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保全——家居美婦

作者:好奇

(一)

終於從軍中退伍,拿着手中的退伍令,心中感到十分興奮,也感到有點不真時實。當一想到退伍後的工作,就令我感到一陣心虛,退伍前幾個月就開始找工作,才知道現在社會上工作難找,一個高中畢業的學生能作些甚麽。

自己原本就是一個單親的小孩,而當保全的父親卻在當兵時去逝了,想到未來,心裡真的有點恐懼,但天無絕人之路,爸爸生前的同事老劉來家中找我,問我願不願意去他們公司工作,我當然滿口答應。

我就被派到跟老劉同在一棟高級的大樓擔任夜間保全,工作一個月後對大樓里每戶人家都大致了解,其中最引起我注意的是十二樓那戶因為那戶人家裡只有一個年約四十幾歲的美婦人,平常深居簡出很少出門,但最近晚上卻常常到十一點才回家。向老劉問過後,才知那美護人叫周文慧,有兩個女兒都在台北念書及工作,先生在前年因病去逝,她老公生前是搞房地產的商人,留下一筆可觀的財產,所以生活富裕,因為最近比較閑,所以參加一個插花班。想到自己退伍後就沒近女色,不如拿她當目標吧!一想到這全身都興奮起來,也就更加註意她的生活起居。

終於到了有一天決定下手,因為有兩天休假,早上六點與老劉交班後,趁老劉與早起的住戶閑聊時,搭電梯到十二樓,戴好面罩,整理工具,等待着時機下手。等到住戶上班時後,她出門準備買菜,在她按電梯時我窺準時機從樓梯間竄出,手上並拿着刀子恐嚇她,逼她開門進入屋內,我在美慧的房裡找出絲襪和內褲,將她用絲襪綁起來,而內褲塞入她的嘴,讓她叫不出聲音來。

我開始隔着衣服搓揉着美慧的美乳,美慧此時雙眼緊閉,同時臉頰漲紅,我並且親吻着美慧的耳垂,美慧則開始不停的掙扎,我從裙子內脫掉了美慧那條性感的內褲,用手搔她的浪穴,食指中指不停地摳着。美慧漲紅着臉不住地搖頭,嘴裡因為塞着內褲的關係所以只能發出「嗚┅┅嗚┅┅嗚┅┅」的聲音。沒想到美慧沒多久就達到高潮了,大概是太久沒性愛了吧!

望着她失神的表情越看越受不了,就抱起了她進入卧室放在床上,hhhbook.com把自己的衣服脫光爬上床,開始脫美慧的衣服,邊脫邊撫摸美慧成熟動人的肉體。當我把美慧的裙子脫掉時,美慧那迷人的陰部呈現在我的眼前,陰唇紅色帶點黑色,我先用手指揉捏美慧的陰蒂,中指同時插入陰道中。而兩顆美奶我當然不會放過,用嘴吸吮玩弄着,我爬起身,把我七寸的大雞巴對準美慧的小穴,用力插進去,「撲滋┅┅」一聲,我感覺到我的龜頭頂到了子宮頸,同時美慧彷佛有感覺似的也發出了「嗚┅┅嗚┅┅」的聲音,令我更加的情慾高漲。

我把美慧的粉腿舉到我的肩上往前壓,讓淫穴更凸出,兩手揉着大肥奶,輕抽緩插着淫穴,讓美慧感覺到我的大雞巴。美慧偶而也會配合著,發出「嗚┅┅嗚┅┅」的聲音。

約五分鐘後,美慧的淫水流的陰部整個都是,美慧也持續的發出浪叫聲,我開始漸漸加快抽插的速度。突然美慧的淫穴流出大量的淫水,陰道也一松一緊的蠕動着,夾的我好爽,我感覺龜頭髮燙,我知道我快要射了,趕快把龜頭插進美慧的子宮頸,把熱熱的精液射進美慧的子宮裡。

