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奴隸之獸

雪奈第看到了男人,發現他不如想像中高大,是那種結實,有骨感的男人。而那一雙每日都盯著雪奈看的眼睛,雖然有些異常者的感覺,但看起實在不像會每天那樣凌虐她的男人。

「這可是每天讓你有美好的回憶。寶貝,抱著感激的心情,把它仔細地洗乾淨。」

男人站在雪奈的面前,把股間張得大大地,雪奈只看到一根粗大男根在眼前晃動。

(他的身體並非那麼高大,可是那根卻……)

雪奈看著男人的陰莖,屏息著,她想到自己侍候著的這個男人竟有這麼大的差別,造物者的手筆真有天壤之別,她的心裡十分疑惑。

她的手握著那男根,只覺充實而沉重,以前看不到時,只感到手上的重量增加,現在實際地看到實物,令她再次震驚。

「啊……真的好大……」

屹立的男根,血脈賁張地跳動著。

每次如果一起洗澡,她也一定為丈夫清洗,但有那一次,丈夫竟猴急地在浴缸裡插入了她的陰部,使她達到了高潮而昏昏欲醉。那是在還沒有生下俊夫前的事,記憶雖模糊,但仍令雪奈心跳個不停。

「好了,現在輪到我來洗你的那裡。」

雪奈的手被男人用毛巾綁著,盤坐在男人的臂彎中,抱到浴缸去。

「從鏡子看看你的陰部。這樣看著洗,感覺一定不一樣吧?」

「好難為情……啊……」

雪奈看到男人一邊洗,一邊窺視她的陰部的那副模樣,臉上猶如要迸出火花般地羞愧極了。

男人還用指頭擴張著她的陰唇,而且津津有味地玩弄著。

「不要……」

搖晃的腰身碰觸到男人屹立的陰莖,雪奈不禁深深嚥口氣。

「看……粘答答的東西分泌出來了,想必你也想讓我的寶貝插進去吧……讓我看看你的陰部。」

「不要……不要……真的不要……」

男人把雪奈從上放下來,從後面抱住她。

「啊……不要……」

從下面站著插入雪奈的陰部,看來好以雪奈的陰部吞食著這枝火熱的肉槍。因為羞恥而大聲尖叫著,雪奈猛搖著腰,對於侵入自己的肉體,她自己似乎也順水推舟地呼應著男人的侵犯。

兩人就這樣結合地抱到浴室內的鏡子的前面,雪奈看到男人的膝蓋就跨坐在自己的股間。蜜汁佈滿了陰部,男人的那根與雪奈的肉體緊緊地結合在一起。

「睜開眼睛,妳好地看清楚。」

「不要……我不想看。」

別過臉去的雪奈,頭髮散落在兩頰上,她的臉與鏡子剛好面對面。

「你的眼睛妳不容易才獲得自由呢!你不給我仔細瞧瞧,我就再用OK綁將你的眼睛再幪起來。」

「不要……你別再幪上我的眼睛了。」

「那你就好好看?」

「好吧……」

雪奈一看著鏡子,男人也湊近鏡來,只看到一根粗大的肉棒咬合那無毛的陰縫。

「啊……好丟臉……這種樣子……不要……」

實在是一幅令人無法直視的淫猥圖。

「你經常都是這樣子,還哀聲大叫呢,怎麼說討厭呢?來,再看仔細點。」

(04)

「啊……啊……」雪奈漂亮的眉毛都皺成八字眉,她忍不住一聲又一聲地哀叫,身體不斷地顫抖。

(雖然這樣柔軟……)

「請別這樣用力……嗚……」雪奈彷彿聽到陰道口溢出蜜汁的水聲。

(這時期被這樣凌虐,我的肉體竟然濕成如此,太丟臉了……)

