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秘史

作者:喜歡下雨天

(一)

「媽,我回來了。」

我滿頭是汗的打開家門,一眼看見只有二十幾平方的客廳裡,媽媽坐在一張滿是補丁的沙發上,手裡拿著毛線,不知道在縫製著什麼,對於我的說話沒有半點反應。

我擦拭了下額頭上的汗,換上拖鞋,走到她跟前,問道:「媽,您在幹嘛呢,我來幫忙吧。」

媽媽這才仰起頭來看向我,看到我滿身是汗的樣子,頓時皺起了眉頭,如果我沒看錯,眼角還閃過一絲冷漠一絲厭惡,捂著鼻子,一開口就罵:「又去打籃球了?都跟你說了幾百遍了,現在最重要的是學習,你倒好,成天盡做這些沒用的事,你要是有你哥一半優秀,那我就謝天謝地了。」說完也不再看我,低下頭繼續縫製。

我嘴巴張了張,想反駁幾句,但是看了媽眼角那幾道深深的魚尾紋,想起她小時候疼我愛我的片段,我又把話嚥下去了。

我現在走近了,才看清楚,原來媽在幫我哥的一件外套縫幾個已經破了的洞,頓時,我覺得心裡酸酸的,低下頭看著自己身上這件同樣有好幾個小破洞的外套,是從什麼開始,媽就沒再給我補過衣服了?

嘆了口氣,我默默轉頭走進了我的房間,說錯了,是我和哥哥的房間,房間不大,剛好夠放兩個床,和一張書桌,再沒有其他空餘的空間,記得這兩張床還是爸爸去一個家具廠手廢品的時候,看到別人不要,這才帶回家,自己修修補補,就變成了我們的床。

其實因為我因為從小喜歡打籃球,身材比較壯實,高大,應該睡比較大的那張床,但是爸媽經過討論,還是把大床給了哥哥。

房間裡,整個牆壁掛滿了哥哥的獎狀。

他躺在床上,看見我進來,他連忙把一本書藏進被子裡,裝作沒事樣,翹著二郎腿,靠在床頭,冷笑道:「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你這傻二愣,是不是又被老師留著教訓啊,你就不是上學的命,還是和老爸去收廢品,撿破爛吧。」

我眼角跳了一下,雙拳緊握了下,最後深吸了口氣,連衣服也沒換,整個人呈大十字,仰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看。

旁邊哥哥看我沒看他,偷偷的把一本書從被窩拿出來,塞進了抽屜裡。

我眼角瞥到他的動作,覺得很搞笑,不就是看本黃書嗎,還遮遮掩掩的,是怕我給媽媽說,影響到你乖兒子的好形象嗎,要是我說我除了還沒幹過女人,其它什麼小說,AV,圖片早就看得厭煩了,不知道你會不會驚訝。

先來介紹一下我的家庭情況,我們一家都住在Q市,hhhbook.com在比較偏僻的老城區租了一間兩房一廳,一共五十多平方的房子,爸爸李偉國靠著撿破爛,收廢品負擔起我和哥哥的學費與房租,可以說壓力很大,以至於今年才四十五歲的父親已經是滿頭白髮了,看起來更像是五十幾歲的小老頭。

媽媽陳美聰沒有固定工作,主要在家裡接點縫縫補補的工作,大部分的時間是在和哥哥一起做作業,複習功課,雖然她看不懂,也不會,但是只有在這個時候,媽媽那充滿憔悴的臉上才會浮現微笑,看向哥哥的眼神裡有著溫柔和希望,用她的話說就是,你弟弟已經不指望了,現在全部的希望就放在你身上了。

我和哥哥是雙胞胎,他比我早出來幾秒鐘,他叫李明,我叫李輝,今年十七歲,讀高三,記得小時候爸媽對我們兩個都很好,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變的,可能就是初三開始,我因為接觸了性,那對當時的我來說是個全新的體驗,我把太多的時間放在那上面,導致了之後到現在的成績都是慘不忍睹,爸媽也從以前的疼愛變成了現在的漠不關心,和哥哥的待遇簡直是天差地別。

