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班室裡的瘋狂

她的表情看上去很痛苦卻爽得酥麻麻叫道:「啊……啊啊……喔……天啊……你插得我飛起來了……嗯……嗯……啊…………唉啊……我不行了……」

雖然秋天不是很熱,但是在劇烈活動下,我還是汗流浹背,可能是剛剛射過,現在還沒有再出來的感覺。我把雞巴抽了出來,又帶出來了一點浪水,拉露露起來,自己做到旁邊的沙發上,由於過於刺激我的兩個陰囊已經縮的非常小了,緊緊的貼在陰莖上,幾乎成為一個整體,顯得更加粗壯,也象A片裡面的男主角一樣泛起了青筋。

「你坐上來吧!讓我歇歇」

她湊過來看著我的雞巴「比剛才給你吹簫的時候大多了,這怎麼進去啊?」

「裝什麼!不是剛在你的騷逼裡面拔出來!」

露露背對著我,用手扶助我的雞巴(其實這麼硬根本不用扶,可能她是為了找准位子,不至於插錯眼兒吧)小心翼翼的坐了上去,肉棒慢慢的消失在了粉紅色的裂縫中,我雙手從她胳膊下穿過去,揉搓著她的雙峰,她微喘著氣閉著雙眼,扭過頭來跟我親吻著,伸出小香舌和我的舌頭交纏在了一起。

露露這麼半蹲半坐在我的身上,用手扶著沙發,輕輕抬起了一下身體,又坐了回去,我也扶著小細腰帶著她起伏,酥乳終於掙脫了我雙手的束縛上下晃動起來。為了追求激烈刺激,露露積極主動搖擺腰部並作上下運動(這就是磨豆腐吧)。現在這種姿勢,陰莖插入得特別的深,因為我陰莖太大了,露露不敢完全把它插進去,每次還露出一寸左右在小穴的外邊,露露越動越快,口中發出含糊不清的淫叫聲。

我在她的耳邊輕輕說:「你下麵好緊啊,插得真舒服,很久沒被人幹了吧!」

露露秀眉直蹙,喘著氣說:「得了便宜還賣乖!啊……。自從畢業,啊………就一直沒被幹了,喔………呀……好舒服呀……慢點!不然也不會這麼容易便宜了你!」

「~~~~~啊~~~~~」

我扶著她的細腰用力按了下去,整個肉棒都插了進去,龜頭直頂花心,一聲長叫,露露又泄了!我感覺到一股熱浪沖到了我的龜頭上,整個陰莖被燙了一下,差點精關不守,淫水順著雞吧往下流過我的大腿,滴到了沙發和地上。

「你太壞了!突然插的這麼深!」露露回頭抱怨道。

「爽死你了吧!」我一邊親吻她一邊說。「這回讓我在後面幹你吧」

「你花樣還真多!」

「不多來幾個花樣,怎麼能對付你這樣的淫婦!」我扶著露露站了起來,她很配合的就趴在電腦桌上,頭幾乎碰到了顯示器,把屁股撅起來,讓小逼對著我。

這時A片裡面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多了一個男人,兩人一上一下把女主角的騷逼和屁眼塞的滿滿的,來回抽動。

我雙手抓住露露的臀部,看著她的嫩穴和屁眼起了壞心,用龜頭在她陰唇裡磨了摩,便對準屁眼準備插進去,剛剛頂上露露就發覺了,她拼命地左右搖晃想要避開,但被我死死地抱住臀部不放,屁眼一下下摩擦著我的龜頭,一陣陣酥麻一直傳到我的頭頂。

「不行!不能插那裡……。唉喲……別…求你………真的不能!!在弄我生氣了啊!!」露露哀求著。

我一聽當然不敢硬插,陰莖又一次滑進了她的嫩穴當中。我最喜歡的姿勢就是這種背後的「狗交」,節奏完全有我來掌握,而且這樣的姿勢女方小穴也是夾的最緊的。我興奮的要出來了,這回不玩什麼花樣,開始就加快速度,每下都是直奔花心,隨著陰莖的每次抽出,都在騷逼裡帶出來一些淫水滴到地上,兩個乳房也隨之劇烈的晃動。

「啊……你這人真啊………壞,第一給你幹啊…………就想進後門,唉呦!」

露露淫蕩的叫聲和A片女主角的聲音混在了一起,越來越高亢,我也象聽到了衝鋒號一樣,拼命的向前廝殺。

「以後咱們也再找個人,象A片裡面這樣幹吧!」我氣喘吁吁的說。

「你捨得別人和,啊~~~~你一起幹我麼?嗯……啊…」

沒想到平時端莊嫻雅的露露能如此放蕩,我再也忍不住了,箭在弦上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我的陰莖開始顫抖。