高潮過後,我擁着美慧稍做休息,用預先準備好的繩子把美慧的四肢綁成大字,我要在這兩天好好享受這性感的美婦——美慧。

(二)

當我在準備下一步應做甚麽時,美慧一直在床上掙扎並看着我,我看她好像想跟我說甚麽,於是我走到床邊跟美慧說:「你想說話?」美慧拚命點頭,於是我把塞在她口中的內褲拿出,美慧馬上大喘了一口氣並說:「你是我們大樓的保全小張,對不對?」我目瞪口呆的望着她,美慧看着我的眼神便說:「你的證件在進入客廳時就掉在地上了。」我心虛的說「你會報警嗎?」美慧搖頭說:「我不想把事情鬧大,而且┅┅」我突然間鬆了一口氣,並且腦筋也靈活起來,想美慧四十幾歲,正處狼虎之年且獨守空閨,一定很有個發泄管道,否則也不會一開始時用手指就能令她達到高潮。

於是我試探的說:「而且想找個人安慰嗎?」美慧聽後,馬上臉紅並沉默不語。我心裡已知道了答案,便脫下面罩問她說:「想被綁着嗎?」美慧搖搖頭,於是我便把繩索鬆開,並仔細打量着美慧。雖然已經是中年,但保養的好,不但臉蛋嬌艷,就連身材也凹凸有致,絕不像是生過孩子的母親。

美慧這時望着我說:「還沒看夠呀?」我笑着說:「我想┅┅」美慧用不可置信的眼光看着我說「你不會累呀?」我用戲謔的語氣說:「如果可以的話┅┅先吃點東西吧。」這時她才知道會錯意,並要掙紮起身,但看到我一動不動的跨在她赤裸的身上,便說:「你不起來,我怎麽去弄東西給你吃?」我只好從從她身上下床。這時美慧爬起來並找衣服穿,我馬上制止她並跟她說,希望她光着身子去弄早餐,她用害羞的眼神看着我。「沒關係啦,又沒有其他人。」她才放棄並走向廚房。

望着她隨步伐抖動的雙乳及豐臀,我不禁一陣衝動,跟着進入廚房並在她後面毛手毛腳。美慧真的是一個很敏感的女人,經過一陣子撫摸後,她就氣喘噓噓並且淫水順着兩腿流出。這時她轉身對我說:「你在這樣摸下去,我要怎樣弄早餐呀?!」我只好笑笑並離開廚房。

我到客廳後看見美慧全家福的照片,像片中有兩個年輕女孩。這時美慧從廚房走出來並端着兩盤早餐,看着我說:「我兩個女兒好看嘛?」我笑着說:「沒你漂亮成熟。」美慧笑着說:「嘴真甜,不知道騙了多少女人,我大女兒筱雲不知有多漂亮,只可惜┅┅算了還是先吃早餐吧。」

我肚子真的餓了,從昨日當班前就緊張得沒吃。吃完早餐後,美慧拿着餐盤進入廚房,看着她令人遐想的背影,胯下不禁一陣衝動,真是飽暖思淫慾,於此又跟在後面進入廚房。

經過一陣挑逗後,文慧滿臉通紅的回過頭來說:「真是個小色鬼!」接着就不斷扭動身體以逃避我魔手的攻擊。聽見文慧氣喘咻咻及悅耳的呻吟,我再也忍不住了,於是在文慧背後提起她的左腿,再用我的小弟弟在文慧小穴周圍不斷磨擦。

文慧:「幹嘛那麽急┅┅到房┅┅喔┅┅喔┅┅」我不顧她的建議及反對,已把我的大雞巴插入文慧的小穴中。

真不敢相信四十歲的女人有這麽緊的小穴,我邊吻着文慧美麗的頸部邊說:「你老公以前很少碰你嗎?」文慧用呻吟的聲調回答:「我那死鬼┅┅從生下小女兒後┅┅就在外面花天酒地┅┅根本就┅┅嗯┅┅」聽見美慧的老公以前如此暴殄天物,我心中不經一陣愛憐的說:「放心好了,我以後會好好疼你的。」於是我更賣力在文慧的小穴抽插,並用一隻手在文慧雙乳不斷揉捏。

