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保全——家居美婦

我當然也覺得這方法不錯,便逗文慧說:「你倒不錯,多了一個乾兒子,那我有甚麽好處?」

文慧聽後笑着親我一下說:「乾兒子,乾媽給你的好處還不夠嗎?都跟你上床了,還怕你不滿足,幫你找其他人來滿足你,天下那有那麽好的乾媽?而且我那死鬼老公留下來在台北及美國的生意也可以交給你一部份去打理,這樣不就可以說是人財兩得?」

我笑笑的說:「乾媽,我只要人就好,我對生意真的沒甚麽興趣,我認為錢夠就好。」

文慧聽後便說:「小張,我本來還擔心你是為了財產才接近我,看來我是多操心了,而且我老公的生意目前由我的大女兒筱雲及一些親戚在打理,如果現在交一部份給你的話,他們可能也會覺得奇怪及懷疑,不如以後再說吧。」

我對文慧講的生意真的興趣不大,不禁對她的身體又毛手毛腳起來。文慧假裝生氣的說:「我現在在痛你還挑逗我,那待會玉茹來時,你要怎麽應付她?」

我聽後只好打住,問她說:「乾媽,那玉茹真的願意我上她嗎?萬一她不肯怎麽辦?」

文慧想了一會便說:「你說甚麽上不上多難聽,你會考慮她願不願意,你就不考慮我當時願不願意讓你┅┅上。」文慧說完之後便笑出來了。

我只好說:「我當時沒考慮那麽多,而且我也不可能跑去問你願不願意讓我上。乾媽,不如不要叫她來,好不好?」

文慧說:「你放心好了,我已經想好了,待會你假裝闖進來的小偷把我捆綁住,玉茹來時你也把她制服,讓我們先來一段把她引起興趣。她老公跟她分居一年多了,我就不相信她不願意,事後我幫你說服她,那不就沒問題了?」

我笑說:「乾媽,我以為你有甚麽好辦法,結果還不是用我的方法。」

文慧聽後輕槌我我胸口一下說:「那你又有甚麽其他好方法?」我只好笑笑的不置可否。

在文慧的催促下,我倆便起身去安排,文慧邊穿內褲邊埋怨我剛太粗魯。我看着她,便要她乾脆不要穿衣,反正待會也是要脫。文慧想想也對,就不再穿着其它衣物,於是我們就開始布置。

終於等到晚上六點多,門鈴響起時,我向躺在床上雙手被捆綁及嘴巴貼上膠布的文慧眨眨眼,便套上頭套照照鏡子,想起早上進來時便是這副模樣便覺得好笑。走到客廳大門,緩緩將門鎖打開便隱身門後,就聽到玉茹問說:「文慧姐?你準備好了嗎?有沒有去看醫生?」

我摒住呼吸,在玉茹剛踏入門後,立刻把她拉近門內推向沙發並把門鎖上,玉茹一陣驚呼,我便亮出預備好的刀子恐嚇她:「不要亂叫,這裡隔音設備做的不錯,你的叫聲沒有用,而且我不想在這見血,懂不懂?」

玉茹驚慌的望向四周,最後用驚恐的眼光望着我,並用顫抖的聲音問說道:「你想怎樣?文慧姐呢?」我笑笑的跟她說:「這裡的女主人已經被我制服了,我只是要點跑路費,如果合作點,我也不會為難你們,懂嗎?」玉茹拚命地不斷點頭。

我這時拿起桌上的繩子走向她,她用疑問的口氣問我:「你想幹嘛?你不是只要錢嗎?幹嗎要綁住我?」

我只好騙她說:「你們有兩個人,我在搜索財物時,我無法一一兼顧,難保你們不會脫逃去求救。把你綁起來對大家都好,合作點,把雙手放在背後並把雙腳靠攏。」玉茹只好照我的要求去做。

沒多就我就把這個像受到驚嚇小鳥的玉茹綁好,我用戲謔的口吻說:「謝謝你的合作,請把雙唇緊閉,再次感謝你的合作。」玉茹在閉上雙唇後,又用疑惑驚恐的眼光望着我,我馬上用膠帶封住她的嘴巴。

