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秘史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鈴聲已經停止,而媽媽顫抖的說話聲也從房間裏傳來,那是努力壓抑著呻吟聲的說話聲,難道!難道媽媽在學校就和哥哥苟合在一起了嗎?

雖然門關著,但是因爲這木闆門年代已久,所以出現了很多小縫隙,橘黃色的燈光透過縫隙照在我身上,我彎下腰,眯著眼,湊到一個角度最好的縫隙上,頓時,裏面的情景全部映入我的眼簾。

我猜得果然沒錯,媽媽果然是在被哥哥幹著,媽的,這騷貨,在學校就忍不住了嗎,不是說在高考前不會再讓哥哥幹了嗎,我咬牙切齒的想著。

儲藏間裏,媽媽正趴在一張破舊的小桌子上,一手拿著手機,嬌喘籲籲,斷斷續續的講著電話,一手被哥哥從背後抓住,此時媽媽並沒有脫光,一身黑色的緊身職業套裙還穿在身上,但是已經半遮半掩,衣不遮體,盤起的發髻已經淩亂,襯衫的扣子被打開了三四個,在肉色的胸罩的襯托下,又肥又大的乳房因爲趴著被桌子壓成了半圓,套裙被推到了腰間,內褲也被脫到了小腿處,而哥哥此時正面紅耳赤的抱著媽媽肥碩的大屁股,挺立著八公分的小雞巴,使勁的抽插著媽媽紫紅的肉穴,每一次抽插都插到了最深處,連續發出了啪啪啪的撞擊聲,我第一次發現哥哥的力氣那麼大。

媽媽的屁股本來就又肥又寬,現在這樣像母狗一樣趴著,使得媽媽的屁股看上去更加的豐滿、肥碩,像個嫩得滴水的大西瓜,可以看見哥哥每一次的撞擊,都會在媽媽肥臀上撞成一道小麥色的肉波浪,肥嫩的屁股肉被撞擊得出現了一道道紅色的瘀痕,棕色的屁眼也是一張一合的,可愛極了。

電話是爸爸打來的,他已經回家了,看到我們還沒回去,就打個電話問下,哥哥好像知道是爸爸打來的電話,更加興奮了,更加快速的幹著媽媽,仿佛要把媽媽的肉穴抽爛一樣,惹得媽媽不時用手捂住嘴巴,把淫蕩的呻吟聲扼殺住。

「嘿嘿,媽媽,把揚聲器開起來唄,讓爸爸也聽聽你多麼淫蕩的聲音。」哥哥邊用母狗式幹著媽媽,邊壞笑的說道。

媽媽嚇了一跳,回過頭,哀求的看著哥哥,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

媽媽的拒絕顯然有點激怒了哥哥,好像自己的權威遭到了挑戰,他伸出右手放到媽媽肥奶上,把胸罩撥開,一掌就把還在搖晃不已的肥乳握在手裏,使勁的揉捏,好像要捏出奶汁一樣,還旋轉著媽媽挺立著的棕褐色奶頭。

「騷貨,爛貨,趁我沒發脾氣的時候,最好快點照我的話做,不然的話,哼哼。」

媽媽被哥哥使勁捏著乳房,居然流露出了痛苦又快樂的表情,但是媽媽好像並不想繼續違抗哥哥的命令,乖乖的把揚聲器打開,放到了桌上,哥哥這才露出了滿意的微笑,獎勵式的拍了拍媽媽的屁股。

「美聰,我看你今天怎麼說話一直發抖啊,是生病了嗎?」揚聲器一打開,爸爸蒼老的聲音就大聲的播放了出來。

「沒……沒……可能……是晚上起風了,有……有點冷。」媽媽雙手扶著桌子,一邊斷斷續續的回話,一邊努力的承受著哥哥的沖刺帶來的強烈快感,我看見媽媽被哥哥幹得桌子都在搖搖晃晃了。