「…你真的插我……插我……啊……插得很爽……啊…不要停……」

大肉棒正爽到緊要關頭,不用她說也是無論如何也停不下來的,只插得龜頭暴脹,眼看就要一瀉千里。露露感覺到穴兒中的肉棒更強更大了,索性夾動起穴肉,乾脆配合我爽到底了。

「……嗯……插我……啊……用力……啊啊……我美死了……啊……射進來吧!!~~我要你射進來……嗯……啊…」

隨著一聲低沉的哮叫,我也把精液射向露露陰道深處,她配合著高聲呻吟,滾熱的精液打在陰戶裡,為她帶來了另一次的高潮。露露她小穴一下收緊、一下放鬆、收緊、再放鬆,象一張嘴把全部的精液都吮吸了出來,一陣陣快感從我陰莖傳遍全身。

我渾身酸軟,拉著露露又坐到了沙發上。這時A片裡的兩個男主角也都射了的女主角滿嘴、滿臉精液,她還不時舔舔嘴唇,舔舔他倆的陰莖。休息了片刻,雞巴在露露的陰道中慢慢變軟,我這才戀戀不捨的把肉棒拔了出來。

「你真厲害,以前從來沒有這麼爽過!」露露在我耳邊喃喃低語。

「你也不賴啊!吹簫的技術這麼好!以後咱們可有的玩了。^_^ 」

「你真壞!以後才不讓你插呢!」

當晚上我跟露露一同睡在了女休息室。

第二章 清晨!強姦遊戲

清晨我被一聲炸雷驚醒,時間還不到6:00,外面天很黑,雨點拍打著玻璃,伴隨著陣陣轟鳴。看看身邊還在熟睡的露露,尖尖的下巴,修長的脖頸,圓潤的雙肩以及那高聳的雙乳。這個平時夢想的尤物現在就躺在我的懷裡!昨晚還被我草翻天。

在我陶醉於露露美貌的時候,她的小小嘴巴又動起來,「還沒有吃夠麼?」又聯想到了昨晚口交的情景。我輕輕起身,掀開被子,露露修長的大腿捲曲了起來,可能是昨晚幹的太猛了,現在露露的陰部還有些微微發紅,我輕輕撥開她的臀部,翻開大陰唇,陰道口居然還殘留著我的精液,這時我陰莖又勃起了。

我揪住了露露的乳頭,用指尖輕輕的撚著,吻上她的後背,女性特有的清香慶人心脾。

我抓住露露的乳房開始撫摸,一手扶著陰莖對準小穴在背後位子就要插進去。側臥的時候做愛很不方便,還沒有女方的配合,搞了半天不得要領。

露露被我的挑逗弄醒了「幹嘛啊!!昨晚幹的人家要死,下麵還火辣辣的難受,肯定是腫了!現在還要??你想搞死人家啊!!!」

「你看我雞巴漲的,我的好露露!幫幫忙,讓我再幹一次!」我哀求起來。

「都快上班時間了,一會來人看到咋辦啊!」露露開始賣乖。

「才6:00,時間還早,趁上班前再幹一炮吧!」

「有本事你就進去啊!哈哈」露露得意的笑了起來。

「這可是你說的啊!不讓你見識見識,你還真不知道馬王爺有三隻眼!」我把露露身體翻過來平躺下,雙手壓住她的胳膊,嘴朝她的臉肯去。

「強姦啦~~~!救命啊!!!有人要強姦我!快來人救命啊~~~」露露裝作一副痛苦的神情,左右搖擺著頭部,不讓我親到她的香唇。

(真是騷貨!看來女人內心深處都有要別人被強暴的願望。)

經過她這麼一叫,我更加興奮起來。既然你喜歡被強姦,我就跟你玩一次。「老子今天就強姦給你看!」

我俯下身,用胳膊肘壓住露露的雙臂,腫脹的陰莖在她的小腹上亂戳。她雙手還在奮力地抵抗,抓的我雙臂泛起道道血痕。見如此,我更加用力地搓揉著露露胸部那團堅挺、柔軟的嫩肉,露露漂亮的乳房在我的大力揉搓下變換著各種形狀,我手指深深陷入了當中。

「求求你,別這樣了,放過我吧。人家還是處女!準備第一次給我老公呢!」露露唉聲懇求,看來她是真入戲了^_^.

