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奴隸之獸

全裸地被綁著繩結,每天依例被帶到公園的草叢中,實施固定的公事——排便,或許和男人的生活已成了習慣,看來不慌不忙的雪奈,雖覺得羞恥,但排便看來很順暢而且健康。

「好了,請你過來……」

在陰暗的地方聽到了雪奈的聲音,男人便會飛奔過來,為她清理穢物,然後拉著繩子到車上去。

「很不錯嘛!」有一天冷不防從陰暗處出現了個男人,擋住了的去路:「這樣做是你們的興趣?」

男人撫弄著雪奈的裸體,雪奈嚇得不敢出聲。

「不……不是只是試著綁起來而已……」男人聲音也開始發抖了。

「是嗎?我也有同好。這樣子吧,我們三人一起來快活快活,如何?」

雖是晚上,但仍掛著墨鏡,看來是個無賴。

「三個人一起?」

「不錯,我到你家去住。」

不知他心裡在想什麼?但被這素未謀面的男人簡單的幾句,事情有悲慘的轉變。

※※※※※

一副無賴相的男八田,他的背上雕滿了刺青。光看到那樣子,男人膽怯了,一點也不像是有搶奪人妻的雄風男人,而是躲在一旁,偷看著八田的膽小鬼。

雖說好三個人要和睦相處,可是八田似乎要獨佔著雪奈,一刻也不放鬆。男人唯一可以得到雪奈的身子,唯有在早上採取尿液,和一天一次喝八田精液的時候。

不久,連讓他喝精液的工作都取消了。

他想控告八田非法侵佔民宅,但這樣做,男人的處境可危險了。

八田嚴厲地侮辱著雪奈,經常讓她痛得大叫,但男人猶如喪家之犬般,只能在遠遠眺望。

男人想著如何扳回自己的劣勢,以彌補自己這陣子性的的飢渴,過了一個星期,終於有了腹案。

八田事後總會喝點酒,養足精氣。

「老大,有時也讓我作一下嘛!」他假裝忘了八田獨佔之事說道。

「好嗎?」

「我可以讓這女的更喜歡老大你呢!」

男人已經一個星期沒能這樣摸著雪奈的陰部了,即使現在正流出八田白濁的精液,他也不在意,一邊流著淚,一邊咬嚙著小陰唇。

「啊……啊……別這樣……啊……」雪奈用著嬌嗔的鼻音呻吟著。

雖然這個男人令她厭惡,但是不知為何對他卻有一分割捨不掉的懷念,或許是排斥著這新加入的第三者,也或許是憐憫這膽怯的男人,雪奈不覺把感情移轉到這男人的身上。

「啊……」

男人吸著終日癡想的陰部,雪奈的蜜汁不斷地湧出,雖然剛才才讓八田折騰了一番,但此時散發著子宮氣味的蜜汁,從雪奈陰部不停地溢出。

「這是我的陰部……屬於我的……」男人吻著自己咬過的齒痕,說著屬於自己的證據。

「喂……可以瘋狂的是老大我啊……你可別傷了那重要的陰部……你不可以繼續做……」一邊喝酒,一邊看到男人這模樣的八田,突然站了起來,大聲斥責著。

那好似樹叢中矗立的又大又長的那根,在那刺眼的垂吊著,現在那是在雪奈的肉體粗暴撒野的替代物。從腰部到大腿都刺青的男人,看來一點都不令雪奈喜歡!

「好了,我要讓他做……」

也並非喜歡那男人,但她實在是更厭惡八田。經常天昏地暗地侮辱、侵犯著雪奈,讓她幾乎痛不欲生,令她覺得八田更可怕。那似乎永無止境的精力、雄糾糾的男莖,雖一時也令雪奈狂亂,但是好像要帶領她進入那無底洞的性虐待的世界,每當從陶醉之中覺醒之刻,雪奈總覺得八田面目可憎而可怕。

