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奴隸之獸

雖然是被強迫,但是男人看到臉、鼻都埋在八田股間的雪奈,心裡仍然十分憎恨。

(那可是只屬於我的陰部,那可惡的東西侵犯了我的東西,你竟還在那摩擦著臉頰,真是不可原諒。)

「啊……啊……你饒了我吧……」白嫩渾圓的屁股扭動著,彷彿在訴說著苦痛,她哀求著男人放他一馬。

「你這屁眼,可是大爺我貫通的吧……你記得嗎?」男人更強力地攻擊著。

「嗯……我知道……」

「雪奈的陰部、屁眼的擁有者可是大爺我呢!」

「嗯……是屬於你的……」

男人每每更強力的插入之際,總使雪奈痛得大叫。

「我……已經……不要再繼續了……」

雪奈一邊讓八田揉搓乳房,嗅著他股間的氣味,一邊被男人貫通了屁眼,有一種癢痛又酥麻的感覺湧滿了整個身體。

「別這樣……啊……討厭……」

彷彿把子宮給推撞上去,那種模糊的感覺開始使雪奈的肉體焦急如火,彷彿要被溶解的。

「你可以感覺到了吧?再一下子就可以了。」八田揉搓著雪奈的乳房,一邊看到顫動不已的雪奈,他鼓惑著男人。

「嗯……屁股的滋味好像不錯呢!你還蠻有一套的。」

男人自認很能掌握雪奈的肉體,他更猛力地攻擊著她。

「啊……已經……不要……身體開始覺得不一樣……啊……不要……」

「要出來了?」

「屁股……屁股那裡覺得怪怪的……」

男人將陰莖深深地插入,像寫字一般擺動著腰。

「嗚……嗚……」雪奈的子宮好像被強力地捏緊,肛門有一種難以令人相信的快感。

「不行……我要衝到極點……鳴……要出來了……」雪奈啃著八田的褲邊,不停地呻吟,屁股還猛力搖晃,顫抖不已。

用屁股作愛,這是第一次讓雪奈嚐到了快感,男人不久也射精了。

「……不要了……快要死掉了……」

看到他倆屁股結合著的模樣,八田也開始剝下他的兜襠褲。才剛剛侵犯過雪奈,現在又馬上精力充沛,露出一副色迷迷的醜惡面目。

「求你……讓我稍微休息一下,那樣下去的話……啊……不要……」

她被抱到沙發上來,膝蓋被拉開。

「看到你那痛苦欲哭的表情,使我也想來試看看。」

「不要……不要……求你……讓我休息一下……」已經沒有力氣的聲音,苦苦地哀求著。

突然她的腦海中浮現出穩重的丈夫的臉龐,他總溫柔地寬厚的愛著她,包容著她,到今天她終於慢慢地體會。即使一時因為丈夫而使她在性事上無法全然滿足,已經完全不放在心上,像這樣每天連續地被這二個男人這樣地侵犯、侮辱,已經使得她的肉體疲乏之至。

她第一次體體到丈夫那深厚的愛。

(對不起……親愛的……我會想辦法逃回去,即使粉身碎骨也要回家侍候你……請你諒解我……)雪奈又有了回家的打算。

短瞬間閃過了這樣的念頭的雪奈,已埋倒在八田的股間,面對他那雄糾糾寶貝。

「饒了我吧……不要再做了……啊……」

男人將他似兇器般的寶貝朝她的屁眼壓下去。

「不要用屁股……很痛……」

「痛的話就哭吧……我最喜歡聽你那因痛而哭泣的聲音。」

「啊……嗚……好痛……」

八田一邊看著雪奈那痛苦欲哭臉,一邊毫無憐憫地將陰莖插了進去。

「嗚……嗚……要裂開了……不要……不要……」

雪奈痛得頭左右地搖晃,而八田只是微微奸笑。對雪奈而言,心裡的恐懼更加一層。

「饒了我吧……啊……好痛……」

(啊……那樣大陰莖……)

男人的那根已經夠大了,而八田的則又粗又長,含在口中已十分辛苦,現居然還要進入那小得可憐的屁眼內,那樣大的東西……光是想到這情景,雪奈就渾身發抖。

「再加把勁就行了,只要通過這裡的話。」連八田的額頭都滲出了汗水。

「啊……啊……這樣的話會裂開的……嗚……」

肛門口疼痛難忍,好像真的要裂開了呢!

