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亂倫劫

孟創輝感受到自己的陰莖在射精後已經有了要軟下來的跡象,他也暫時不管孟女兒秋華怎麼樣了,忙伸手去把手機又拿了回來,打開拍攝功能,把鏡頭對向下體處。一切就緒後,他緩緩地把自己的陰莖從女兒的陰道中一點一點地抽出,盡量放慢動作,好讓鏡頭能拍得更詳細。

孟秋華並不知道先前禽獸父親已經把做愛鏡頭拍了下來的事,當時她還沒有回過神來,但此時目光餘光看到他竟然在拍自己的下體,在姦淫了自己後還不夠,居然還這樣作踐羞辱自己,頓時,她那已經麻木的心裡不知怎的突然湧起了一股強烈的憤怒。

「滾開啊!!!」她歇斯底里地尖聲狂叫道,全身突然爆發出一股力氣,使勁地踢動著雙腿。

孟創輝想不到女兒突然一下子會有了這麼強烈的反應,一時間沒反應過來,差點被她給踢到。好在此時,他已經把自己陰莖抽出後女兒陰道口半張著流出乳白色精液的鏡頭拍完了,所以,他乾脆也就不理她了,放開她的腿讓她隨便踢,自己先下了床。

孟創輝下床後,回頭看了床上的孟秋華一眼,就光著身子走出了房間,並把房門從外面鎖死。

孟創輝走出去後,孟秋華悲從心來,卷縮著身子,在床上又哭聲來。

(五)

孟秋華哭了十幾分鐘,仍是停不下來。而孟創輝則又走了進來。

只見孟創輝手中拿著一卷透明膠布和一卷繩子,不知道他要幹什麼。

孟創輝進房後,看了一眼背對著門口哭泣的孟秋華,就把手上東西放在了床頭,然後走到房內的衣櫃那裡,找出了一套孟秋華平時上班時候穿的制服套裙和一條肉色透明褲襪。找好衣服後,他又轉身去把房門口的一雙白色高跟魚嘴涼鞋一起拿好,才走回到床邊。

五分鐘後,一輛豪華商務麵包車開出了別墅,開車的人正是孟創輝。車最後一排的一個皮座上,孟秋華嘴巴被透明膠布封貼著,雙手被向後反綁固定在皮座後靠的兩側,雙腿從腳踝處被綁在一起,合併著高高抬起搭在前排座椅的後靠上,並被繩子綁住放不下來。

此時,孟秋華已經不再是一絲不掛,她的上半身,穿著一件短袖的白色收身襯衫,下半身穿著一條紅色套裝裙,裙擺不是很長,只緊緊地包裹住了她白嫩大腿的一半,而她的雙腿,穿上了一雙透明肉色褲襪,腳上穿著白色高跟魚嘴涼鞋。

原來,方才,孟創輝找好衣物後,就上床去強行幫孟秋華穿了起來。孟秋華看到禽獸父親眼中的狂淫之色,不知道他又要怎麼擺弄自己,下意識地努力掙紮反抗著,不想讓他再碰自己的身體,但是,她哪裡抵得住他的強勁,加上方才被操後渾身無力,仍未恢復過來,所以,沒一會兒就被強行穿好的衣裙。

孟創輝在強行幫孟秋華穿好衣裙鞋襪並重新綁好她的手後,用透明膠布封好她的嘴,就把她綁好抱到了車庫那裡,把她綁到了車後排的皮座上,弄成現在這副樣子。

孟創輝這麼搞到底想幹什麼?拉去滅口嗎?不是的,那是因為他又想到了一個更刺激的主意,想拉著女兒去到人群熱鬧的地方玩車震和制服誘惑。那也是他在瀏覽黃色網站時除父女亂之外比較感興趣的內容,今天,他打算也一併實現了。

他此時感覺自己已經徹底走上了一條不歸路,已經無法回頭了,就像秋後的螞蚱,估計也蹦不了幾天了,所以,他那已經扭曲的心,就只一味地追求著刺激,想著撈夠本。嚴格的說,此時的他,已經被瘋狂思想所控制完了,什麼親情、倫理,他已經通通都不在乎了。

而孟秋華被這麼弄上車後,心裡是極度的恐懼,她也想到了禽獸父親拉自己去殺人滅口的可能,不過她有點想不通既然要滅口了還給自己穿衣服做什麼。她在被父親亂倫強暴後,心裡確實是極度的悲憤絕望,但是也沒想過要去尋死,所以,想到可能被殺害,讓她如何不恐懼?