「啊……親愛的……」

雪奈的陰部被他咬嚙著,她知道那是男人愛的表達方式,雪奈有種被虐的歡愉,肉體不斷地濡濕了。

男人連小陰唇、陰蒂也咬嚙著,那力量強烈到幾乎要咬出血來了,但即使如此,力量越強,雪奈反而覺得興奮了。

「嗚……痛……」

「是嗎?這是屬於我一個人的陰部!」

男人一邊盯著雪奈的陰部,一邊把自己身上穿的衣服脫下來,他的嘴巴已沾滿了雪奈分泌出來的粘液。

八田看兩人忘我的一幕,像洩了氣的皮球似的呆呆地站在一旁。整個房間中只聽到男人舌頭轉動的聲音,以及雪奈熱烈的呻吟聲。

「啊……親愛的……已經……不好意思……」

雪奈顫抖腰身:「等一下……等我……」

男人終於壓在雪奈的身上,脹滿了精液的陰莖在女陰內攻擊著。

「嗚……」

「啊……啊……」

男人和八田不同,不會任意粗暴地就把那根插進去,他總是慢慢地先讓女人嚐嚐陰莖的勇猛滋味,為了讓女人酥麻的快感,還把粗大的陰莖插入一半停止不動,在陰部內緩緩移動、摩擦。

「啊……親愛的……」雪奈再也忍不住地搖晃著腰身。

連續被吸著陰部,達到高潮就只差臨門一腳了。雪奈的肉體彷彿掉入了性慾的深淵,只希望快點被點燃性慾之火,因此此時雪奈的全身如大火猛烈燃燒著。

「啊……嗚……」龜顫的前端已經刺穿進入了陰部的底部,雪奈不停地喘著氣,仰著上身,扭動身體。

「啊……」陰部的充實感使得她不由得呻吟了起來,被男人侵佔著的陰部,不斷地滲出黏黏的蜜汁。

「……如果結束了……」雪奈一邊喘著氣,一邊喃喃自語:「讓我回到先生和我孩子的家裡吧……」

在情緒高昂之中,想到了家中的孩子,可是陰部仍然緊緊黏著男人的寶貝不放。

(我不可以這樣,我已經有丈夫的人了……而丈夫又生了個可愛的孩子。)雪奈努力地想要忘掉被這男人所教的墮落世界的慾望種種。

可是此時男人又開始動了起來。丈夫和小孩對她而言,已越來越模糊,腦中雖極力想控制自己和別的男人媾和的狂亂,但是肉體卻為充塞於的肉棒所刺激,拚命地在追求快感,其他的事已不容許她再思索了。

很快地就要怒濤洶湧了,雪奈的身體已喪失了思考與理性,顧配合著男人猛力地榣動身體,嘶聲叫喊著:「啊……我已經……我……」

「你又要高潮了嗎?真是淫蕩女……」

雪奈的眉頭緊皺,情緒正高昂,八田用指頭捏捏她的臉頰,尖笑著。

「我要出來了……啊……」

雪奈的陰部充滿了滾熱的精液。

(啊……怎麼這麼熱……)

男人精液的熱度和量之多,令雪奈驚訝,那或許是男人對自己的愛的表現及歡愉吧!

(可是這樣下去,或許會懷孕呢!)雪奈茫然的腦袋裡,忽然閃過一絲這樣的直覺。

※※※※※

男人互相輪流和雪奈做愛,這房子的氣氛似乎和諧許多。可是對雪奈而言,那只是男人快樂而已,而她只不過是他們的犧牲品罷了。

早晨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收集她的尿液,然後趁溫熱時,混在咖啡裡三個人一起喝。

男人耗盡精力狂歡的時刻,對雪奈而言卻是苦不堪言。

早上的喝茶時間一完,就被八田叫了去。赤裸著上半身的他穿著六尺的兜襠褲,悠閒地仰著身,等待雪奈的侍候。八田背上到大腿的刺青和他所穿白色的六尺兜襠褲,看來十分搭配。雪奈雖然覺得八田是又可怕又可憎的男人,但有時看到他穿著兜襠褲時的模樣,甚至認為他看來挺富有男人氣概的。

「和往常一樣的晨禮,可要好好地做喔……」

她必須在他那張得開開的股間,褲子的上方摩擦她的臉頰。雖然她極討厭這種屈辱的行為,但此時,她卻也有一種對眼前這魁武粗暴男人愛護的心情油然而生,然後從褲子拉出已挺得硬直的男人的那根,她用雙手愛撫著,然後湊上唇。

(05)

