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亂倫劫

孟秋華依舊沒有回答他,只是哭著掙紮,不理會他的話。

「聽到我的話了嗎?絕對不能告訴你媽。」孟創輝急了,用力把女兒的身體給扳了過來,壓上去,面對面地朝她大聲吼道。此時他也顧不上會不會被人聽見而刻意壓低聲音了,他的心裡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一定要阻止她那麼做,否則,就真的什麼都完了。

「不,我一定要說,我要讓你得到報應,你這個禽獸!」孟秋華流淚大喊道,看向父親的眼中滿是羞憤仇恨和惡心的神色。

孟創輝見女兒似乎鐵了心要毀了自己,頓時,驚慌焦急的心中,絲絲絕望生了起來,他完全能想像得出這件醜事萬一被平時強勢的妻子知道後會是怎樣的情形,按照妻子的脾性,估計是個不死不休的局面。

絕望中,他心中恨意漸生,恨女兒竟然要如此絕情。此時,由於他壓在孟秋華的身上,下體原本已經軟下來的陰莖在她的掙紮中,被她滑嫩的大腿不停摩擦到,受到刺激之下不覺地已經又有了點變硬的趨勢。

孟創輝感受到自己身體內的欲火又被勾了起來,頓時,絕望驚恨中,他便有了破罐子破摔的念頭。

「既然如此,反正幹一次是死,幹兩次也是死,那還不如先爽個夠,天塌下來也到時候再說。」如此想著,他就完全放開了對自己欲望的控制。

「這是你逼我的,那好,既然你不顧父女情面,非想讓我玩完,那我在玩完前也要先玩個夠本再說,正好剛才還沒玩夠呢,哈哈…」孟創輝突然狂聲大叫道,那模樣,像著魔了一樣。

隨後,原本只是用有抱住不讓她掙脫的孟創輝,已經喘著粗氣低頭探入她的雪頸下狂吻了起來,繞到她背後的雙手,也在她光華細膩的後背肌膚上粗野地亂摸了起來。

「啊!!!你要幹什麼?放開我,你這個禽獸。救命!救命啊!嗚…」孟秋華驚懼的淒厲哭叫聲頓時響起。她已經意識到禽獸父親接下來要對自己做什麼了。她之前聽到父親啊哀求,以為他已經暫時不敢再對自己施暴了,誰知道就幾句話的功夫,禽獸父親居然又換了副模樣,又要對自己不軌。

她大聲的哭叫,並沒有把救星給叫來。他們家是建在城郊外的一處理僻靜的小湖邊,此時哪裡有什麼人在附近啊,叫了也是白叫。不過她的哭叫聲,也不是沒有效果,起碼,激起了孟創輝更大的獸欲。

孟創輝聽到女兒的哭叫聲,並不驚慌。一是他在急怒之下已經不想管那麼多了;二是他知道自家的位置比較偏僻,而且先前女兒的喊叫聲那麼大,也沒見有什麼人聽到而過來,估計是真的沒人在家附近了,所以有恃無恐。

孟創輝不顧女兒孟秋華的哭喊掙紮,死死地把她壓在身下,雙手也從她的後背中抽了出來,扯過原先被扔在床頭欄桿上的睡裙,用睡裙把她的雙手捆綁在了她的腦後。

這個過程中,孟秋華曾拼命地掙紮反抗,但她被身肥體重的孟創輝用身體整個體重壓在身上,上半身被壓得難以動彈,加上雙手又沒有孟創輝的有力,所以最後還上被制服了。雙手被捆住後,她就用雙腿蹬,可惜,不但沒有蹬開孟創輝,反倒是讓他趁著她蹬腿而雙腿分開的空隙把自己的下體壓入了她的雙腿間,下體緊貼著壓住了她的下體,肥胖的腹部把她的雙腿擠得更開了。

孟創輝控制好了孟秋華的雙手後,終於騰出手來準備任意施為了。此時,他激動得雙手都有點不受控制地微抖,心中,失去理智約束的瘋狂欲望之火在熊熊燃燒著。先前趁女兒昏迷的時候他已經操了她一次,那時的感覺確實也刺激舒爽,但是,他覺得在女兒清醒的情況下操她,看著她的反抗和表情,那絕對會更刺激更爽。

