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奴隸之獸

被嚴重地一番欺凌折騰之後,現在口中還被灌滿了男人的精液。往往每天之中才剛嚥下男人白濁精液,口中還黏答答的當兒,男人就又開始把舌頭又伸入陰部吸吮著雪奈的體液。

「像這樣好的陰部,讓個七十歲的老太爺使用,實在可惜。」

二、三天前在報紙上一篇小小的新聞記事上,男人知道了雪奈的身世,尤其在知道她是被老人如女兒疼愛般續弦妻子,他更加執著愛戀著這個女體。

(此時身體的成熟度是最棒的,而且一定有性的需求不滿,這女體非我莫屬了。)男人有些近似瘋狂尋歡,而且自信滿滿。

「啊……求你……那裡別這樣……嗚……」

陰唇如重重花瓣般包裹著的陰部被男舌頭在那裡上下地玩弄者,雪奈的身體官能如火把般,一下子就被點燃了。

「啾……啾……」混雜腥臭味子宮氣味的雪奈體液,不斷地湧出,男人貪婪地吸吮著。

這二、三天來她臉上越來越沒有血色,雖然她吸取男人的精華,可是她身體吸收的營養分卻十分不足,所以導致她臉色久佳的原因。

「我只要稍加吸吮,體液就不斷地湧出來,雪奈的陰部實在是淫蕩啊!我要把你的淫水全吸乾了為止,哈哈哈!……」

「嗚……嗚……」被男人這樣瘋狂地吸吮,雪奈覺得羞恥不已。

(如果一直被這樣吸下去,或許陰部真的會乾涸呢!)

每天二、三回地耗盡精力之外,還被這樣地吸吮,就像正成熟的雪奈經此番凌虐,只怕連皮膚都變乾燥了。

她的先生岩五郎也曾告訴她喝下精液會變得年輕,於是她偶而也會喝,但是他們夫婦之日間都是隔好幾天才做這種事,所以雪奈心裡也沒什麼好擔心。

陰道口有時乾澀的時候,男人會去玩弄她的陰蒂。每天被這樣煽惑著官能慾火,陰蒂急速地變大,而且變得異常敏感。

男人用力地剝弄著那兒的包皮,用指頭不斷撫弄著,將雪奈下體分泌的蜜汁沾滿那海綿體的組織,這樣的行為,常痛得令雪奈大叫。

「嗚……不可以……不要……」

這樣地連續侵犯著肉體,雪奈的陰部變得像別的生物一樣,反應跟以前不同了,只要男人指頭稍加撫弄,陰蒂立刻變大而硬,而且不斷地分泌蜜汁,整個充血而膨脹的陰戶總是持續濕潤著。

「啊……我要衝到頂點了……」

雪奈的腰顫抖得厲害,連聲音都嘶啞了,身心實在是疲累極了,但身體卻仍激烈地反應著。

「達到高潮了嗎?」

在知道了雪奈的身分後,男人對於雪奈的飲食生活方式作了一些改變。男人將剛起床的雪奈的手綁了起來,然後拉她的手去碰玻璃杯。

「聽說早上剛起床的尿是營養價值最高的,你把尿撒入咖啡裡喝下去,我想更加玩弄你的陰部呢!」

「不……不要……好髒……不要……我不想看,你讓我去洗手間。」

看到自己股間被打開著,雪奈覺得不堪入目。

「我也是一口就把這熱熱的精液喝了下去,剩下來的部份混合在咖啡裡,我們二人喝了它。好吧?來……快點尿出來……」男人將玻璃杯頂著雪奈的股間,催促著雪奈。

「啊……不要……」

「你要尿的時候,可要說一聲,否則會彈到外面去。」

然後男人盯著雪奈的股間,繼續用玻璃的邊緣頂著雪奈的尿道口。

「啊……我要尿了……不要……求你……不要……」

積滿了尿意的肪胱,實在是受不了刺激了。一瞬間,一股急速,金黃色的液體,滴答滴答地落在玻璃杯中。

「停……停……」男人慌慌張張的想要阻止雪奈如奔流似的尿水。

「你看都溢出來了。榻榻米濕成一大片……看來你可忍很久了……」男人擦拭著雪奈噴溢出來的水滴。

「你看你看……」男人把玻璃杯拿到雪奈的嘴邊:「來!把這混合在咖啡裡喝下去。」

男人不管溢出來的尿沾濕自己的手,男人聞著尿液的氣味,大聲歡呼……

已是人妻的她,尿水呈透明的金色而且溫熱,還透著蒸氣。

男人心想,只要有這成熟的下半身也好啊。

稀鬆淺淡的陰毛和雪白的陰部的皮膚成顯明的對比,男人那永無止境的慾望正垂涎下體那一邊紅色的裂縫,那裡面有著女人的香味,有著溫熱子宮的氣味。而男人似乎活著只是為了享受那氣味的溫存,尤其是他對女性陰部異常著迷的舉動,也是因為陰道口散發子宮溫熱的香味,令他眷戀不已。