「哦,是這樣啊,那你要注意啊,不要感冒了,對了,小明在旁邊嗎,我跟他說說話。」可憐的爸爸不知道媽媽正被親兒子幹呢,還關心的問著媽媽。

媽媽想早點掛掉電話,正想說不在呢,沒想到哥哥這時邊勤奮的耕耘著媽媽的肥肉穴,一邊還有空出聲。

「爸,我在呢,您到家了啊?」哥哥嘿嘿笑道。

「是啊,兒子,怎樣啊,快回家沒啊?」

「還沒呢,爸爸,今天可能會有點晚哦,等下我們班班主任還要專門找我和媽談話呢,好像是一些考試時的注意事項要專門提醒我一下。」哥哥在和爸爸說話還不安分,掰開媽媽的屁股,整根全部沒入媽媽的肉洞,媽媽不由得發出嗚嗚的呻吟聲,媽媽的肥臀就好像是一塊大面團,被哥哥幹得都變形了,而媽媽隻是捂著嘴,順從的使勁翹起屁股承受。

「這樣啊,那兒子你要好好聽,知道嗎,隻要你考好成績,我和你媽再辛苦也值得了啊,對了,你們那怎麼一直在鼓掌啊,這啪啪啪的聲音都響了好久了。」可憐的爸爸還不知道這是幹你媳婦幹出來的聲音。

哥哥愣了一下,馬上反應過來,又是快速的一陣抽動,像撞擊木樁一樣,重重的撞在媽媽的肥臀上,這才說道:「不是呢,爸,這是打蚊子的聲音啊,今天也不知道咋回事,蚊子特別多,您看,這又一隻。」

媽媽看著哥哥自導自演,把這形容成打蚊子,頓時大羞,耳朵都紅了。

那邊哥哥和爸爸又扯了幾句,就掛掉了電話,又湊到媽媽耳邊,對著媽媽右耳圓潤的耳垂舔了一下,說道:「媽媽,怎麼樣,邊和爸爸通話邊被親兒子幹是不是很爽啊。」

「才……才沒有呢,小明,你快點射吧,得早點回籃球場啊。」媽媽羞紅著臉,小聲道。

哥哥嘿嘿淫笑一聲,捏了捏媽媽的肥奶,就開始了最後的抽插沖刺。

「媽媽,哦……哦……哦,我要射了,媽媽,我……我要射進你的小肉洞裏面。」

「啊……啊,寶貝,射……吧,射給媽媽,射到媽媽的小肉洞裏,媽媽幫你生個女兒。」媽媽顯然也快高潮了,咬著嘴唇,抱著桌子隨著哥哥的沖刺上下搖晃起來,全身浮現一層深色的紅暈,那是高潮來臨的預兆。

大約又重重抽插了三十下,在媽媽的高潮中,哥哥也喘息著把雞巴緊緊插進媽媽的肉穴最深處,開始對著媽媽的卵巢射出他年輕活力的精液,當哥哥把雞巴拔出時,還可以看到已經被操得通紅的肉穴裏,緩緩流出了一股股乳黃色的液體。

完事後,哥哥喘著氣坐到了旁邊一張椅子上,看到媽媽開始整理衣服了,沉默了一會,說道:「媽媽,我的好媽媽,其實我有點事需要您的幫忙,這關系到我高考的最後結果。」

媽媽聽完溫柔的看著哥哥,摸了摸他的頭,說道:「說吧,隻要媽媽能做的,一定盡力幫你。」

哥哥聽到媽媽肯定的回答,轉過身子,猶豫的對著儲藏間最裏面一個角落說道:「黃……黃老師,你出來吧。」

我吃了一驚,嘴巴張得老大,原來那裏從頭開始都有著另一個人的存在啊,我說黃大同怎麼也不見了,原來躲這裏來了,他跟哥哥做了什麼交易嗎?

看著流著口水,褲子被雞巴頂得老高的黃大同從雜物堆後面走出,媽媽顯然也是很驚訝,連忙把胸口的扣子扣了起來,有點嗔怒的問哥哥:「這是怎麼回事?他怎麼會在這?」

哥哥原本眼中的猶豫已經消失,面對媽媽的質問,他不害臊的說道:「前幾天,我不小心讓黃老師發現了我們亂倫的事,剛才在籃球場,他對我說,如果您能跟他搞一次,黃老師就會把高考的語文試題跟我說,因爲他恰好是出題的老師其中之一,所以,很簡單的選擇題,我答應了,媽媽也說過隻要我能取得好成績,什麼都願意做,不是嗎,那現在,請媽媽跟黃老師性交吧。」

「是啊,是啊,這樣各取所得,不是兩大歡喜嗎,放心,我絕對會把你幹得爽爽叫的。」黃大同一邊流著哈喇子,一邊摸著自己的下體,淫笑著盯著媽媽,從頭到腳,恨不得把媽媽吃下去。

