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亂倫劫

作者:一筆隨心

(一)

「亂倫?天啊,竟然有人做出這麼惡心的事情出來,那還有人性嗎?居然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不放過。對那種人,就該拉去槍斃了才對,怎麼才判了十幾年,太便宜他了。」下午上班前的時候,A市萬榮有限責任公司的辦公區裡,一個穿著白色短袖上衣、紅色包臀套裙和白色高跟涼鞋的高佻女子手中拿著一份報紙,面帶鄙視痛恨地說道。那高佻女子看起來二十多歲左右,一張羞嗔得宜的漂亮臉蛋上透著一種天生的嬌羞嫵媚的氣質,但是她眉宇間,卻給人一種正派端莊的感覺。

這高佻女子名叫孟秋華,是萬榮公司宣傳部的部門經理。她是三年前加入萬榮公司的,靠著卓越的能力和辛勤的努力,年紀輕輕地就做到了現在這個職位。

其實,她家家境是非常好的,老媽是個成功的生意人,在城郊外有一棟小別墅,車子也有兩輛,並不缺錢。她之所以到公司來那麼辛苦的打拼,也只是想做出點事業來證明一下自己,同時也是想讓自己能獨立一點。

孟秋華發表了一番憤慨後,就把報紙放回了報紙架那裡,踩著高跟涼鞋,hhhbook.com邁動裙下那雙穿著肉色絲襪的修長渾圓美腿,步態自然款款地走回到了自己辦公桌那裡,準備著手開始下午的工作。

而對於剛才看到的那條驚世駭俗的新聞,她在過後不久就完全遺忘了。對她來說,那只是一個天方夜譚似的遙遠故事,雖然看了覺得惡心憤慨,但那最終又和自己有什麼關系?她怎麼樣也想不到,過了三個月後,她自己也會像那條新聞中的受害女孩一樣,被自己的親生父親給毫無人性地強行姦污,而且遭遇比那個女孩的更要悲慘羞恥得多。

(二)

時間過得很快,一轉眼,三個月就過去了。

三個月後的這天,正好是星期六,她不用去上班。

這天早上,一家人在一起吃早餐的時候,她母親說,要回P市那裡幾天看望生病的老父親,所以打算等下就動身。母親說完後,她的弟弟就接過話頭說,他正好休假有空,想和母親一起去,順便也在那邊玩幾天。事情定了下來後,母子兩人就外出去買禮品了。折騰了一個多小時,一切準備就緒後,母子兩人就一起開車出門去了。

母親和弟弟走後,家裡就只剩下她和父親兩人。她哪裡也不想去,所以就乾脆在房裡上網消磨時間。中午的時候,她和父親一起吃過飯後,喝了一瓶牛奶,看了會電視,覺得特別犯困,就回房間午睡去了。

她穿著睡裙躺到床上,沒一會就沉沉睡著了。睡著後,她做了一個夢,夢到自己和男朋友去玩。夢中,男朋友帶自己去到了公園一處僻靜地方,然後就突然說要和自己做愛。自己不是一個對性隨便的人,一直以來都沒做好邁出那一步的心理準備,怎麼可能會答應呢,何況還是在著隨時有人來往的公園裡。

誰知道,平時很君子的男朋友居然強行就把自己壓倒在了草地上,瘋狂地扯掉了自己身上的衣裙,不顧自己的叫喊掙紮,分開自己的雙腿就壓到了自己的下體處。

她不知道男朋友是怎麼和自己做愛的,也沒嘗試過做愛的感覺,但那一刻,她能強烈地感覺到自己陰道內突然有種撕裂漲痛的感覺,能感覺到有根粗長堅硬的東西直捅進了自己的處女禁地。

她很驚駭恐懼,整個意識隨之有點模糊了起來,只感覺到下體內傳來陣陣痛中帶著酥麻舒爽的感覺,那種感覺,是那麼的強烈而持續,就像潮水一樣不停地沖刷這她的心靈。最後,她無力中只感覺到陰道內被那根粗硬的東西插到了盡頭似的,仿佛,有一股燙熱的液體在自己陰道深處噴射了出來。那一刻的感覺,讓她的整個靈魂都忍不住顫動了起來。之後,她的意識就漸漸地模糊了。