「啊……」她也感覺到八田體內散發出的熱量,一邊親吻著那根寶貝,一邊喘著氣,然後含著陰莖久久不放。

「你想要嗎?」

她在他的大腿間摩擦著臉頰,甚至親吻著他身上的刺青。

「可以啊……可以解開拉鍊。」

雪奈心裡期待著,股問都濡濕了。

終於脫下之後,飽滿了精液英勇的那根暴露在眼前。

「啊……」雪奈每次一看到,心裡總覺震憾。

並不只是那根又粗大又長,而是連他大腿上的青圖樣一塊映入眼簾之時,那種勇猛的姿態,令她想整個的都吞食慾望。雪奈明知那是每天糟蹋蹂躪她肉體的肉棒,但是每次見到,仍然激動不已,有時連子宮都會痛了起來。

「把它含到最裡面,用你的喉嘴愛著它。」

八田要求是很嚴格的,被斥責著用喉嘴受著那根的意味,她並不十分了解,只是盡量含進去些,但是八田十分不滿意,執意她含到喉嚨處,她只覺都快喘不過氣來了。

「嗚……」

也只覺將肚子一陣翻滾,想要嘔吐出來,十分地不舒服,嘴巴要含著這樣大的東西,每每令雪奈淚汪汪,很痛苦地喘著氣。

「沒有用的女人,給我多練習幾次!」

八田把雪奈的手綁在後面,要她把屁股朝向這邊,然後他一邊撫摸著雪奈的陰部,一邊讓陰莖塞入她的喉嚨。

「你饒了我吧……我沒有辦法呼吸了……」因為太痛苦了,雪奈吐出所含的東西,把頭埋在八田的股間求饒。

八田的股間經常有著又甜又酸的氣味,雪奈每天沉溺在只有性的生活裡,對那種氣味反而感到刺激。

「啊……」雪奈不禁搖晃著身體、扭擺著腰,陰部不斷地分泌出蜜汁來。

「你似乎想幹起來了呢!」

雪奈的情緒越來越高亢,似乎自己也控制不住,八田把她抱起來,重重地壓在她的身上。

「你求我插進去!」

「不……不要……」

灼熱的陰莖前端在雪奈的肉縫間揉搓著。

「啊……啊……」

(快點……快點進去啊……)

雪奈更猛力地搖晃著腰身,渾身抖動著。

「你不說,我就不再進去……」八田只在那柔軟的粘膜上摩擦著,真的如他所說,不再往進攻一步。

「……請你插進去……」雪奈喘著氣,懇求著。

「這樣不就好了嗎?」八田故意只插進半個龜頭,然後繼續催促雪奈。

「再……再進去點……」感官的刺激使雪奈再也抑制不住,她索求著八田的性,全身因為羞恥而通紅。

「對……對……坦白就好……」

可是八田還是沒有一鼓作氣,他只是故意讓雪奈焦急而慢慢地摩擦著陰肉。

「嗚……嗚……啊……不要……啊……」那又粗、又大、又硬的寶貝在陰壁緩緩磨擦的感覺,令雪奈一直不停地提高聲音狂叫著。

八田強勁的陰莖好似要連她的子宮都捏碎似的,使得她的腰不由得痙攣抽搐著。

「嗚……啊……」那根又粗、又長的肉莖終於進入了最深奧的地帶。

「嗚……嗚……」她只覺肚子裡面好像要被刺穿似的:「大深了……你插進去太深了……啊……啊……」她不想肚子任意被人糟踏,所以不由得說出了口。

「你還擔心,你應該感謝我才對,插這麼進去,才是最高享受呢……那街上的妓女都崇拜我呢!」

八田曾說過,妓女院的女人都誇他的那根又粗、又大、又長,每每總要玩個二、三次才過癮,他自己十分地自豪呢!