「我就是你老公!以後天天都要幹你,一直幹到你的騷逼裂開,再幹你的屁眼,我要你渾身都沾滿我的精液。」外面的暴雨和陣陣炸雷致使我獸性大發。

「不要啊!放過我吧,啊!!!我就當什麼也沒發生,誒有!!不會告訴別人的!求你了」露露使勁蹬著她的雙腿,想把我踹開。

我跪到露露的兩腿之間,讓她的腳蹬不到我,一隻手抓住她的長髮,使其腦袋不能晃動,強行吻著她濕潤的雙唇,把舌頭伸進了她的口中。露露被憋的發出「嗚!嗚!」的聲音,用祈求的目光看著我

(男人喜歡的喜好,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偷不如偷不到,強姦應該是最能體現男人本性的吧。)

「饒了我吧,求求你了!今天不行啊,我大姨媽來了,別髒了你的身子!只要你不強姦我,怎麼都行!」露露又唉聲祈求。

「真他媽的會找藉口,要是真的強姦,看到鮮血淋漓的陰部,估計誰不會有興趣不會插入的!」我心理嘀咕。

「好啊!你先給我口交,再讓我插你的屁眼,我就放過你!」我又惦記起她吹簫的技術。

「真的!只要你不強姦我!怎麼都行!」露露邊笑變說「你先讓我起來,我好給你口淫!」

「小騷貨!這麼想吃我的大『香蕉』啊」說著我起身站到床下,昂挺的陰莖等待著露露迷人的雙唇。

露露迅速跳到床下,拉開女休息室的門就跑了出去。

「這個強姦犯真笨!這都相信!哈哈!能抓到!我就給你幹」露露邊跑邊咯咯直笑。

「媽的!小淫婦,居然敢玩我!」我三步並成兩步追了出去。

這小妮子,身體倒是很靈巧,幾次都讓我抓了個空,終於把她堵在了沙發邊上。一道閃電劃過,照的她象一個剛剛下凡的天使,赤裸著身體。我則是面目猙獰象惡魔一樣撲了過去。

女人嬌小的身體在男人強勁有力的搏鬥中不值得一提,很快就被我按倒,我抱起光溜溜露露,回到了女休息室,一下把她扔到了床上。

「咯咯!再也不敢了,大哥!我都笑岔氣啦!!」露露笑的說話聲音都變了。

我站到床邊抱起露露的美臀翻身,讓她跪起來,頭部與身體就趴在床上,她特意壓低蜂腰,陰唇就毫不保留的翻開,形成一道紅色的肉縫,旁邊還襯托著黑長的陰毛。我再也不含蓄,擎起大雞巴往她騷穴挺進,調好姿勢後奮力猛插。

「~~啊~~」由於就第一下迅速頂到了根部,露露大聲尖叫起來。

「痛!痛!痛~~輕點啊!會死人的!」

「小婊子!老子在強姦你啊!還管你痛不痛?」

露露左右搖擺著臀部,想把我的雞巴甩出去,這更加刺激了我的野性,每當她向前趴下,我的陰莖就拔出來一些,然後我在死死拽住她的臀部,又插入的更深。

電閃雷鳴的清晨一個惡魔在強姦一個美麗的天使。

露露還想要抗拒,但身體卻作出相反的反應,密液泊泊的流出順著雙腿留下,卻一點辦法也沒有。她呼吸聲也越來越急促,「求……求…你,不……要……」

「不要什麼?不要停麼?」

露露的哀求不僅沒能使我憐香惜玉地溫柔對待她,反而更刺激了我的獸欲。我朝她的屁股猛扇了幾巴掌,換來露露高聲尖叫。

「賤貨!今天不幹死你!」

強姦!

我曾經多次在心理構思強姦的計畫,深夜小巷、女公廁、停車場、密林深處……想到能發生強姦的每個場所,描述每一個強姦的細節,發生抵抗怎麼辦?打暈?用刀挾持?用內褲塞住女的嘴?……(看來是這類文章看的太多了^_^ )。但是怎麼也沒有想到,會在休息室跟漂亮的女同事玩強姦遊戲。

隨著我一次次的挺入,一陣酥麻感通過了露露全身,也不知是痛苦還是歡愉,她不禁呻吟起來。微弱的聲音從前方傳來,我知道露露再也無法抗拒了。

我將上身壓在露露背上,撥開她的長髮,一面舔著她的耳朵一面挑逗的說:「很舒服是不是?」

「你個死人骨頭,硬插入!弄的人家痛死了」

不是你勾引我強姦你的麼?怎麼怪起我來?女人啊!!

