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風騷姐妹銷魂

這天剛上班, 主任帶著一個美女進來,拍拍手道:「大家過來一下,給你們介紹一位新同事,周曉嬌同志,請大家歡迎。」我抬頭一看,天啊!居然是曉嬌,是我曾在少婦俱樂部裡認識的那裡的美少婦!她看到我也吃了一驚,但是隨即便恢復了正常,我們裝作不認識的樣子互相問好。

中午吃飯時我在電梯的最裡面,下了一層,人就擁過來了。曉嬌則順勢站在了我前面,當電梯往下走時,我感覺到她柔軟的小手隔著褲子抓住我的大雞巴。我 也實在是太色了,太敏感了,被她輕輕一抓雞巴就硬了,她側臉輕笑,然後用她豐滿渾圓的翹臀摩擦我的大雞巴,爽死了,這個小妖精!

很快就到了一樓,我的雞巴翹著怎麼辦,大家都在往外走,我趕緊把襯衣從褲子裡掏出來遮擋著。我故意走在最後,努力排除雜念讓雞巴軟下去。她也慢慢走著,在進餐廳前低聲說:「下班等我。」整個下午我都盼著快點下班,還好今天沒什麼事情,要不非出錯不可。

下午快下班時,我們幾個人在一起閒聊著,曉嬌也很健談,很快就和大家混熟了,大家隨心所欲的聊天逗樂,可每次她躲著人看我的眼神,卻那麼火辣辣的,讓我不由心神蕩漾。

下班時我找個藉口先溜了,在後門等著曉嬌,果然過了一會兒曉嬌推著自行車從後門出來。hhhbook.com我們找個附近我常去的餐廳一起吃飯,一路上有說有笑,她給我講著自己的事情。原來曉嬌以前在城建局工作,最近走了關係調到了市委辦公廳。

吃完飯,她要我送她回家,我騎著自行車帶著曉嬌邊走邊聊,兩人正聊的高興一輛寶馬飛馳而過,把路邊一小灘積水濺起來,把我們的衣服弄髒了。我騎快車 說要和他飆一把,曉嬌尖叫著:「好好,加油!加油,贏了有獎品。」說著緊緊摟著我的腰。我玩命的瞪著車子,誰知道那輛寶馬的車主估計喝酒了居然撞上了防護 欄,這下想不贏都不行了。

兩人高興的嗷嗷叫著,看著從寶馬中出來的大腹便便的老頭氣急敗壞的樣子,兩人哈哈大笑,一陣狂蹬,我也出了一身汗喘著氣說:「我說,曉嬌,你也來蹬會兒,累死我了。」

曉嬌卻將我的腰摟得更緊:「你好意思說,一個大男人,這麼幾下就不行了。」我說:「誰說我不行了,我力氣大著呢,不過說實話,你是不是挺胖的?」其 實曉嬌身材不錯,豐臀翹乳,細腰長腿,一點也不胖,我是故意逗她。 果然曉嬌不依:「壞蛋,敢說我胖,我呵你癢。」兩人打鬧著,曉嬌的豐乳就在我背上蹭來蹭去,搞得我心癢癢的。

本來今天被她挑逗的就有點上火,這下一股火沖了起來,雞巴也翹了起來。曉嬌看到我不說話問道:「怎麼不說話了?這麼小氣啊。」我正在享受著她一對柔 軟而充滿彈性的大肉球的摩擦,被她這麼一問不由心虛,偏巧一輛車從岔道衝出來,急忙剎車,曉嬌也哎呀的叫了一聲差點掉下去,手不偏不巧的抓到了我的那根硬 邦邦的雞巴上,不由吃吃笑道:「壞小子,原來在想壞事。」 臨了還有意無意的輕輕抓了一把,弄的我差點射了。

兩人都有些曖昧,不在言語,曉嬌仍把身子貼在我身上,讓我繼續享受著。到了樓下,我開玩笑的說:「你到底有多重,我看我得用公平秤秤一下才行。」曉嬌打了我一下:「討厭!不許說我胖,我老公不在家,上去請你喝杯酒,順便上你秤秤看我有多重。」我笑著鎖好車子,跟她上樓。

曉嬌的新家還在裝修,她不願意和公公婆婆一起住,正好她的妹妹曉雯在本市上大學,就租了個房子和妹妹先住著。她老公整天花天酒地的,想起她了,就打電話讓她回去住一晚,想不起了就樂的自在。

她租的房子兩室二廳,是個新房子,屋裡收拾的很俐落,乾淨別緻。我不失時機的說著討好的話,誇讚她有品位,把個曉嬌哄的眉開眼笑。曉雯還沒有回來,她給我到了杯紅酒打開電視就去洗澡了。