孟創輝此時哪裡管得了女兒恐懼不恐懼,他此時一邊開著車,一邊想著等下的刺激場面,陰莖老早就硬邦邦地挺立起來了。他開著車,進入了城區,然後在各處街道上轉著,尋找合適的地點實施行動。由於車窗都被貼上了單面透視的防曬膜,別人從外面即使把眼睛靠進了車窗玻璃也看不到車內的情形,所以,他也不擔心有人會看出車內的異常來。

車子在市區內熱鬧的街道那裡轉了幾圈,最後,停在了一條熱鬧商業街的街邊,那裡剛好有一個車位空了出來。孟創選擇停在這個地方,一是由於這個地方周圍的人非常的多,不斷有人會從車邊走過;二是這裡的人都是走動中,不會固定停留,所以,即使車子有什麼輕微的晃動,估計也沒人會注意太多,最多瞄上幾眼就繼續走開了,而如果有人在旁邊固定停留觀看的話,看久了總會看出端倪出來的。

車子停好後,孟創輝那出遮擋車頭陽光之用的遮擋布,放到車頭玻璃前,把車頭方向的光線和視線遮擋得嚴嚴實實的,這下,就不用擔心有人從車頭玻璃那裡看到車內的情況了。

做好準備後,孟創輝也不下車,開著電門讓車子的換氣系統保持運轉,把車門鎖都鎖死,然後就從駕駛座旁的空隙向後面爬去,去到後排那裡。

孟創輝去到後排那裡,把孟秋華的腿解放下來後,就動手把倒數第二排的座椅都向前放倒下來,同時把椅子位置向前移動到最大限度,然後就當著孟秋華的面,彎著腰激動地脫光了全身所有的衣服。

孟秋華看到孟創輝脫光了衣服,挺著粗硬的醜陋陰莖激動地靠近自己,頓時明白了他的意圖原來是想在車內姦淫自己,不是要殺了自己,至少暫時不是。明白這點後,她心中的恐懼不但沒有減輕一點,反而更加強烈了。雖然車窗玻璃是可以隔絕外面的視線的,但由於這款車的三面車窗都設計得很大,從裡面往外面看,感覺就像是沒有什麼遮擋一樣。所以,如果在車內被亂倫姦淫,那種感覺就像當著眾人的面做的一樣。

孟創輝看到女兒眼中的恐懼之色,淫笑著說道:「乖女兒,是不是感覺在這裡做的話會很刺激?等下我會溫柔點的。」說完,他不理會孟秋華的拼命搖頭和用鼻子嗚嗚地急哼,走到那張皮座的正前面半蹲下來,抱住孟秋華亂蹬著的雙腿,把那雙腿抬好架到自己的左邊肩膀上,然後用左手攬抱住不讓其動彈得了。隨後,他就動手把皮椅的後靠向後放倒到四十五度角左右,讓孟秋華上半身處於半躺狀態。

孟秋華到了這個時候,已經對接下來要發生的亂倫無力阻止了,她閉上了眼睛,剛剛流幹沒過久的眼淚,又從她的眼眶中猛流了出來,條條淚痕爬滿了她的俏臉。

「乖女兒,你知道嗎,上次我求著你媽,讓她在車裡和我做了一次,就是在這個位置,可惜,她剛被操了兩分鐘就緊張過頭不願意再做下去了,讓我很不爽啊。今天我們就盡情地做個夠,你的B比你媽的緊滑多了,肯定會更爽的,哈哈…」孟創輝壓低了聲音興奮地說道,他的右手,也開始在女兒的上身和穿著絲襪的雙腿上撫摸遊動起來。

「好女兒,你知道嗎?你穿著職業套裙的樣子最能勾引人,特別是這一套。

你穿裙子的時候,腿特別的美,每次看到你穿著裙子,我都想摸下你的美腿,想看看裙底裡你的B到底是怎麼樣的,想讓你穿著裙子就直接把老二捅到你裙內的嫩B裡。我想了好久了,現在,終於可以好好嘗試了,想著就爽啊!秋華,我來了。」孟創輝越摸越有感覺,心裡非常的亢奮,忍不住把自己心底隱藏許久的邪念都說了出來,而越說,他更是越對接下來的時刻充滿了期待。

孟秋華聽到禽獸父親的淫聲穢語,把頭扭到一邊,羞恥的眼淚,流得更多更快了。

孟創輝吐露完心中一直以來都壓抑在心底的想法以後,轉頭看了看在車四周緊靠著車走來走去的人群,獸性徹底爆發了。

他喘著粗氣,兩眼發紅地轉頭用嘴吻向孟秋華的修長美腿,從腳踝處開始,一路半吻半啃地向大腿細細吻去,並用鼻子不停地猛吸著美腿上的氣息。隨著他的一路親吻,孟秋華那穿著絲襪的雙腿上到處都有被他的口水沾濕的痕跡。

