淒涼三歎

作者:紫狂

淒涼三歎.上

第一幕洗禮

01

雜亂的腳步聲從樓梯上傳來,偶爾夾著幾聲銳響。那是冰刀磕在大理石階上的聲音,像敲碎冰層的冰鑿一樣尖利。樓道很暗,男人們扭曲的影子在眼前晃來晃去,沉重得令人窒息。她看到林剛的頭被人按著,血從凌亂的頭髮中滴落。

樓上的經理室足有四十平米,放著真皮座椅和寬大的辦公桌。房間兩側都是落地窗,透過內側的玻璃,整個溜冰場都在眼前。銀亮的冰面上刀痕交錯,場邊一灘血跡,紅得刺目。

有人扭著她的手臂,很痛。她想掙扎,但身體卻抖得無法控制。那些不懷好意的眼神,使她明白,這一切遠未結束。

甚至是剛剛開始。

「郎哥,打成這樣,不會有事吧?」一個瘦子悄悄說。

「一個退伍兵,一個在校學生,都是外地人。就是打死,也沒人收屍。」帶耳環的男子說。

「肏你媽!裝什麼死!你不是很屌嗎?」黃毛抓住林剛的頭髮,把他的頭重重砸在玻璃茶几上。

林剛眉稜裂開一條長長的傷口,鮮血剎那間淌過眼瞼,湧入圓瞪的怒目裡。他身上看不到一塊好肉,背上的襯衣被打得稀爛,布料血肉粘連在一起,一片模糊。

「好漢!」黃毛一挑拇指,「真他媽好漢!把他手放好。」黃毛兩手握住壘球棒,像打高爾夫一樣斜著臉比了比,然後砸了下去。

「格」的一聲悶響,那條筋骨結實的手臂猛然一折,彎成一個駭人的角度。hhhbook.com林剛一聲不哼,只是額角的血管一陣暴跳。

她疼得心都抽搐了。

「求求你們,不要打了……」屋裡唯一的女子哭著喊道。

「喲,你馬子替你求情呢。」黃毛用球棒戳著林剛的臉。

林剛吐了口血沫,「我認栽。你說,想怎麼樣?」

「還屌!你他媽還屌!」黃毛劈頭蓋臉打下去。

一分鐘後,黃毛停了手,喘著氣說:「還屌不屌了?」

林剛沒有作聲。

黃毛滿意地點了點頭,「這才對嘛。你問我想怎麼樣?好說,出來混的,講究妻子如衣服,兄弟如手足。你打了我們兄弟五個,我們就打斷你手足,一報還一報。至於林哥這件衣服,我們兄弟看著眼熱,想來穿上試試。」

林剛眼睛頓時紅了,咆哮著拚命掙扎。黃毛對準他頸下動脈,一棒把他打倒,手下的兄弟用準備好的鐵鏈,把林剛結結實實捆起來,拴在窗戶旁的不鏽鋼扶手上。

陶倩倩一米七二的身材比黃毛還要高出許多,但在泰熊手裡,就像個一碰就碎的洋娃娃般嬌小。她沒有聽太懂黃毛說的手足、衣服,但男友身上的傷痕和黃毛眼中的淫意,讓她隱約意識到接下來將要發生什麼。

「不…不要……」她的聲音因為即將到來的恐懼而顫抖。

她是舞蹈學院的學生,今年剛滿二十一歲,這個月底就要畢業。與那些整夜不歸的同學相比,家境平常的陶倩倩一直心無旁地飛旋在自己的舞蹈世界中。

即使在舞蹈學院這樣美女如雲的地方,陶倩倩出眾的相貌也吸引著無數人的目光。她的身高完全不足以作為成熟的依據,因為她的眼睛還像孩子一樣純真。即使她成為三百名學生中唯一獲得紅舞鞋的畢業生,清澈的眼睛裡依然沒有絲毫雜質。班裡風頭最勁的金巧燕曾經酸溜溜地取笑她:就像白開水一樣單純。

這種清純並未影響她的成就。事實上,這種近乎絕跡的清純在她身上呈現出一種難得的脫俗氣質,早在入學之初,擅長芭蕾的陶倩倩就被老師和同學們視為明日之星。還未畢業,她已經接到了幾份合約,甚至包括蘭博特芭蕾舞團。

太多的選擇使她無所適從,因此剛剛退伍的男友特地趕到她所在的城市,一同籌劃未來的生活。

比她大四歲的林剛,從小就是她的保護者。林剛家在農村,一直跟著姑媽長大。家境的貧寒使他立志要出人頭地。為了減輕家庭的負擔,他棄學從軍,在部隊練就了一身功夫。軍方有意提拔他作為骨幹,但林剛考慮之後,婉言拒絕了。他希望能幹一番自己的事業。