我根本無法靜下心來看電視,衛生間裡嘩嘩的流水身攪得我心神不寧,我想像著噴頭下曉嬌白嫩豐滿而又苗條的身子,水流從豐挺的乳峰流淌而過,流過平坦的小腹,在雙股間滑落到地面……我感覺到自己的雞巴勃然而起,緊緊地頂在自己的褲子上。

我幾乎忍不住想要脫光衣服衝進去,我克制著不知不覺的喝光了一杯酒,又自己倒了一杯,正喝著,曉嬌洗完澡出來了,她穿著一件短短的黑色半透明睡裙, 映襯著雪白的肌膚,裡面穿著僅能護住乳頭的小奶罩,丁字褲,她一邊走出來一邊拿著毛巾擦頭髮,隨著手動,一對大奶子也晃動著,我看的鼻血都快噴出來了。

曉嬌看著我那副樣子撲哧一笑:「傻樣兒,沒見過女人啊。」我臉也紅了,我忙喝光了杯中的酒。曉嬌笑著又給我倒了一杯,自己也倒上了,坐在我身邊,她一頭俏麗的短髮就濕漉漉的貼在頭上,渾身散發著浴液和體香的誘人氣息。

曉嬌在我身前晃了一圈:「你看我胖不胖?」我看到她雪白的大腿、豐翹的臀部幾乎要衝上去了:「不胖,不胖,就是挺重的。」沒想到曉嬌卻樸到我懷中,一雙腿盤在我腰間,整個人懸空了,嚷嚷著:「重不重?重不重?」美人在懷,我哪裡還忍得住?把她擠到牆上就吻了上去。

曉嬌只是略微掙紮了幾下就乖乖讓我吻,當我把她的舌頭含在口中吮吸時,她也忍不住了,雙手摟著我的頭回吻著,下身也不安的扭動著,感受著我火熱硬挺 的下身。足足吻了十分鐘,我的手也沒閒著,伸入她的睡裙中解開她的乳罩,將一對大奶子握在手中揉搓著。曉嬌也咿咿呀呀的呻吟著。兩人喘息著分開嘴唇,四目 交視,曉嬌臉紅的像紅蘋果。

我剛想再吻上去,曉嬌卻推開了我,從我身上跳下來,我一愣,沒想到她還能忍住。曉嬌看到我失望的樣子,不由撲哧一笑:「傻樣兒,去洗澡去。」我不由 大喜,急忙把衣服脫在曉嬌的房間,光著身子就出來了,曉嬌看到我的樣子臉更紅了,但是看到我跨下那跟大雞巴,不由睜大了眼睛,驚喜多於驚訝,我得意的進入 浴室。

我剛剛打開水龍頭就聽到外面的門打開了,一個嘰嘰喳喳的聲音,夾紮著幾分醉意。我忙湊到門前向外看。進來的是曉嬌的妹妹,大一女生曉雯,她一頭長 髮,將幾縷染成暗紅色,一張美麗的鵝蛋臉上醉意朦朧,穿著一件翠綠色的小背心,緊緊的裹著一對堅挺的奶子,她的乳房不像曉嬌那樣渾圓豐滿,卻也不小,玉筍 型,沒有帶乳罩,乳頭明顯的突起,白色的緊臀低腰褲子,露出一段藍色丁字褲的邊,小淫娃真會穿。

與她一起進來的還有個少年,有點內向。曉雯嘻嘻笑著說要看看姐姐的新男友,曉嬌與她打鬧著,把她推回房間去,那個少年則不時的偷看著曉嬌有些暴露的睡裙下時隱時現的肉體,我有些後悔剛才把她的乳罩脫了下來,便宜那小子了。

曉嬌好不容易把他們推進房間,我也匆匆洗澡出來。我來到曉嬌的房間,她已經躺下來,身上蓋著毛巾被,背對著門,聽到我進來,主動往裡挪了一下。我躺上去,把手放在她的腿上摸著,這時候那邊的房鈍經傳出了曉雯銷魂的呻吟,也不知道是喝醉了還是天生淫蕩,曉雯叫的很淫蕩。

我輕輕摸了曉嬌一下,她掀開毛巾被讓我進來,身子也轉了過來,一個光溜溜、溫香軟玉的身體鑽入我懷中,抱著我吻起來,看到曉嬌已經脫光了等候著,我當然不會讓她失望。

我吐出濕軟的舌頭,探入她的口中東撥西挑,舌尖不斷地挑逗著她的舌頭。曉嬌被我吻得仰頭微喘,慾火在二人之間熊熊燃燒起來了!我將她的舌頭捲了出 來,不停地吸吮著,手又開始不規矩起來,在她那堅挺的乳房上毫無忌憚地搓揉,又緩緩地一路撫摸下去,細細地摸著她的腹部、肚臍、下腹部,最後用手指大膽地 撥弄著草叢下的花唇。

