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婆的遭遇

我忍不住問老婆:「老婆,你感覺怎麼樣,要不要再求求他們?」

「我感覺還可以,應該容得下的,為了你不受傷害,我必須忍受。」我老婆臉上居然還帶著微笑,可是我知道她是做給我看的,她是為了掩飾心裡的緊張做給我看的。

另外一個男人爬上了座位,站著把自己的雞巴塞入我老婆的嘴巴,我老婆騰出一隻手抓住了肉棍,拼命地吸進吐出,希望能早點結束這場惡夢。

第三個男人走了過去,當我看見他的雞巴時,不禁稍微鬆了一口氣,還好,不算大的。

他站在我老婆的屁股後面,把雞巴朝著那個已經塞了一根肉棍的洞裡塞了過去。當他把自己的雞巴插入的時候,另一支就滑了出來,我老婆也在中間努力配合著兩根雞巴的進入,但是弄了半天還是沒有一齊進入。

「你去幫一把。」刀疤臉把我推了過去。

我只好單腿跪在三人的性器下面,用一隻手握住了已經進入的那一支陰莖,不讓它跑出來,再抓著另一支肉棍,把龜頭部份慢慢推入我老婆的陰道。

這時車子上一片寂靜,所有人都屏息看著這人間最淫蕩、最淒惋的一幕——一個男人把另兩個男人的雞巴一齊送入他老婆的陰戶。

當兩支肉棍都盡根沒入我老婆陰戶的時候,我老婆全身一震,吐出口裡的肉棍,發出「啊……」的一聲長呼。全車的人一片歡呼,就好像是完成了一項偉大的科學實驗似的。

我看著眼前三人的交合部位,他們開始抽送,我老婆又開始了忘情的呻吟,她得到了她從來沒有過的享受。

沒有多久,三個男人幾乎同時射出了精液,精液從我老婆的嘴角、陰道裡湧出。但是不等全部出來,馬上又有三支堅硬的陰莖塞了進去,直到再次射精。

在輪姦結束後不到十分鐘,車子停了下來,外面一片漆黑,依稀好像有一家旅館的招牌。

「車子不行了,必須在這裡過夜了,統統下車,明天早上再走。」司機對乘客們大聲說,說完對著我和我老婆看了看,搭著那刀疤臉的肩膀下車了。我聽見了他們下車後放肆的大笑後,終於明白了:他們都是一夥的,我們上了賊車。

看見乘客們都一個個的下車了,我連忙抓住胖子的手:「請把我老婆的衣服還給我們吧!這樣子怎麼下車啊?」

我老婆依然一絲不掛的蜷縮在最後一排的座位上。

胖子奸笑著對我說:「要衣服很簡單,我們老大說了,把這玩意塞進你老婆的下面,就給衣服。」說完從包裡拿出了一串玩具一樣的東西。

那是一個掛滿了鈴鐺的塑料球,鈴鐺和球之間用細鏈子連接起來的。他的意思是要把球塞進我老婆的陰道裡,然後讓鈴鐺在兩腿間蕩著。

那怎麼走路啊!我猶豫了。

「其實老實告訴你們,你們沒有選擇的,你不塞,等會老大會讓你老婆一絲不掛的下車,而且最終還是要塞進這玩意兒的。現在你自己塞還可以換回條裙子擋住點。」

「我塞,我塞。」老婆跑了過來,對我說:「老公,性命要緊,我們鬥不過他們的。」說完就從胖子手裡拿過塑料球,一咬牙就塞進了下面,只留下一條金屬鏈掛著一串鈴鐺在兩腿間「叮噹」作響。

「好,還是你老婆爽氣,衣服給你們,裡面的就不用穿了。記住!不能取下鈴鐺,否則,你應該知道後果。」說完就把那件上衣和裙子丟了過來。

我老婆穿好衣服後下了車,那該死的鈴鐺在腿間發出陣陣清脆的響聲。

剛走到旅館大廳,迎面就走來了刀疤臉和另一個不認識的瘸子。刀疤臉遞給我一把鑰匙:「這是你們的房間鑰匙,好好休息去吧!」說完故意把手伸到老婆下面拉了拉鈴鐺,發出一陣脆響,引得很多住客都好奇地朝這裡張望,我們接過鑰匙飛快地朝房間方向走去,又響起一陣鈴鐺聲。