男人猛力地動作著,淫水拍擊著肌膚,還發出水聲,雪奈不禁面紅耳赤。

被頂撞的子宮似乎痛了起來。

「啊……不要不要……」

雖然羞愧,但雪奈的肉體似乎是極為期待男人這一波一波的攻擊,她的叫聲越來越高亢,反應也越來越明顯地淫蕩。

「啊……啊……不要……不要……」

「如何……月經的陰部很棒吧……」

男人看著左右搖晃臉龐的雪奈,瞇著眼睛,更加賣力地凌辱著她。

「啊……我不行了……」

對於身體的飽脹緊迫感,雪奈似乎已忘卻不安,反而情緒已沸騰到極點。

「啊……啊……嗚……嗚……我要衝了……衝到頂點……」

像海濤般急湧而來的快感全宣洩了,雪奈仰聲呻吟著,陰部分泌出濃稠的蜜汁。而男人射出的精液也直射到陰部的底層似的,令雪奈感到一陣甜蜜的暈眩。

「怎麼樣……月經期做愛的感想如何?」

「……討厭……」

「很棒的,難道不是嗎?」

男人在雪奈的耳根邊低語著,雪奈微微地點頭,像少女般地羞怯。

在性行為中被弄得亂成一團的棉線,慢慢地被押出來,雪奈仍呻吟著,終於在拉出的棉塞上吸取了兩種不一樣顏色的液體,變成了桃紅色,而且膨脹得像男人的那根那樣大。

「看,竟變得這麼大。」

被一股惡臭刺激得雪奈睜大了眼睛,只見男人手上吊著那棉塞。

「不……不要……別這樣看……」雪奈激烈地猛搖著頭,微微啜位著。

「肛門看來已綻開不少。」

肛門的按摩工作,日復一日已有一個月了。而每天到了黃昏便帶她到公園去排便,也是為了使雪奈提高對肛門的意識感覺。

「每天用指頭玩樂,看來你已漸漸進入情況了,現在光用手指已經無法令你滿足吧……今天讓你嚐嚐實物的滋味……」

為雪奈作著肛門按摩的男人,用肥皂沾在指頭上,把肛門裡面仔細地清洗乾淨。

「求求你……別用屁股作……」

「我只是不說而已,這陣子,每當我手指伸入你的屁眼時,你陰部那裡總是分泌出不少的蜜汁,你已經開始體會出指頭的樂趣了,不是嗎?」

「才不是……討厭……」

雪奈搖晃著插入指頭的屁股,臉頰都羞紅了,不過那種未知、愉悅的感覺,的確是與日俱增。

「看!今天就這樣濕……」男人把濕濡的指頭拿出來,在雪奈眼前晃動,只見指頭和指頭之間張開著粘液的薄膜。

「你看,又粘又濃稠呢!」

「啊……你別再說了。」

男人把淋浴乾淨的雪奈抱起來帶回房間,把她的上半身綁起來,說這可是屁股的處女夜,所以為了有些紀念性,他特別準備好繩子,把豐滿的乳房綁好後,還左右對照地調整一番。

「這樣一切OK,你也有心理準備了吧!」

「拜託,我求你……我討厭用屁股……」

「你這頑固的娘們,把屁股抬高!」男人抱起雪奈的臀部。

「啊……你無論如何也要做嗎?」

「當然……這可是屬於大爺我的屁眼。」

「可是那好痛……用屁股的小洞……」

男人把奶油混合著嬰兒油塗在雪奈的肛門口及內部,連自己的那根也塗滿。

「嘴巴打開,放輕鬆點……」

光看到雪奈緊縮的肛門和男人那粗大的陰莖,就覺得不可思議。

男人那根的前端碰觸著。

「啊……」

肛門緩緩蠢動的樣子,令人垂涎欲滴。

男人更使力地準備插入。

「痛……好痛……不要……」

雪奈哭訴著楚痛,但如此一來,反而使肛門的肌肉不再那麼緊縮。

男人更加地用力,龜頭已進去了一半。