哥哥其實是個小人,這一點爸媽從來不知道,他給爸媽的印象就是個乖寶寶,不會說粗話,不會打架,不會惡作劇,總之什麼都是他最好,一有壞事發生,馬上想到的是我,不是他,我想不通他戴著眼鏡,斯斯文文的外表下,怎麼會有那麼多心計,他不止一次惡搞我,完事後還跟媽媽說是我把他怎麼怎麼樣了,讓媽媽對我的印象越來越差,變成現在對我說話都不耐煩了。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我耳邊響起了哥哥在外面類似撒嬌的聲音:「媽,飯煮好沒有啊,快著點啊,我剛才溫習功課都累死了。」

「寶貝兒子,雖然快高考了,但是也不要太累,知道了嗎,飯馬上就好了。」媽媽馬上溫柔的說道。

這麼一說,我肚子也叫了起來,本來剛打完籃球,正是肚子餓的時候,不過我知道現在去外面問吃的,絕對是找罵。

我換了身衣服,把換下來的衣服包在一起,準備拿去洗,從三年前開始,我自己的衣服都是我自己洗的,剛一出房門,就看見媽媽在廚房炒菜,而哥哥從後面抱著媽媽,靠在媽媽的背上,好像在撒嬌。

「這麼大人了還撒嬌,也不害臊。」我心中不無鄙夷的想到。

媽媽並不漂亮,按照我的審美觀來說,反而有點難看,媽媽容貌顯得格外蒼老,她的頭髮很長,黑髮裡夾雜著許多白髮,常常挽成一個髮髻盤在腦後,媽媽的額頭和眼角都佈滿了細細密密的皺紋,光看模樣,都會以為她有五十幾,六十歲了,其實她才四十四歲。

但是從後面看媽媽的身材,那絕對可以稱得上火辣,因為長期幹活的緣故,媽媽身上沒有半點中年婦女的脂肪,一身以前幹活而形成的健康小麥肌膚,一對下垂但是又肥又大的奶子,一個充滿肉感的大屁股。

我初三開始接觸到性的時候,幾乎每天晚上都會躲在廁所裡,幻想著媽媽充滿肉慾的身體來打手槍,可以說造成我學習成績不好的原因,媽媽應該負大部分責任。

我知道哥哥也一直對媽媽有企圖,有一次,我用家裡唯一一台電腦上網的時候,看見哥哥以前的瀏覽記錄,在一個色情網站瀏覽的全部是母子亂倫圖片和小說,還有,哥哥總是會趁媽媽不注意,裝作不小心觸碰媽媽的兩粒肥奶,還會用充滿色慾的眼神看著媽媽的身體,我雖然也有這個心,但是沒這個膽,要是換成我,估計會被罵上幾天幾夜,而哥哥,媽媽只是溫柔的笑著說不要緊,完全不知道她早被她這個她自認為的好兒子意淫多少次了。

目光嫉妒的看著依然抱著媽媽後背說話的哥哥,媽媽也微笑著回應著,我嘆了口氣,收回目光,自去洗衣服不提。

很快,時間來到了高考前的最後一星期,這天晚上,我回到家,媽媽在廚房炒菜,對我回來沒有半點關注,爸爸還在外面收廢品,走進房間,發現哥哥還沒回來,正準備換下衣服,突然看見在哥哥床上放著一部手機。

我看一眼就知道是最近爸媽湊錢給哥哥買的手機,因為哥哥拿到手機之後,在我面前炫耀了好幾天,害得我看得眼饞得很,所以,我怎麼也不會忘記的,至於我?下輩子估計爸媽才會給我買手機。

出於好奇,我拿起手機研究起來,研究了幾分鐘,因為不是智能機,覺得除了能打電話,也沒啥了不起的,剛想放回去,眼角瞥到手機屏幕右下角有個播放器的小程序,就順手點了下去,彈出了個播放列表,上面只有一個標題名為《爽啊,哈哈哈哈》的視頻文件。