在走的時候,我聽見那瘸子對刀疤臉說:「真是好貨色啊!極品啊!明天的表演一定精彩,哈哈哈!」

我在他們的笑聲中預感到:明天又將是一場惡夢。

二、路邊旅館裡的表演

當我們走到房間門口一看,都呆住了,這哪是什麼旅館啊!不到30平方破落的房間裡擺滿了分上下兩層的鋼架床,足足有16張床位,裡面擠滿了骯髒的男人。

看見我們進來,裡面頓時響起噓聲一片。

我老婆看見這樣的房間,差點兒暈了過去,我連忙扶住我那已經很虛弱的老婆,轉身想出去找刀疤臉通融一下,能不能換個好點的房間,回頭間卻看見胖子笑嘻嘻地走了進來。

「怎麼樣,還滿意吧?這是我們老大特意給你安排的房間。」

我明白了,是刀疤臉故意讓我們住在這人最多的房間來羞辱我們的。

胖子轉身又對房間裡的男人大聲說:「她是我們老大弄來的,你們不許把你們的髒雞巴碰到我們高貴的演員,其它的就隨便了。哈哈哈!」

「什麼演員?」我老婆迷惑地問胖子。

「到了明天你就知道啦,可有你樂的啦!」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我們無奈地走了進去,找了一個靠近門口的上層的床位放上了行李。

「老公,我想洗個澡。」老婆看著自己粘滿精斑的身體,輕輕地對我說。

「怎麼出去啊?」我朝老婆的下面指了指,洗澡間要爬到三樓去,這一路上不被別人罵變態啊!

老婆立即嚇住了,再一想:腿間蕩著那玩意兒,被其他洗澡的女人看見了該怎麼辦呀!

「還是早點睡吧!你一定很累了。」說完我就叫老婆爬到上面去睡覺。

我老婆把一條腿跨上了齊膝高的梯子,「噹啷啷……」我老婆腿下的鈴鐺不小心碰到了下面的金屬床沿發出悅耳的聲音,一下子全屋的人都發現了我老婆裙子下的秘密,一齊擠到我老婆的裙下,看著她那粘滿精液的肥臀和渾圓的大腿。

我老婆看見這麼多人在看她下面,連忙跨上了第二格階梯,當就快爬到最上面時,一隻手抓住了我老婆下面的鈴鐺,把那根鏈子拉得筆直,裡面的球也就卡在陰道口,把陰唇張得很開。我老婆只好停住腳步,因為她不能讓那球掉出來,她知道掉出來後將要面臨的懲罰。

就這樣,我老婆這時候擺著一個極其尷尬的姿勢在上面,一條腿跪在上舖的床沿上,另一條腿還在梯子上,身體為了保持平衡而用兩隻手撐在上舖的床上,把整個陰戶和屁股都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那傢伙還把鏈子往後一拉一拉,我老婆就只能跟著他的動作把屁股往後面一送一送,彷彿是在和一個無形的男人交配一樣。由於這樣的姿勢實在太累了,我老婆不停地喘氣。