不知過了多久,她從混沌中清醒了過來,當她剛意識到自己只是做了個噩夢而有點心安的時候,便馬上又被更驚駭的一幕給驚嚇住了。

她一睜開眼睛就看到自己渾身都是赤裸的。更震驚的是,她看到床邊居然還坐著一個赤裸著身體的肥胖男人,那男人正低著頭大口大口地吸著煙。

「你怎麼這樣子?為什麼在這裡?快出去啊!」她瞬間驚駭地尖叫了起來,同時下意識地伸手去想扯過被子來蓋住自己的身體,可惜卻摸了個空,床上哪裡還有什麼被子。

那肥胖男子突然聽到孟秋華的尖叫,身體一下驚顫,然後就條件反射似地站了起來,轉過身看向孟秋華。他的臉上,滿是驚慌不知所措的表情。

(三)

這肥胖男子,正是孟秋華的親生父親孟創輝。

孟創輝是一個單位的部門領導,別看他在外面威風八面,但在家裡,他是個妻管嚴,被老婆管得死死的。所以,這麼多年來,他的職位是一直在升,但是他的私生活卻一片幹凈,別說什麼包二奶包小三了,連抽煙喝酒都是免談,工作之餘都是在圍著老婆轉,被周圍的人稱是新時代的「三好男人」。

「三好男人」孟創輝其實根本不想過這樣的生活,可惜,他的職位升遷、小車別墅都是靠著老婆才得來的,他吃人的嘴短,加上老婆又是個比較強勢的女人,容不得他擺布,所以,他再無奈也只好這樣過了,好在久了也漸漸習慣了。

原本,他自己都以為自己的下半生就這麼過了,可誰知一年多前的一天,他在辦公室閑暇無事的時候,上網隨便點擊瀏覽網頁,其中一個自動彈出的網頁裡的內容讓他被深深震撼。那個網頁上,羅列了一些亂倫小說,其中,一篇描寫父女亂倫的小說讓他看後心情激動不已。看著那篇描寫得很詳細很有真實感的亂文,他不知不覺中把自己代入了文中的男主角,並把他自己那已經出落得美麗動人的女兒也代入了文中的女主角。沒看完,他就射了。

有了這次經歷後,他開始如饑似渴地搜索著網上的父女亂倫小說來看,一次次地把自己和女兒代入文中,一次次地體驗著那種另類的激情。他深深地沉迷於其中,他覺得,自己的心,終於可以不再麻木,終於又可以享受到激情快樂的感覺,下半生,似乎有了意義。

隨後,亂文看多了,他腦子裡就開始閃過一個讓他更激動刺激的念頭:如果我和女兒真實的發生亂倫,那豈不是比看小說更刺激更爽?這個念頭一旦跳了出來,就緊緊地纏繞在了他的心頭,揮之不去。不過他畢竟還是有理智的人,所以,雖然那念頭越來越強烈,但他始終都死死地克制住了自己的變態欲望而沒有真正敢做出什麼。

就這樣,他腦子裡時常閃著那個念頭,苦苦地忍了一年。這一年中,每次看到女兒的身影,看到她漂亮的臉蛋、曲線動人的身材、誘人的美腿,他的心都忍不住一陣躁動顫抖,那個念頭,也越來越強烈。好在他的表面工夫做得好,一直沒讓人看出他的心理異常來。

然而,再強的忍耐力也終究會有個極限。終於,一年後,他再也忍不住了,他覺得再不把那個念頭付諸行動,自己肯定就要瘋了。於是,他就開始做起了準備。他通過網絡購買了一種可以讓人在一段時間內陷入昏迷徹底失去知覺的藥水,經過拿自家的大狼狗實驗過證明那藥水完全有效後,他便焦急地等待著合適時機的到來。此時,估計就是神仙來了也無法讓他回頭了。他已經鐵了心的一定要做一次,哪怕做後馬上要下十八層地獄他也不管了,否則,他覺得自己真的生不如死,活著也沒什麼意義了。

在他的焦急等待中,那個機會終于在夏天初到的時候來臨了,也就是今天。

妻子和兒子要離家幾天,只有自己和女兒呆在家裡,這樣的機會,真是合適到了極點。

於是乎,等妻子和兒子出門,並通過打電話確認他們已經出了市外,不可能會突然再折轉回來後,他便偷偷地在女兒常喝的牛奶裡下了事先準備好的藥物,等女兒藥性發作回房間睡後,他估算了下時間,就拿出事先配好的鑰匙,打開了女兒的房門,進入到房中把已經沉睡昏迷過去的女兒給姦淫了。

