淒涼三歎

屏幕上,黃毛一把掀開被單。陶倩倩驚叫一聲,連忙抱住身體。她穿著一條薄薄的真絲睡衣,柔美的體態一覽無遺。

有人拉上窗簾,接著傳來房門反鎖的聲音。

「衣服拉起來,讓我看看你的屄長好沒有。」

掙扎中,睡衣一點點被拉起,露出少女光潔的右腿。黃毛粗暴地把睡衣從她頭上扯下來,扔到一邊。

陶倩倩兩手緊緊捂著下體,乞求說:「求求你們不要,我的傷還沒好……」

黃毛揮手給了她一個耳光,「肏你媽!幹都幹過了,還不讓看?」說著抬住陶倩倩的膝彎,把那條小內褲拽了下來。

陶倩倩捂著臉,痛哭失聲,「求求你們不要再折磨我了,醫生說我…說我…染上了性病……」

「肏!」因為陶倩倩是個乾乾淨淨的處女,強暴她的流氓沒有一個人使用安全套,也不知道究竟是誰有性病,傳染給了這個無辜的少女。

想到自己是最後一個上她的,黃毛不由罵了起來。只在她陰道裡抽了幾下,連精都沒射,就染上性病,這下可虧大了。

最慘的還是陶倩倩,不僅被強暴失身,還在強暴中染上骯臟的性病,純潔的身體頃刻間就淪為最下賤的賤物。而且……

黃毛罵了幾句,扳住陶倩倩光好的右腿,把內褲從腳尖褪下,然後掰開她的大腿。

陶倩倩腿間纏著繃帶,為了便於治療,醫生剃淨了她的陰毛,光禿禿的陰阜又白又嫩,帶著誘人的香軟,讓人恨不得一口咬下去。

黃毛一把揪住那團滑膩,一邊胡亂扯去她下體綁結緊密的繃帶,一邊順著滑軟的嫩肉,朝陶倩倩陰部摸去。

陶倩倩弓起腰肢竭力閃避,一邊抱住黃毛伸進繃帶的手,哭著說:「真的不要再弄了,我……我……我還懷了孕……」

02

「再放一遍!再放一遍!」

「……我……我……我還懷了孕……」

「喔──未婚先孕啊!孩子的爸爸是誰?」

……

「我……我不知道……」

「是我嗎?」

「我不知道……」

「是不是我?」

「我不知道……」

「那就是我了?」

「……我真的不知道……嗚嗚……你們都在我裡面射過精……」

有人怪笑說:「你這當媽的可真粗心啊,懷了孕,連孩子的爸爸是誰都不知道。將來孩子問他爸爸是誰,你怎麼說?」

「你就說:你媽媽當時跟十三個叔叔一起做愛,他們都把精液射到你媽媽的陰道裡,就有了你,他們都是你爸爸,媽媽也分不出來誰是你真爸爸,你有十三個爸爸呢。」

「嗚嗚……我不……我不要這個孩子……」

黃毛啪嗒一聲關了電視,哀痛的哭泣聲似乎還在耳邊縈繞。陶倩倩低著頭,淚水一滴滴掉在膝上。

「後面是什麼?」

「……洗淨陰部……給我檢查,還有……治傷……」

這幾個流氓就在病房裡剝光了她的衣服,把她完好的右腿扳到頭頂,用繃帶捆在床頭。當時那個女醫生剛剛給她的下體塗過傷藥,那群禽獸就像做一場遊戲一樣,用葡萄糖液把她陰部洗淨,檢查傷口。

她陰道口縫了兩針,肛門縫了一針,沒辦法做愛。因此那些流氓就拿她受傷的性器來取樂,包括陰道深處,他們都是用手指直接插進去。藉著抹傷在裡面掏摸,而且每個人都是先洗後抹,等於重複上了五遍藥。他們的動作與其說是給她治傷,不如說是在她傷口上摳挖,每次都痛得她死去活來。本來一個月就能痊癒的傷勢,一直拖了兩個多月。

從那天之後,黃毛他們隔三差五就要來一趟。每次先給她「治傷」,然後再讓她用嘴為他們一一口交。

這種殘忍的惡作劇一直到上個月才停止。那段日子,她一邊治療腿上的骨折一邊治療下體的傷勢,還要治療性病,未等傷勢痊癒,她又做了藥物流產。陶倩倩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被拆碎,等重新拼起時,已經不再是從前的自己。

