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婆的遭遇

只見那姑娘仰面朝天躺在地上,我老婆一彎腰單腿跪地,想把她翻過身子,讓她的乳頭著地,但是那姑娘用雙手雙腳撐地,死死不讓我老婆翻。

我老婆翻了半天也沒有能把那姑娘翻過身子,就雙手伏在那姑娘身上只喘粗氣,沒想到這時候那姑娘突然發力,雙腿一蹬,把我老婆給蹬了出去。

全場有人低呼,我的心也懸了起來。

我老婆這下被踹得不輕,原地轉了一個圈後,直直地臉朝下往下倒。好在我老婆反應還快,在落地前用雙肘撐住了地面,雙乳在離地面大約5厘米處蕩漾。

我老婆正想翻身站起來,誰知被那姑娘一屁股坐在我老婆的屁股上,使我老婆自腰部以下都緊貼著地面。我老婆雙腳亂蹬,希望能用膝蓋跪起,無奈實在使不上力。

那姑娘用手使勁摁住我老婆的背部往下壓,我老婆也拼命往上頂,但是她的奶頭離地面越來越近。這時候,主持人連忙也伏在地上,把臉貼著地面,看我老婆的奶頭有沒有碰地。

我的心情緊張到了極點。

那姑娘把上身也一齊壓在了我老婆身上,但是我老婆拼命撐住,在我老婆的乳頭離地面不到三厘米的地方雙方形成了僵持。那姑娘情急之下用雙手伸到我老婆胸前,抓著我老婆的一個奶子往地上拉去。

「噹」的一聲鑼聲響起,那姑娘高興地跳了起來,我知道我老婆的奶頭觸地了。我老婆的雙肘一下不再支撐,躺了下去。

我知道我老婆失敗了,想不到我和老婆一直引以為豪的奶子成了她最大的敗著,如果奶子小點的話,怎麼也不會被這麼快就觸地。

「哈哈!奶子大也有壞處啊!」刀疤臉開心地對我說。

在全場一片喧嘩聲中,主持人宣佈了勝利者並舉起了那姑娘的手,那姑娘也喜形於色,我老婆則垂頭喪氣地站在旁邊。

稍微休息一會後,大廳中間出現了四個渾身赤裸的彪形大漢,在他們的陰囊上分別掛了一到四,四個數字的牌子,隨後主持人宣佈了第二場比賽的規則。

規則如下:由兩個女人用身體的一切部位仔細接觸這四個男人的陰莖,然後記下他們的號碼,再用布幪起眼睛後再接觸他們的身體,猜出他們的號碼。誰猜對的多就算是贏家。

比賽由那姑娘先開始。

只見那姑娘全神貫注地用手細細地摸弄每個人的雞巴,在規定的時間到後被人帶到了一間屋子裡。

輪到我老婆了,我老婆跑到一個男人面前,蹲下去把他的雞巴含在嘴裡,慢慢地吞吐。那個男人馬上硬了起來,我老婆再吐出了雞巴,把自己的一對大奶子捧了起來,然後夾住雞巴,就像進行乳交一樣。