發泄完獸欲後,等激情稍冷下來,他那被欲望壓抑蒙蔽了一年的理智又回來了。想到事後的種種後果,他不禁開始有點後悔驚慌了起來,同時也在苦苦考慮著等女兒醒過來後自己該怎麼面對她。一時間,他乾脆就坐在床邊緊張地猛抽起煙來,心慌意亂地想起對策來。沒想到,就在他還沒整理出頭緒的時候,女兒就醒過來了。

(四)

言歸正傳。此時,孟創輝不知所措地看著一臉驚慌恐懼表情的女兒,身體僵硬地定站在床邊,臉色陣紅陣白,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孟秋華看到父親站了起來看向自己,她頓時又尖叫了一聲,在扯不到被子遮蓋的情況下,就慌忙用手分別捂住了自己的下體和胸口部位,並把頭和身體翻轉到了另一側,因為,她看到了父親孟創輝赤裸的下體處那根軟吊著的醜陋陰莖。

「你快點出去!」孟秋華轉過身背對著父親後,又驚恐地叫了起來。直到此時,她驚恐慌亂中都還沒完全明白方才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只知道父親赤裸著身體進入了自己的房間,自己身上的睡裙估計也是被他給脫去的。她不知道父親除了脫去自己的睡裙外,有沒有還另外對自己做了什麼。但是,憑她的聰明,看他那樣子,她也能想到,即使他之前還沒做什麼,但接下來可能會做什麼了。這讓她如何不怕?

孟秋華轉過身去後,就感覺到捂向下體的手摸到了一片濕滑,同時也感覺到下體陰道那裡有種疼痛感,陰道內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流動。她心中頓時湧起了一個讓她驚駭欲絕的不祥預感,慌忙用手在陰部那裡摸了一把,然後抽手出來一看,只見沾得滿手的是乳白中帶著絲絲血紅的粘稠液體。

「精液?處女膜破裂?」頓時,她的腦海中閃過這麼個念頭。雖然她以前都沒有過性愛的經歷,但是一些基本的性知識她還是非常清楚的。綜合自己的下體感覺和摸到的痕跡,剎那間,她便得出了一個讓她恐懼到極點的結論:自己被人給姦污了。至於那個姦污自己的人是誰?瞧父親孟創輝方才那赤裸身體坐在床邊的樣子,除了他,還能會是誰?

想明白了這點,剎那間,孟秋華只覺得全身像墜入冰窟,身體和心都是一片冰涼,一股不敢置信和悲憤羞辱的感覺充滿了她那快要窒息的心房。

「不!!!」她淒慘地悲叫了一聲,眼淚,就不受控制地狂湧而出,撕心裂肺般的哭聲,跟著在房間內響起。

床邊慌亂緊張的孟創輝看到女兒驚慌地轉過身去後,慘叫了一聲便大哭了起來,知道女兒已經明白自己姦污了她的事實。一時間,他的頭大得像要爆炸了一樣,心中湧起無限的惶恐。

他猶豫了一下後,就乾脆爬上床去,躺在孟秋華的背後,從後面抱著她。他想著好好對她解釋勸慰一番。可惜,他的舉動更加加重了孟秋華的恐懼。當她感覺到父親躺在了自己身後並用手抱向自己身體的時候,她以為他又要再次對自己進行姦污了,頓時,她邊哭喊著邊死命掙紮著,想脫離他的摟抱,躲避到床另一頭去,可惜那裡掙紮得開。

孟創輝緊抱住女兒的身體,驚慌焦急地壓低聲音哀求道:「秋華,求你別喊了,會被人聽到的。這次是我對不起你,我不該這樣,我是色心蒙了頭,你就原諒我一回吧?好嗎?以後我再也不敢了?」「放開我,你這個禽獸,你不是我爸,你是禽獸,禽獸,嗚…」孟秋華哭喊道,更努力地掙紮著,根本不理會他的哀求。

「秋華,我真的是色心昏了頭,都是看亂倫的黃色小說看多了,受到影響才控制不住自己的,我以後真的一定會改的,以後再也不上黃色網站了,一定好好做人,你就原諒我吧,求你別喊了好不好?」孟創輝繼續哀求道。

「滾,你快滾啊,我不想見到你這個禽獸,我一定要告訴媽,讓她知道她嫁的是個禽獸,快放開我啊,嗚…」孟秋華繼續掙紮著,嘶聲哭喊道。

「你…」孟創輝聽到女兒的哭訴,頓時話頭為之一阻,同時心裡也為之一寒。

「你不能告訴你媽,否則我們兩個都完了。」他隨後惶恐中帶著強制威脅味道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