媽媽懵了,她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最疼愛的大兒子會這樣設計她,她雖然和自己兒子亂倫,但這並不代表她是個淫亂的女人,現在大兒子居然讓她和一個陌生人性交,這種委屈,讓她的眼淚不由自主的流了出來,失望的看著大兒子那冷淡的表情,她不知道她該如何選擇。

我也沒想到會是這種交易,下一秒,我憤怒了,自己玩也就算了,哥哥居然還和外人做起了交易,把媽媽當成了一件貨物嗎?剛想沖進去把哥哥和那黃大同打一頓,把媽媽救出來時,我又在想,媽媽會怎麼選擇,是會繼續發揮母性選擇妥協,還是會嚴詞拒絕呢,在我心裏,我還是希望媽媽選擇拒絕的,我不想看到她連最後一點尊嚴都喪失掉。

抱著這樣的想法,我平複了下情緒,等著,等著媽媽的抉擇。

(四)

接下來的幾分鐘,媽媽始終保持著雙手交叉抱肩的姿勢,努力想要把胸前的肥乳遮住,殊不知,這樣一經擠壓,更是讓那兩粒飽滿的肥乳形成了一道深深誘人的乳溝,刺激得黃大同胯下的雞巴支起了個大大的帳篷。

哥哥和黃大同也不著急,靜靜地站在原地等待著媽媽的決定,黃大同是有恃無恐,手握著學生的生殺大權,而且還知道了哥哥和媽媽亂倫的事情,他不怕眼前這個女人拒絕他或者去告他一狀。

而哥哥表面上很平靜,但是他的內心其實很著急,他也在賭,賭媽媽為了他的前途,賭媽媽疼愛自己的心超過了道德的底線,如果這次被拒絕,不單是會得罪自己的班主任,媽媽的心裡也會留下一道深深的裂痕。

媽媽伸出手,揉了揉自己微紅的眼眶,深吸了一口氣,目光漸漸堅定起來,看著面紅耳赤,快要獸性大發的黃大同,說道:「我可以答應你。」

這句話如同仙音一樣,頓時哥哥和黃大同都是面色一喜,看著哥哥居然也露出了微笑,媽媽眼中的失望不言而喻,心裡被濃濃的失落感充斥,眼眶一陣刺痛,眼淚就要托湧而出。

再次抹了下眼眶,媽媽帶著略微的哭腔道:「但是我有兩個條件,第一,你一定要實現你的承諾,不然我就算丟了這張臉,我也不會讓你好過。第二,不能做愛,最多我用嘴幫你含出來,我能做到的最大尺度就是這樣,如果你接受,那就快點來吧,如果你不接受,那現在就走,我們會當什麼都沒發生過,不會告訴別人的。」

哥哥和黃大同都是一愣神,沒想到媽媽到最後還是不能徹底放下道德尊嚴,聽媽媽話語裡那生硬和堅決的語氣,這應該就是她所能放縱的極限了。

我在外面聽到媽媽這個決定,心裡也是有點歡喜,好歹媽媽還是有底線的,她並不是個淫亂的女人,她只是個願為兒子的前途默默付出的女人。

黃大同本來還以為這應該是板上定釘的事情,沒想到會來這麼一出,他的臉色頓時黑了下來,板著臉直盯著媽媽看,猶豫不決,應該是在考慮媽媽提出的條件。

哥哥看媽媽面色堅定,知道勸也沒用,焦急的看向黃大同,希望他答應下來,哥哥沒注意到,他的這個表情讓媽媽的心裡對他的失望又多了一分。

「成,嘿嘿,不能干你也沒什麼,反正已經被你兒子幹那麼多次,肉洞肯定也很鬆了,等下看我怎麼捏暴你的兩顆肥奶,哈哈。」黃大同思量了半天,眼光在媽媽火辣的身體上來回徘徊,終於忍耐不住,淫笑的說道。

