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繼父的秘密

我三歲時生父去逝,年僅24歲的母親不久就嫁給了肉鋪的掌櫃。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慢慢進入了人生的黃金時代,身體漫漫開始發育了。從月經初潮以後,我就經常在換內衣內褲和洗澡的時候,悄悄地觀察自己的身體,發現在自己身上不斷出現許多變化,除了迅速長高外,腋毛和陰毛漫漫地長出來了,由少到多、越來越長、越來越捲。屁股上的肉越長越多、越長越肥、越長越大、越長越圓、又白又嫩,看上去胖嘟嘟的,圓滾滾的,非常迷人。乳房也越長越大、越長越高、越長越挺,既高大又豐滿、既漂亮又圓滑,乳房白得耀眼,乳暈特別明顯,乳頭特別突出。大腿也開始粗壯起來,修長豐美、白嫩光滑,看上去十分性感。

尤其是那陰戶也越長越大、越長越肥,陰唇越長越厚、越長越紅,被陰毛掩護著,有色素沉積,再不像以前那樣白生生的,光閃閃的,滑溜溜的,每當興奮之時,那陰戶就發紅髮脹,高高隆起,小陰膨脹變寬變大,就像雞冠花一樣從又肥又美的陰戶中綻放出來,有時還有點向外翻,真是太奇妙了。更奇妙的是陰戶內那兩片肉,平時隱藏在陰戶中,一般看不見,而一旦心慌時,就會從大陰戶中慢慢冒出來,又紅又嫩,就像雞冠花開放一樣越來越紅、越來越鮮。

陰戶的上方是摸著非常舒服的陰蒂,平時沒有刺激時,軟綿綿的,一旦受到刺激就發脹,就像手指那麼粗,特別敏感,摸弄起來特別舒服,我平時最愛摸的就是這個部位,有時摸著摸著就覺得心裡特別空虛,陰道裡特別癢,空蕩蕩的,像飢渴一樣難受,總想陰莖插進去戳幾下,才覺得舒服過癮。實在受不了的時候,我就用手自慰,經常摸得心慌無比。除此而外,我還經常摸弄自己的乳房,屁股和大腿,慢慢地我發現最好耍的是乳房。隨著乳房增大,乳頭變硬,乳房還會發脹發癢,天長日久,我像上了癮,每天上床總要自慰一番才睡得著。

有天晚上,我越自慰越興奮,總是不疲倦,到半夜還沒有睡著,只聽見隔壁的母親說:「喂,上床吧!」繼父說:「還是等一下吧,我怕月兒沒有睡著,只隔一層木壁,要是讓她聽見就不好了,況且她都十八歲了。」母親說:「都半夜了,她肯定睡著了。」接著我聽到了床的響聲,然後是繼父的喘氣和母親的呻吟聲,大約持續了半個小時才結束,從發生、發展、到高潮、到結局我都聽得很清楚,聽得我口乾舌燥、靜靜地用手不停摸弄,一點也不敢弄出響聲。

那晚我才知道繼父和母親經常在床上小聲說話,甚至悄聲擺龍門陣,原來就是等我睡著後他們好性交。自從發現這個秘密以後,我就經常假裝睡著,靜靜地等他們開始性交。有時還能聽到他們講一些色情淫穢故事,聽到一些平時難得聽到的粗話和隱私。

有天晚上,他們性交後,繼父問母親說:「你覺得我的陰莖有你原來老公的大嗎?」母親說:「你的陰莖不僅比他的大,而且還比他的長,你和我性交,我覺得好舒服好過癮,要不是月兒睡在隔壁,我真想大喊大叫,任意狂動,來個天翻地覆,翻江倒海,那樣才盡情盡興。」

聽了母親的這番話後,我非常好奇,努力想像著繼父的陰莖究竟有多長多大,究竟是什麼樣子。插在陰道裡究竟有多舒服多過癮。總想尋找機會見識一下。說來也怪,從那晚後,我和繼父見面時,總會情不自禁地看他兩腿之間的那個部位。

繼父的目光也經常停留在我俊俏的臉蛋上,高聳的乳峰上,圓滑的屁股上,修美的大腿上,有時他的眸子裡還頻頻射出多種詭秘難以猜測的眼神,我知道對繼父是有吸引力的,只要有機會不怕他不要我,只要我有意勾引他不怕他不上鉤。

有一天,母親回娘家有事,只要我和繼父在家。晚上,我進浴室洗澡,故意不把門關嚴,看繼父會不會偷看我洗澡。我先把自己脫得一絲不掛,然後拿著噴頭慢慢地摸弄搓洗。

為了監視繼父是否偷看,我面對著門從頸項開始慢慢地洗,過了一會兒後,我發現繼父在門縫中偷看了,我假裝不知,若無其事地繼續洗,反覆洗、反覆沖,又摸又擠、又捏又按,逗得繼父的眼睛都直了。