緊接著,我老婆轉過身體,彎下了腰叉開腿,把陰道對準那大漢的雞巴套了進去。

這時候,場上響起了噓聲。

「哇!你老婆怎麼這麼騷啊!看樣子,昨天我們幹了那麼久還是沒有滿足她呀!」刀疤臉對著我驚嘆道。

我也不知道老婆為什麼會這樣做,但是我能感覺到一定有她的道理。

在套入了雞巴後,我老婆的屁股還左右上下地擺動,好像要努力把那大漢的雞巴弄彎,臉上還若有所思的像在記些什麼;那大漢的臉也有點扭曲了,他看樣子興奮死了。

我老婆也不敢多弄,在拔出後又對另外三個大漢做了同樣的動作,在時間到後也被帶進了屋子。

隨後那姑娘被幪著眼睛帶了出來,那姑娘又用手對大漢們的雞巴細細撫摸一遍後,報出了號碼。

「兩對兩錯。」主持人宣佈了那姑娘的成績。

我老婆隨後也被帶到了那些大漢的面前。

我老婆也是重複了剛才的動作,用嘴巴、奶子和陰道對每個男人接觸了一遍後報出了他們的號碼。

「全對!」隨著主持人的宣佈,全場一片驚訝的低呼。

「贏啦!」我高興地從座位上跳了起來。

「能談談你是怎麼辨認出他們的號碼的嗎?」主持人把話筒遞給了我老婆。

我老婆臉紅到了脖子根,完全沒有了剛才淫蕩的樣子,接過了話筒說:「其實很簡單,我把他們的陰莖含在嘴裡是用舌頭辨認他們包皮的長短,二號的包皮特別長。」

「哦……」在場的人明白了。

「那你用奶子夾住雞巴是怎麼回事?」主持人繼續問道。

「是在量他們陰莖的長短,四號選手的陰莖和我的乳溝一樣深,也就是說我把他的龜頭抵在雙乳之間的時候,我的乳頭恰好碰到他腹部的皮膚。」我老婆托起了大奶子解釋道。

我恍然大悟,真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我老婆的奶子居然救了她一把。

「至於我為什麼去套他們的陰莖嘛……」我老婆的臉越來越紅:「是因為每個男人的硬度不一樣,所以我反覆地擺動屁股測出了他們的硬度。三號最硬了,剩下的當然就是一號了。」

「哇!好聰明的女人啊!而且又長得這麼漂亮!真希望她輸了留下來讓我幹呀!」我聽見有個男人在說。

又休息了幾分鐘後,第三場決定勝負的關鍵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

我看見場上擺了很多乒乓球大小的熟料球,兩旁離球五、六米遠的地方還放了紅、藍兩個籃子。

這時候,我聽見瘸子嘆了口氣,對刀疤臉說:「如果讓他老婆贏了,我就不能享受那堆美肉了,而且還少賺錢了。」

那刀疤臉聽了,把嘴伸到瘸子耳邊悄悄地嘟噥了幾句。瘸子聽了後,回頭看了看我,向刀疤臉點了點頭,隨後刀疤臉就走開了。

當刀疤臉回來後,有幾個工作人員把場上的塑料球全部都換成一樣大小的金屬球了。

「那是什麼材料的?」瘸子問刀疤臉。

「是鋁合金的,份量重了一倍。」刀疤臉回答。

我不知道他們在搞什麼花頭,但是感覺到對我老婆不利。

主持人宣佈了比賽規則:兩個女人的手被繩子綁在身後,在規定時間裡用自己的陰道夾住金屬球後,把球放進自己一方的籃子裡。時間到後,球的數量多的一方獲勝。

一聲鑼響後,兩個女人飛快地奔向球,然後雙腿叉開慢慢蹲下,用陰部對準球慢慢坐下。

很快,那姑娘用陰部夾起了球站了起來,一步一步地向自己的籃子走過去,走到籃子上方後,兩腿叉開一跳,球就應聲落進了籃子。

可是,等那姑娘回來,我老婆還沒有夾起一顆球。每次,當我老婆夾起球剛想站起來的時候,球就「啪!」的一聲落地。

我一下子全明白了:該死的刀疤臉!你是存心要我老婆輸啊!

我老婆的陰道昨天經歷了孩子的手臂、兩支雞巴同時操弄、旅館裡男人的摳挖、這麼多人的輪姦,還有最主要的是被球和鈴鐺整整塞了一夜後,還沒有恢復過來,陰道口已經很鬆了,夾起的球雙腿一用力就會掉出來的。

本來塑料球輕,夾起後應沒有問題的,但是那該死的刀疤臉存心不讓我老婆贏,換成了金屬球。我狠很地用目光掃了刀疤臉一眼,刀疤臉正對著我奸笑。

場地中央我老婆還在一蹲一蹲地拼命夾,但是還是不行,直急得滿頭大汗,嬌喘連連,而且在她的身下的地面已經濕了一大片。我知道,我老婆的陰部和陰蒂在不停地被金屬球和地面摩擦之後,已經越來越濕潤了,這也使她更加夾不起球了。

我老婆在失敗了幾次後改變策略,在又夾起一個球後不站起來,而是移動身體把陰道對著另一個球坐了下去。沒有用的,我知道老婆想夾得多些也許能站起來,但是陰道口始終有一個球呀!