媽媽聽見黃大同的淫言穢語,面露怒容,呼吸急促,兩個大奶子因為急促的喘息,上下晃動,而黃大同無視媽媽憤怒的表情,一步步的逼近媽媽。

我在外面看到這情況,知道如果再不行動就來不及了,於是,我走到教學樓外面,假裝的喊著媽媽,在這麼安靜的環境下,我確定我的叫聲一定會被他們聽見,邊叫邊走向儲藏間。

果然,當我離儲藏間還有十幾米距離的時候,裡面傳來了一陣吵雜聲,隨後,黃大同第一個走出來,隨後是哥哥,兩人的臉色都不怎麼好看,最後出來的媽媽臉上已經沒有哭過的痕跡,除了那微紅的眼眶。

我裝成吃驚的樣子,小跑到媽媽跟前,關心的看著她,道:「媽媽,你們這是去哪了啊?我看不到你們後馬上就出來找了,沒出什麼事吧?」說完還故意看了看目光有點閃爍的黃大同和哥哥。

媽媽剛剛才遭遇了來自大兒子的背叛,心裡失望之極的情況下,突然聽見來自小兒子溫暖的話語關心,特別是這個小兒子還是她平時一直冷淡相待的,但是沒想到他不僅不怨恨,還那麼的關心自己,媽媽只覺得自己心裡暖暖的,眼眶一紅,眼淚又快流出來了,她今天一天哭的次數比她往常一年還多。

媽媽用複雜的眼神看著我,半響才說道:「沒,沒事,剛才有點關於小明的事要和黃老師討論下,但是籃球場太吵了,所以才來這邊商量一下。」聽到媽媽這麼說,旁邊在擔心媽媽會怎麼說的哥哥和黃大同頓時舒了口氣。

我裝作恍然大悟的樣子,對媽媽說道:「原來是這樣啊,媽媽,那你們討論好了沒,那邊家長會也開得差不多了。」

哥哥走到媽媽身邊,握住媽媽的右手,關心的問道:「媽媽,您應該也累了,不然我去和黃老師說明一下,我們就先回去,至於弟弟,讓他等家長會開完,自己回去吧。」哥哥的話語異常溫柔,如果我不知道他曾經把媽媽推入狼爪,我還真要以為哥哥是真心的關心著媽媽。

但是哥哥溫柔關心的話語似乎沒有起到作用,媽媽的臉色始終暗淡著,有點憔悴的摀住頭,右手輕輕掙紮著從哥哥手中抽出,語氣低沉的說道:「不用了,半途走人怕影響不好,開完再走吧。」說完也不等哥哥反應過來,獨自一人就朝著籃球場走去。

我也看出來了,看來哥哥的背叛真的是傷透了媽媽的心了,媽媽對他的態度真是來了個大轉變啊,心中暗喜著,小跑跟上去,和媽媽走到一起。

哥哥此時的臉色鐵青,他怎麼也想不到,媽媽會對他說話的語氣那麼冷淡,會拒絕他的要求,要知道,以前他所有的要求媽媽都會盡力的滿足,這天大的反差,頓時讓哥哥產生了強烈的不適應,心裡更是悄悄的對媽媽產生了一股恨意,他並沒有意識到,造成這種結果的源頭就是他自己。

哥哥扭過頭,看見一直盯著媽媽背影,臉上一陣遺憾表情的黃大同,眼珠亂轉,計上心頭,微笑著走到黃大同身邊,湊到他耳朵邊說著什麼,而黃大同聽著聽著,臉上更是露出了惡魔般的神秘微笑。

隨後我跟隨著媽媽來到籃球場,讓我吃驚的是媽媽並沒有坐到哥哥的班級去,而是和我一起走向我的班級,從旁邊拉過一張椅子,和我坐在一起。

之後的家長會,媽媽的臉色一直沒有好轉,看不到一絲笑容,於是我試著和媽媽說話,悄悄的說了幾個笑話給她聽,還把在學校的趣事也一併說了出來,雖然媽媽還是沉默著不怎麼說話,但是臉色卻是好多了。

之後的兩天裡,媽媽說話的次數少得可憐,大部分時間都是低著頭沉默著,吃飯的時候也不再給哥哥夾菜,也沒有和哥哥說過話,我看見媽媽好幾次在房間裡哭泣,爸爸因為每天工作太累了,居然對媽媽的反常沒有半點感覺。