隨著錄像帶越來越多,陶倩倩反抗的意志也越越弱。她悲哀地發現,自己已經淪為一群禽獸的玩物,即使報警,也很難讓人相信,那個乖乖跟每個人口交的女孩會是被迫的。

出院後,陶倩倩才知道,腿部的骨折,使自己失去了所有的簽約機會。最後學院不捨得這樣一個優秀的舞者從此遠離舞臺,讓她留校做了一名芭蕾舞教師。

在給家裡的信中,陶倩倩平淡地說自己已經跟林剛分手,同時也找到了一份待遇優厚的工作,工作太忙,無法回家,讓家裡不要擔心。

她再也沒有見過林剛。甚至沒有勇氣打聽他是死是活。她埋葬了過去,同時也早早地埋葬了自己。

同學們各奔東西,進入各自舞團。而陶倩倩領到第一份工資,又一次進了醫院,直到開學前才回到學校。每個人都在婉惜她的不幸,對她突然變的冷淡孤僻抱以同情,以為看懂了她眼裡不時流露出的哀傷。

陶倩倩只有沉默。

「這婊子還真像個老師。」黃毛睨著陶倩倩,怪腔怪調地說:「陶老師,來給我吹喇叭……」

陶倩倩無言地跪在地上,解開他的皮帶,把那根臭哄哄的肉棒含在自己濕潤的小嘴中。

就是一個賣淫女,也很少會像她一樣頻繁地為人口交。最初她的脣舌被人插到麻木,也無法滿足一個男人。漸漸的,她學會了口交的技巧,學會了怎麼用脣舌挑逗男人的慾望。陶倩倩從來都是一個好學生。

紅潤的小嘴含著肉棒前後套弄,滑膩的香舌捲住龜頭不住吸吮。黃毛靠在沙發上,舒服地吐著氣。

不到三分鐘,黃毛突然抓住陶倩倩的頭髮,把陽具從她口中拔了出來。但還是晚了一步,肉棒在舞蹈老師嘴邊跳了一下,憋了兩天的精液痛痛快快地射在陶倩倩臉上。

等他射完,陶倩倩先舔淨他龜頭上的殘精,然後才抹去臉上的精液。

「靠!」黃毛懊惱地罵了聲。

「爬起來,讓我看看下邊……」

陶倩倩站起身,捏住外衣的鈕扣。

「誰讓你脫衣服了?穿著衣服才能分出哪個是婊子,哪個是老師,扒光了都是賤屄!」

帶著麥香的秋風吹過原野,天地間一片寂靜。沒有人知道,這個位於城郊,凌亂骯臟的農家小屋裡,一個美麗的舞蹈老師,正拉起裙子,讓一群無賴欣賞自己最隱秘的部位。

套裝的裙口很窄,陶倩倩不得不並緊雙腿,把裙擺艱難地提過大腿。黑色萊卡絲襪使她雙腿的曲線更加迷人,當裙擺提到大腿根部,屋裡響起一陣下流的口哨聲。

陶倩倩把裙子提到腰部,挽著裙擺,手指微微顫抖。渾圓的大腿緊緊並在一起,黑色的吊襪帶與絲襪連為一體,中間露出一片片雪白的肌膚,白得耀眼。在她腹下是一條帶著蕾絲花邊的黑色的丁字褲。

陶倩倩還是第一次穿上這種曖昧的黑色絲襪和丁字褲,空氣在腿間流動的感覺,就像赤裸著下體一樣。黃毛給她選的內褲故意小了兩號,丁字褲被豐滿的肉體撐到了極限,黑色的蕾絲緊緊勒進陰阜,就像一條精美的細繩嵌在白膩的軟肉中。

陶倩倩騎了十五公里才來到這裡,長時間的磨擦,使丁字褲的底緣深深陷入下體的肉縫。兩片肥美白膩的外陰脣完全暴露在外,不僅沒有被丁字褲遮掩,反而將褲底整個夾在裡面,只隱約露出一點黑色的蕾絲。

「轉過去轉過去!」

女教師羞辱地提著裙子,轉過身去。從後面看,充滿淫猥意味的丁字褲更加淫蕩。褲底被豐滿的臀肉吞沒,又圓又翹的美臀就像赤裸一樣,白生生展現在眾人眼前。臀部下方被自行車座磨得發紅,沾著細細的香汗,散發出濃郁的體香。