曉嬌全身一顫,修長的雙腿急忙夾緊,可是我的手指宛如可怕的武器般,不斷挑弄著她的嫩屄,整個部位漸漸地濕了起來,曉嬌不安的在我懷中扭動著。順著我的胸膛慢慢吻下去,身體也滑到了床尾,上半身藏在毛巾被下,雪白渾圓的屁股高高的翹起,跪在床上從我的小腹繼續向下吻著。

她找到了我那雜草叢中的大樹,用手握住我的雞巴,用嘴巴吹吸起來。我摸著她的秀髮香肩道:「你妹妹好浪啊,這麼會叫!她知道你偷情?」她抬起頭來, 用手套弄著我的大雞巴,媚笑著到:「好哥哥,上次我們回來告訴她和你在俱樂部做愛的事,她還直嚷嚷說我們不帶她玩兒呢,那個小騷貨,哥哥喜歡嗎?」我把她 的頭按向我的胯下:「小騷貨,哥哥我現在就只想肏你!」於是她用力的吹吸著我的雞巴,我覺得太舒服了……

但是覺得好像雞巴沒有完全肏進她的小嘴,於是我包她的腦袋,用力的把雞巴往裡送。沒想到,這樣沒有持續多久,她就把我的手拉開,身體又慢慢扭動著鑽 入了被子,並將身體轉了過來,將毛茸茸的下體壓在我的胸膛上,然後手扶著我的雞巴繼續的用力吹吸,我就用手撫摩她的乳房,好有彈性哦,我用力的捏住她的兩 個乳頭,這時的她已經嗚嗚的發出些聲音,並且把我的雞巴從嘴裡吐了出來,我感到差異,她站起來握住我的雞巴,另外一隻手捏住我的乳頭,用力的捏了幾下,我 感覺,哇,好疼哦。

便叫了出來:「親愛的,好疼啊,放放放放手啊。」她笑著說:「你捏著我的時候我就不疼嘛,哼。」我心想,也對哦,我連忙抱住她,輕輕的說:「對不起啊,親愛的,我真的不知道。」

此時毛巾被已經被踢到床下,她笑了笑看著我,掉轉身來,趴在我身上去套弄我的雞巴,那白白的屁股溝就擺在了我面前。我從她的後面扒開兩扇屁股,就看 到了她被陰毛半遮半掩的嫩屄,我用手指沿著那粉紅的嫩屄內側滑動,在肉豆的另一端,我看到一個四周多皺摺的小洞口,還沒等去撫弄,就發現從裡面出些許液 體。

我伸出舌頭,從上到下再從下到上順著肉縫掃動,在大小陰唇的交合處停下來。那裡是陰蒂的位置,比黃豆還要大的一枚肉豆飽滿發亮,因充血而鮮紅。舌尖每碰一次這個地方,曉嬌就「噢噢」亂叫一通,屁股亂頂,大腿亂扭。舔我雞巴的動作也漸漸沒有了規律,已經神情蕩漾了。

時間不長,陰液混合著我的口水就開始順著曉嬌的肉縫往床上淌,她抬起頭來,手快速的套弄著我的雞巴呻吟著:「好哥哥,妹妹不行了,快來吧……來肏我……啊……我要……」我的雞巴造就暴漲欲裂了,聽到如此的淫言浪語如何能忍受。

我把她平放在床上,看著這個赤裸的小美人不安的扭動著,水汪汪的眼睛勾魂的看著我,還不時的伸出舌頭舔著嘴唇,一雙手在自己的乳房上揉搓著:「好弟弟……快來……肏我……我要……啊……受不了了……」

我如老鷹撲小雞兒一樣壓到曉嬌身上,上面不停地吻著她的嘴、脖子和乳房,下面用腿分開曉嬌的大腿,屁股一挺一縮地上下起伏,硬硬的大雞巴不停地四處甩動,一會兒頂在曉嬌的小肚子上,一會兒打在曉嬌的陰部,發出「啪、啪」的響聲。

曉嬌有點兒像發燒似的臉通紅,嘴裡哼哼著,微睜開眼睛小聲喊著:「弟弟!好弟弟!姐姐受不了了!……快……快……來肏吧!」看我不停止,她伸手忙不迭地攥住我的雞巴,使勁往自己的屄縫裡塞,我的龜頭能清楚感覺到她的陰蒂。

我聽到曉嬌的聲音突然高昂起來,有些喘不過氣。她急速擺動我的龜頭摩擦她的肉豆,發出嘖嘖的水聲。我猛地將雞巴一頂,龜頭順著肉峰滑下去,滑到肉洞時「噗嗤」一聲就鑽了進去。