「可……可是……好可怕……」雪奈顯然很不安:「啊……不要……」

男人尖銳的眼光似乎要透視著哽咽的雪奈,雪奈也對那目光感到不知所措,她極力想克制自己的歡愉,可是身體卻不停地顫抖著。

讓自己聽見都會不好意思的聲音不斷地自喉間喊出來,雪奈已有些迷亂了。

「嗚……好像快要出來了……」

子宮似要被捏碎似的,雪奈不斷地吶喊著,八田任意在她的肚子裡莽撞地攻擊著,雪奈被那難以言喻的快感狂亂瘋狂地扭動著身體。

「啊……啊……這樣做的話……要出來了……」

滿身血液沸騰羞紅的雪奈不停地扭動身子,八田不斷地攻擊著陰部的深處,終於使雪奈到了最高漸。

體內充滿八田白濁的精液,雪奈不停地發出愉悅的叫聲。

八田的火熱精液充份地發洩在雪奈的體內後,她就好像海中的垃圾污垢般被丟棄在一旁,八田完事後立刻起身去淋浴,而雪奈就像被沖打的溺斃屍體一樣動也不動。

被這二個男人當作玩物般地連日不停地被玩弄的雪奈,疲勞可說日積月累,高潮之後,連動一根指頭都可說大費周章,但是已被性愛馴服的女體,只要稍被刺激煽惑,馬上就會有反應,現在她全身可說全是性感帶。

八田到浴室去了之後,男人就走了過來。

手仍被綁著、趴臥在床上的雪奈,股間仍流著八田的精液,房間內充滿了二人的淫臭氣味。

男人開始揉搓著雪奈的肛門。

「不要……讓我休息一下……不要用屁股作……」

自從八田侵入之後,男人就沒有機會侵犯雪奈的肛門,而且他也不想讓八田知道可以使用那地方的事。

「只不過一點點的時間,屁眼就如此滑潤了,為了不讓那傢伙知道,可別哭出聲來,知道嗎?」

男人手裡沾滿八田的粘液和雪奈的蜜汁,把它們混合在一起,塗在肛門及肛門的內部。

「不要……不要……我討厭用屁股……」

當他抱起雪奈的上半身,來到了沙發上時,八田從浴室出來。

「你不稍微讓她休息一下嗎?女人可會累壞了……」已經在早上充份發洩一番的八田,一邊穿上兜襠褲,一邊滿不在乎的臉龐說話。

「沒關係,我實在忍不住了。」

男人故不讓八田看到兩人結合的部分,把陰莖的前端碰在雪奈的肛門。

「嗚……」

「你乖乖的……」他靠緊了腰,加強了力量。

「啊……痛……」

因為才剛進攻,肛門要接納男人粗大的龜頭還是十分辛苦,雪奈想起八田,及可憐的那男人,但還是痛得忍不住要叫出聲來。

「啊……要裂開了……嗚……」只覺括約肌痛得她不由得大叫。

「要裂開?到底怎麼一回事?」手中拿罐裝啤酒的八田開始窺視著。

「喂……你是插入到屁股裡面嗎?」八田看到男人的龜頭半理到雪奈的屁眼裡,大聲地叫道:「這女人也可用屁股做嗎?」

「不……不是……不可以的……」雪奈大聲哭泣著:「嗚……嗚……」

男人把整支陰莖都埋進去了。

「啊……好苦……」

「原來如此,倒是經驗豐富的人……」八田在雪奈面前彎下腰,捧起她的頭問道:「到底這樣子做了幾次了?」

「……第一次……」

「你說謊!」八田重重的朝雪奈的臉頰打了下去。

「……三次……這是第三次……」

「是嗎?那麼可說嚐到甜頭了。」

「哪有……」

雪奈被八田逼迫得不知在何時,臉竟滑落在他的股間,只覺他褲子上有一膨大火熱的肉塊在裡面蠢動……八田把雪奈的口和鼻壓在那蠢蠢欲動的寶貝上。

「你想嚐嚐老大我那勇猛的那根嗎?等一下也讓我來侮辱你……」八田一邊撫弄著雪奈的身體,一邊說著令人感到恐怖的話。

「你盡情地享受吧,我要她這邊……」八田催促著遲疑不前的男人。

「嗚……嗚……」

雪奈倒在八田股間呻吟著,她很想逃避,可是被八田不放手地壓制住,無論如何只能在八田的兜褲上吐著氣。

「嗚……好痛……啊……」八田的那根每每進出一次,雪奈身體總會前後大力搖晃。

「如何啊?在大爺我的寶貝上摩擦著你的小臉蛋,一邊又有人在侮辱著你的屁眼,這可是最棒的享受吧……我來揉搓你的乳房,早點嚐到高潮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