「真好玩,這女人好像發騷了呀!」那個傢伙說道。

我只好哀求道:「大哥!請幫幫忙吧,我老婆需要休息了,讓她上去好不好啊?」

「要休息?可以啊,叫她下來先滿足我們一下,不然我們一晚上不讓你們睡覺!」

我厲聲說:「胖子不許你們碰她的,他剛才已經對你們說了。」

「哈哈!他說我們的雞巴不能碰他,可是我們還有手啊!」說完,他把手向我揚了揚:「不過,我們也不會為難你們的,我們只玩你老婆一個小時。」

我看也沒有什麼辦法,只好答應了他:「好!說話算話,只能一個小時,但是不能把我老婆陰道裡的球弄出來。」

話音剛落,馬上就有好幾個大漢把我老婆從上面抬了下來,把她放在下面的床舖上,沒幾下就把我老婆剝了個精光。所有人都擠在床上,把我老婆的身體圍得嚴嚴實實。

我怕我老婆被弄傷,急忙跑過去拉了幾個出來,對他們說:「我老婆明天還要表演,你們把她弄傷了不怕刀疤臉殺了你們嗎?」

這句話很有用,總算他們退了幾個出來。

我站在外面,也看不見他們是怎樣玩弄我老婆的,只聽見從裡面一會兒傳來老婆的呻吟聲,一會兒又傳來她的尖叫,我在外面聽得心如刀割。

一會兒,就有人提著萎縮的雞巴出來了,馬上就有人填補了進去。

「哇!這女人的陰蒂這麼大啊!沒見過。」裡面有人說。

我知道我老婆又被弄得起性,陰蒂又勃起了。

「媽的!這個球真礙事,弄得手指也插不進了,往裡面推點吧!」

「可惜不能用雞巴插她,多麼漂亮的屁股啊!」

「屁眼好緊啊!我一個手指在裡面都這麼緊,我打賭,這裡一定還沒被人操過。」

裡面的說話聲不斷地傳入我的耳朵。

一個小時真是漫長,我聽到了好幾次我老婆到達高潮時所發出的熟悉的悶吼聲後,人群最後終於散開了。

天吶!老婆「大」字形仰躺的身體上被噴滿了白糊糊的精液,鼻孔裡也被精液堵住,害得我老婆只能張大嘴巴大口地喘氣。

「老婆,他們有沒有用雞巴碰你?」我憐惜地問我老婆,我懷疑有人碰我老婆了。

「沒有,他們都是自己打手槍對著我射的。」老婆一邊喘氣,一邊說:「老公,把我下面的鏈子拉一拉,被他們塞得太進了,好難受啊!」

我這才發現老婆的陰道敞得很開,兩片肥厚的陰唇也鬆垮垮的耷拉在兩旁,只有陰蒂還興奮地勃起著。我知道他們進攻最多的地方一定是陰道,不然怎麼會弄得這副樣子?

我捏著鏈子慢慢地把球拉到了陰道口的地方,媽的!把我老婆的陰道口弄得這麼鬆,稍微用點力,球也許就會掉出來了。

「老公,這下不洗澡不行了吧,我怎麼睡覺啊?」老婆從床上坐了起來,看了看滿身的精液。

「那你怎麼出去啊?」我還是擔心被住客看見那裡的鈴鐺。

這時候,有個男人走了過來,對我說:「有一個辦法可以讓你老婆洗澡不出醜,把那外面的鈴鐺和鏈子都塞進陰道裡不就可以了嗎?」

我一想,這倒是個好辦法,就是洗澡的時候也不會被別的女人看見,就是不知道老婆的陰道裡能不能容下這麼多的鈴鐺。

我向老婆看了看,老婆點了點頭,就向後躺了下去,把膝蓋彎起,打開了兩條大腿,就像做手術一樣。我重新把球推到了最裡面,然後把鈴鐺一個一個的往裡塞,還好鈴鐺做得很精巧,又是球形的,開頭的幾個很容易就進去了,但是到了最後兩個卻怎麼也不行了。

「算了,不要推了,屁眼吧!」有個男人說道。

也只有這樣了,我把鈴鐺粘了點精液當潤滑液,往老婆的屁眼裡慢慢地塞,我老婆發出了痛苦的呻吟。

當我把兩個鈴鐺都塞入屁眼的時候,我和老婆都長噓了一口氣。雖然,屁眼和陰道中間還留了一根鏈子,但是沒有人會注意到這些的。

老婆站了起來走了幾步,她渾身虛軟,走路也怪怪的,畢竟陰道和屁眼裡都擠進了那麼多東西。

老婆穿著衣服走了出去。

過了一個小時左右老婆回來了,因為衣服上也有精液,所以她把身上的衣裙也洗了一遍,並且濕漉漉的穿了回來。當她進門時外面響起了口哨聲,一定是有人看見我老婆濕漉漉的樣子了。

我把老婆的濕衣服脫了下來,替她穿上了我的體恤,我的體恤很大,倒也基本遮住了老婆的身體。

老婆倒頭就睡,竟然忘了把屁眼和陰道裡的鈴鐺拿出來了,她實在太累了。我望著老婆迷人的睡姿,看著她陰道裡脹鼓鼓的,有半個鈴鐺還探在陰道口,心裡不禁一陣難過:老婆啊!我對不起你!

我醒來已經天亮了,我望向心愛的老婆,她還睡著,只是不知道誰把她的體恤撩到了胸前,旁邊有幾個男人又在一邊看著我老婆的下體,一邊打手槍。看見我醒來,那幾個傢伙才把他們醜陋的雞巴塞回了褲子,但是目光還是不肯離開我老婆的身體。

我看見老婆睡得很熟,就沒有吵醒她,自己一個人走了出去想弄點早點吃。

「怎麼樣,休息得還不錯吧?」有人在我背後拍我的肩膀。

我回頭一看,是刀疤臉,我不置可否的回答了一句:「嗯。」

「那好,去看看你老婆吧!」說完就走向我們的房間。

進屋後,我看見有幾個男人又在摸我老婆,但是我老婆還沒有醒,看見我們進來,那幾個小子一下子散了開去。

「媽的,你敢把你老婆下面的東西拿掉!」刀疤臉看著我老婆的陰部說。

我連忙說:「沒有!沒有!我不敢違背你的意思。你再看看,那玩意在裡面呢!」

刀疤臉也發現了陰部鼓鼓的不對勁,又看見了那鏈子就一下子明白了,於是坐在床沿慢慢地摸我老婆鼓鼓的陰部,隨後抓住鏈子猛的往外一拉。這下只見老婆下身的玩意「稀哩嘩啦」都給拉了出來,我老婆也在夢中驚醒了,嚇得發出驚叫。