手被綁住、身體被壓定後,孟秋華就意識到自己肯定無法倖免了。她恐懼絕望地看著禽獸父親神色瘋狂激動地盯著自己的身體,一雙手五指張開,似乎就要著手玩弄自己的身體。這一刻,如果可以選擇,她寧願選擇一死了之,也不想受到這樣的羞辱。

孟秋華的身體發育得比較豐滿適中,全身皮膚又白又嫩滑,尤其是胸前那對挺拔的乳房,讓男人看了便有想盡情揉擠把玩的沖動。面對這麼誘人的女體,孟創輝只剩下一個念頭,那就是佔有她、品嘗她、蹂躪她,讓自己和她的身體交媾融合為一體。

在孟秋華的哭叫掙紮中,孟創輝那雙因為激動而顫抖的手,先是撫摸上了她的俏臉。幫她抹了一把眼淚後,雙手便從她耳旁向下摸到她的雪頸那裡,接著,繼續向下,最後停留在她那一雙挺拔而富有彈性的柔軟乳房那裡,兩手分別從兩側向內半握住乳房,向內揉摸擠壓,讓白嫩的乳房在手中不斷地變幻著形狀,並不時地用兩個拇指挑撥那兩粒嫩紅的乳頭。

把玩著女兒乳房的時候,孟創輝感覺到自己下體那翹起壓在女兒陰阜陰毛上的陰莖已經硬到隱隱有點漲疼了起來。他心中湧起了一股馬上把陰莖捅進女兒陰道內的沖動,不過,他死死地忍住了那股沖動,他想等玩夠了她的身體,等自己的激情上升到極限頂點後再陰莖插進女兒才體內,他覺得那樣才夠刺激。

孟創惶繼續把玩蹂躪著孟秋華的乳房,那入手美妙的感覺讓他一時竟捨不得把手從那裡挪開。而孟秋華在哭著喊叫救命了一陣後,見沒有任何的效果,意識到可能真的不會有人能來救到自己了,於是便把頭扭向了左邊,也不再喊救命了,只是絕望無助地哭著,哭中哽咽地不時重復說著「禽獸」兩字。而她那被頂得張開的雙腿,卻依舊不時地淩空徒勞地踢蹬著,只是踢動的頻率和力度已經越來越小了,仿佛已經沒什麼力氣了。

到了此時,孟秋華已經認命了。她扭過頭去就是不想看到禽獸父親那惡心的嘴臉和他玩弄自己身體的情形。可是,不看歸不看,乳房被肆意揉捏挑弄所帶來的酥麻異樣感覺還是非常清晰地在她心間沖刷回蕩,讓她萬分羞恥。

孟創輝見女兒不喊救命了,轉頭過去哭不看自己。他心中頓時燒起一股邪火,「害羞不敢看了?那我就再來點猛的。」如此想著,他分出一邊手,探入到了孟秋華的雙腿間,撫摸到她那沾滿了精液和愛液而依舊濕潤不堪的陰部。

手摸到陰部後,孟創輝用手指挑逗了幾下嫩滑的陰唇,然後就並起食指和中指,彎曲起來勾入陰道口內,攪弄著陰道口內肉壁。同時他拇指也按在了陰蒂上,輕輕地按順時針揉動著。手都到位後,孟創輝低下頭,用嘴巴含住了那一隻空出來的乳房,吸吮輕咬著。

這麼上下左右同時展開的挑逗,讓哭泣中的孟秋華身體忍不住一陣輕顫。她此時是沒有什麼欲念,但是身體所有敏感部位同時被挑逗玩弄,那種生理的自然反應可不是她的意念所能控制得了的。乳房那裡的還罷了,下體處被挑逗所帶來的舒爽麻癢感覺,一下強過一下地沖擊著她的心房。她能感覺到,自己下體陰道內似乎在不受自己控制地收縮著。這種情形,讓她羞恥不已。她頓時死命地想夾緊自己的雙腿,但是那裡能合得上,反倒是她這麼動作,滑嫩的大腿內側肌膚加大了與孟創輝腰部的摩擦,刺激得孟創輝陰莖又硬多了兩分,真正是硬到了血管都快要爆裂開的地步。

孟創輝抬頭看到女兒孟秋華死死地咬著嘴唇,不論自己怎麼繼續努力挑逗都不發出呻吟聲出來,心下征服的欲念大起,「哼,居然還能忍住不叫,那好,我就讓你嘗嘗真正欲仙欲死的滋味,看你還能不能忍住,反正也該是時候了。」他心中暗道。