「這是什麼視頻?」這樣想著,我點開了那個視頻。

出來的畫面一陣抖動,可以看出拍攝視頻的人正在調整拍攝角度,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張木板床,然後畫面一變,哥哥的臉出現了,可以看出他正在自拍,只見他衝著鏡頭一直笑,然後放低聲音說道:「今天是值得紀念的一天,終於可以在爸媽床上做了,嘿嘿,想想就覺得刺激啊。」

這時,外面傳來了輕柔的腳步聲,哥哥連忙把手機放到旁邊一些雜物堆裡,既不會被發現,角度又剛好可以拍到哥哥。

聽完哥哥的話,我這才反應過來,我說那木板床怎麼那麼眼熟啊,再看看四周的擺設,這不就是爸媽的房間嘛,哥哥要幹嘛?做什麼東西?難道是帶了女人回來在爸媽的房間亂搞,好啊,等下我就去和媽媽說。

繼續看向視頻,哥哥已經脫得剩下內褲,神情自若的躺在床上,還邊哼著歌,眼睛卻是看向了房門,那個腳步聲已經越來越近,快要走進房間了,奇怪,這腳步聲怎麼那麼熟悉啊。

沒等人進來,哥哥就在那邊喊道:「媽,怎麼還不進來啊,您還害羞呢啊,又不是沒看過。」

我大吃一驚,心砰砰的跳著,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但是下一秒,我就看到畫面裡,媽媽出現在了門口,但是此時的媽媽讓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媽媽以前從來都不化妝,衣服裝扮也是一直都很樸素簡單,而現在出現在畫面的媽媽化了淡妝,平常蒼老的臉上紅潤潤的,很有光澤,嘴唇也抹了淡淡的口紅。

最讓我吃驚的是媽媽現在居然穿著一身紫色的情趣內衣,可以看出媽媽並沒有戴胸罩,兩粒肥大的奶子微微下垂,奶頭已經激凸,頂出了個形狀出來,下身那件超薄的丁字褲根本遮擋不住媽媽那倒三角的陰毛,我現在才發現原來媽媽的陰毛那麼的濃密。

媽媽站在門口,手足無措的亂擺,扭扭捏捏的不願意進來,完全沒有平時教訓我時候的嚴厲,有的只是羞澀。

哥哥好像很滿意自己的作品,笑著用手指虛空畫了個圈,「媽媽,你真漂亮啊,瞧這兩個肥奶,水分真足,我小時候就是吃這個長大的吧,來,轉個圈圈,我要看看媽媽的大屁股。」

媽媽更羞了,笑罵道:「你這臭小子,就會折騰你媽,看媽等下怎麼收拾你。」話雖這麼說,但是她還是聽話的在原地轉了個圈,可以看見丁字褲已經全部塞進了媽媽肥嫩的屁股瓣裡了,媽媽的屁股實在是大,邊轉圈,屁股上粉嫩的小肉邊抖動著,實在是很惹火。

我注意到哥哥的三角褲已經頂起了一個包,而我的肉棒也慢慢的膨脹起來了。

畫面裡,哥哥已經忍不住叫道:「媽媽,快點來幫我含一下,我受不了了。」

我嚇了一跳,含?口交?這我只在A片上看過啊,我以為媽媽會拒絕,但是讓我心酸的是,畫面裡,媽媽沒有半點猶豫,目光溫柔慈祥的看著哥哥猴急的樣子,噗呲一笑,我第一次發現媽媽笑起來是那麼的好看。

媽媽走到床上坐下,敲了下哥哥的頭,笑罵道:「瞧你這猴急樣,小明,為了你,媽媽什麼都願意做,媽媽以後就要靠你了,你說快高考了有壓力,媽媽就幫你緩解一下,但是先說好了哦,這是高考之前最後一次,媽不希望你分心,等高考後,成績好的話,媽媽有獎勵給你。」

而哥哥此時已經不關心媽媽說什麼了,他一邊應承著,一邊不客氣的握住媽媽肥美的乳房,那受到擠壓的乳肉由五指之間露出,看起來肥嫩嫩的,看得我真想趴在上面含進嘴裡,看哥哥那麼用力的揉捏媽媽的乳房,但是媽媽好像是沒有感覺似的,任由哥哥揉捏擠壓,但是我注意到媽媽不時會皺眉,可見媽媽也不好受,但是並沒有制止,真是好溫馨的母愛啊。