(03)

他對於女人月經期所發出的腥臭味也不討厭,因為他喜歡那一種像女人發情時所散發出的一股又甜又酸的氣味。

「……請別那樣看……啊……」

比起丈夫岩五郎,那男人似乎興趣濃厚地每每盯望著一絲女體的芳香。

「那種東西,我實在喝不下去。」看到自己排尿,雪奈羞愧得滿臉通紅,躲到棉被去躲起來啜位著。

「我不是讓你嚐過味道了嗎?效果不錯吧!喝了它,你會變得更可愛。來,這裡。」

雪奈很快地拉著棉被躲起來:「我才剛起床而已……」

「雖然才剛起床,可是已經快中午了,現在來做愛也不錯啊!」

男人拉著雪奈的下肢折彎到胸前來,並綁了起來,雪奈的頭則蓋上棉被。男人愛戀地撫弄著軟綿綿的性感恥骨上陰毛,一邊喃喃自語,撥開左右的小陰唇,把鼻子湊得近近的。

「鳴……不要……」

每當男人嗅著那氣味的時候,雪奈總是悶在棉被下大聲地慘叫著,她覺得極度地難堪與羞恥。

「味道真好,散發成熟子宮的氣味,在腥臭的海草氣味中有一股香甜呢!真是人間美味。」

男人把鼻子埋進鮮紅欲裂的陰部粘膜內,繼續嗅著雪奈的味道。

「這裡面好像還散發熱能呢,連同溫熱的氣味不斷地冒出來哦!」

尤其男人也喜歡湊在排泄器極近的地方,聞著那裡依戀不已,令雪奈覺得羞愧極了。

「你嘴巴說討厭,其實你被我那樣看,心裡很高興,不是嗎?看蜜汁不斷地分泌出來了呢!」

「怎麼會……討厭……」

由於整日活在黑暗中,看不到外面的世界,雪奈的神經全集中在那一點,也就是集中在男人視線最感興趣的那部分。她光想到被男人那樣看著,心裡就會有種刺癢感覺。男人那溫熱的鼻息使得柔軟的陰毛微微搖動,心裡不自覺地又扎痛又搔癢。

「為了讓你對回家死了心,我早些來為你剃了這陰毛吧!」

雪奈一想到這討厭的好色男人,全身都會起雞皮疙瘩,可是一旦讓他碰觸到陰部,就好像被帶進魔界似的迷失了自己。

「看……這淫蕩女的……一早起來陰部就這樣濕答答一大片……」

「不要……啊……鳴……」

與其說是愛撫,不如是男人以欺虐的方式在玩弄著她的陰部,雪奈心裡雖覺得羞恥,但比起與丈夫做愛時,她的反應特別地激烈,淫蕩的粘液不停止地湧出來。

「怎麼樣,讓我來助你達到高潮如何?」

「啊……別這樣……嗚……啊……」

男人慢條斯里用舌頭撥弄著甚至牙齒咬嚙,痛得雪奈呱呱叫。

男人執著地吸吮著雪奈的陰部,因為羞恥蜜汁一直不停地湧出,雪奈忍不住地呻吟著。

「啊……啊……」雪奈沒想到自己的身體竟是這樣地淫蕩,被男人這樣地淫辱,肉體的反應竟這麼敏銳,雪奈哀叫著。

「這樣子好嗎?」

「……再……再進去點……」雪奈竟不自覺地說出不要臉的話,連她自己也無法相信,臉兒整個都紅了。

「嗚……嗚……」

男人巧妙而軟硬兼施的凌辱,讓雪奈的肉體達到十分淫亂的境界,由於視線被遮蔽,使得她的世界只有一片炫爛的性慾世界,彷彿得了熱病似的,整日渾渾沌沌,完全我去了自我意識。