照黃毛的說法,那母狗的騷味,一子下就把他全身的荷爾蒙,都集中在了雞巴上。

剛射過精的肉棒立刻勃起,漲得他渾身難受。

沒有多餘的動作,黃毛直接把陶倩倩推倒在床鋪上,扯掉她的丁字褲。

黑色的蕾絲從蜜肉間彈了出來,上面濕濕的,沾滿了汗水與下體的分泌物。

陶倩倩本能地合緊大腿,身上立刻挨了一掌。她哽咽著掩住面孔,認命地張開雙腿。

一般女人都是先屈膝再分開大腿,而陶倩倩卻是兩腿伸直,繃緊腳尖,再向兩邊張開。她雙腿的外開度在全校名列第一,不需要外力幫助就能自然展開一百八十度,而且胯部還充滿彈性。這樣優異的條件,引起了無數人的羨慕,因為這並非是嚴格訓練就能達到的,而是天生的優美體態。

黃毛早見識過她腿部的柔韌,這樣還不滿足。在他的推搡下,陶倩倩屈辱地豎起身體,兩手扳著膝彎用力下壓,直到腳尖頂住床鋪。

她上身還穿著教師的套裝,裙子拉在腰間,雪白的小腹除了腰側的吊襪帶,再沒有任何遮飾物。修長的雙腿構成一個優美整潔的三角形,兩邊是黑色的絲襪玉腿,頂部是雪白豐潤的小腹,吊襪帶襯在上面,就像一件精美的裝飾品。最迷人的還是三角形的頂端,那團雪白的中央,有一片狹長的平坦地帶。

一端是高聳的陰阜,一端是白淨的會陰,兩者之間,舞蹈教師肥嫩的大陰脣柔美地綻開,構成兩片對稱的圓弧,露出雪白中一抹嬌艷的紅色。那場殘忍的折磨,似乎沒有在陶倩倩身上留下任何痕跡。

外陰脣撕裂的傷口完全消失了,被警棍搗弄過的陰道口還像處女一樣緊湊,整個陰戶就像一朵初開的名花,鮮嫩完美得令人難以置信。

黃毛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的秘處,半晌才嚥了口吐沫,啞著嗓子說:「掰、掰開!」

細白的手指伸到腹下,陶倩倩側過臉,艱難地撥開陰脣,按住滑膩的蜜肉,將陰道口微微打開。

紅潤的津口帶著濕濕的水光,滑嫩的肉壁猶如新生般柔膩動人。絲毫看不出她曾經被十幾個男人強暴過,又被帶釘的警棍攪碎陰道,還染上過性病,甚至流過產。

她的陰道裡面,還有一層很薄,卻完整的處女膜。

陶倩倩拿到工資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醫院,做了陰部整形和處女膜修復手術。

只為了讓黃毛重新給她破一次處女。

她敞開雙腿,兩手扶著黃毛的陽具,頂住自己修飾一新的陰部,按照黃毛吩咐的臺詞,含淚說:「老公……用力插我……處女的屄吧……」

醜陋的龜頭擠入窄緊的嫩穴,穿透了舞蹈老師處女的陰道。

第二幕 巫術

「1888年,柴可夫斯基根據佩羅的童話,改編了一出具有路易十四風格的兩幕芭蕾舞劇,這就是古典芭蕾的經典之作,柴可夫斯基三部曲之一的《睡美人》。」

「整出舞劇分為兩幕四場:洗禮、巫術、幻境和婚禮。舞劇以進行曲拉開幃幕。國王和王后邀請了十二位仙女,為自己的女兒阿芙樂拉洗禮。仙子出場時,舞劇以圓舞曲來襯托仙子們的善良美好,優雅高尚,為公主祈福的六人舞是賦予公主各種性格和品質,在圓舞曲的烘托下,仙子們柔軟細膩的肢體語言顯得更加動人。然後一聲驚雷……」

她頓了一下,「……一聲驚雷預告惡仙女卡拉苞斯的來到。穿著黑色舞衣的卡拉苞斯惡毒地詛咒阿芙樂拉,詛咒這個天使般的小公主會在她生命中最美好的那一刻,遭到無法想像的噩運……」