「咦……」

「不行……好痛……」

一陣劇痛之後,雪奈的腦海中一片空白。

八田那巨大的龜頭終於通過了,雪奈仰著身不斷地哀叫,發出痛苦的呻吟。

「好緊,你大概想吞了它吧?」八田一口氣插入到最深處,還搖擺著腰,得意洋洋地偷看著雪奈苦悶的表情。

「啊……啊……別那樣……嗚……好痛……」

八田親吻雪奈正扭曲的臉頰,盯著她那痛苦不堪的表情觀察著。

「不……不要……別這樣看……」

「怎麼樣啊……雖然痛……可是也並沒有裂開,不是進去了嗎?你覺得感覺如何?」

「痛……要裂開了……」雪奈含著淚水,憤憤地回答八田。

八田慢慢地拉出陰莖,又一口氣插了進去。

「嗚……啊……」

「怎麼樣……這沒什麼嘛!」

「……肚子……會被糟蹋破壞的……」

「哈……說這天真的話……不會有這種事的,你不是一直很喜歡的嗎?」

八田把雪奈的下肢扛到肩上,兩手夾住她的臉,凝視著她的表情,一邊使勁地扭著腰。

「啊……不要……」又長又粗大的陰莖好似刺穿到肚子裡面,雪奈只覺好像連內臟都要吐到喉嚨來了。

「好苦……嗚……啊……別這……嗚……」被淒慘地凌虐的雪奈,連氣都喘不過來,不斷地發出痛苦的呻吟聲。

「看……臉都紅了……你一定也覺得興奮吧……」

八田抱起仍然結合的雪奈,坐到沙發上,捧著她白嫩的裸體在玩弄著。

「啊……身體又有了奇怪的反應……討厭……」

她連想也想不到,用屁股作愛會得到高潮,但是持續地受到刺激,身體竟不自覺地有了奇的反應,她覺得實在可悲。

「啊……不要……嗚……」

一波一波難以抑制的生理波濤接踵而來地襲擊著雪奈的肉體,而且越來越激烈。雪奈已抑制不住自己的理性,大聲哀叫著,連聽到自己的聲音也會變得非常亢奮,從陰道口分泌出來的蜜汁,多到滲出來流到屁股。

(06)

