說:「好像是有吧,不然怎麼會這麼鼓啊!」一邊說,還一邊托了托我老婆的胸部,我老婆急得把胸部直往後縮。

「嘩……」的一聲,老婆的上衣被村長猛的撕掉了,露出了裡面的胸罩。

「哇!藏得這麼好啊!一定是了。」說完又拉住了我老婆胸罩的帶子。

「啊!」一聲尖叫過後,我老婆的大白奶子從被拉掉的胸罩裡面彈了出來,在陽光下不停地顫動。

我看得拼命掙扎,想去替老婆遮羞,無奈被捆著,怎麼也動不了身。

「哦!搞錯了呀!原來不是西瓜,是兩個大白瓜呀!」村長嘿嘿地奸笑著,用手撫摸著我老婆的奶子。

我老婆被羞辱得拼命地搖動身子想躲避村長的手,但是也使兩個大奶子左右晃蕩,更激起了台下男人們的獸性。

「村長,看看裙子裡有沒有啊!」果然,台下的男人越來越亢奮。

村長對著我奸笑著,說:「聽見他們說什麼了嗎?你再不說出你們的同夥和西瓜的下落的話,你老婆可要出大醜嘍!」

「我們根本沒有偷,叫我們說什麼啊?」我看著村長的手慢慢地揉著我老婆的奶子,心裡急得要命。

「那可就不關我的事了啊,是村民們的意思啊!讓我先看看吧!」說完村長蹲下了身子,掀開裙子的一角,朝裡面張望著,我老婆立刻把大腿夾得緊緊的,希望能擋住些什麼。

突然,村長的眼神似乎怔了一怔,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我知道他一定沒想到我老婆的裙子底下空空如也,而且又是一個光潔無毛的陰戶。

「村長,到底裡面有沒有啊?」

「村長,掀開她的裙子讓大家也看看呀!」

台下的叫聲此起彼伏,有幾個還擠到了主席台前,希望能看到些什麼。

「看不大清楚啊!不如索性脫了給大家檢查檢查吧!」村長蓋上了裙子站起身來對台下騷動的人群說。

村長把雙手拉住我老婆裙子的下襬,一點一點的往下拉,「不要啊!」我老婆拼命地搖擺著胯部,想阻止裙子的下落,無奈裙子還是被村長的手用極慢的速度緩緩拉下。

我老婆深陷的肚臍首先露了出來,接著是一大片潔白豐腴的小腹。到了大腿根部上面一點點的地方,那雙手停住了,裙子停止了下落。

「快看!那女人沒穿內褲啊!真是不要臉!」

「是啊,說不定還是個妓女呢!」

「奇怪!怎麼還沒有看見毛啊?那裡應該長毛了呀!」

「這有什麼奇怪的,說不定是個白虎呢!」

台下的人群開始交頭接耳。

「怎麼樣?說還是不說?西瓜到哪裡去了?」村長問我老婆。

「我說,我說,西瓜被我們偷去吃光了。」我老婆急得慌不擇言,眼淚直往下掉。

「媽的!你騙誰啊!這麼多的西瓜你們兩個吃得光嗎?」村長說完把我老婆的裙子猛的往下一扯,我老婆美麗、豐腴、潔白的軀體一下子暴露在高高的主席台上,引起台下一片喧嘩。

「哈哈!果然是個白虎啊!」村長蹲下細細地觀察著我老婆的下體。

「不要,不要看啊!」我老婆悲聲叫喊。

村長摸著我老婆無毛的下體,又開口了:「原來不是白虎啊!是被剃刀刮掉的呀!」村長一邊摸,一邊把中指彎起了往中間摳,我老婆拼命地夾住兩腿左右掙扎,村長一時倒也插不進去。

村長插了半天沒進去,就對身旁的大漢耳語了幾句後,那大漢離開了。

不一會,那大漢拿著一根扁擔回來了,他和另外一個大漢分別抓住我老婆的兩腿往兩邊一分,然後用繩子把她的腳腕分別綁在扁擔的兩頭,使我老婆的兩腿大大的分開到了極限。

村長又把手摸向了我老婆的下體:「現在你還夾呀,怎麼不夾了呀?不夾我可要進去嘍!」說完把兩根手指輕易地插了進去。

我老婆的臉漲得通紅,兩腿還是在拼命地夾,但是由於腳腕被固定在扁擔的兩頭,所能做的只是把膝蓋稍微往內側曲了一點而已,根本無法抗拒村長淫穢的手指。

村長轉身又對台下的人群說:「大家可以排了隊上來摸摸看,這裡還有密密的毛根呢!」

話音一落,台下的人馬上排成一支長長的隊伍。

先上來的居然是一個老頭,他走上台的時候,我注意到他褲襠裡已經高高的撐起個帳篷了,他把那顫抖的佈滿皺皮的手伸到我老婆的兩腿間,細細的撫摸,然後又蹲下身子用手指把我老婆的陰唇分開,望裡面看,他的鼻子幾乎要碰到我老婆的陰道口了,口水直順著下巴往下滴。