果然,在塞進了四個球後,我老婆想站起來,但是隨著「劈哩啪啦」一陣響聲,陰道裡的球全掉了出來。

頓時全場一片笑聲,我身邊的刀疤臉和瘸子更是笑得前俯後仰。

「那婊子還挺能塞的,這下老闆你不用擔心了吧?哈哈哈!」刀疤臉對著瘸子狂笑道。

我老婆繼續蹲下,用自己的陰道把一個一個的金屬球塞入,這次一下塞了五個,然後做了一個誰也意想不到的動作。我老婆把身體慢慢前傾,直到把頭抵住地面,兩個大白奶子也垂在地面上,然後用膝蓋跪地,把又肥又白的屁股緩緩舉起,到最後整個背部呈四十五度的傾角。

我明白老婆的苦心了,她想舉著屁股用陰道把球托著爬向籃子。

這時候全場一片寂靜,誰都屏息看著這淒美的一幕。

我老婆開始爬了,因為手被綁在身後,她把臉也貼在地上,用雙膝叉開保持三點著地,保持住平衡,然後慢慢地擺動雙膝往前爬。

「快打燈光!」不知道誰叫了一句。

馬上,一束強烈的燈光移到我老婆光潔沒毛的陰部,把那裡的景像照得一清二楚。我老婆的陰道口斜斜地向上張開著,有一個閃閃發光的金屬球一半露在外面,下面的陰蒂像乳頭一樣肥大而且勃起,向兩邊耷拉的陰唇因為興奮而濕潤不堪。

我看著老婆高高舉起的肥白屁股,不禁黯然:我可憐的老婆啊!

終於,我老婆的身體移到了籃子旁,她讓自己轉了個身,把屁股對著籃子艱難地站了起來,一陣金屬的敲擊聲響起後,我老婆完成了第一次任務。

但是,旁邊的藍色籃子裡面的球已經堆起來了。

我老婆看了看對方的籃子,臉色一下子變得極其沮喪,但還是馬上跑回去繼續。時間不多了,其實誰都明白我老婆必輸無疑了,我相信我老婆也明白。

這次,我老婆一咬牙塞了六個球進去,然後再次用同樣的方法把屁股高高舉起,慢慢地晃動著屁股往前爬去。

當她快爬到籃子的時候,主持人開始讀秒了:「九……八……」

我老婆開始哭泣,因為她知道自己要輸了,也知道輸了之後將面臨的可怕凌辱,但是她還是把屁股對著籃子慢慢地直起身子。

當最後一顆球落入籃子時,鑼聲也響起,我老婆還沒有完全站立的身子一下子又趴在地上,雙膝跪地,屁股依然高高的舉起。

「嗚……」我老婆的哭聲響起,在我聽來撕人心肺,我閉上了眼睛,不忍看到我老婆的模樣。

「快看!那女人撒尿了!」有人大叫。

我睜開了眼睛,只看見我老婆全身顫抖,在叉開的兩腿間正在噴射著水柱,我老婆失禁了,在經歷了身體和精神的雙重折磨後徹底崩潰了。

強烈的燈光再次殘忍地打在我老婆的雙腿間,在肥厚的陰唇間有一道水柱激烈地噴出,在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後居然準確地落在籃子裡;美麗的陰唇因為尿液的沖擊而搧動不已,屁股和大腿劇烈地顫抖著,有很多尿液順著大腿內側緩緩流下。

「哈哈!這婊子還射得真準啊!」刀疤臉說。

我老婆的陰部在經過了幾次強烈的收縮之後,滴盡了最後幾滴尿液。

「想不到今天的表演會這樣精彩,這段表演倒是沒有想到啊!」瘸子嘆道。

在主持人宣佈了最後勝利者之後也宣佈演出結束,但是觀眾們並沒有走,因為馬上就要開始按座位抽幸運觀眾。誰都希望自己成為幸運者,除了我,我真的很害怕會抽中我。

還好,我沒有被抽中,瘸子倒被抽中了,然後一瘸一拐地走向場地中央。

十個幸運者排在場地中間,而我老婆還躺在他們面前抽泣。

「媽的,哭得讓老子的性緻也沒了。」幸運者中有人提出抗議了。

刀疤臉聽見後,走到我老婆跟前,對我老婆說了一句什麼,我老婆聽罷馬上停止了哭泣,站了起來,開始賣力地為幸運者們服務。不一會,我老婆就發出了愉快的歡叫聲。

我不禁心裡納悶:我老婆怎麼這麼淫蕩啊?