「快要出來了……啊……啊……啊……要衝到頂點……」雪奈叫聲響了整個屋子,她早已忘了自己的家庭,自己的身份,不斷地哀喊,達到高潮頂點的屁股不停地扭動。

「啊……好熱……嗚……」八田的灼熱精液,使雪奈顫動不已,她的上半身彎曲如弓狀,不停地呻吟著。

雪奈哭著要回世田谷的家。

「我不是告訴過你,既然被我捉來了就死了這條心,像你這樣成熟嫵媚的人妻,大爺我哪有這麼容易就放你走的道理?」

不論是男人還是八田,除非生病了,不然兩人總是以侮辱這反應靈敏的女體為樂事,此時說什麼也不願失去這女人。

「那這麼好了,我們開車子到雪奈家附近繞繞,運氣好的話,說不定可以看到你的丈夫及孩子。」

男人提出了以上的提案,再進一步的要求他們就不接受了,雪奈只好順從,但至少這樣一來,使她安心不少。說不定將來會有好運出現,雪奈內心燃起了希望。

第二天,運氣不錯,又是個禮拜天。

雪奈被綁手腳,坐在後座,旁邊坐著八田,拉著繩子。男人要她不可出聲,不可亂來,作為此次的條件。

那天早晨,跟往常一樣,被男人侵犯過後,又被八田強迫喝下他的精液,現在口中依然殘留著餘味,雖然肉體極為疲累,但是只要想可以看到自己的家,雪奈就精神振奮不已。

每月一次的月經,已過了四個月之久,而居然也沒有懷孕的跡象,實可謂奇蹟。

星期天市內的道路比較空。男人一邊問著雪奈,一邊慢慢地開著車子,越靠近家時,男人有些緊張。

「那邊的路燈向左轉。」

轉個彎,左邊純和式的房子就是雪奈的家。

當方向盤向左切換時,男人屏息著。

「啊……我的家……」她轉頭看著車外,一瞬間就經過了。

雪奈嘆了一口氣,往前方一看,只見右邊的人行步道上,有一身材魁梧的老人牽著一個幼兒。

「啊……親愛的……我的孩子……」她正準備叫,可是被八田堵住口,按倒在椅子上。

「現在可不能再粗心大意了……不過話說回來,看來還是體格不錯的老大爺呢!」八田回頭看說道。

「請你們做做好事,讓我回家吧……」

「那種年齡了,是不能滿足你的陰部的,所以比起來還是和我們在一起好,每天讓你爽得腰都直不起來了,你不已經有好幾次經驗了嗎?」

雪奈在床上滾動,膝蓋被壓著。

「你們……簡直不是人……對我做那樣殘忍的事……」

「這麼說,你很可憐囉?」

或許是看到自己的家,丈夫和子孩的身影,使得她的心裡更多了一層掛念,雪奈繼續哀求著想要回家。

「得再重新鍛鍊了,看來是看不破這紅塵的樣子。」八田講著不痛不癢的說話。

而男人也沒想放雪奈走的意思,所以看來是已沒有考慮的餘地了。

回到了公寓之後,雪奈很快被剝得精光,綁在天井的掛勾上,套好了繩子。

「原諒我吧……別再虐待我了……」

「喂……讓我來,我來使用鞭子看看,由我來好好訓練這娘們!」八田從男人手上拿走鞭子。

「不……不要……不要用那東西打我……噢……」

還沒說完,屁股就被打了下去,雪奈只覺好像皮肉要裂的痛。

「聲音真不錯,讓我的心情爽透了。」皮革的聲音讓八田打得更起勁了。

「嗚……饒了我吧……」

無論雪奈怎求饒,八田一點也不留情,被吊著的同體在半空中被鞭打得晃來晃去。

「不……不要了……」

背部、屁股、乳房及肚子佈滿了鞭痕,肌肉也腫了起來。但是八田仍然沒有住手,瘋狂地鞭打著。

不知是雪奈先失去了知覺,還是八田累了倒在沙發上,男人把雪奈鬆了綁,放下在床上。

「真可憐,被打得這樣……」

一當臉頰碰觸到濕毛巾及男人的唇,雪奈才恢復了意識。

「你醒了嗎?別再說什麼要回家之類的話,知道嗎?」

「我知道了……對不起……」

雪奈雖已甦醒,但全身軟綿綿地沒有一絲力氣,被鞭打得通紅的身體隱隱作痛,全身如火燃燒般的,連男人拉開她股間,也一絲反抗的力量也沒有了。

「還好,沒有打在你的陰部呢!這裡如果不能使用,我看你連一分錢也不值了。」

雪奈的股間因失禁,尿水沾污了四周。男人專心地舔舐著,他用手指撥開陰唇,仔細地翻弄,舌頭親吻著。

「啊……」雪奈受到刺激,眼睛睜了開來,開始喘著氣。正因為全身的鞭痕的疼痛,此時性器官被舐的快感,讓雪奈緩緩吐了一口氣。

「啊……」陰道口受到了撫弄,開始流出透明的液體,子宮的氣味也更濃。「嗚……好舒服……」雪奈不由得叫了出來,羞怯地扭動著身子。

「我又舐你的陰部,又咬你的乳房,你還是較喜歡的,所以我們兩人才是最佳拍檔!乾脆你懷我的種吧,我讓你懷孕如何?」

八田一邊喝著啤酒潤潤喉,一邊看著他們兩人說著玩話,但是「懷孕」這字眼,對男人和雪奈而言,卻有著非比尋常的意味。

對雪奈而言,懷孕當然是一件大事,而男人則認為雪奈是屬於自己的,當然應該是懷自己的種。

「說得也是,你倒提醒了我,我該早點來做……」男人從雪奈股間抬起臉,把身體壓在雪奈的身上。

「不……不要……我已有丈夫及小孩了……」她想挪開壓在自己身上面的男人,可是卻一點也使不上力。

「好吧,我就注入我的種子,讓你生下我的孩子,這樣你就會心甘情願留下來照顧我了……」男人說著一面揉搓她的陰部。

「啊……我不要懷孕。」她的心裡現出剛才在路上瞥見丈夫的身影,所以無論怎樣說,她也不願生下其他男人的孩子。

