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婆的遭遇

我也在人堆裡坐了下來,看著老婆激情的扭動著纖細的腰肢和肥大的臀部。

我老婆邊擺動著肥大的屁股,邊緩緩地褪下了身上的薄紗,露出了一套小得無法再小的紅色的胸罩和內褲,四週鑲滿了蕾絲。

我正奇怪我老婆哪裡弄來的這麼性感的內衣時,旁邊的小伙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我們的廚子老單最喜歡收集女人的內衣了,每次下船進貨時,總喜歡到情趣商店買幾件情趣內衣,呵呵!想不到今天派上用場了。」我這才恍然大悟。

我老婆穿著四寸高的高跟鞋,修長的大腿渾圓而健美,在人堆間伴隨著鼓聲搖擺著臀部,同時眼睛不斷的向船尾方向張望著,像是在盼望著什麼。

我明白了,我老婆在等待船長的出現,於是我也不時回頭張望起來。

終於,船長出現了,他先站在遠處看了看,隨後踱步走了過來。

「咚!咚!咚!咚咚!」看見船長走了過來,大鬍子敲得更起勁了,加快了節奏。

我迎著船長走了過去,拉著他坐在了我身邊。我老婆見到船長後,輕搖著臀部移到了我們面前,然後俯身向前,用雙手擠著兩顆大奶子在我們面前搖晃著,把那小小的胸罩都快撐壞了。

我把手伸到我老婆的背部,抓住那細帶子猛的一抽,那對潔白、豐滿的大奶子頓時跳了出來。我老婆伸手抓住胸前不斷跳動的奶子,慢慢地搓弄著,緊接著托起奶子,俯下頭伸出舌頭舔弄起自己粉紅色的奶頭,隨著舌頭不停的捲動,那粉紅的奶頭漸漸伸長勃起。

在自己舔弄了一陣後,她叉開腿一屁股坐在船長的腿上,托起碩大的奶子在船長的臉上磨蹭著,還不時的把堅挺的奶頭掠過船長的嘴唇。

我看得褲襠裡的陰莖開始發漲,雖然認識老婆這麼多年,但是從來沒看到過她做過如此妖冶的表演。我朝船長的褲襠裡瞄了一瞄,船長的沙灘褲裡還是沒有一點動靜,看來船長真的病得不輕。

我老婆隨後站起轉過身子,把碩大的屁股對著船長和我,只看見有一條細細的帶子切入她的屁股縫和陰戶之間,兩片肥厚的陰唇從細帶兩旁翻了出來。我老婆扭動著大屁股,跟著鼓聲的節奏,用手指勾著腰部的細帶把那條巴掌大的內褲一點一點地往下扯……

我看得血脈賁張,一隻手不由自主地套弄起堅挺的陰莖。

我老婆將內褲全部褪下後,叉開兩腿慢慢地移動腳步往後退,最後幾乎把屁股碰到了船長的臉,然後她緩緩地彎下腰,雙手撐地。這時候,船長的鼻尖離我老婆的陰戶不到五厘米的距離,我相信要是正常人的話,此時早已慾火焚身了。

我老婆單手撐地,騰出一隻手沿著小腹伸到了胯下,用食指和中指將自己的兩片陰唇分開,露出了粉紅滋潤的肉洞。此時,鼓聲停止了,所有人都靜悄悄地觀看著我老婆賣力地挑逗他們的船長,有幾個水手掏出了褲襠裡的雞巴套弄著,發出「沙沙」的聲音。

「啊……」我老婆發出了淫蕩的呻吟,兩個手指不停揉搓著凸起的陰蒂,陰道口被透明的愛液盈滿了,當我老婆把中指插入陰道時,大量的淫水湧了出來,沿著她細嫩的手臂淌了下來。