接著我繼續向下面洗,經過平坦光滑的小腹便是高高隆起的長滿陰毛的陰阜,hhhbook.com陰阜下面是陰戶,噴頭噴出的水沿著乳房和陰戶往下流,我用手輕輕地慢慢地搓洗著陰戶,故意把一條腿翹起來,讓他看到我陰戶的全貌,在我的摸弄下,那陰戶微微張開了。

那陰戶就像正在對著他微笑。我知道繼父肯定早已看得心急如焚,但又不敢輕舉妄動,見他沒有動靜,我只好轉過身去背對著他洗屁股了。當我洗完屁股轉過來時,他早已離開了。

我洗完澡出來,發現繼父若無其事地坐在客廳裡看電視,一見我眼睛就綠了,我朝他大腿間瞟了一眼,發現那裡還撐著高高的帳篷。見我洗澡出來,他就去洗。

我輕輕走去一看,門沒有關嚴,裡面霧氣騰騰,繼父赤身裸體,正在洗陰莖,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成年男人的陰莖,我非常激動,又愛又怕,那陰莖硬梆梆的,微微有點彎,就像一根大香蕉。我仔細一瞧,足有七八寸長,有四五寸粗,周圍都是陰毛,兩顆睪丸又圓又大,緊緊貼在陰莖上,看得我臉紅心跳,再不好意思繼續看下去了。

我悄悄溜回房間,故意不把門關上,看繼父會不會來找我。我脫得一絲不掛,盼望著繼父的到來。到了午夜時分,繼父終於來了,我不好意思地假裝睡著。

就在他脫光上床之際,我假裝突然驚醒,猛地從床上爬起來坐著,這一舉動嚇了他一跳,他趁勢把我抱住,告訴我不要怕,接著把我按在了床上。其實我早就盼望這一刻了,因此就將計就計、半推半就。我讓他親,讓他壓,讓他摸,讓他抱。

他那根又長又大的陰莖就像警犬聞到了氣味,像獵狗發現了目標,在我的大腿間不停地碰撞,戳得我心慌不已,情不自禁地伸手去幫他,沒想到被他的陰莖嚇了一跳。

看到我興奮起來,他高興地用手托起陰莖就往我的戶裡塞,塞得又脹又痛,好在他比較輕緩。過了一會兒,我慢慢嘗到了甜頭,就像吃到了美味佳餚。

但是,他的陰莖越來越不安分了,在陰道內又蹦又跳,弄得我特別心慌,我情不自禁地呻吟起來,又喊又叫。這時,他拚命地性交起來,陰莖還在裡面不停地轉動,就像鑽井一樣,使我的陰道又脹又癢,並產生節律性的收縮。

陰道內還發出從來沒有聽到過的聲音,使性交的氣氛非常熱烈。接著快速的性交開始了,猶如急風暴雨、電閃雷鳴,一連就是上百下,弄得我陰道裡水汪汪的,潤滑無比,他的陰莖如魚得水,在陰道裡游來游去,時而搖頭擺尾,時而躍上翻下,弄得龜頭面紅耳赤,陰莖青筋鼓脹,堅硬無比。

這時,我再也不感到疼痛了,緊張的神經也鬆弛了,全身的肌肉酥軟了,體內的血液沸騰了,陰道裡出現了又脹又癢的感覺,心慌得要命。

我的呼吸更加急促起來,面色紅潤,心跳加快,特別是那對豐滿的乳房被他的胸脯擠過來壓過去,使那肺腑中的氣體都沒有停留的時間,剛剛吸入胸中,又被擠壓出來,使我不停地發出嬌喘和呻吟。那種又慌又癢的感覺不斷加劇,遍及全身的每一塊肌肉和每一寸肌膚,使每個部位都騷動起來,活躍起來,形成一個個巨大的熱流,在全身沸騰

高潮過後,他回自己的房間睡覺了。那晚我睡得很香很甜,從來沒有那樣塌實過。

第二天起來,我們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他仍然喊我月兒,我仍然管他叫爹。母親回來後什麼也沒有發現。

過了幾天,外婆生病,母親又回娘家去了。那晚我同繼父玩了一個通宵,什麼姿勢都玩,玩到最後再也找不到新的姿勢了,我們就重複已經用過的姿勢,一直玩到天大亮了才起床,好在母親第二天沒有回來。吃了早飯後,我們各自回房間美美地睡了一覺。

從此,只要有非常保險的機會,我和繼父就如饑似渴地發生那種關係,一點也沒有露出任何破綻。母親萬萬沒有想到我和繼父會有那種關係,她看到我和繼父非常親熱還感到特別高興,認為繼父非常愛我。

後來,我懷孕了,只好找人嫁了。繼父經常來看我,我也經常回娘家去看他。別人不知道內情,還誇我和繼父的關係特別好,就連我丈夫都特別敬重他,對他特別孝順。我暗暗感到由衷的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