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秘史

哥哥淫笑著拍了拍媽媽的屁股,看著上面的屁股肉一直抖動,滿意的扶著雞巴,就要插進媽媽的肉穴裡,媽媽的屁股也輕微的抖動,配合著哥哥的插入。

從這個視頻拍攝的角度,我可以看見媽媽粉嫩的肉穴上佈滿了淫水,哥哥好像並不急著插入,他先是用雞巴一直摩擦著媽媽的肉穴和陰蒂,濕淋淋的粘膜受到摩擦,頓時從肉穴裡溢出更多的淫水出來。

媽媽顯然有點堅持不住了,紅著臉,咬著嘴唇,屁股微微扭動,發出了性感的呻吟聲,哥哥也知道是時候了,不再猶豫,一下子就把整根雞巴插進了媽媽的肉穴裡,因為經過淫水的潤滑,所以這次插入顯得很快,很輕鬆,一下子,哥哥的雞巴就消失在媽媽的體內。

插入的同時,哥哥和媽媽都發出了一聲滿足的呻吟,看他們兩個的默契程度,顯然不是第一次做愛了,我的嫉妒心也隨著視頻的播放越來越大,恨不得插入媽媽肉穴的人是我。

畫面裡的哥哥已經開始抽插起來,每次抽插都會把肉穴裡面粉嫩的粘膜帶出,發出噗呲噗呲的聲音,而隨著媽媽的淫水一直溢出,媽媽小麥色的肌膚也染上了一層粉紅,格外誘人,紅嫩的嘴唇緊咬著,默默的趴在床上,肥大的屁股高翹著,承受著來自哥哥的插入。

就這樣抽插了兩分鐘,可以看見哥哥的雞巴上已經都是白色的泡沫,而哥哥抽插的速度也越來越快,雙手狠狠的拍打在媽媽小麥色的肥臀上,把兩瓣屁股拍的通紅,而媽媽好像被哥哥拍打屁股後變得更加的敏感,雙手緊緊握住床單,嘴裡發出嗚嗚的聲音,充滿肉慾的身軀不自然的顫抖著,哥哥看見這情況,抽插的力度也是越來越重,彷彿要把睪丸都塞進媽媽的肉穴裡,不停的重重撞擊著媽媽的屁股,發出很大聲的啪啪聲。

「媽媽,好爽啊……啊……我快射了,我……我要射進媽媽的肉穴裡,媽媽,幫我生個孩子吧。」哥哥的喘息聲越來越粗,說完這句話,哥哥就腰間一麻,全部射進了媽媽的體內。

我覺得我已經麻木了,哥哥居然還內射了,全部射進媽媽體內,他真想讓媽媽為他生孩子嗎,看視頻裡,媽媽好像並不介意哥哥射進去,什麼話都沒說,還拿了張紙幫哥哥擦汗,用嘴幫哥哥把雞巴舔乾淨,還問他累不累,我覺得我快崩潰了。

此時,我聽見外面傳來哥哥和媽媽的說話聲,他回來了,我趕緊退出視頻,把手機放回原位,躺到自己床上,閉上眼睛,回想著剛才看到的視頻,這使我重新認識了媽媽,心裡覺得憋屈、嫉妒的同時,還感到了一絲絲的刺激。

(二)

沒一會,哥哥推門進來了,看見我躺在床上,眼中頓時露出了鄙夷的神色,哼的一聲走向他的床鋪。

下一秒,他就看見了在他床上的手機,哥哥彷彿想到什麼似的,臉上流露出驚慌失措的表情,猶豫不定的連續看了我好幾眼,然後拿起手機查看了起來,邊查看邊故作鎮定的說道:「喂,你沒動我的手機吧。」

我沒搭理他,等他問了好幾遍後,我才在床上翻個身,右手揉著眼睛,一副剛起床的摸樣,懶洋洋的說道:「我一回來就睡了,沒看到你床上有手機,給我玩我都不要,誰稀罕啊。」說著還打了個哈欠。

哥哥還是有點懷疑的看了我一眼,又低下頭查看起來,估計沒發現什麼異樣,放下手機,鼻子朝天的哼了一聲,整理了書包,換了身衣服後,就走了出去。

記得哥哥和我小時候很好,可是自從爸媽改變了對我的態度,把全部的愛都給了哥哥之後,哥哥也變了,變得無視我,鄙視我,看不起我,這都是被爸媽寵的。

一想到媽媽居然就因為哥哥的成績好,就恬不知恥的和哥哥通姦,我的內心真是像打翻五味瓶一樣,酸甜苦辣全部湧上心頭,最強烈的感覺就是嫉妒,恨不得把哥哥殺了,取而代之。

我被心裡面萌生的這個念頭嚇了一跳,可是一想如果哥哥死了,那我不就可以一個人擁有媽媽了嗎?