「啊……請停止……好像要裂開似……痛……」

「再加把勁就可以了,只要最粗的部份進去了,你就可享受到樂趣。」

雪奈極力想要忍耐苦痛,可是那似乎要裂開的劇痛,使她不禁地大叫大哭起來:「嗚……」

男人慢慢地插了進去,但因為實在是太痛了,幾乎讓雪奈暈倒。

「已經沒關係了,已突破肛門口,現在只要再把陰莖的根部捅入就好了。」

可是雪奈的疼痛一點也沒有減輕。本來也未料到會有這樣的劇痛,雪奈繼續微微地啜泣個不停。

「啊……那這樣……討厭……」

男人用強而有力的力氣在進攻著裡面的肉壁,粗大的龜頭慢慢地擠壓進去,雪奈感到彷彿是自己肛門的通道在被拓開。

好像已進入到裡面了。

「別那麼進去嘛……好可怕……」

「啊……」

一陣強猛的搖晃後,男人的動作終於停止下來,雪奈感覺到自己屁股觸到男人的陰毛,有些扎痛,看來陰莖已經完全進去了。

「想不到肛門竟這樣窄,所以很辛苦,不過終於辦到了……」

或許是雪奈的肛門較窄也說不定,但非普通大的男人那根也是使得雪奈痛得哭泣的主要原因。

「很棒的屁股。」男人摸著雪奈白嫩的屁股,瞇著色迷迷的眼睛說道:「這可是我一個人的屁股,我也要在這裡留下齒痕。」

一邊啜泣著的雪奈,實在聽不進去男人這異常的話語。

「讓這有紀念性的處女臀注入我的精華。」

抱緊了雪奈的屁股,男人開始扭動了起來,雪奈又尖聲地哭了起來。

「嗚……嗚……好痛……你饒了我吧……」

屁股裡的肉棒被摩擦得吱吱作響,肛門口好像要被撕般的痛楚,雪奈只覺肚子像被刺穿似的,痛得忍不住呻吟不止。

「痛……啊……好痛……」

男人的侵犯並沒有停止,反而是雪奈哭得越來越大聲,男人的攻擊越強烈。雪奈有些喘不過氣來,她不斷地乞求男人停止,但是自己也一點辦法也沒有。

「啊……嗚……請住手……嗚……」

男人射出了白濁的精液,雪奈只覺像被刺穿到屁股最深處,甚至還可聽得到「啾~啾~」的聲響。

男人的精液第一次射進雪奈的肛門,她感到腹中一陣灼熱,非比尋常的灼熱似乎還意猶未盡的男人,仍然沒有離開雪奈的身體,他問著她的感想。

「……討厭……」由於不斷地哭泣,雪奈的聲音都嘶啞。

雪奈覺得用屁股作愛,好像被鏈著的狗一樣地淒慘。

「……不要,我不要用屁股……」雪奈一邊哀求著,一邊又開始哭了起來。

「用屁股你覺得不過癮,是嗎?我明白了!」

男人擦拭著自己的穢物,開始舐著仰躺著的雪奈陰部。

「啊……不要……讓我休息一下嘛……」

雪奈只覺還感到屁眼被擴張的疼痛,而且受到猛烈的攻擊後,內肉壁被強力地拉扯,隱約地餘留著痛楚。而且精疲力盡的肉體似乎連動彈一下都覺得負擔不輕,雪奈只想休息一下。

「那這裡又是怎麼一回事?」

陰部口忽然分泌出散發有甜酸子宮味的濃稠的蜜汁。

「你看你還強詞奪理,直喊痛,又說不要,那為什麼會濕成這樣?其實你的屁股喜歡得很!」

「才不是……我的屁股不喜歡這樣……」

可是看到黏稠的透明粘液,雪奈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可是那裡佈滿了蜜汁卻是事實,雪奈怎麼也想像不到自己的身體被愛撫後,竟這樣敏感地有反應,而且似乎十分容易地獲得快感。