老師聲音越來越小,近乎耳語的聲音使學生們面面相覷。

「第二場阿芙樂拉慶祝自己十六歲生日。宴會上響起燴炙人口的圓舞曲《睡美人》。花童們向公主道賀,四位王子同時向公主示愛,公主被這些陌生人圍在中間,依次……與他們……共舞……」

陶倩倩臉色有些發白,她不自然地掠了掠髮絲,低著頭喃喃講下去。

「這時,公主看到一位老婦人手裡拿著紡錘,她驚喜地拿起紡錘跳舞,突然被紡針刺傷,倒地昏迷。」

「原來那個老婦人就是卡拉苞斯,她的詛咒應驗了。」

「但最後一位還沒來得及許願的紫丁香仙女預言,阿芙樂拉公主只是沉睡。

一百年後,將有一位王子來喚醒她……」

教室裡的竊竊私語引起了陶倩倩的注意,她慌亂地看了學生們一眼,講道:「這一場對公主扮演者的要求非常高。無論是彈跳力、忍耐力還是柔韌度……外開度,以及,以及腿部的彈性都要達到完美……在巫術一節的舞蹈中,公主的扮演者要在斜線上…… 以控腿並原地旋轉一周的方式出場……」陶倩倩聲音有些乾澀,「要求主力腿…紋絲不動,定位準確……動作流暢,表達……優美自如…」

「陶老師,你是不是不舒服?」學生在下面小聲問。她們聽說陶老師以前表演阿芙樂拉時,能夠連續完成三個漂亮的騰躍,可自從出了車禍之後,站得略久就無法支撐。

陶倩倩慌忙搖了搖頭,她不為人注意地並緊雙腿,緊張地翻開書,匆匆講下去:「一百年後,德奇列王子來到傳說中藏著睡美人的荊棘山。紫丁香仙女給他顯示了阿芙樂拉公主跳舞的幻像,告訴他,這位公主將是她的未婚妻。」

「這就是第二幕第一場,幻境。這一場中利用腳尖舞輕捷快速的特點,使公主的舞姿顯得飄渺輕逸。旋轉與輕盈的騰躍動作……」

陶倩倩莫名其妙地停了下來,經過一段短暫的空白,她用僵硬的語調講完了這出著名的芭蕾舞劇。

「不顧卡拉苞斯的監視,王子用深情的吻喚醒了公主,兩人舉行了盛大的婚禮,各種童話人物紛紛登場祝賀,王子和公主從此沉醉在愛情裡,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03

下了課,陶倩倩抱起公文包,匆匆走進衛生間。她像癱倒一樣,無力地坐在馬桶上,良久才拉起裙子。那條純棉內褲早已被淫液濕透,她拿出紙手帕,抹去大腿內側淋漓的淫液,然後褪下內褲,取下褲底的衛生棉。

衛生棉浸滿了體液,拿在手中汁水亂滴。陶倩倩用紙手帕密密包了幾層,小心地扔到紙簍裡,然後抹淨濕滑的下體。她的外陰象腫了一般高高鼓起,色澤艷紅,散發著驚人的熱度。紙巾抹過,身體一陣顫抖,分泌的體液更多了。

陶倩倩臉色潮紅,草草抹淨下身,從公文包裡取出一條乾爽的衛生棉貼好,然後小心翼翼地拉上內褲。等臉色平復,才悄悄推門離開。

「陶老師,」一個十六七歲的女孩跑過來,笑嘻嘻說:「陶老師,穿得這麼正式,是要出去嗎?」

陶倩倩認得她是寧馨,自己的學生。她拉了拉衣領,溫和地笑了笑,抱緊手裡公文包。

「咦?老師要去演出嗎?」寧馨指著公文包說。

公文包裡露一角白紗,顯然是剛才匆忙中不小心帶了出來。陶倩倩連忙塞好白紗,掩飾說:「不是……老師只是拿回去洗……」

「陶老師,你會滑冰嗎?用冰刀的那種,」女生沒有注意她的窘態,只興奮地說:「天山路上有家溜冰館,剛剛裝修過,設備好極了,還有迪廳。陶老師,跟我們一起去吧。」

說著她拿出一張卡片,「喏,是伊茲,正優惠酬賓呢。」

看到那張優惠卡,陶倩倩象被火燒了一樣退了一步。「對不起,我還有事。」

說著逃也似的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