而哥哥這兩天裡也是想再獲得媽媽的歡心,沒做過家務的他居然主動掃地,拖地,洗衣服,但是媽媽並沒有任何表示,她一直在避免和哥哥單獨相處,哥哥和她講話,她也不像以前那麼溫柔的回答,有的只是冷淡的敷衍,有一次我看見,哥哥在廚房抱著正在炒菜的媽媽懇求的說著什麼,右手還伸到媽媽肥臀上揉著,而媽媽則是用力的掙紮著脫離哥哥的懷抱,直接跑進了房間,把門大力的關上。

到最後,哥哥也不耐煩了,也不再和媽媽說話,每天放學回家就呆在房間裡上網,哥哥和媽媽陷入了冷戰中。

時間很快來到了高考的前一天,這天中午放學後,學校通知高三年段放半天假,讓我們為明天的高考做好各項準備工作,我因為被班主任點名留下來打掃班級,所以回家比較晚,當我快走到家門口的時候,我看見了哥哥和一個郵遞員站在一起,哥哥正在簽收一個包裹,簽完字後,哥哥從口袋拿出三百塊遞給郵遞員。

我心下好奇著,快步上前叫住了正要回家的哥哥,「這是什麼包裹啊,你買了什麼東西嗎?要三百塊那麼貴啊。」

哥哥突然聽見我的聲音,顯然被嚇了一跳,驚慌失措的看著我,言辭閃爍的說道:「沒,沒什麼,網上買的一套書。」說完也不理我,急匆匆的回了家。

我看著哥哥的反應,覺著哥哥肯定有什麼秘密,但是他不說我也不知道是什麼,索性不去想,搖了搖頭跟著哥哥後面走進家門。

客廳裡,媽媽已經煮好飯菜,正和爸爸吃著飯,看見我和哥哥進來,只有爸爸招呼著哥哥快去吃飯,媽媽一句話都沒說,連眼皮都沒抬一下,靜靜地吃著飯。

哥哥快步拿著包裹走進房間,把包裹放進他床頭的一個小抽屜裡,隨後拿出一把鑰匙把抽屜鎖住,做完這些,看到我剛好走進房間,也不說話,冷冷的和我擦身而過,去吃飯了。

我頓時心裡對於那包裹得好奇更重了,要知道以前哥哥床頭那小抽屜就沒見他鎖住過,而這次居然把那包裹鎖在裡面,顯然他不想讓任何人接觸到那個包裹。

雖然很想知道那包裹裡面到底有什麼,但是此時就算我想破腦袋,也不可能知道,所以,也不再多想,放下書包,就出去吃飯了。

因為明天就要高考了,第一科考的是英語,我最不擅長的就是英語了,所以我也沒心情吃飯,隨便扒了幾口飯,把自己的碗筷洗了,就回到房間裡,打開電腦,準備練習英語聽力,而此時哥哥還在吃飯。

我熟練地打開瀏覽器,又打開了歷史瀏覽記錄,準備找出前幾天在網上發現的一個英語聽力練習網站,就在我慢慢往下翻找著那個網站的時候,我卻看到了歷史記錄裡有著十幾條標明「春藥-催眠-迷姦藥-絕對正宗,可貨到付款」的瀏覽記錄。

點開那個網站,我震驚的發現這是一個藥物販賣網站,上面專門賣違禁的藥物,搖頭丸啊,安眠藥,春藥,迷姦藥等等全部是這個網站的熱銷產品,這台電腦平時除了我之外,就是哥哥在玩了,爸爸和媽媽連開機都不會,所以瀏覽這個網站的就只有哥哥了。

這顯然不是什麼彈出式的網頁廣告,因為不可能彈出十幾個吧?但是哥哥為什麼會瀏覽這種網站呢?我發現哥哥瀏覽的其中一個網頁,上面寫著是一款最新型的迷姦藥,液體,無色無味,可放入開水,飲料,酒水(效果更佳),喝下後,十分鐘後會覺得奇困無比,十五分鐘後陷入昏迷,藥效可維持七個小時左右,醒後無任何記憶。

再看一下價格,三百塊,再看哥哥瀏覽這個網頁的時間,剛好是家長會後一天,看到這裡,我的腦中轟的一聲驚雷,想到了哥哥剛才簽收了一個包裹,又給了郵遞員三百塊,這不正是這網站寫的貨到付款嗎,再聯想到剛才哥哥看見我的時候那驚慌失措的模樣,把包裹鎖進抽屜的謹慎,難道哥哥的那個包裹裡就是這種迷姦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