雪奈的喘息聲聽來像是哭泣聲音,她的陰唇、陰道口也變猶如別的生物般異常敏感。

「來……這樣子如何啊?」男人把龜頭插進去,前後上下地擺弄著腰。

「嗚……嗚……」

男人抓開棉被,看到戴眼罩的雪奈皺著眉頭一副痛苦表情。

(好緊喔……)雪奈覺得比平常緊澀許多,或許是剛起床的緣故也說不定。

「啊……啊……」男人僅在陰道口的地方搔著癢,雪奈竟呻吟起來。

男人繼續悲慘而激烈地引她進入性慾的世界,粗大的陰莖上下地抽動,她徨恐著不知何時陰部可會被撕裂了,每日持續地被凌虐而喘息著。

「啊……啊……」雪奈仰著上身,陰唇處不斷地分泌出味濃厚的蜜汁。

「我要洩了……啊……啊……」雪奈大叫著,身體整個似乎要彈起似的,戰慄不止。

燃燒欲盡的子宮混合著男人的精液,堆積在雪奈身體的內部,雪奈身體火燙燙的,胸口噗通噗通的起伏。

「我求你,別做這樣殘酷的事……」

「就是因為長著這些陰毛會想回家,我來把你剃得精光,這樣你就會心甘情願的侍候我了。」

本來在那裡就應該長著毛的,現在卻要被剃掉,雪奈哭泣著哀求著,陰毛的量雖不多,但因有著那東西,看來便像是個女人,也被好丈夫所疼愛。

「求你……請你不要剃……啊……」

無奈男人的剃刀仍然無情地滑落在陰阜上。

雪奈淡淡的纖毛很快地消失了,只看到陰部處鼓著二個雪白的陰唇,及如深奧山谷的下體。

「這樣子就可以了,陰部剃了髮之後,從今天開始應該算是比丘尼了,從此不管俗世的事情,一生來服侍我吧。」

「啊……你很狠……」雪奈觸摸已成光滑滑的女陰。

冷不防地摸到柔軟的粘膜,胸口不覺跳得厲害。心中充塞著悲哀又羞恥的感覺,雪奈禁不住哭出出來。

陰部的裂縫、皮膚的條理全都看得一目瞭然。

「你覺得如何?是不是很舒服、很清爽?」

男人把雪奈的手重新綁在身後,嘴巴塞住,裝入睡袋裡。

男人準備帶著雪奈作日行一次的散步,與其說是散步,不如說是一天一次的排便為主要目的。

坐上了車,雪奈被帶到晚上的公園去,因為一直都被戴眼罩,所以到底是哪個公園,雪奈自己也不知道,說不定每天都是同一個地方呢……從車上光裸裸地拉出來,就在公園裡的草地上被強迫在那裡解大便。

「我不想在這種地方……請讓我在家裡解大便……」綁著雪奈的繩子結在樹枝上,雪奈蹲在沒有人看見的地方,仰著頭哀求男人,但男人一點也聽不進去。

「快點,不然蛇可會跑到你的陰部去,那種東西對於熱呼呼的洞穴可是很喜歡的哦!」

被這樣威脅恐嚇,加上孤單害怕,雪奈心中慌得很。而且因為羞恥及覺得恐懼,怎麼樣也大不出來,經常使勁地冒著大汗在那解著大便。

男人在遠遠的地方看著,覺得雪奈已差不多時候,就會走過來。

「好了嗎?」

「……嗯……」

「好像還大得不少呢……」

「不要……不要……你別看……」

男人經常在為她擦拭整理之時還盯著她的穢物看,雪奈覺得那種羞愧比死還痛苦,全身都通紅,顫抖不已。

「大便可要解完哦,否則等會回家,我可不讓你上廁所。」

男人十分仔細地清理大小便的善後工作,尤其是屁股的洞還用濕巾仔細地擦乾淨,雪奈對這點很強烈的意識到。

「……好丟臉……」

雪奈心裡只想早點離開這個地方,可是男人在處理清潔工作花了許多時間,所以非得在那兒待上許久。

「明天不曉誰會先發現呢?大家一定都想不到,這原來一個美麗的有夫之婦所解的大便啊!」

「不……不要……你別再說了……」

繩子從樹枝解下,雪奈很快被帶到車裡,她向男人哭訴著。

回到家後,雪奈從睡袋裡被拉出來。男人第一次把雪奈的眼罩解下,雪奈的眼睛終於又重見光明。

「你可不要動歪腦筋哦,好嗎?」

「嗯……」

房間內電燈十分地耀眼,雪奈看到自己裸體,猛然地驚愕又羞愧。

「快……快點到浴室去,把身體洗乾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