我此時細細打量着玉茹,一頭過肩及背烏溜溜的長發,臉上戴着金邊眼鏡,臉上雖然有膠布擋住一部份,但不能遮掩她的美麗,帶一點高貴的氣質,也許是當老師的關係吧!一身淡藍色的套裝內着黃色的襯衫,穿着同色系的絲襪及高跟鞋。因為她是坐着,所以從外觀很難判斷,不過從她急促呼吸的胸脯來看,應該不小,整體跟文慧比起來算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玉茹看我一直打量她,便驚慌的向四周望去,還發出嗚嗚的聲音。我笑笑的問她說:「你是問我女主人嗎?喔,她在卧室休息咧,我帶你去找她好了。」說完後我便抱起她。玉茹不斷扭動身體,我笑着對她說:「你再亂動,掉在地上可別怪我,我剛跟女主人聊天聊到一半,你就闖進來。」

到了卧室,玉茹一看到文慧只着一條內褲的躺在床上便不動了,我想她大概嚇呆了。我把她放在椅子上,又用其它的繩子將她跟椅子綁在一起,我在她臉上親了一下說:「小寶貝,我先跟女主人聊聊,你不介意吧?」

我走回床上跨在文慧身上說:「我們剛聊到哪?喔,是不是你那令人心動的雙乳?」說完後我便吻上文慧的乳峰,雙手也不斷向文慧的豐乳挑逗,沒多久文慧就氣喘噓噓了。我便向文慧說:「你不介意我認識一下你的小妹妹吧?」我便笑着把文慧內褲脫下,接着就把文慧的雙腿跨在肩上,而我低頭埋向文慧腿根之處。我不斷的吸文慧的陰唇四周,不時用舌尖挑逗她的陰核,文慧的陰道不斷流出淫水,嘗起來有點酸酸的,便對文慧笑說:「你小妹妹一直在流口水咧。」我又用舌頭探入陰道內不斷攪動,文慧一直扭動身體,併發出嗚嗚的叫聲。

文慧用腳敲打我的背,讓我覺得好像有話要說。於是我爬起身到文慧臉前,用身體擋住玉茹的視線,說:「你小妹妹好像叫我多認識你。」我便把文慧嘴上的膠布撕去,文慧邊喘氣邊小聲的說:「你作戲那麽認真幹嘛?乾兒子,我忍不住了,你看玉茹已經滿臉春情,你先滿足我後在去對付她。」接着又假裝的說:「你┅┅你想幹嘛?不要亂來。」我只好笑笑的說:「我不會亂來的,你小妹妹說想認識我小弟弟,你不介意吧?」我回頭望着玉茹說:「你介意嗎?」

玉茹先是搖頭,接着又感到不對而點點頭。我看這妮子兩眼春光流露,八成已不知道怎麽做了。

我笑着把文慧的雙腿跨在肩上,調整可以讓玉茹觀看的角度後,便把我的大雞巴緩緩的進入文慧的小穴中,文慧此時也假裝抗拒了一下,我終於又進入了文慧體內。那種被溫暖肉穴包住的感覺真的不錯,想到還有人在看,為了給玉茹更大的刺激,我也加重了力道及速度,兩手也儘可能的往文慧豐乳攻擊。

文慧在多處受襲後不禁開始呻吟起來:「喔┅┅嗯┅嗯┅┅喔┅┅好┅好舒服┅呀┅呀┅頂┅┅頂┅頂到了┅喔┅喔┅┅你┅你這個惡魔┅好厲害┅喔┅感覺好像快登天了┅┅喔┅呀┅救┅救命┅┅喔┅┅再┅再用力點┅好┅好┅┅」

我聽了之後也搞不清楚那些話是真還是作戲,但也感到異常的興奮,便兩手握住文慧的腳踝,使文慧更暴露出性交中的陰阜讓玉茹看得更清楚。

沒多久,文慧就只能搖頭呻吟了,文慧在我強勢攻擊下呻吟的說:「你好┅好厲害┅┅喔┅嗯┅┅嗯┅可不可以┅┅讓我┅讓我在上面?」

我訝異着,看着文慧會不會裝過頭了,馬上回頭看到玉茹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我想反正沒試過,就先把文慧雙手解開再翻轉到我上面,文慧邊喘氣邊小聲的在我耳邊說:「乾┅乾兒子┅┅沒想到┅┅有人┅在旁觀看會┅更刺激┅┅」說完後便不斷挺動身軀。