隨後,孟創輝突然從陰道中抽回手指。抽回手指的時候,他那兩根手指從陰道內滑出,順著陰道口、陰唇縫隙向上拖擦著抽拉出來,等最後手指尖勾滑過陰蒂才徹底把手拿起來。

他的這一把小動作,又惹得孟秋華身體一陣顫動。

孟秋華含淚咬著嘴唇死死忍住禽獸父親的羞辱挑逗所引發的生理反應,她此時是多麼的希望自己能徹底暈過去。

就在孟秋華剛剛以為禽獸父親已經暫時放棄了對自己下體陰部的羞辱逗弄的時候,她就感覺到壓在自己身上的重量突然減輕了很多,那玩弄著自己的乳房的手和嘴巴也離開了自己的乳房,隨後,自己的雙腿各被一隻手抓住了腿彎處,被用力地向外撐開。

就在她不知道禽獸父親又要做什麼來羞辱自己的時候,她聽到了他說出了一句帶著無限激動與淫意的話:「乖女兒,爸要進去了,你那裡已經有好多水了,不會痛的。」這句話,就像是一個霹靂一樣在她的心中炸響。「不,別碰我!快放開啊…」她突然劇烈地掙紮悲聲驚叫了起來。

雖然她早就知道自己逃不過這最後的姦淫,但是,當知道那一刻終於來臨、禽獸父親那惡心的陰莖就要插入自己的體內的時候,她還是難以自控地緊張恐懼起來。

可惜,她的掙紮和驚叫並不能阻止什麼,她的驚叫聲剛落,伴隨著孟創輝的一聲爽呼,她馬上感覺到陰道已經被一根粗長堅硬的燙熱東西給狠狠地撐開捅入,那種被撐得飽漲的感覺,從陰道口那裡瞬間延伸到了陰道的最深處。她的身體,頓時僵硬緊繃起來,被綁在腦後的雙手,死死地揪著能抓到的床單。

孟秋華知道,她又再次失身了。先前的那次失身是在她昏迷過去的時候發生的,醒過來知道後,她雖然感覺無比的悲憤羞恥和絕望,但那時的感覺,又如何能與此時清醒地感覺體會到整個被姦污過程的情形相比。剎那間,強烈到極點的羞恥悲憤與絕望的感覺,像一把巨錘一樣狠狠地砸在了她的心房上,把它徹底地擊碎。她的腦海,也因為承受不了這麼殘酷的刺激,陷入了短暫的空白中。

而孟創輝看著被自己陰莖捅入下體後驚叫了一聲便陷入失神狀態的女兒,心裡的欲火卻更加的燒得猛烈。此時的他,心理已經極度扭曲,真的已經不顧一切了,只瘋狂地想在被毀之前把心中的所有欲望都發泄出來。

孟秋華暫時腦子失神停頓過去後,她所有的掙紮動作也隨之停了下來,只流著淚,靜靜地呆望著天花板。

她安靜了,孟創輝這個禽獸卻更不安靜了。他撐定女兒孟秋華的一雙白嫩美腿,挺動著下體,讓他那根粗長醜陋的陰莖一次次地深入到親生女兒下體陰道內,與她緊密地交媾結合在一起,品嘗著那其中的無限美妙滋味。對此時的他來說,即使天下間的絕色美女都隨便讓他操,估計都沒有比能操親生女兒更刺激更有快感,那不單是人長得美不美、身材好不好、陰道緊不緊的問題,而是因為有種突破亂倫禁忌的刺激感覺包含在其中。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想和越覺得好,就是這麼個道理。

操了一會,孟創輝突然想到了一個增加刺激的絕佳主意。他伸手把自己原先放在床頭的手機拿了過來,打開了手機的拍攝錄影功能,然後單手扶著孟秋華的一條腿,另一隻手拿手機拍向下體交媾之處。他手機的攝影圖元有八百萬,所以能拍得很清晰。

他先是把鏡頭對準了孟秋華的臉部,特地拉近了鏡頭做了個特寫,然後在把鏡頭一路向下拍到兩人下體交媾之處,稍微停留了一下,就又把鏡頭從下體位置朝自己的上半身及臉部拍,好讓整個視頻能拍清楚是自己在跟女兒孟秋華做愛。