(救我,親愛的……)雪奈在心裡吶喊,她對自己的無能感到可悲而哭泣。

「你是為了我要讓妳懷孕而高興得哭了起來是嗎?」男人用手指拭去雪奈的淚水,然後把舌頭伸進雪奈的口中攪弄著。

「啊……不要……這樣不行的……」

「要出來了嗎?太快了吧!」

「啊……啊……」雪奈的蜜汁不斷地湧出,身體大力地搖晃著。

「啊……要出來了……要衝到頂點了……啊……啊……」雪奈的肉體再一次地達到了興奮的高峰。

雪奈每日排泄,仍然是固定到晚上的公園的草叢邊,沒有人的空地的角落去解決。男人和八田一起,每晚總在不一樣地方,兩個人在一起可比較有個防備,以防雪奈逃跑。

「在外面排泄,好像是狗或貓一樣,請讓我在廁所好嗎?」

雪奈已經哀求過很多次,可是他們一點也沒聽。

八田雖然覺得這樣有暴露身份的危險,可是他認為這是好事,反而鼓吹男人繼續。

那個夜裡,是第一次去的那個公園。離公寓車程約有三十分鐘,一個十分有名的公園。

跟往常一樣,雪奈被繫在草叢中一棵樹幹上,繩結綁在樹枝上。

「如果好了就搖鈴,好嗎?」

在雪奈的手邊的繩子安置了一個鈴噹,男人則在車旁邊等候。

「嗯嗯嗯……」

在草地上排便,不知何時已成習慣。可是那卻是違反自然人的習慣,令人實在無法忍受。不過一天只有這麼一次機會,所以非得習慣不可,小便從股間流出來。

在黑暗中,雪奈的臉都通紅了,一瞬間已堆成像一座可愛的小山似的。

突然眼前的草叢裡沙沙作響,雪奈不敢出聲,此時出現在眼前的是一條中型的狗。

「討厭……」除了恐懼之外,還感到羞恥萬分。

「不……不可以……到那邊去……」那條狗正在聞著雪奈的排泄物,雪奈正想要趕走牠的當兒,牠卻開始吃了起來。

「不要……不要……別吃……」

眼前那一堆糞便居然已少了一半。

「啊……走開……別吃……」

狗注意到扭動身子羞恥萬分的雪奈的屁股,居然舐起她的肛門。

「討厭……」狗那冰冷的鼻子和舌頭的攬動,令雪奈害怕,鈴聲激烈地響起來。

「怎麼啦!」男人察覺事態嚴重,飛奔而來。

「終于有了效果了……哈哈哈!」八田並沒有說出進一步的想法,只是一個人暗自竊喜所謂的效果。

事實上,原來在二天前,他在雪奈的飲食裡添加了狗飼料,所以連野狗都會跑過來,有令人竟想不到的效果出來現。

「連狗也喜歡美人的大便呢!大概是覺得美人的大便很香吧?」

「討厭……別再說了……」

男人一邊為雪奈擦拭乾淨,雪奈哭了出來。

「狗的鼻子是很靈敏的,所以連牠也知道美味的東西……」男人並不知道八田的詭計,他也很單純的相信。

「不要……那隻狗怎麼辦?」

車裡八田帶著那條狗等著。

「和大爺我一樣沒個住的地方,我想養牠……」

「可……可是……好髒……」

「怎麼會?」

「啊……不要……啊……我不要……」雪奈搖著頭,表示不願意。一想起草叢的事情,她覺得丟臉,恨不得立刻死去。

八田確定那隻狗是公狗之後,又開始計劃著他的陰謀。

中型的狗養在屋裡,實在是很礙眼,但是誰也不敢向八田發一句牢騷。

八田讓狗經常處在飢餓狀態,然後只給牠吃少許的奶油。他在小碗裡添了大概指頭大小的奶油,狗總是把碗舐得乾乾淨淨。如此一來,狗只要聞到奶油味道就欣喜不已。

八田撫摸著狗頭說:「喬治……改天請你吃大餐。」

有天早上,雪奈的腳被綁在翻過桌面的桌腳邊,陰部全塗上了奶油。

「不……不要……這樣不舒服……」被喬治那粗澀的舌頭舐著的雪奈,她為這周遭的一切感到厭煩,不禁哀聲大叫。

「這樣子倒有趣呢!雪奈……讓狗舐著陰部……」

男人在一旁拍手鼓掌,讚許著八田的做法,他似乎還未察覺到八田真正的詭計。

「救我……請饒了我吧……我討厭狗……」

喬治的舌頭,不論是多隱秘的地方、多狹窄的角落似乎都舐得到。

喬治冰冷的鼻子湊了近來,牠一聞到奶油的味道,就急忙用舌尖從頭到尾舐得乾淨。

「要不要再來一碗啊?……好……好……」八田又再度把奶油塗在雪奈的陰部,這次還把奶油塗在陰部的肉縫裡。

空腹的喬治,把鼻頭插入雪奈的陰丘上,「叭啦叭啦」地打舌鼓,津津有味地舔著。

「不……不要……啊……」

狗的舌頭似乎很適宜舐著女人的陰部,柔軟又有彈性,雪奈即使想要關閉陰道口,不由得又會打開來。

「啊……別這樣……討厭……」

塗在陰部的奶油,一下子就被狗靈活的舌頭舐個乾乾淨淨的,不久就舔雪奈那裡透明的粘液。

「啊……請停止了……嗚……」

奶油舐完了之後,喬治仍繼續舐著雪奈的陰部,牠似乎也很喜歡那黏稠稠的蜜汁。或許人類的女人也像動物的雌性分泌一樣體液也說不定,喬治一邊聞著雪奈分泌出來的蜜汁的味道,牠的股間竟也產生了變化。

牠吃飽了奶油後,現正以雪奈為交尾的對象。

「嗚……不要……不要這樣……」

討厭的狗的粗澀的舌頭,現在正在刺激雪奈的性感帶。狗的敏感度及帶給人的快感,比起被男人舐感覺一點也不遜色,雪奈竟不自覺地扭動著腰。

「別這……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