我雙手用力的拍了拍臉蛋,甩了甩頭,決定不去想這些有的沒的了,先去吃飯吧。當我來到客廳飯桌的時候,發現爸爸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回來,正在旁邊端著碗盛飯。

「爸,你回來啦,今天多人來賣廢品不,我看這天氣明天不定會下雨呢,記得帶雨傘啊。」

聽見我的話後,爸爸並沒有多大的反應,默默的拿著飯碗做到飯桌前,淡淡的看了我一眼,道:「哦,知道了,吃飯吧。」說完就埋頭扒了幾口飯。

我默默的點點頭,盛了碗飯坐下,爸爸冷淡的話語雖然已經習慣了,但是我還是有點傷心,而另一側,哥哥的飯媽媽已經幫他盛好了,此時媽媽正在幫他夾菜,恨不得把全部菜都塞到他碗裡,還不時用溫柔慈祥的表情看著哥哥,叮囑他吃慢點,對於我們父子間剛才的談話半點反應都沒有。

看到這一幕,我又想起了剛才視頻裡面,媽媽淫蕩的幫哥哥口交,翹起肥臀雙手緊抓床單默默承受哥哥抽插的啪啪啪聲,哥哥用力揉捏媽媽肥奶時,媽媽快樂並痛苦的神情。

再一看旁邊正低頭吃飯的爸爸,看著他滿是皺紋的臉,已經略微駝背的身軀,憔悴的雙眼,我突然覺得爸爸很可憐,估計他還不知道他在外面辛苦勞累的時候,他的妻子正在和他的兒子亂搞,如果他知道了,估計會崩潰吧?

這時,爸爸抬起頭來,看著我,問:「你最近學習怎麼樣,雖然已經對你不抱什麼希望,但是該複習的還是要複習,這次高考要是考得太差,就別讀了,出來找份工作吧。」

我低下頭唯唯諾諾的答應了一聲,也不敢有什麼意義,我知道家裡面已經再也沒有能力同時供兩個人上大學了。

問完我,爸爸轉頭看向哥哥,露出一絲笑容,問道:「小明,怎樣,這次高考有把握嗎,不要太累著,知道嗎。」

哥哥先是打了個飽嗝,然後神氣的看了我一眼,然後才說道:「爸爸,你就放一百個心吧,我估摸著這次起碼也能考上個一線大學,我可不是某人。」

爸爸聽到哥哥的話後,滿意的點了點頭,笑罵道:「知道你小子行,但是也不要驕傲,要謙虛,知道嗎,哈哈。」

我在一旁聽得鬱悶得很,正想把飯快點吃完,早點走人,就又聽爸爸說道:「美聰,明天去市場買只老母雞吧,給小明補補,這錢該花。」我聽完心裡想,再怎麼補也還是那營養不良的樣。

「啊……啊……好的,我明天早上就去買。」媽媽不知道怎麼回事,有點神情恍惚,爸爸連問了好幾遍,媽媽才回過神來。

爸爸也沒有在意,繼續吃飯,但是我卻覺得有點奇怪,不時抬頭看向媽媽,發現她的臉蛋一陣泛紅,雙眼迷離,左手放在桌底下,不停的輕微移動,甚至還發出了輕輕的呻吟聲,看來桌下有情況啊?

由於爸爸坐在媽媽的正對面,所以是看不到媽媽桌底的情況的,而從我這個角度,在我中間有哥哥擋住,所以媽媽的下半身完全看不到,正要放棄的時候,我突然撇到媽媽身體右側不遠處一個櫃子上的鏡片,然後我頓時驚呆了。

那個鏡片剛好可以照到媽媽的下半身,今天媽媽穿的是一件到膝蓋的白花裙子,而此時在鏡片上,媽媽的裙子已經被一隻細長的手撩起,並把媽媽的內褲撥到了一邊,細長的中指就這麼插入媽媽粉嫩的肉穴,還邊用食指挑弄著媽媽的陰蒂,每撥弄一下,媽媽的身體就會不自然的顫抖一次,而肉穴裡的淫液也越來越多的往外流,媽媽的左手此時正抓住那隻細長的手,但是這一點用都沒有,絲毫不影響它的挑弄。