只聽文慧:「喔┅┅喔喔┅┅好老公┅┅輕一點┅┅好美┅┅喔┅┅就是那里┅┅喔┅┅重┅┅喔┅┅重一點┅┅我的好老公┅┅你好會插┅┅把┅┅把我快弄上天了┅┅好爽┅┅喔┅┅」

我看文慧淫性已起,把她抱到流理台上,看着她淫蕩的表情,忍不住吻上她性感的嘴唇,我的大雞巴又重新進入文慧濕淋淋的小穴,我的口也從文慧的嘴唇游移到文慧的豐乳上。

文慧不斷的呻吟:「啊┅┅啊啊┅┅噢┅┅喔┅┅好┅┅好舒服┅┅好舒服啊┅┅喔┅┅喔┅┅喔┅┅爽死我了┅┅啊┅┅老公┅┅老公┅┅啊┅┅你┅┅弄┅┅弄的我很┅┅很舒服啊┅┅啊┅┅喔┅┅啊┅┅老公┅┅我┅┅我不┅┅不成了啊┅┅啊┅┅噢啊┅┅啊~~~」

我更加重了力道,沒多久就聽到文慧說:「我、我要┅┅我要登天了┅┅」就感到小弟弟被一陣熱熱的陰精淋住,文慧又進入昏昏沉沉的狀態。

我看着文慧的樣子,就抱起她走向卧室,我的大雞巴還留在文慧的小穴中,隨着步伐一進一出,文慧的淫水也滴在地上。到了床上放好文慧,文慧也悠悠的醒轉過來說:「壞人┅┅你還沒滿足呀?」我感到一陣好笑,難道她感覺不到我堅硬的小弟弟不是還插在她的小穴中?於是我就用小弟弟在她穴中抽動兩下以示回應。

突然間我起了一個念頭,以前當兵時有人說過玩後庭的滋味不錯,便問文慧說:「你想不想換個新花樣?」文慧用疑惑的眼光看着我,我便跟她解釋,並不斷說服她。起先她不肯允許,但在我不斷慫恿下終於答應,接着她表示她是頭一次玩這種花樣,希望我溫柔一點。我笑着跟她表示,我也是第一次,而且我知道她那塊仍是處女地,便興起了非要征服不可的快感。

我用大雞巴朝着文慧可愛的菊花蕊邁進,在進去三、四寸後文慧不斷叫痛,我只好停下來,不斷挑逗她全身,並趁她淫性漸起時大力插入,沒想到文慧發出一聲慘叫哀號後又昏了過去,我只好停下來不斷呼喚她。

沒多久她便醒過來,生氣的對我說:「大壞蛋,你不能溫柔點嗎?」我只好笑笑的說:「總會有第一次嘛,痛過以後就會爽了。」其實我真的不知道她會不會爽,不過我好像在替處女開苞而感到很爽。

看她沒甚麽反應,我又在她身上不斷摸索,嘴巴也在她乳暈周圍吸吮,下身跟着慢慢的抽動起來。終於美慧又起了反應:「這次要溫柔點呦!」我當然滿口答應,在我一陣緩慢的抽插後沒多久,美慧又開始發出呻吟:

「這種感覺好奇異呦┅┅喔┅┅喔┅┅好人┅┅你好厲害┅┅喔┅┅呀┅┅再┅┅再大力一點┅┅」

我突然覺得有點矛盾,戲謔的說:「我到底是好人還是大壞蛋?你是要溫柔點還是大力點?」文慧臉紅悶聲不答,我大笑後也增加了力道,文慧反應也就更劇烈:「你這個大壞蛋┅┅喔┅┅喔喔┅┅我受不了了┅┅沒┅┅沒想到真的感覺┅┅你真的好會┅┅」經過我不斷的開墾後,我覺得文慧會愛上後庭的樂趣。