之後,他就重新把鏡頭對準了下體處。他一邊挺動著下體一邊拍著,只見那手機的鏡頭畫面中,自己與女兒孟秋華的下體交媾處已經被她陰道內流出的愛液弄濕了一大片,連陰毛都已經被沾濕得粘貼在陰阜上,而自己的粗大陰莖不斷地反復在她的下體陰道內插進抽出,把她的陰道口撐漲得滿滿的,並帶動著她陰道口那被撐開後緊箍在陰莖上的嫩肉也是來回地縮進翻出。期間,他也拍了孟秋華那不停來回晃動的豐挺雪乳。

最後,他覺得快速抽插的畫面拍得差不多了,於是就特地拍了個慢的。他把陰莖完全抽出孟秋華的陰道,然後慢慢地把陰莖向她嫩紅濕潤的陰道口插去。只見碩大猙獰的龜頭頂到了陰道口那裡,然後緩緩地頂擠開窄小陰道口的嫩肉。接著,先是整個龜頭完全插進入了陰道口內,然後就是剩餘的粗長陰莖一點點地插進,直到整根陰莖完全插了進去。陰莖整根插入完後,他便停下了動作,保持著這樣的狀態,並把上半身稍微向後靠了靠,好讓手機能更好地拍攝到自己生殖器被女兒孟秋華的生殖器完全包裹吞含住、無比緊密地相交相連在一起的畫面。

拍完這些鏡頭,孟創輝的激情又上升到了一個更高的頂點。

「啊!!!」他爽叫了一聲,把手機扔到床頭,然後就繼續專心地操了起來。

由於孟秋華是剛被破處,所以她的陰道非常的緊縮,使得孟創輝的每一次將陰莖插進去都要用點力氣才行。不過,也正是因為她的陰道很緊縮窄小,讓孟創輝的陰莖在每一次插入時都被她陰道裡的嫩肉緊緊包裹著,讓他體驗到了無比強烈的性器交媾摩擦快感。

孟創輝煌盡情瘋狂地狠操著女兒孟秋華的嫩穴,只覺得無比的快感和刺激感覺在心裡強烈的激蕩著,卻沒有注意到她中途已經從失神狀態中回過神來了。

孟秋華在腦子空白失神了一會後回過神來,就又被下體交媾處傳來的伴隨著點輕微疼痛的強烈酥爽消魂感覺所侵襲淹沒。她想掙紮反抗,但是在那種強感覺的侵襲下,她只覺得渾身都是酥軟無比,根本提不起力氣來。

在無法掙紮反抗的情況下,她這次沒有再大喊,因為,即使喊得人來,還有用嗎?那只會更增加自己的羞辱。於是,她只能心死認命地默默流淚承受著禽獸父親的蹂躪姦污,同時死死地咬著嘴唇控制著自己不要被強烈消魂的快感刺激得羞恥地失聲吟叫出來。禽獸父親陰莖的每一次插入自己體內,對她來說都是一次羞辱,她在絕望中惟有企求這樣的羞辱能快點結束。

孟創輝又繼續狂操了好幾分鐘,享盡了無限交媾美妙滋味後,終於精關失守了。在一次猛頂把陰莖整根插入孟秋華陰道最深處後,他身體一陣顫抖,接著,頂在她子宮頸那裡的龜頭就忍不住狂噴出了一股燙熱的精液。那精液瞬間便把她的陰道盡頭灌滿了,估計其中有不少精液都已經直接穿過子宮頸進入了子宮內。

孟秋華感覺到禽獸父親在自己體內射精了,亂倫的痕跡已經深深地留在了自己的體內,她的心,徹底地沉到了羞恥絕望深淵的最深處。她無力地靜靜躺著沒有說話和做出什麼舉動,就像一個沒有靈魂的木偶,眼神空洞無比。

孟創輝發泄出來後,激情仍是沒有消退。他看了看孟秋華,見她仍是愣愣的沒有什麼反應,只是一直在流著眼淚。不過話說回來,此時即使孟秋華有什麼激烈反應,他肯定也不以為意了,反正事情都已經做到了這一步,他也是豁出去了,她愛怎麼想就怎麼想吧。

孟創輝其實對女兒這樣的反應狀態還是感到有點掃興失望的,他原以為在自己的狂操之下,她會發情呻吟起來,誰知她從頭到尾都沒有哼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