看著平時我很眼饞的肥乳被哥哥揉捏著,我突然覺得很憋屈,同樣是一個媽生的,怎麼差別那麼大,我也快高考了啊。

畫面裡,媽媽已經把哥哥的內褲脫下,我突然發現哥哥的雞巴很小,頂多也就八公分,直到此時,我總算是心裡好受點了,好歹有一樣比他強了,可能是因為我從小喜歡打籃球,我發育得很好,身材也很高大,雞巴達到了十七公分。

視頻裡,哥哥一邊粗暴著捏著媽媽的肥乳,一邊把嘴湊過去要和媽媽親吻,媽媽嗔怪的拍了一下哥哥的屁股,紅著臉伸出了紅嫩的舌頭,剛伸出,哥哥就一下子把它含進嘴裡,使勁吸允著,頓時發出了跐溜跐溜的淫蕩聲。

差不多吸允了兩分鐘,哥哥才心滿意足的放開媽媽的舌頭,分開之後兩人的唾液還連接在一起,形成了一副淫蕩的畫面,媽媽此時也是被哥哥親得嬌喘不已,臉紅得就像是個紅蘋果。

媽媽紅著臉擦拭了下嘴角的口水,看了眼牆上掛著的時鐘,起身脫起了身上的情趣內衣,說「寶貝,快點做吧,不然你爸他們快回來了,都是你這個小變態說要在媽媽床上做,不然也不用把你爸你弟都支走了。」

我這才想起來,看了下左下角的日期,五月二十日五點五十分錄製的,這是十幾天前的事了,那天,媽媽突然說有個人打電話來說有一批廢品要賣,但是路程比較遠,剛好那天學校放假,媽媽就讓我陪爸爸去了,結果到了地方之後發現根本沒有這件事,那時以為是被別人耍了,沒想到整件事都是媽媽和哥哥設計的啊。

把視線轉回到視頻上,媽媽此時已經脫得一絲不掛,起碼E罩杯的肥奶微垂著,兩顆黃豆大小的奶頭呈現紫紅色,非常性感成熟的顏色,讓媽媽看起來更加有魅力。

哥哥閉眼躺在床上,而媽媽在床尾趴在了哥哥兩腿之間,用因為幹活變得枯燥的右手摩擦著哥哥的雞巴,哥哥頓時發出了舒坦的聲音,顯然媽媽有點枯燥的皮膚對他的刺激更大,小小圓圓的龜頭被摩擦得紅通通的,馬眼上也流出了淫水。

哥哥顯然不滿足現在這個程度,他用雙手把媽媽的頭壓向他的雞巴,媽媽也不反抗,順從的把哥哥的雞巴含進嘴裡,哥哥頓時發出顫抖的聲音,媽媽空出來的雙手則是不停的撫摸著哥哥細小的雙腿。

在口交的過程中,哥哥不時提出各種要求,讓媽媽自己摸奶,讓媽媽邊吸雞巴邊看他,讓媽媽舔他的兩個睪丸,有一次甚至把媽媽的頭壓到底部,讓媽媽把他的雞巴全部吃進去,害得媽媽眼淚都嗆出來了,口水把哥哥的雞巴抹得光亮光亮的,但是媽媽一句責怪的話都沒說,沒有反抗,全部照做,簡直比狗還聽話,更可笑的是,最後還問哥哥剛才有沒有咬到他的雞巴。

畫面裡,媽媽繼續為哥哥口交了幾分鐘後,哥哥用手拍了拍媽媽的臉蛋,媽媽連忙轉身把屁股對向哥哥,哥哥也不著急,變態的聞著媽媽的肥臀,掰開肥嫩的屁股瓣,聞著媽媽屁眼的味道,臉上還露出了陶醉的表情。

「死孩子,別弄了,快點進來,媽媽受不了了。」媽媽嗔怪道。