就在文慧快要進入高潮時,卧房的電話突然響起,文慧用免持聽筒的方式接聽:「喂?」對方從電話用悅耳的聲音回應說:「文慧姐┅┅我玉茹呀,今天晚上要不要一起去插花班?」我聽了之後想笑,文慧現正在「插」花,而且是後庭花,便用力頂了一下文慧。

「喔┅┅嗯┅┅喔我我想一下┅┅」

玉茹聽後說:「文慧姐你沒事吧?」

我此時便不斷吸吮文慧的乳頭,文慧受不了的回答:「喔┅┅嗯┅┅我┅┅我有點感冒┅┅今天晚上┅┅晚上┅┅你來找我好了。」

玉茹聽後不禁說:「那文慧姐┅┅我晚上去找你,別忘了先去看醫生喔!」

文慧在我不斷騷擾下,匆忙把玉茹打發,我停下動作,用怪她的口氣問她:「你晚上去插花,那我要幹嘛?」文慧聽後笑說:「小壞蛋,我是擔心我一個人沒辦法伺候你,所以便宜你了。玉茹是我插花班認識的同學,是個小學老師,三十齣頭而且長的很有氣質,她因為現在跟她老公在辦離婚,你可不要有了新人忘舊人呦!喂┅┅你怎麽不動了?」

我聽了一陣驚喜,不禁大力地抽動起來,以感謝文慧替我的設想。沒多久文慧又進入了令一次高潮,文慧一看我仍未滿足,便用虛弱的聲音說:「好人,我受不了了,我們去浴室沖洗一下,我用別的方式讓你滿足好不好?」我用疑惑的眼光看着她,她害羞的回答:「你不知道女人有三個洞嗎┅┅我那死鬼老公┅┅每次不行時┅┅」

我聽後感到十分高興,以前的女友怎樣要求都不肯答應嗯。一想到這裡,我就抱起文慧到浴室,文慧仔細把我身體各部份清洗,尤其是我的小弟弟,沒多久文慧就熟練的吞吐起來並不斷撫摸我的陰囊,這種奇異的感覺令我一陣舒爽。看着隨文慧吸吮而抖動的雙乳不禁彎下身去撫摸,文慧真的很有經驗,沒多久我就興奮的怪叫,終於我忍不住按住文慧的頭,射出我那滾燙的陽精,文慧在避無可避的情況下只好把精液吞下。

我在滿足後抱着文慧回到床上,經過一晚沒睡及經歷了幾次大戰,真的累透了,突然聽見文慧的酣聲,望着身旁成熟的中年美婦,想着剛才在她身上的任意施為,我笑了笑,並滿足的摟着文慧進入夢鄉。

(三)

在不知睡了多久後,被文慧起身給驚醒,文慧用埋怨的口吻說:「你這個小壞蛋,一點都不會體貼人家,人家現在感到好像被火燙過一樣。」我只好對她表示:「總有第一次嘛!」在我一陣安撫後,文慧才沒那麽介意。

在閑聊一陣後,得知文慧對自己的為何會看上中年的她感到好奇,我仔細想後回答她說:「可能是我從小就沒媽媽吧,而且你又長的很漂亮,所以我才會這樣,我也是第一次這樣做。」

文慧聽我說她依然漂亮而感到高興,便撒嬌的說:「不知道有沒有騙人家?每次都是第一次。」

我雖然接觸的女人不多,但也知道千穿萬穿馬屁不穿的道理,就對文慧說一些令她高興的話。

文慧聽後便說:「人小鬼大,不知道有那些話是可以聽的?不過,小張你說你母親已不在世了,那你父親呢?」我聽後便把家裡的狀況大略的講了一遍,文慧便說:「我們年紀真的有段差距,不如你當我乾兒子,這樣以後也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