「哈哈哈哈!你小子也真會玩你老婆啊!你看看這個洞,現在你把雞巴插進去,只怕你連邊都碰不著,你老婆一點感覺也沒有吧!」刀疤臉指著我老婆的陰部狂笑。

我看見我老婆的陰道口像個嘴巴一樣的張著,裡面黑洞洞的,因為被那麼大的東西塞了一晚上,所以一下子空了之後還來不及收縮,只有屁眼倒很快就恢復了原狀。

刀疤臉笑了一陣後對我說:「你老婆現在要跟我走,她需要打扮打扮。」說完遞給我一張票子,說:「一小時後憑這張票子到地下室看你老婆的表演吧!」

我無奈地接過票子,我老婆回過頭無助地看了我一眼後,穿著我的體恤被刀疤臉牽著離開了屋子。

一小時後,我給門衛看了票子然後進入了地下室,那是一間很大的多功能大廳,想不到這樣的地方,居然會有裝修得如此考究的地下室。

我剛進入,就被人帶到刀疤臉和瘸子那裡坐下來,刀疤臉向我介紹了瘸子,原來他是這裡的老闆。

「朋友,你老婆真是很漂亮,我們這裡難得有這樣的美女,所以,她可以為我們帶來快樂。是不是?」那瘸子說。

「是。」我麻木地回答。

「你老婆今天要為這裡的嘉賓表演一場好戲,實際上也可以說是一場比賽。為了自由,她將和另一個女人進行一場比賽,勝利的一方比賽結束後就可以離開這裡,並且得到一筆酬勞。」

「那失敗的一方呢?」我急切地問。

「失敗的嘛……」瘸子頓了一頓,繼續說:「將當場和場內的十個幸運者作愛,並且在這裡賣淫三天。」我聽了不寒而慄。

「為你老婆祈禱吧!」刀疤臉笑咪咪的說。

有一個主持人拿著話筒站在場子中央,在作了簡短的開場白之後,便宣佈演出開始了:「大家歡迎我們美麗的女演員上場。」

在一片激烈的掌聲中,從旁邊的一間屋子裡走出了兩個赤裸的女人。

其中有一個當然是我美麗的老婆,臉部在經過了化裝之後,老婆看上去更加迷人,腰部還束了一根很寬的紅色皮帶,使她看起來顯得格外妖冶。

另一個是個年輕的姑娘,看上去二十歲左右,腰部束了一根藍色的皮帶,是那種很纖秀的美人,修長的大腿、小巧而堅挺的乳房都透出一種柔媚。

我忽然注意到兩個女人的小腹下面一片光禿禿,「媽的,把我老婆的陰毛都剃光了!」我心裡暗罵。

主持人把兩個女人帶到了場地中間,我老婆經過了這麼多的侮辱後,現在在這麼多人面前倒也不再顯得拘束,把美麗的一對奶子高高的挺立著;而那姑娘卻雙手捂著胸部,頭也不敢抬起來。

我老婆還不停地向觀眾群裡張望,她一定是在尋找我。我把頭低了低,希望她不要看到我,因為如果她看見老公在場的話,她一定會感到更加屈辱。果然,我老婆環顧四週沒有看見我後,長長地鬆了一口氣。

「那個姑娘今天剛來,怎麼樣,和他老婆比起來,誰更漂亮?」刀疤臉問瘸子。

「我更喜歡他老婆,我喜歡豐滿的女人。」瘸子答道。

這時候主持人宣佈比賽規則,場內開始寂靜。

根據皮帶顏色,我老婆是紅方,那姑娘是藍方,一共分成三場比賽,誰獲得兩場勝利就算勝出,由主持人客串裁判。

第一場的規則是:在場地中央劃一個圓圈,由兩個女人進行摔跤,一方的乳頭著地算輸。

我暗自慶幸:這應該對我老婆有利點,因為我老婆體重可能重一些,而且我老婆業餘時間練過一段時間的柔道。

在一陣鑼響之後比賽正式開始了,兩個女人先在場地中間轉圈,架勢倒有點正規比賽的味道。

隨即那姑娘首先出手,一把抓住我老婆的手臂,我老婆也不甘示弱,也抓了過去。兩個女人就開始纏在了一起,現場只看見她們白晃晃的乳房不停地晃動。

那姑娘使了個拌腿動作,我老婆側身一讓,隨即一個轉身,用胯部一頂,一個漂亮的大背包把那姑娘摔了個結結實實。我一看,心中直叫好,全場也響起一陣掌聲,叫好的聲音此起彼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