(難道在被侮辱的當兒,肉體竟期待著,所以才變得這麼濕……)雪奈想到自己的肉已經被男人這樣地馴服了,不禁悲從中來。

男人開始吸吮著敞開的陰道口。

「鳴……」無法言喻的快感,使得雪奈扭動身體,喘著氣。

「真可憐啊……其實陰部很想被刺穿呢!」男人喃喃自語,一邊愛戀著撫摸著陰部,舐著那性器官每一個細小的部分。

「啊……啊……別這樣……啊……」男人的指頭巧妙地作動著,讓雪奈忍不住地叫了起來。

「啊……不要……」雪奈再也抑制不住湧塞而來的快感,全身蠕動了起來,連腰部也自然地扭動不已。

男人的手指好像要撕裂她的子宮似的,雪奈哀叫著。

「蜜汁一直不斷地分泌出來了……怎麼樣……想要的話就拜託我,我可以來刺穿你的陰部哦……」

「不……那種丟臉的事……不要……」

在男人的面前,自己肉體巳像要投懷送抱的姿勢,可是雪奈怎麼也說不出那種露骨的字眼。

沉醉在雪奈陰部的男人,正用牙齒咬嚙著無毛的陰部。

「痛……好痛……」

陰部的股膚上被男人咬成一排齒痕。

「啊……別那樣啃……」聲音嬌嗔著。

就像反射動作一樣,蜜汁的分泌也越來越多。

男人舐著咬過的痕跡,一邊強力地吸吮著陰部,雪奈有些迷惘了。子官好像要融化了,不僅是子官,她覺得整個身子都要融化了。

「那……可以拜託我……」

「怎麼拜託法?」雪奈恍惚地詢問著男人。

「刺穿雪奈的陰部,使勁地侮辱我。會說吧?」

「啊……好難為情啊……」

「想做的話,就得好好地拜託我!」

充血的陰部被持續地吸吮著的雪奈,再也無法去克制自己了。

「將雪奈的陰部……說不出口……」因羞恥雪奈的肩膀顫抖著。

「刺穿雪奈的陰部……請好好地來強姦我……」終於說出口的雪奈,面紅耳赤,恨不得立刻死去。

「是嗎?我讓你爽到死好幾次。」

男人把雪奈的下肢扛到肩膀上,臉湊到胸前,在電燈底下盯著暴露的股間。

「陰部已發情囉!如果此時丟著不管,大概會發瘋的吧?」

「啊……快點……你快點……」雪奈說出平時想像不到的話,自從屁股也被侵犯了之後,她似乎有些許改變了。

「嗚……啊……好棒……」

碩大的龜頭開始進攻著陰部柔軟的肉壁。陰道口被擴張得很大,雪奈一點也不覺得痛,反而呻吟著嬌嗔的聲音,腰部跟著大力扭動,蜜汁不斷地分泌出來。

「可愛的娘們,從今後你是屬於我的女人,好嗎?」

男人歡呼著,一邊一鼓作氣將陰莖插入到底。

「嗚……嗚……親愛的……」

雪奈的肉體與男人的寶貝緊緊地結合著。

「好棒……好舒服……一輩子都不要離開……啊……啊……」

「你說侮辱我,強姦我……快……」男人的寶貝有節奏地上下作動著。

「啊……啊……」

現在的雪奈,對男人粗野強烈的侵犯感到快樂,理由也不知道何在,看來已失去理性,無論是肉體,或是身心上,都彷彿變成另一個人。

「嗚……嗚……」

(啊……子宮被這樣貫穿……)

被一強陣烈地突擊,雪奈彷彿覺得子宮似乎要疼痛的感覺。

(好可怕……雪奈的子官已亂成一團……)

她的腦海中一空白。

「不行了……要出來了……啊……」

雪奈翻著白眼,達到了高潮。可是男人繼續動作著,他二次、三次看著雪奈喘了幾口大氣,終於男人也達到高潮,洩出了精液。

「如何?滿足嗎?你想死嗎?」

「……討厭……」全身已癱累的雪奈,依偎在男人的胸膛。

每天會戴在身上的東西,大概只有高跟鞋和眼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