「我一定會成功的。」林剛認真地對女友說。

許多人都對陶倩倩的選擇表示不解,一個當兵的能有什麼前途?但陶倩倩相信自己的男友,相信他能保護自己,帶給自己想要的一切。當一些同學駕著名車出入校園的時候,陶倩倩仍像一個少女一樣,編織著自己玫瑰色的夢想,以至於有人半是羨慕半是玩笑地說:倩倩會在玻璃罩裡過一輩子呢。

陶倩倩不覺得玻璃罩有什麼不好。她最喜歡的舞劇是柴可夫斯基三部曲之一的《睡美人》。公主在洗禮時受到巫女惡毒的詛咒,詛咒她會在十六歲生日時死去。而紫丁香仙女許下諾言,經過一百年的沉睡之後,一個進入幻境的王子,會

來喚醒叢林中的公主,兩人從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有舞蹈,有林剛,這就夠了。何況還有那麼美好的未來。

「不愧是跳芭蕾的,這兩條腿可真正點!」

純白的透明絲襪蟬翼般覆在腿上,印出小腿玲瓏的曲線,細膩而又光滑。纖細的腳踝只有盈盈一握,踝上繞著一條銀白的精緻細鏈,鏈上還懸著幾個小小的銀鈴。林剛最喜歡她的腳,卻從來沒有說過,只偷偷買了腳鏈送給她。這並不是一件很昂貴的飾物,陶倩倩卻十分高興,一直帶在身上。

黃毛拿起她的小腿,在手裡摩挲著,甚至還放在臉上磨擦。當他鼻上的鋼釘碰到腿上,陶倩倩嚇得啼哭起來。她拚命掙扎,過於光滑的小腿竟然從黃毛手裡溜出,腳上的冰鞋還沒有來得及脫去,鞋底的冰刀險些劃著黃毛的手臂。

帶著耳環的男子坐在邊總的座椅上,架起腿,鼻孔裡發出一聲冷笑。黃毛丟了面子,恨恨罵了句粗口,等重新抓住陶倩倩的腳踝,他沒有脫去少女的冰鞋,而是用一根細鐵棍從兩隻冰刀中間穿過,把她兩腳固定在一起。然後拖著無法站立的少女來到林剛面前。

偌大的溜冰場早已人去樓空,只有這間經理室擠滿了人。其中五個染了黃頭發的,是黃毛和他的兄弟。客人是當地另一夥地痞,老大就是帶耳環的郎峰。

黃毛在林剛手裡吃了虧,知道他們五個再怎麼也不是林剛的對手,於是表面上巴結討好,讓他失去防備,背地裡請來朗峰和泰熊,設下圈套來報復林剛。

黃毛套出這對情侶都是外地人,在本地沒有背景,下手更不留餘地。這會兒生龍活虎的林剛被打得不成人形,只剩下一個毫無反抗之力的美女,十幾個痞子的興致反而更高了。

「林剛,醒醒……」少女無力地搖晃著男友,心裡又怕又慌,亂成一團。她抬起臉,泣不成聲地說:「求求你放了我們,我可以給你錢……」

「我要的……可不是錢。」

黃毛打了個手勢,兩個小混混抓住陶倩倩的肩膀,把她按在地上,背對著林剛。

黃毛用力一腳,踢破了林剛的嘴脣,「他媽的,睡得跟死狗一樣!」

林剛從劇痛中醒來,正看到黃毛按著自己女友的脖頸,把跪在地上的倩倩按得低下頭去。被鐵棍穿在一起的冰鞋無法分開,光潔的絲襪玉腿併攏,貼在深褐色的木地板上。米黃色的齊膝裙向上升起,露出兩截圓潤光潔的大腿。裙子後面繃緊,印出臀部渾圓的曲線。

他從來沒有從這個角度觀察過自己的女友,隔著薄薄的紗裙,少女柔美的曲線清晰地暴露在眼前,林剛第一次發現,倩倩的身體竟然是這麼美。

「放過她……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這就對了!」黃毛大力拍著林剛的肩,「不過林哥什麼都不用做,只要看著就夠了。」