「老張頭,快點啊,後面還有這麼多人哪!都像你這樣,到幾時才輪到我們啊!」後面的人開始催了。

老頭這才直起身子,依依不捨地離開了,後面馬上有人迫不及待地把手掌蓋上我老婆的陰部。

「啊……噢……」在十幾個人摸過以後,我老婆開始發出淫蕩的叫聲,而且隨著人流的不斷經過,叫聲越來越響亮,我看見後面幾個人的手指或者手掌上都粘滿了黏液。

人群裡突然上來了一個姑娘,我覺得在哪裡見過,卻又想不起來,她徑直走到村長那裡,對著村長耳語了幾句。頓時,我發現村長的臉開始扭曲,臉色也變得極其嚇人。

他走到我跟前,在我耳邊輕輕對我說:「想不到我女兒是被你老婆給摔的,我本來想等開完會就放了你。哼哼!現在嘛!我要讓人當著你的面操她。」

我這才想起:那姑娘是在旅館裡和我老婆進行比賽的那位姑娘,想不到她竟然是村長的女兒,這下真的完了!

所有的人終於都摸了一遍後下台了,我老婆的大腿依然張得開開的,中間的陰蒂因為不停地被撫摸而充血腫大,高高地凸起在兩片濕淋淋的陰唇頂部。

「阿強!小三子!你們兩個給我在這裡好好的操這個賤女人。」村長完全忘了開這個會的初衷,氣急敗壞地大聲說。

那兩個大漢在楞了一楞後,回應了一聲,欣喜地走向了我老婆。

「這下也太過份了吧,村長怎麼了?」台下的人群裡有人竊竊私語,他們不知道村長現在的舉動完全是為了報復我們。

我被村長揪住頭髮轉過身子直接面向我老婆,逼著我看著老婆被淫辱。

那個叫阿強的大漢用雙手捧起我老婆的臉,對著我老婆的嘴唇吻了上去,我老婆使勁搖頭想掙脫他的嘴唇,但是被阿強抓得死死的。

另一個叫小三子的也走了上去,他先把我老婆腳腕上的繩子解開,然後低頭抓起我老婆的一個大奶子就吻了下去。我老婆雖然已經被姦污了很多次了,但是從來沒有人以這樣的方式開始的,他們似乎不急於立刻插進我老婆的身體。

阿強還在不停地吻著我老婆,我老婆的掙扎好像也越來越微弱,阿強騰出一隻手輕輕地撫摸著我老婆的脖子,而後又往下抓住了一個奶子,慢慢地揉著。

小三子把嘴唇從奶子上移開,慢慢的一路吻下去,直到把頭埋在我老婆的兩腿之間,隨即用手舉起我老婆的雙腿,架上了自己的肩膀,最後把嘴巴對著我老婆敞開的濕淋淋的陰戶吻了上去。

「嗚……」從我老婆被封住的嘴唇裡發出了一聲長長的顫音,我老婆被上下兩張嘴巴吻得發情了,腿跟緊緊地勾住小三子的背部。

小三子伸出舌頭靈活地挑動我老婆肥大的陰蒂,還不時地把手指伸進陰道裡有節奏地插送,我老婆雪白的肉體冒出淫邪的汗水,好像很苦悶地挺動腰部。當阿強把嘴唇從我老婆嘴上離開的時候,我老婆閉著眼睛,還把嘴唇撅得高高的,似乎有些依依不捨。

阿強從後面把手伸到我老婆的腿彎裡,把我老婆的大腿高高揚起,將整個陰戶分得更開,小三子托著我老婆的屁股,繼續舔著我老婆的陰蒂。

「啊……唔……」我老婆的黑黑的頭髮隨著頭部的擺動而不斷揚起,灑落在潔白豐滿的奶子上。

「好了,這賤貨都這麼起性了,你們還不插啊!」村長命令道。

小三子這才站起身來,飛速地脫下褲子,露出了一根又粗又黑的雞巴。這時候,我老婆的陰蒂因為粘滿了男人的唾液而閃閃發光,粉紅色的陰唇又肥又大,和雪白的大腿和屁股形成鮮明的對比。

我老婆看著小三子露出的雞巴,驚恐地大聲叫著:「不要啊!不要在我老公面前插我啊!」

我看了這幅淫穢的場面後,雞巴早已不爭氣地硬得發痛,把褲襠撐起得高高的。村長看見我這副樣子,把我的褲子也扒了下來,還指住我的雞巴對著我老婆說:「看呀!你老公看你被別人操很興奮的呀!你放心好了,他很喜歡你被別人操啊!」

「哈哈哈!看那個不中用的男人,自己老婆被別人操,居然還會硬起來,真是變態啊!」台下一片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