這時候,船長的呼吸開始變得沉重起來,我驚喜地發現,船長的褲襠已經微微隆起,我老婆的努力終於有了成效。

我老婆也發現了船長的身體變化,不失時機地把手從自己的陰戶離開,一把抓住船長褲子裡的雞巴,細細地揉動著……

突然,船長猛地站立起來,攬著我老婆的蠻腰,把我老婆頭朝下懸空抱了起來。

「哦!」水手們低聲驚呼。

船長俯下腦袋把嘴唇對著我老婆的滋潤的陰戶吻了下去,「啊……」我老婆被突如其來的愛撫刺激得渾身發顫,健美渾圓的雙腿勾住了船長的脖子,將整個雪白的胴體頭下腳上地掛在了高大威嚴的船長身上,臉部恰好貼著船長褲襠隆起的部位。

我老婆雙手扯住船長的沙灘褲,連同內褲一起緩緩地往下拉,當船長堅挺的陰莖彈出之後,我老婆二話沒說張口就把它含在了嘴裡。

「嗚……嗚……」

成功了!我老婆最後終於征服了船長,讓他再度成為了一個真正的男人。

「啪!啪!啪!」我和所有的水手都站起身來圍在他們身邊熱烈地鼓掌。

船長用肥厚的舌尖靈活地挑弄著我老婆的陰蒂,還不時地把舌尖深入她的陰道口,激起我老婆陣陣顫抖。我老婆也在船長的下面賣力地吞吐著,整個潔白的上身不停地搖擺起來。

過了片刻,船長把我老婆從身上放了下來,繞到我老婆的背後,用手將她的一條腿分開後抬了起來,而後將自己的身體緊緊地貼在我老婆的屁股後面,粘滿了唾液的陰莖直立在我老婆的兩腿之間。我老婆會意地用纖細白嫩的手握住船長堅挺的陰莖,將那粗大的龜頭抵著自己的陰道口慢慢地送入……

當龜頭部份沒入我老婆肥厚的陰唇間時,船長在我老婆身後用力一頂,整條陰莖盡根而入,「嗷……」我老婆激烈地喊叫起來。

船長一邊奮力地抽插,一邊將頭埋在我老婆的脖子上狂吻著,一隻寬大的手掌蓋在我老婆的大奶子上用力地揉捏。

「啊……啊……嗷……嗷……」我老婆旁若無人地叫喊著。

抽插了一陣後,船長的陰莖從我老婆淫水泛濫的陰道中退了出來,我老婆的愛液也跟著湧了出來,肥厚的陰唇粘滿了白花花的液體,整個陰部一片狼藉。

船長將充血的龜頭在我老婆的陰道口和肛門之間來回移動,轉眼肛門也被塗滿了白花花的愛液,最後船長將龜頭抵在了肛門前停了下來。

我明白了,船長想和我老婆玩肛交,想到這裡,我不禁替我老婆擔心起來。我老婆最怕肛交了,即使當初在長途汽車上,她為了不被那些歹徒肛交,而寧願被兩支陰莖同時插入陰道。

船長的龜頭開始往我老婆的緊閉的肛門裡頂,我老婆喉間的喘息也越來越粗重,開始大口的喘著粗氣。

雖然我老婆的肛門很緊,但是在愛液的潤滑和我老婆盡力將括約肌放鬆下,船長還是將整條堅挺的陰莖筆直地插入。

「啊!」我老婆未被開墾過的肛門被插入後發出了痛苦的叫喊,隨後用手指飛快地揉弄著自己勃起的陰蒂,希望用前面的快感來減輕後面的痛楚。

船長將陰莖插入後並不抽插,而是雙手舉著我老婆的兩條大腿將她抬起,隨後在圍著的人群中間轉了一圈。

「看啊!我又勃起了,我又是條頂天立地的漢子了。」船長瘋狂地大吼著,發洩著心中多年的鬱悶。

看著這淫靡的一幕,所有人都掏出了自己的陰莖套弄起來。

最後,船長舉著我老婆走向了我,我也清晰地看到了眼前的一幕:船長粗壯的陰莖整條沒入我老婆的肛門,而我老婆的手指正在不停地揉著陰蒂,兩片濕淋淋的陰蒂不住的顫抖著。由於肛門被插入陰莖,陰道口粉色的嫩肉也鼓鼓地翻了出來,整個陰戶就像一朵嬌艷的花朵,格外地迷人。