管她勾引我,還是我強姦她,反正陰莖抽插的快感最實惠,先辦正事要緊。每一次的撞擊都拍出聲音,飽滿堅挺的乳房一前一後晃動,淫水氾濫到濕溽我的陰囊。

隨著活塞運動,交合處發出「啵滋!啵滋!」的聲響,和露露「嗯……嗯……唔……唔……啊……啊……」的呻吟。

整個女休息室充滿了肉欲的味道。

暴雨中的清晨,露露裸露的後背泛著美麗的亮光,而兩個奶子,則像倒掛的風鈴一樣在胸前劇烈地晃動著,在我們交合的時候,下體由於撞擊不斷發出「啪啪」的響聲。

「喔~~~喔……喔~好棒啊~~快一點啊……喔……喔…喲……」露露已經忘記了她扮演的角色,盡情的叫著。

十分鐘裡她已經至少來了兩次高潮,我沒讓她有喘息的機會,繼續抓著她嫩軟的小蠻腰,快速的抽插,猛力的撞擊她小穴的最深處,讓她的嬌呼叫聲,一聲比一聲高昂,高潮一波接一波的累積。

「……嗯……插我……啊……用力……啊啊……我美死了……」露露喘噓噓的叫聲連連。

「賤貨!被強姦都能這麼爽!」我仍然沒有忘記自己的使命,露露的臀部已經被我打的發紅。

我使出渾身解數,一下一下把她向後拉,感受手中她柔嫩腰肉的觸感,看著她曲線玲瓏的背部、以及兩片圓渾白嫩的屁股。

我每次一插到底時,露露的陰道就自動收縮,緊緊的夾住我的棒子,好像生怕我拔出去似的,而我每次拔出來時,她那炙熱滑軟的陰道將我的陰莖整個包住摩擦,那種觸電般的感覺,刺激得我更猛力的插、更用力的戳。

「啊……啊……快點……啊……再快點……啊……幹死我吧~~~」高亢的呻吟同外面的雨聲演奏出一曲完美的樂章。

露露一隻手扶床支撐住自己的身體,另一隻手則扒開屁股,撫摸小穴跟我陰莖的交合處,偶爾伸一節手指插入屁眼。她不住的甩著零亂蓬散的秀髮,一對奶子晃啊晃啊,那個模樣真是淫蕩到了極點,跟原本清純樣子完全判若二人。

露露爽得酥麻麻,纏綿的叫道:「啊……啊!啊…你太厲害了!…啊!人家都受不了,……嗯……你還幹!!」

以強姦的方式幹著性感誘人的女同事實在太刺激了,我毫不憐香惜玉的發起了衝刺,我也要泄出來了!一陣猛烈抽動後,將陰莖捅到她體內最深處,頂在她穴底,感覺腦袋一熱,腰一涼,雞巴麻麻的,一下子將一股股精液盡數射在露露體內,感覺射了好久,雞巴同時仍然猛力插動著。

露露也感覺到了那一股股強烈的熱流和陰莖陣陣的膨漲,她這次是真的受不了了,啊!啊!的叫著,最後一聲動人心弦的嬌呼之後整個人再也撐不住,兩腿一軟,趴倒在床上。

我奮力射盡以後,整個人感到好似虛脫般,累得趴在露露背上喘息,感受著她肉體的美妙。雞巴也滑了出來,濕搭搭的沾了不少半透明的液體,也不知是我的精液還是她的淫液。

我喘夠氣以後,伸手把露露拉翻過來,(我們一直再用狗交的方式)摟住她吻上那性感的櫻唇,手又忍不住撫摸她白嫩的乳房,兩人一陣熱吻之後,露露嫵媚的看著我:「還從來沒有這樣玩過,開始都讓你嚇到了,打的我屁股直疼!」

「夠刺激吧?來了幾次高潮啊?」我笑著又吻了一下小美人濕潤的雙唇。

「你壞嘛~~人家怎麼會記得!」露露眨了眨動人的大眼睛說。

經過剛才和昨晚的兩場大戰,女休息室的床上、地上到處都是露露的淫水和我的精液。值班室桌子上的檔都散落到了地下,沙發、電腦桌都留下了我們激情的痕跡,拖著疲憊的身體匆忙打掃了一下。

等待著我的又是嶄新的一天,和一個個狂歡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