大家應該已經猜到了,沒錯,那隻手的主人就是我的親哥哥,他正在吃飯的時候,當著爸爸的面,指奸著自己的媽媽,而媽媽居然沒有出聲制止,還任由他為所欲為,我覺得不可思議,這種情節不是只有黃書裡面才有的嗎,哥哥就不怕被爸爸發現嗎。

就在我猶豫要不要出聲制止的時候,我又被鏡片裡面的情形吸引住了,媽媽此時的肉穴已經全部佈滿了淫水,看上去光滑得很,只見哥哥的中指已經整根沒入了媽媽的肉壺,陰唇之間紅色的粘膜緊緊的包裹住哥哥的中指,一點縫隙都不留。

而哥哥好像並不打算就這樣結束,那根細長的中指又動了起來,剛開始是輕輕的抽插著,慢慢的,加快了速度,可以看見媽媽肉穴裡面的粘膜隨著每次的快速抽插,被反覆的帶出帶入,淫水也是越來越多的往外流,到最後,我隱約都能聽到噗呲噗呲的聲音,而媽媽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把頭低到了胸前,身體不自然的顫抖著。

我在鏡片上看到,隨著媽媽一陣壓抑著的呻吟聲過後,媽媽的肉壺裡突然湧出了非常多的液體,而媽媽好像也是重重的呼了口氣,之後,媽媽用左手不輕不重的打了哥哥的手一下,但是在我看來,更像是在撒嬌。

哥哥也不動聲色的把中指抽出來,因為被包裹得太緊,在拔出時還發出了一聲不大不小的啵聲,引得爸爸抬起頭看了一眼,可能是以為誰放屁吧,也沒有問。

我此時還沉浸在媽媽居然在爸爸面前被自己親兒子指奸得高潮的事實裡,我扭頭看了一眼若無其事在喝湯的哥哥,真心佩服他,剛才還奇怪怎麼他喝湯用左手拿著湯匙,原來他的右手忙著對付媽媽啊,看他那不緊張不流汗的隨意樣子,真是可以去演戲了。

正在我內心五味雜陳的時候,爸爸已經吃完飯,站起身來,走向沙發,我從鏡片上看到,媽媽趕緊把內褲調正,把裙子放下。

但爸爸卻看到了媽媽腳下,因為高潮而弄濕的地板,皺了皺眉頭,「怎麼回事?怎麼那麼大一灘水?」

媽媽神色驚慌的支支吾吾,道:「啊……這個……這個是剛才我端湯的時候不小心撒到地板上的,沒事,等下我拖下就好了。」這狼狽的樣子看得我都想笑,哥哥也是一副想笑又不敢笑出聲的表情。

爸爸沒有懷疑,嘟囔嘮叨幾句就走到沙發上坐下看起了電視。

媽媽看爸爸沒追問,頓時鬆了口氣,扭過頭看我和哥哥一副想笑的表情,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她自然不會罵哥哥,就對我撒起了氣。

「你怎麼還沒吃完?吃個飯都不利索,以後出社會怎麼做事做人?不會幹活又不會讀書,還吃那麼多。」好在我已經習慣了,她的話全部左耳進右耳出。

如果在我還不知道媽媽和哥哥通姦的時候,媽媽說我的,我還是會虛心接受,但是如今,再被媽媽說教,我內心裡只有一個念頭,媽媽都這麼不知廉恥的敗壞倫理,甚至在我面前被指奸到高潮了,還有什麼資格做我的媽媽,他關心過我嗎?媽媽只是一個被她兒子隨便玩的母狗,可能連我也沒有察覺,不知不覺間,我對媽媽在我心裡的定位已經改變。

不管媽媽在一邊嘮叨,我又盛了一碗湯,慢慢的喝了起來,因為媽媽剛才在忙著享受高潮,所以她碗裡的飯還剩下大半碗,此時她看我不說話,也不再說教了,低頭吃起飯來。

哥哥已經把他那部寶貝手機拿出來,邊喝湯邊不知道鼓搗著什麼。

我心說你還真有心情啊,是不是剛指奸玩媽媽,心情很好啊,於是我的眼睛下意識的又移到了那鏡片上,沒想到又有新發現,原來媽媽剛才可能是太匆忙了,裙子沒放好,居然可以看到一小片媽媽小麥色的大腿。