「嗚……老公,快來插我,啊……」我老婆扭動著雪白的身子。

我再也忍不住,跨步上前,用手握住脹得發痛的陰莖,對著我老婆濕淋淋的陰道插了進去。「啊……啊……」因為兩支陰莖的插入,我老婆渾身的肌膚都因為興奮而顫抖了起來。

我和船長同時在我老婆的前後兩個肉洞裡抽插著,我和船長的陰莖只隔著薄薄的一層肉壁,我們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對方雞巴的抽插。

「啊……啊……啊……嗷……」在我們的抽插下,我老婆的呻吟變成了激烈的吼叫,在我耳邊聽起來驚天動地般的猛烈。

激烈的性交使我們三人都汗如雨下。

「嗷……」船長吼叫了一聲後停止了插送,我的陰莖在我老婆的陰道裡能夠感覺到船長的陰莖在不住地跳動,在向我老婆的肛門裡輸送著大量的精液。

「啊────────────」我老婆長長地呼叫了一聲,同時她的陰道口一縮一縮的,像有隻手在握著我的陰莖一樣。在這樣巨大的刺激之下,我也一瀉千里,挺動著雞巴對著我老婆射出了精液。

當我們的陰莖離開我老婆的身體後,我老婆軟軟地躺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大量的精液從陰道和屁眼裡流出,淌在了甲板上……

我和船長離開了人群,踱步走向船頭。

「衷心的感謝你們,我的朋友!」船長有力的手拍在我的肩膀上,用和善的目光望著我。我連連擺手說道:「船長先生,請不要這樣說,是你的人格首先感動了我。」

我望著洶湧的大海繼續說道:「經歷了那麼多的苦難後,是您的出現讓我們夫妻重拾了生活的信心,讓我們明白了一點……」我頓了一頓後繼續道:「這世界仍有正義,這世界仍有好人。」

船長道:「你有一個美麗動人、心地善良的妻子,她是除了我妻子之外唯一讓我動心的女人。」

「是的,她是我的驕傲。」我應道。

「啊……啊……」身後響起了我老婆的呻吟聲,打斷了我們的對話。

我們回頭望去,我老婆被大鬍子水手從背後抱起,一根粗壯的陰莖插在我老婆的屁眼裡,他舉著我老婆赤裸裸的身體,模仿我們剛才的動作,讓其他的水手們一個一個輪流把陰莖插入我老婆淫水泛濫的陰道。

「嗷……啊……」老婆在人叢中發出一陣又一陣歡愉的叫聲。

「哈哈!」我和船長看了相視而笑。

我對著船長說道:「我佩服我老婆堅強的意志,她這麼快就從被凌辱的陰影裡走了出來,珍惜著生命,享受著性的快樂。」

船長扶著船頭的欄桿,手指著藍天說道:「看那些海燕,它們那樣的渺小,暴風雨來臨時,它們總會在狂風暴雨中頑強地掙扎;當暴風雨過後,它們的羽翼更為強健,也飛得更高。」

「你美麗的妻子就像那些堅強的海燕一般,極度的凌辱之後,反而極大的刺激了她身體中與生俱來的性慾,真正地享受起性的快樂。」

我隨著船長的指尖將目光投向了大海的上空,蔚藍的天空下,壯闊的大海翻滾著滔天巨浪,幾隻海燕時而伸展著矯健的翅膀衝向藍天,時而又急速的俯衝下來,舒展著羽翼拍向奔騰的浪花。

「啊……啊……」甲板的上空不時地迴蕩起我老婆瘋狂淫蕩的叫聲,與天空中海燕歡快的鳴叫聲交相呼應,久久不絕。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