「媽呀!」曉嬌驚叫一聲,掙紮著抬起上半身,用雙肘支撐在床上,低頭向下看著我的大雞巴肏入她的小屄洞裡。我兩眼盯著她春情蕩漾的俏臉,看她痴迷的樣子,不由得就加快了抽肏的節奏,「嘖嘖」 的水聲響起來,下身撞擊曉嬌屁股和大腿發出「啪啪」 的聲音。

曉嬌的喘息馬上粗重起來,中間夾雜著斷斷續續的呻吟:「啊……嗯……嗯……哼……哼……啊……」。看著兩個白嫩鼓漲的乳房在上下左右抖動,我忍不住 伸手去撫摸,一觸碰到她的兩個挺得高高的乳頭,她的哼聲就拉長了許多,像得了重病的病人。我笑著說:「曉嬌……好姐姐……你……你小點聲,曉雯都聽見 了!」「姐……姐姐……不行……受……受不了……啊……嗯……嗯……弟弟……你……你真能肏啊!……啊……啊……」 曉嬌的聲音不小反大,似乎不在乎別人會聽見了。

我有點兒急,趕緊用嘴去堵她張開的小嘴。「唔……晤……嗯……晤……」 曉嬌聲音變成了悶聲,但頭搖晃得更厲害。我將舌頭使勁伸進她的口腔,馬上就讓曉嬌滑溜的舌頭捲了起來,深深地吸了進去。很快,兩個人的口水攪和在一起,又 不斷溢出兩人的嘴角,蹭得滿臉都是,我們誰也懶得擦一下,相視笑一笑,只顧吻著。

一會兒,我將曉嬌兩隻胳膊從我身後拉開,緊緊按在床上,然後伸直舌頭,先從曉嬌口中抽出,再猛地肏進去,一上一下抽送起來。我的胸脯緊緊壓在曉嬌雪白堅挺的乳房上,左右前後擠壓著。與此同時上下抬壓屁股,加快了雞巴在曉嬌肉洞裡的抽送。

曉嬌半是呻吟半是喘息地扭動了一會兒,兩手使勁掙脫開我的手,然後撫在我已經出汗的臉上,將我的頭撐起來,上氣不接下氣地呻吟著:「……啊…… 嗨……嗨……啊……啊……我的天!……弟弟……你真……會玩兒……好舒服啊-……哎喲……親哥……你真會……肏屄……姐姐的……小屄……讓你……肏得…… 美……美死了……啊……喔……用力肏……再……再深一點……啊……好……好爽…… 太舒坦了………啊……大雞巴親哥哥……再快一點………喔……喔……好…好美唷」我撐起身,用手幫曉嬌撥開垂在額頭的幾縷讓汗水沾在一起的頭髮,下身卻一刻 沒停地繼續肏她。

我盯著曉嬌痴迷風騷的樣子,一面肏一面問:「曉嬌……姐姐,弟弟肏得舒不舒服呀?」曉嬌連連點頭:「舒服……啊……真舒服……弟弟越來越行了!……啊……嗯嗯……啊……」

我改變肏到底再長長拔出的方式,改為用自己特有的粗大龜頭在肉洞口內外短促抽送,能清楚感覺到龜頭被窄小的肉洞口來回套弄的收縮力,一種緊迫、酸麻的感覺從龜頭一陣陣傳到全身,我自己也忍不住哼出聲來。

曉嬌的頭隨著身子的前後搖動也上下襬動,她看著我肏她,不時用手摸一下我的前胸,撫弄一下我的屁股,然後盯著我們兩人的結合部位,張著嘴喘氣。「弟 弟……我的好弟弟……大雞巴弟弟……會肏屄的壞弟弟……你肏姐姐的時候最…最…最帥!你瞧…瞧你那壞樣……把姐……姐姐身上的水兒都肏……肏出來了…… 啊……啊……!」

由於龜頭在肉洞口的磨蹭,「嘖嘖」的水聲越來越響,弄得我都有點兒不好意思,曉嬌也羞得不停地咬自己的下嘴唇,不知該怎麼好。不過,她跟我一樣,顯然被這聲音所刺激,因為她開始主動地向上抬起臀部,讓肉洞迎湊我的大雞巴。

我不由自主地向下去看曉嬌的嫩屄,但我們的姿勢使我只能看到我的雞巴在一片濕漉漉的黑色陰毛裡進出,只好又抬起頭來。曉嬌說話了:「嗯……嗯…… 哼……好弟弟……你……想看……看你的大雞巴……是怎麼肏……肏姐姐吧?來吧……姐姐……姐姐給你看……看個夠……!」曉嬌把大腿再向兩邊使勁分開到最 大,上身完全躺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