看着文慧不斷搖動的雙乳,感覺好像白色的浪花,便用雙手不斷的搓揉。文慧的頭一直搖擺着,而那頭長發也隨她飛舞,文慧起先一直緊迫雙唇,用鼻子發出悶叫的聲音,最後忍不住喊出:「喔┅喔┅┅好人┅┅我┅我快不行了┅呀┅呀┅┅嗯┅呀°┅再┅再用力┅再用力點┅┅」

看着文慧動作越來越大,為了怕她摔下床去,只好把雙手扶住她的腰,文慧一看我雙手離開她的豐乳,便用自己的雙手去大力搓揉她的乳房。我看文慧快要到達高潮時便把她翻轉到我身下,並更大力的抽插。在百來下後,文慧便大聲的呻吟:「喔┅喔┅┅要┅要高潮了┅┅呀┅呀┅呀┅┅登┅登┅登天了┅┅」我便感到小弟被一陣溫暖的陰精沖刷。

文慧邊喘息邊說:「我┅我不行了┅┅喔┅┅讓我休息一下┅┅」我便停下身來,故意說:「怎麽辦?我還沒滿足耶。」說完望向玉茹,便看見玉茹雙眼含春,一副饑渴的模樣,我笑着問她說:「你覺得讓她休息一下好嗎?還是你先代替她好了。」我便起身往玉茹走去。

玉茹一直看着我那堅挺威風的七寸小弟,把她雙腳束縛解開後,便把她抱着放到文慧旁邊,我想玉茹已經春情蕩漾,否則不會一點抗拒都沒有。

雙手隔着衣物撫摸玉茹的雙乳,用言語刺激她:「恐怕不小呦,保養得不錯嘛,蠻有彈性的。」我便開始替玉茹除裝了。沒想到,玉茹是用黑色的蕾絲內衣褲,邊笑邊說:「看不出來呦,沒想到你也蠻性感的。」雙手也沒停的把最後障礙去除。

我想玉茹嘴巴封着,聽不見她的淫聲浪語,不如就把她撕下吧,我用一隻手往她小穴邁進,一隻手搓揉着她的左乳,嘴巴也不閑着的輕咬她的右乳頭。突然覺得邁向她玉門關的手遭遇了抵抗,原來玉茹把雙腿緊閉了,我便粗聲跟她說:「你是不是想雙腳綁着干?如果不想,還不打開讓我親近親近你的小穴!」玉茹一邊搖頭,一邊緩緩打開雙腿,我笑着說:「這樣才對嘛,你難道不想跟你的文慧姐一樣享受嗎?乖乖的,包你舒爽快樂。」

玉茹此時一直悶聲不響,我一看她如此嘴硬,便非要她求我插入不可,馬上雙手及嘴巴邁向原本預定要去的方向。在不斷的挑逗後,玉茹不停發出沉重的鼻音,不過就是不肯發出我想聽到的淫叫聲。於是我便轉移陣地,重點攻擊她的小妹妹,非要她出聲求饒不可。我不斷用舌頭舔着她的小陰核,三不五時探入她的陰道內,望着潺潺流出的淫水,我就不相信她能撐多久。突然她居然用腳緊緊夾住我的頭,我痛得不禁破口大罵:「臭婊子,你想謀殺親夫呀!還不放開,連大頭小頭都不會分。」

玉茹將腳放開說:「我┅我忍不住了,可不可以?」我生氣地對她說:「可不可以甚麽?」她委屈的說:「可不可不要再逗弄我了,直接辦正事好不好?」我聽後戲謔的說:「我難道在辦私事嗎?搞不清楚狀況。」一邊還不望用手去撥弄她的陰核。玉茹聽後便急忙的說:「我是說,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用舌頭了?」我笑着說:「我不是在用手了嗎?要我再把頭讓你夾,我又不是白痴。」玉茹受不了,呻吟說:「喔┅喔┅┅我的意思是可不可以┅┅插入了。」我開玩笑的用手指去摳挖玉茹的小穴說:「真麻煩,這樣可以了吧?」玉茹急忙回答:「呀┅呀┅┅不┅不是手指啦┅喔┅┅」我裝作好奇的問說:「奇怪,不是舌頭也不是手指,那是甚麽?」玉茹羞怯的說:「是┅是┅┅嗯┅┅是┅是你的┅陽具啦┅喔┅喔┅┅」我也不忍心在逗弄她了,便說:「早講嘛,夾我的頭有屁用呀。」玉茹急迫說:「快┅快用你的大陽具插進來┅┅」我便來到玉茹身下說:「不要再夾了喔,不然夾斷就沒得玩了。」玉茹急促的說:「我知道啦,還不快點!」