以前媽媽穿短褲的時候,大腿我也看了好幾次了,唯獨這一次,我覺得媽媽那小麥色,因為幹活,變得特別結實有彈性的大腿有一股我難以抵擋的誘惑力,一直吸引著我。

我眼睛看呆了,深深嚥了口口水,內心的慾望變得強烈無比,因為剛才媽媽腳下的地板全濕了,所以媽媽向著哥哥這邊移動了位置,可以說是緊緊靠著哥哥,而與我之間的距離也變成了一手之距,簡單來說,就是我現在只要一伸手,在哥哥不知情的情況下越過他,就可以撩起媽媽的裙子。

這個念頭湧出後就像是毒品,一點一點的蠶食著我的大腦,我的理智,終於,我覺得我實在受不了了,於是,我伸出了我的右手,在哥哥和媽媽不知情的情況下快速的撩起媽媽的裙子,摸在了她的大腿上。

第一個感覺就是柔軟,有彈性,而且很有肉感,右手不由得用力揉捏了一下,但是下一刻我回過神來,意識到我的手已經摸上去了,頓時,一陣陣的恐懼襲來,心想,死了死了,該怎麼跟媽媽解釋?右手就這樣放在媽媽大腿上,也不敢動了,就怕一動就聽到媽媽的呵斥。

但是等了一會兒,發現媽媽並沒有說話,甚至連該有的反應都沒有,一臉自然的夾菜吃飯,我反應了過來,原來媽媽以為是哥哥在摸她,所以沒有反應,她怎麼也不會想到我會有膽子摸她吧,哼,既然這樣,那我就順水推舟吧。

我這樣想著,右手又動了起來,感受完大腿傳來的柔軟彈性後,我隔著內褲摸到了媽媽的肉穴上,上面還散發著一陣陣熱氣,還有濕潤的感覺,明顯是媽媽的淫水。

我把媽媽的內褲撥到一邊,先是挑逗了一陣媽媽肉穴上的小豆豆,可以感覺媽媽的屁股不自覺的扭動了好幾下,真是可惜啊,不能看到媽媽肉穴的全景,不然說不得也要好好的研究一下才行。

我這樣想著,但是手上的動作反而越來越大,直接伸出食指,撥動了幾下媽媽的肉壁粘膜,然後調整方向,慢慢的插入媽媽粉嫩的肉穴裡,我只覺得隨著我的插入,肉穴裡的肉壁都迎了上來,緊緊的包裹著我的食指,直覺得一陣火熱和柔軟包圍著我的食指,舒服得很,要是這要是雞巴插進去,那還不爽翻天了。

我感覺媽媽肉穴裡的水越來越多,而媽媽的目光也是越漸迷離,剛剛退下的紅暈又浮現在了媽媽的臉蛋上,小嘴微張,眼眶快滴出水來似地看著哥哥。

就在我看得受不了,想要學著哥哥,用手指抽插肉壺的時候,哥哥突然收起手機,看到這情況,我也不敢託大,戀戀不捨的把食指從媽媽肉穴裡抽出,剛抽出第一下還沒抽動,使了點力氣才拔了出來,可以看出媽媽肉穴的肉壁把我的食指包得多麼緊了。

看著媽媽偷偷整理好衣服,又嗔怪的瞪著哥哥,而哥哥一臉茫然的模樣,我的肚子都快笑破了,以前在這個一點溫暖沒有的家庭裡受的冷落,藐視,終於得到了一點點疏解,這種感覺真好。

哥哥很快就把湯喝完,扔下碗筷,徑直就走入房間,而媽媽則把除了我之外其他人的碗筷全部拿起,端著到廚房去洗刷。

這種情況並不是第一次發生,但是今天我卻從那種無視當中感覺到了深深的恥辱感,我對媽媽的形象感官,已經從正經的家庭主婦,變成了淫蕩、不知廉恥的母狗,婊子,我想我現在對媽媽已經沒有了那所謂的親情,只有一個念頭,一定要讓這只不要臉的母狗在我胯下呻吟。

深深的望著媽媽的身影,那平時毫不起眼的身材此刻每一部分都能燃燒起我的慾火,右手食指上的淫水已經幹了,我拿到鼻子處,聞著上面散發出的臊味,臉上勾勒出一個邪惡的微笑,這一刻,我終於下了決心,媽媽,等著吧,總有一天,我要在您的屁股上刻上我的名字。

