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婆的遭遇

作者:姚歌

一、長途汽車上的輪姦

好久沒有到鄉下去看父母了,我和我老婆準備到鄉下去看望他們老人家。

我老婆打扮得很漂亮,一件低胸的肉色短衫把一大片白白的胸脯和乳溝大方的露了出來,再配上一條白色齊膝的貼身短裙,使老婆看起來性感無比,絕對稱得上是個性感炸彈。

我和老婆等了很久才等到了一輛去鄉下的長途汽車,上了車發現車上基本已經坐滿了人,只剩下最後面的五人座有個空位,我讓我老婆坐那裡,我就在駕駛員邊上擺上行李箱坐了上去,然後就開始忍受一路的顛簸。

由於我是面向車子尾部的,所以直接看到了老婆裙子裡面的風景,她穿了一件粉紅的蕾絲內褲,幾乎能看見露出的陰毛。我看見這些就朝老婆笑了笑,老婆知道我在看什麼,還故意把兩腿朝兩邊分了分,也衝我笑了笑。

在老婆邊上有個壯小伙,剃了個光頭,看起來很野蠻的樣子,總是有意無意的把眼光瞟向我老婆的胸部,我知道在他那裡往下看應該差不多能看到乳頭了,再說車子最後一排是最顛的,我老婆的奶子也隨之蕩漾不已,那小子真是大飽眼福了!我倒也無所謂,讓他看吧,畢竟我老婆實在太漂亮了,是男人就一定會看的。

車子開了一段路,有人下車了,我就坐了一個靠窗的位子開始打盹。

迷迷糊糊間突然被一聲女人的尖叫驚醒:「你幹什麼!」

是老婆的聲音,我一下子反應過來,隨之而來的又是「啪」的一記聲響。

我回過頭一看,只看見我老婆怒容滿面,邊上的那個小伙捂著臉,hhhbook.com我知道發生什麼了,那小子一定佔了我老婆的便宜,被我老婆抽耳光了。

「媽的屄,臭婊子,你敢打我!」那小子漲紅了臉,說完一把抓住老婆的頭髮。我連忙擠了過去,把那小伙當胸一把抓住,說:「你想幹什麼?」

這時候,我老婆嗚咽著對我說:「老公,他摸我胸部。」

我聽完正想發作,發現身旁一下站了四個光頭的青年。

「完了!」我心裡想:他們一定是一夥的,我怎麼也不是他們的對手。

正楞著的時候,我的雙手就被一個高個和一個胖子反扭在背後。

「摸你奶子又怎麼了?咱他媽的還要幹你呢!」他們其中的一個刀疤臉對我老婆一邊托著下巴一邊說。

「摸你是咱兄弟看得起你,既然你不識相,我就讓你當眾出醜。」那個被打耳光的小子說完就撕開了我老婆的上衣,露出了裡面的胸罩。

這時候,全車的人都朝這裡看著。

「車上的人聽著:聽話的,大家可以看一齣好戲;有哪個不識相的,咱兄弟立馬廢了他。要知道現在這裡可是幾十里路都沒有人家的地方。」那個刀疤臉掃了一眼車上的人,車子上鴉雀無聲。

看到沒人敢出聲,刀疤臉哈哈大笑了幾聲,說:「很好,那麼演出開始了,請後排的朋友挪個地方出來。」

馬上,後面的幾個乘客都趕緊跑到前面去了,後面兩排就剩下我、老婆和他們五個光頭。

我老婆這時像受驚的小鳥一樣蜷在後面的座位上,捂著胸部不敢出聲。

「剛才你不是很拽嗎?現在怎麼又不叫了呀?」刀疤臉摸著我老婆的臉說:「讓你老公好好地看看你的演出吧,這一排一座的好位置就留給你老公了,哈哈哈!」

我被兩個人按住跪在走道裡,抓著頭髮,硬讓我的頭抬起來看。另外三個人就圍在我老婆旁邊,胖子和黑炭抓著我老婆的手腳,我老婆拼命掙扎,可是哪裡敵得過他們,很快被他們捉得死死的,推到刀疤臉面前。