我對準入口後便大力插入,沒想到玉茹大聲叫痛,我好奇的問說:「我應該沒插錯洞吧?你不會告訴我你是處女吧?」文慧在旁聽到後,不禁緊張的問說:「茹妹,沒事吧?」玉茹難掩疼痛的說:「我┅我先生那根比較短小,所以┅」文慧聽後用腳踢我一下說:「你可不可以輕點呀?」我只好說:「真麻煩,我會慢一點好不好?」玉茹聽後忙說:「你可不可以先停一停?」我只好把大雞巴緩慢地抽出,玉茹感覺到大軍正在緩緩撤出後,急忙用腳纏住我的腰說:「不要,等我適應了再┅再繼續┅┅」我聽了後便笑了出來說:「還真麻煩。」但我還是把大雞巴又緩緩插入。

文慧此時對玉茹說:「不如我幫幫你好了。」便用手搓揉玉茹的一對奶子,還偏過身子與玉茹接吻起來。我越看越受不了,於是就用手去逗弄文慧全身,沒多久玉茹淫性漸起呻吟不斷,文慧抬起頭向我示意我趕快動作,我想不如就像早上替文慧開後庭一樣,先吻住玉茹的嘴,接着馬上用大雞巴大力插到底。玉如突然間一陣顫抖,並用雙腳夾住我的腰,我離開玉茹的嘴唇,看她不斷喘氣邊說:「你怎麽那麽狠?也不先通知一下!」

我笑說:「難道要通知左鄰右舍?痛過就好了嘛。」文慧笑說:「茹妹,我們都是過來人,你要不行,我先幫幫你頂替好了。」玉茹忙說:「我可以┅┅可以┅┅」說完之後一陣臉紅。我這時發出類似火車起動的聲音,引起兩個女人的好奇,我笑笑說:「沒甚麽,我只是通知我要動了。」文慧不禁一陣嬌笑,而玉茹則是滿臉通紅。

在我跟文慧的夾攻下,玉茹很快的就進入了要高潮的狀態下呻吟:「我的好人┅┅好丈夫┅┅你乾死我了┅┅嗯┅┅好爽喔┅┅用力的干吧┅┅我願意為你而死┅┅唷┅┅好哥哥┅大雞巴哥哥┅┅用力干吧┅┅我的小穴┅┅好舒服┅┅喔┅┅嗯┅┅我快去了┅┅喔┅┅對┅┅就是這┅樣┅啊┅┅啊┅┅親哥哥┅┅深一點┅喔┅┅用力干我┅干┅干┅┅嗯┅┅干你的小穴┅┅讓┅讓我上天┅┅吧┅┅啊┅┅嗯┅┅」

我訝異的看着玉茹,不敢相信她說得這麽露骨。沒多久玉茹就泄了,在高潮時還像章魚般緊摟着我。

文慧笑着對我說:「還沒滿足呀?要不要我幫你解決?」我當然滿口答應,文慧於是又用她性感的嘴巴替我服務了,玉茹這時用不可置信的眼光看着我們。我先把玉茹的雙手解開,並對她摟吻起來,不讓她多作細想。

在完事後,文慧用自豪的口氣對我說:「乾媽的口技不錯吧?」玉茹此時才知道我倆真正的關係,經過文慧一陣好說歹說後,並不斷說玉茹的老公對不起她她也可以紅杏出牆之類的話,玉茹已經慢慢接受這種狀況。我這時才知道玉茹老公在外金屋藏嬌,而且想跟玉茹離婚,但玉茹始終不肯答應。

文慧笑着罵我說:「乾兒子,你還戴着頭套幹嘛?想當縮頭烏龜呀?」於是我拿下頭套,我們三人又在床上溫存一陣子之後去外面吃了點消夜。代班的王老伯看我帶兩個漂亮的女人走出電梯時,不知有多訝異。文慧跟她解釋說,我本來是她的遠房親戚,現在她收我當乾兒子,還包給他一個紅包,說是感謝他幫我代班之類的話。我趁王老伯沒注意時輕拍了文慧的豐臀,文慧識趣的表示我們要離開了,王老伯還不斷在後面表示感謝。

沒幾天後,玉茹便跟她老公離婚了,還得到一筆可觀的膳養費,不過這都是後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