(三)

轉眼又過了幾天,這天晚上,因爲還有三天就要高考,整個高三年段在學校的籃球場召開了一個家長會,硬性規定每位家長都必須參加,媽媽自然是坐在了哥哥班級的區域,我看著四周,班級裏好像除了我之外,其他同學的家長都來了,不過我也不傷心,這幾天來,我每天都在想怎麼才能擁有媽媽,一想到媽媽被我插入時的情景,我就激動得不由自主的顫抖。

從我的座位上轉過頭就可以看到媽媽,媽媽今天可以說是精心打扮了一番,長發理了個發髻,盤在頭上,原本不施粉黛的臉上化了點淡妝,這讓媽媽有點蒼老的臉蛋變得紅潤光澤,大部分皺紋也看不見了,看上去滑嫩滑嫩的,加上媽媽原本就比較厚的嘴唇塗上了深紅的口紅,更是多添了幾分韻味。

媽媽穿的是一套緊身的黑色的職業白領套裙,這是五年前爸媽結婚紀念日的時候,爸爸送給媽媽的禮物,可以說這是媽媽能穿出來最體面的衣服了。

媽媽比五年前胖了一點,所以那套原本就緊身的套裙穿在媽媽身上,頓時就把媽媽豐滿肉感的身材展現了出來,E罩杯的肥奶把媽媽穿在裏面的白襯衫頂得老高,肥翹的臀部被黑色的套裙包裹著,顯得格外的肥大,甚至能看到三角褲的痕跡。

這樣的身材再加上略施粉黛的臉蛋,使得媽媽渾身都散發著成熟性感的誘人氣息,我注意到,哥哥的班主任黃大同和起碼有五六個哥哥班上同學的男家長都在偷偷的瞄著媽媽,不時咽著口水。

黃大同是東北人,長得肥頭大耳的,身材十分高大,那手掌大得跟熊掌差不多,很難想象這麼一個形象的人居然是爲人師表的教師,我偶爾聽同學說過,黃大同好像是學校某個領導的親戚,這才安排了進學校。

我曾經無意間聽見好幾個女老師在一起討論黃大同,說他很好色,跟她們一起時就借機動手動腳,要不是怕得罪那位校領導,她們早就報警了。

媽媽神經有點大條,還在和黃大同微笑的說著話,對于他落在媽媽身上的狼一樣的目光根本沒有察覺,哥哥也在一旁跟他們說笑著什麼。

過了幾分鍾,媽媽回到位置上,哥哥則被黃大同叫到一邊,悄悄的說著什麼,哥哥表情古怪,猶豫了一會,最後點了點頭,黃大同頓時露出了滿意的笑容,鼓勵的拍了拍哥哥的肩膀,然後轉身和哥哥回到了座位上,我感覺哥哥好像有點心不在焉,媽媽連續喊了他幾次,他才反應過來。

這時,人已經來得差不多了,校長微笑著走上搭起的舞台,拿出長長地稿子,開始了漫長的演講,就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聽得我連打哈欠。

差不多過了十幾分鍾,我無聊得四處張望,卻意外的發現哥哥和媽媽已經不見了,而哥哥的班主任黃大同也同樣不知去向。

我心中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不由自主的,我趁沒人注意我,彎下腰,悄悄的快步走出籃球場,由于是晚上,學校其他年段的已經放學了,而還在學校的高三學生也大部分都在籃球場裏,所以整個學校安靜的讓人窒息,除了教學樓裏傳來的微光,學校的大部分區域是一片黑暗的。

我左右看了看,並沒有看到哥哥和媽媽的身影,心裏有點無奈,又覺得奇怪,他們去哪裏了?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會讓他們在家長會的半途離場呢?

正當我想放棄,回到籃球場的時候,我突然聽到了一個微弱的鈴聲從我右邊不遠處的教學樓傳出,這個鈴聲我很熟悉,是媽媽的手機鈴聲,雖然我並不知道是不是有其他人也用了這個鈴聲,但是內心的好奇促使我輕輕的邁著步伐走向鈴聲的來源處。

隨著距離教學樓越來越近,鈴聲也越來越響,我來到了教學樓一樓的一個儲藏間門口,這個儲藏間是打掃廁所的阿姨放工具的地方,我百分百確定鈴聲就是從這房間裏傳出的,按理說清潔阿姨已經回家,儲藏間應該沒人才對,可是現在儲藏間裏明顯開著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