孟創輝不單是吻,雙手也沒閑著,也跟著在她的雙腿上揉摸著,感受著美腿的肉感和絲襪的柔滑。當他吻到美腿膝蓋那裡的時候,他的雙手已經先一步摸到了那大腿中間裙擺緊裹的位置。

孟秋華感受著雙腿被惡心地撫摸親吻,扭動臀部反抗了幾下,在發現根本沒什麼反抗效果後,就放棄了掙紮的動作,任由他肆意玩弄著,只是流著眼淚,鼻子中發出輕泣的鼻音。

再說孟創輝雙手摸到裙擺的位置後,也沒有急著把那裙擺給扯褪上去,只是讓左手繼續摸著孟秋華的大腿,順著緊繃的裙面與雙腿間的空隙探了進去,一邊探入到裙底最深處的大腿根部那裡,手指作弄了起來。

孟秋華在孟創輝左手開始探入裙子內的時候,就拼命地夾緊了雙腿,仿佛想通過這樣來阻止那只魔手對自己下體的侵犯。但是,任她再怎麼夾緊雙腿,兩腿根部,她那微隆起的陰阜和陰阜下的陰蒂還是沒能被保護住,頓時被那探入的魔手指尖給觸碰到了,並隔著薄薄的褲襪撫摸挑逗起來。

孟秋華此時的下身是沒穿有內褲的,只包著一層薄薄透明的絲質褲襪。此時距離上一次被姦淫的時間並不是很長,孟創輝射在她陰道裡的精液也仍在不時地從陰道裡流出一些。而單憑那層薄薄透明的絲襪,如何能吸收得了那些流出的精液?所以,此時,她的下體處早就是淫濕一片,滿是潤滑的精液,結果,孟創輝這麼有觸摸,頓時就弄得滿手濕潤粘滑。

孟創輝通左手感覺著自己上一次的戰果,心中更加的刺激莫名,絲絲滿足驕傲在心頭湧起。「哇,我上次居然在她體內射出了這麼多的精液,看來我還是寶刀未老啊!」孟創輝心底安安得意道。

既然寶刀未老,那就讓寶刀再次插回鞘中保養好了。

孟創輝在裙底狠狠地揩了幾把油,用手指頭擠探入陰蒂下方的那條濕滑肉縫中摳了幾下後,就有點迫不及待地想讓老二參與探索了。

他停下了親吻美腿的動作,有點不舍地抽出了左手,然後雙手一起各自用手指勾住裙擺,把裙子向孟秋華的大腿根部拉去,讓她的下體暴露了出來。

隨後,他就紮著馬步,讓身體向前傾斜,用肩膀把孟秋華的雙腿向她胸前壓下去,讓她的臀部被抬高起來。臀部被抬高、雙腿被壓下去後,孟秋華下體那被絲襪緊緊包裹勒住的下麵陰部也顯露了出來。由於下陰部此時是被雙腿從兩邊擠壓著,所以大陰唇是呈比較合併的狀態,其中的兩片小陰唇更是幾乎貼在了一起,不過小陰唇下方的陰道口,因為之前被孟創輝的粗大陰莖撐開得太厲害了,還不能收縮回原狀,倒是仍呈現出玉洞大開的樣子,不時有精液從裡面流出來。總之,此時孟創華的下陰部那裡,看著簡直就是泥濘一片。

孟創輝低頭盯著女兒的陰部看了幾眼,頓時渾身的熱血又加速流快了幾分。

他再也看不下去了,覺得必須要做點什麼才能緩解一下狂燒的欲火。只見他伸出雙手到孟秋華的陰部那裡,扯住包裹陰部的絲襪,然後用力向兩邊一拉,頓時,在撕裂聲中,孟秋華陰部那裡的絲襪就被撕開了一個大洞,她的陰部,終於毫無遮擋地呈現在了孟創輝的色眼中。

解決了絲襪對陰部的障礙隔擋後,孟創輝就用雙手壓定孟秋華的雙腿,然後調整了一下自己蹲著的高度,再把自己的下體緊貼向她的下體,讓自己那根粗長堅硬的陰莖向她的陰唇向貼壓下去,那樣子,看起來就像是陰唇緊緊地吻住了陰莖。

這一下的性器親密接觸,讓孟秋華的身體頓時僵硬顫抖了一下,接著,她的身體就拼命地扭動了起來,似乎想擺脫性器的接觸,她的臉上,浮現出無限恐懼羞恥的神色。而孟創輝則是激動得渾身一陣哆嗦。他見女兒拼命扭動掙紮,於是邊將身體重心向她壓了下去,同時雙手緊緊地將她的雙腿抱到自己胸前,讓她動彈不了。