刀疤臉把手伸到我老婆背後,慢慢地解開胸罩的搭扣,然後猛的一下掀掉,我老婆雪白堅挺的奶子一下彈了出來。

「哇!好大好白的奶子啊!這麼漂亮的奶子藏起來多可惜啊!應該給大家看看嘛!」刀疤臉淫笑著說。

我老婆這時候已經完全放棄了掙扎,把眼睛閉上準備忍受這次羞辱了,因為她知道反抗沒用了,等待她的肯定是五個人的輪姦。

胖子和黑炭看見老婆不反抗了,就放開了手,剛一放開,我老婆就本能地捂住奶子,縮成一團。

「上面的我替你脫了,下面的就要你自己脫。你要明白觀眾們想看的不是強姦,而是你的演出,你更要知道不合作的後果將是什麼?」刀疤臉說完向按住我的傢伙使了個眼色,那傢伙馬上掏出一把匕首抵在我的脖子上,我嚇得一動也不敢動。

我老婆看見這架勢,抽泣著站了起來,慢慢地褪下了裙子。

「快看啊!觀眾朋友們,剛才一本正經的女人,原來穿的是這麼淫蕩的內褲啊!」胖子大叫。

這時候車上所有的男人,不管老少都伸著脖子看得直咽口水。

「快脫!」五個光頭齊聲呵斥。

我老婆無奈地脫下了身上最後一道屏障。

「來,給兄弟們看看,這麼清高的女人到底和婊子長得有什麼不同啊!」

那五個傢伙都一起坐到了最後一排,把我老婆擺在他們的膝蓋上,然後細細地把玩著我老婆身體的每一部份。

坐在第一個的是胖子,我老婆的頭枕在他的粗腿上,他細細地摸著我老婆的臉、耳朵和脖子,還俯下頭吻她的嘴唇。

第二個是黑炭,他使勁地揉著我老婆的乳房,用嘴巴吸了一個又一個,當他把嘴巴移開的時候,我發現我老婆的乳頭已經興奮得挺立了。

第三個是被我老婆抽耳光的那個小伙,他和刀疤臉一起把玩著我老婆的最隱秘處,輪流把手指沒入我老婆的身體深處,每一次插入都激起老婆輕微的呻吟和顫抖。

最後一個是高個,他撫摸著我老婆雪白無瑕的大腿,眼睛卻望著老婆那不斷被撐開的陰部。

我呢,卻依然跪在走道裡,呆呆地看著眼前的一幕,怎麼也不敢站起來。當然,還有滿車的乘客,他們決不會錯過這場好戲的。

看著他們把我老婆翻來翻去的弄,我下面居然開始興奮地挺立起來了。

「哈哈!原來她和婊子一樣會濕啊!」在換了幾次位置後,胖子把手指從我老婆陰道裡抽出來,高高地舉起來給大家看。

車子上的每個人都看見他的手指上閃閃發光,沾滿了我老婆的淫水,其實誰都知道隨便哪個女人被這樣玩弄都會濕的。

「對大家說你爽不爽?婊子。」刀疤臉命令道。

「是、是很舒服。」我老婆半天終於吐出這麼一句,屈辱的淚水一下湧出。

「那你和婊子是一樣的嘍!那你是不是婊子?」刀疤臉繼續追問。

「是的,我和婊子一樣,我就是婊子。」我老婆被迫說出了這句後,淚水已在臉上劃出一道淒婉的弧線。

「瞧這婊子舒服的,該輪到咱哥們舒服了。來,替我們吹吹喇叭。」刀疤臉說完脫下了褲子,其他四人也很快脫下了褲子,還是坐在最後一排,一下子五根肉棍齊齊豎在那裡。

我老婆把屁股撅得高高的,一個個的為他們吹,他們怕自己會射出來,所以叫我老婆吹了一會馬上就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