刀疤臉回座位後問我:「你知道我怎麼讓你老婆這樣生龍活虎的嗎?」

我沒有回答。

刀疤臉繼續說:「哈哈,你猜不到吧?我對你老婆說,如果她不讓他們滿意的話,她就會在這裡賣淫三十天。」

卑鄙!我心裡暗罵,然後站起來看了看老婆想往外走去,忽然與老婆的目光相交,她看見我了,她的目光中滿是淚花,可能想叫我,但是被嘴巴裡的雞巴塞著,只能發出「嗚……嗚……」的叫聲,屁股繼續迎合著背後陰莖的插入。

我實在無法看下去了,轉身就走,刀疤臉這時候倒也沒有攔我,背後只傳來一聲厲喝:「婊子,回什麼頭啊,還不快舔!」接著又是一聲「嗚……」。

到快天黑的時候,老婆才被胖子送回了我們的房間,身上還披著我的那件體恤,目光呆滯地望著我。

「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這女人現在成為真正的婊子了,今晚你們的雞巴可以解放了。」胖子對屋裡的人說完,就把我老婆身上的體恤掀掉了。

我看見老婆的身上滿是精液,雖然兩腿併著,但是陰唇依然翻在外面,中間白花花的精液不斷地流出。

「萬歲!」屋子裡的男人狂呼,又一場輪姦將開始了。

幾乎同時,外面響起了一陣急促的警報聲,隨即傳來糟雜的腳步聲,屋子裡的人連忙散開,我也急忙幫老婆穿上衣服。

屋子裡隨即衝進一隊全副武裝的警察,二話沒說就把胖子摁住帶走了。我們後來又在旅館門口看到了一大群光頭被衝鋒槍指著帶上了警車,還看到了瘸子,唯獨沒有看到刀疤臉。

從隨隊的記者口中,我們知道了這次行動是專門來抓這批無惡不作的犯罪團夥成員的。

惡夢結束了!我緊緊地把老婆抱在懷裡,老婆也把我摟得死死的,我們旁若無人地熱吻著,久久不願分開。

我們隨後找了一間乾淨的房間住了下來,沒有了那幫壞蛋,現在誰也不來欺負我們了。在痛快地洗完澡後,我們在床上拼命地作愛,再作愛。

第二天一早,我們搭上了一輛開往父母家的客車,離開了這個給我們留下惡夢般經歷的鬼地方。

三、曬谷場上的示眾

下了車後,到我父母家大概還有兩個小時的小路要走。

在車站旁的地攤上,我們發現有內衣買,我和老婆走上前去。我老婆在地攤前蹲下,挑來挑去,我發現那看攤位的老頭看著我老婆大腿中間眼都直了,還一個勁地咽口水。

「快點!快點!」我連忙督促我老婆。

明明就是因為沒穿內褲才來買內衣的,還這麼粗心,不知道自己裙子底下光禿禿、水淋淋的陰部被那老傢伙看了個飽。

我老婆挑了半天才拿起一套內衣問老頭:「大爺,這套多少錢?」

那老頭連忙把眼光移開:「哦,二百元。」

「有沒有搞錯,這麼貴啊!」我老婆說。

「嫌貴就不要買啊!」那老頭邊說邊拉了拉身邊擺攤的小伙子的衣角。

那小伙子問老頭:「什麼事啊?」

老頭沒有回答,把眼光瞟了瞟我老婆的裙子下面,嘴角朝我老婆腿間努努,做了個暗示。那小伙子順著老頭的眼光望過去,眼睛一下瞪得老大,嘴巴也合不攏。我老婆這才發現他們的目光不對勁,連忙站起身來,壓著裙子,臉一下紅到了脖子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