壓制住孟秋華的掙紮後,孟創輝便輕輕地動起自己的下半身,讓陰莖在她的陰唇上面來回磨動起來。這種磨動的滋味,與真正的交媾做愛相比,別有一番美妙滋味在其中,越磨,就越讓孟創輝對接下來的真正插入充滿了更強烈的期待和激情。

「秋華,我的女兒,我要捅進去了。」孟創輝激動地低聲吼道。

「嗚……」聽到他的話,剛剛因為身體被死死壓制住無法動彈而暫時放棄了掙紮的孟秋華頓時又驚恐萬分地想掙紮起來,並左右亂擺著頭,鼻子中發出悲鳴聲。

「乖女兒,不要反抗了,我是你爸,你長得那麼漂亮,不給我操,難道還要給別人操?」孟創輝激動地說道,同時,他也加大力氣抱緊了孟秋華的雙腿,不讓她的下體脫離自己的控制。

一切就緒後,孟創輝把下體向後微縮收,當感覺到龜頭已經順著陰唇滑到陰唇下方的陰道口時,他便把上半身突然想前伏低,讓下體陰莖跟著調整了與陰道口的相對角度。然後,他稍微一挺下體,讓陰莖龜頭頂了進去。瞬間,他便感覺到自己的陰莖龜頭被溫暖緊縮的嫩肉給包裹住了,一股酥爽的感覺從龜頭肉冠上傳來。稍微停頓了一下後,他接著就用力地一壓下體,將整根粗長陰莖完全捅進了陰道肉洞裡。

在陰莖完全插入的剎那間,陰莖與陰道內的肉壁發生系列摩擦後又被肉壁緊緊包裹住,那種濕滑、緊縮、溫暖的感覺糾合在一起,轉化為一股更強烈的酥爽快感,讓他的心都為之顫抖。

孟創輝將陰莖插入女兒孟秋華的陰道後,酥爽無比之餘,還沒來得及繼續挺動抽插,就感覺到孟秋華的身體在僵硬了一下後接著就有力地扭動了起來,似乎是想掙紮反抗自己的侵犯。

孟創輝哪裡會讓她的反抗得逞,他知道該怎麼樣才能讓自己的寶貝女兒安靜下來。只見他繼續抱緊了她的雙腿,馬上挺動下體,一口氣毫不停頓地就是近百下快速有力的抽插。

陰道挨了這一輪抽插後,孟秋華果然安靜了下來。此時的她,被來自陰道的一陣強烈快感連續沖刷著每一條神經,渾身頓時酥軟無力了起來,哪裡還提得起力氣掙紮反抗。

看到女兒被自己操得軟完,孟創輝放慢了抽插的頻率,等那陣強烈快感稍微減弱一點後,他呼了一口氣,淫笑著對閉目流淚不已的她說道:「女兒,這回知道你老爸的厲害了吧,等下還有更舒服的時候。你看,現在那麼多人都在看著,我們可不能讓他們失望啊。」孟秋華在聽到他說到「周圍很多人都在看著」的時候,身體明顯顫抖了一下,但隨後仍是不為所動。

孟創輝見女兒一副死魚的樣子沒有任何反應回應,也就沒興趣再說什麼了,惟有繼續在女兒的肥田裡努力耕耘著。不過,這回他可不敢再做像剛才那麼激烈而持續的動作了,怕弄得車子搖晃太厲害而被人發現問題。就方才那一輪,過後他還是有點擔心的,等發現沒人過來查看才放心了下來。

接下來的五六分鐘裡,完全成了孟創輝認真細品女兒美妙滋味的時間。他伸出魔爪,一把把她胸前的衣服扯開,讓她那雙豐挺乳房徹底暴露了出來。然後,他就一邊繼續挺動著下體和女兒親密交媾,一邊用嘴用手去品嘗玩弄她身體的每一寸肌膚。她的豐挺雪乳和修長渾圓美腿,更是成了被重點照顧的對象。

值得一提的是,他交媾玩弄的同時,還不時地抬頭向車外觀看,當看到有人的目光剛好看向這邊的車窗時,那種操著自己的女兒被別人發現看到的錯覺讓他倍覺刺激,交媾的快感,無形中仿佛得到了放大,讓他操得更是起勁。

孟創輝是大爽特爽了,而孟秋華則是默默地承受著禽獸父親對自己體內體外的雙重蹂躪,快感和羞憤的感覺,糾結在一起,強烈而持續地折磨著她那已經滿是裂痕的心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