「上次惹林哥不高興,就是因為摸了大嫂的屁股。現在你馬子的屁股就在這裡,林哥看仔細了,我要開始摸了……」

少女驚叫著拚命扭動身體,但她肩膀被兩個男人按住,圓臀只能左右擺動,驚恐中,流露出迷人的韻律。

黃毛兩眼冒火,「學跳舞的就是不一樣,搖起屁股來,比做雞的還騷!」

陶倩倩身體猛然一僵,接著發出一聲驚恐之極的尖叫,就像一隻蟑螂爬到身上一樣恐怖。黃毛張開手,用力抓住少女滑嫩的臀部,「喔」的張圓了嘴巴,作出一副淫賤的表情。

「混蛋!」

林剛的怒吼被掃來的球棒打斷,幾枚牙齒飛了出去。

少女的悲鳴聲中,一雙骯臟的手掌蓋在少女未被人觸摸過的禁地上,恣意揉捏起來。絲裙包裹下的臀部又圓又滑,充滿了驕人的彈性。黃毛抓住兩團滑膩的臀肉,像要把手指插進裡面般用力。

兩隻臀球緊緊並在一起,合成一個完美的球形,但此時這只迷人的美臀卻被一個下流的痞子抱在手中,又摸又擰,玩弄得不住變形。他分開臀肉,把絲裙推進臀縫,恣意把玩著少女滑膩的圓臀,手指無所不至地四處摸弄。

「好玩好玩,」黃毛把手放到鼻邊,用力吸著氣,「我靠,愛死人的女兒香啊!」他一揮手,「弟兄們都來摸摸!」

幾隻手立刻伸來,摸在少女挺起的美臀上。

房間裡響起少女羞痛已極的嗚咽聲。在男友面前,被一群陌生人,一群無賴按在地上,任意摸弄自己的身體。即使在夢中,陶倩倩也沒有想過世上會有這樣無恥的行徑,更想不到自己會成為暴行的受害者。

02

朗峰取出打火機,點了根煙,神情莫測地望著這一幕。

黃毛拍著林剛的腮幫,「小屄,服不服?」

林剛嘴上挨了一擊,一顆牙齒穿過上脣,他張了張嘴,把打折的牙齒吐到黃毛臉上。

黃毛冷笑著抓住陶倩倩的裙擺,向上提去。裙擺越升越高,裸露出優美的大腿,仙蒂純白絲襪包裹下的大腿白亮而又光滑。這雙修長精緻的美腿,曾經在舞臺上受過無數讚譽。可這裡不是舞臺,而是供奉罪惡的祭壇。

裙擺在豐翹的圓臀下繃緊,在周圍野獸般熾熱的目光注視下,米黃色的短裙褪過肌膚,臀球像剝殼的雞蛋一樣,裸露出一團白皙光滑的美肉。

「你馬子穿的是連褲襪啊。」黃毛怪笑著說:「林哥也不嫌麻煩,幹起來多不方便啊。」

薄薄的絲襪勾勒出動人的曲線。隔著半透明的絲物,能看到少女光潔無瑕的肌膚,還有褲襪下絲質的小內褲。美好的胴體洋溢著迷人的青春氣息,無法包裹的體香透過絲襪飄逸在空氣中,撩撥著雄性如火的慾望。

陶倩倩臉頰貼在地板上,一個勁兒掉著眼淚,「求求你們,不要……」然而她也知道,自己的乞求只是徒勞。

黃毛手指伸到少女腰際,勾住褲襪邊緣,像剝香蕉一樣,把褲襪褪到臀下。

「喔──」周圍發出一陣怪叫。

絲襪下的臀肉更加白嫩,細膩的肌膚吹彈可破,就像新雪一樣晶瑩。窄小的

內褲被臀肉撐滿,勉強遮掩著少女最後的秘密。黃毛拽住內褲上緣提起,充滿彈性的絲質內褲深深嵌進臀縫,整只美臀就像完全赤裸一樣暴露在眾人面前。

黃毛把少女的屁股提起來,得意地拍打著,「小屄,傻了吧?還敢跟老子裝牛屄!」

陶倩倩裙子掉在腰間,身體彎成銳角,整個下體裸露在外,只有一雙雪白的溜冰鞋還穿在腳上。擰成條狀的內褲被人提在手中,就像一根繩索把雪臀吊在半空。無比的恥辱使她掙扎起來,渾圓的臀球在半空不住扭動,那種活色生香的美態,令在場的男人都立刻硬了起來。

黃毛把陶倩倩的內褲扒到臀下,不顧她的掙扎,抬起她的屁股,用力掰開。他低頭一看,像發現新大陸一樣怪叫道:「老大!你馬子還是個處女哇!!」

林剛眼睛腫得只剩下一條縫,他死死盯著黃毛的手指,眼神幾近瘋狂。

他曾經要求過,但倩倩沒有同意。

「那怎麼行?」陶倩倩羞紅了臉,小聲說:「我們還沒有結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